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學長學弟給我的信件,後來他們成為結髮夫妻。


因學佛而親,大家像親兄弟姊妹一樣的生活著,但是人生無常變幻,他們同年同日在一陣搖晃裡不告而別,感謝他們向我們演說肉身凋零、靈性永恆的道理。



但屈指  西風幾時來


卻不道流年  暗中偷換


 


卷頭詞,那一年幫阿芬修改所謄的稿,《當時只道是尋常》於畢業前夕刊在學報裡,我將自己的名字寫在最後段落:秋移春來的懵懂歲月,就像那未乾的水泥地,不論一雙大腳丫,或是一隻小花貓,都會留下痕跡──或大、或小。讓我再細細看你四週遭每一張可人的臉龐(略)……還有那些男孩子……(略),還有……。這舉措就好像仰望著浮雲學會欣賞落日,相信她不會忘記我!今天藉由信件咀嚼過去的年輕歲月,總還是那麼青澀而可口!


 


有時,昔日跫跡也會被一通電話喚起。


      阿柱說輝哥的父母親週日午后去寺院還願,順道想看看大家……。啊,這天終於來了,民國八八年九月廾一日凌晨一時四十七分發生大地震,輝哥和惠妹伉儷提前在人生路途中不告而別,彼此未說完的話,隨著土石瓦礫埋藏十幾年,心中那塊不忍碰觸的傷感,靜靜等待著重生的契機,許是現在。


憶及第一封收到長輩的回信,就是學長的父親。那些年,我才知道「世伯」兩字的意涵,因著學道之情的醞釀而親近。學長家,曾是我上下班的必經之地,愈不敢轉頭看,以往的景象卻愈發清晰。多次想停下來探望伯父母,又深怕老人家睹面傷情,畢竟我曾是他兒子和媳婦經常掛念的好朋友,有幾次經過時鼓起勇氣面向深處,屋舍掩門無人,機車飛快略過,但總是覺得好像有什麼,如青草蔓延擁來,輕輕攔阻我的去路還沒完全放開?


赴約之前,翻開櫃底蒙上了灰的信件,解開記憶裡的封印,試煉現在的自己,究竟是否已經學會看清楚情緒的起伏,原本不可遏止的快樂悲傷得以引流與舒緩。那麼,就讓我從學長的筆名讀起,他說寄塵,意思是「紅塵滾滾乃為吾寄予之地,但望眾生不為紅塵所困依舊清醒」。


以前的我們,學佛的初發心連自己都會感動,希望修持能明白本心,也期盼眾生亦能和我一樣見自本性。當時我們才剛成年,不經世事的憨直模樣其實帶點無知,但在某些方面,彷彿和大多數喜歡唱歌跳舞期盼交朋友的年輕人有著微小的不同。我喜歡那時候曾經在心底升起利他心願的自己,使我在成長過程中直到現在,存有「時時保持初衷」的生命意義。


「寄塵」裡的喻意,如果是學長的初發心愿,我要如何才能接續下去?正如同我從他手中接過社團負責人的重任一般,而今,只能從筆跡裡推測,你希望我跟伯父伯母說什麼呢?


 



 


世伯與伯母健朗依舊,學長的大哥以和煦的目光分別問候著每一個在場的人,從前幾乎未曾跟他正式談過話,此時竟感親切,互留電話號碼時我們都沒詢問對方名字的書寫方式,我甚至可以用直覺判斷他整理過輝哥所遺留的信件,大哥應該是在一片片散落又相關的泛黃葉脈裡認識了這位善良、慈悲、具有俠骨性情的學弟。他說,弟弟其實也沒認識多少人,為何有這麼多好友?而他自己馳聘職場結交多少名士,現在留下的卻寥寥無幾。年過五十才驚覺人事物消逝的好快,所要尋找的其實是一份真。他嚮往黃昏後、榕樹下和三五好友喝著小酒,領略晚風拂面的清涼。


晚餐敘舊時分,難得大家能侃侃而談,傾誠傾心的分享,已忘了餐廳快要打佯,我閱讀著眼前的長相、聲音、談話的手勢和節奏……彷彿昨日重現。真正的臉書(Facebook),在於人與人之間面對面互動所產生心的連結;如果書字,看作是動詞,則是因感動而生的體會,所表達的進行式語態。


我終究沒跟伯父母談些什麼,當面對無常苦空的感觸,很多話這時候是說不出口的。感謝我們昔日的單純,持續給我們指引,才能在複雜多變的時局走到這裡,再度相聚。感謝我們依然願意繼續保持這樣的單純,雖然感恩的心,沒辦法留住人,卻能令傷感痊癒,教人在性情中帶著善念和包容,一起走向不可知,充滿許多可能且具力量的未來。


 


後記──


這幾天翻閱魚素往來的信件,溫習著人事物一如四季的變化,像樹葉般飄落,年輪底蘊記憶著曾經發生的冷熱故事,而樹皮只會愈來愈滄桑。每次對人生無常的感觸,都指向一個深處──回歸此時對法門功課的行持,所有的外在事物都會變遷消失,只有內功的德行能生生世世長留。


感謝古聖先賢留下來的典範,感謝各位前賢的努力,教我知道最大的敵人是自己,因為歷經久遠劫的傳承法要,使我時時感覺到我並非獨自戰鬥。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六月的午后,和姑姑在國中校園散步。


母校最近才翻新,這是南投縣最後一間舊舍。銅像和圓型花圃不見了,我照顧的那一排梢楠也已不知去向,記得當時劉文功校長在朝會當著全校師生的面稱讚我照顧的用心。長長的走廊盡頭應該是工藝教室旁的桃花心木林,不知是否依然如蔭?


教室何在?只剩下廾五棵桃花心木還保留著我昔日的記憶。


於是姑侄倆低首撿拾掉落的種莢,但奇怪的是,長著翅膀的種子,和童年的時光,不知都飛到哪裡去了?


 





 


所以,就讓我把它們都種回來吧!


這就是藝術創作的價值,甚至可以將昨日重現(Yesterday Once More)。


 


選擇石頭鑿成的花器,像極了樹林旁的岩石駁崁,那麼土壤和利智水草保濕的功能,就是象徵留存時光的繾捲回憶了吧。


象牙木取代桃花心木,因為樹皮的顏色和筆直的形勢,正好呈現縮小版具體而微的樹林,那麼童年呢?用什麼來表現。彈珠!彈珠散落林間,一顆大的,數顆小的,即是童年捉迷藏遊戲的兒時情景了。每顆彈珠裡鑲嵌一道彩虹,曾經被每個小孩端詳探視良久的神秘夢幻色彩,用來表現過去和現在的連結,最合適。


 




 



 











玉蘭花
林志宇(國立台中一中三年級)/聯合報


2012第9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三獎



這個孩子膽大、有自信,就這麼短短十行就夠了!「玉蘭香伸手接住一滴雨大的我的聲音」打破嗅覺、聽覺的限制,描述出獨特的畫面。──席慕蓉



這實是一首打破身心界線的詩,主體不受限制,才能從聲音衍生出香氣來。──許悔之



聽著雨在聽著我的玉蘭花裡




轉身即不見
在雨裡聽我的花香
在樹下。
誰不停地墜落?
是地上的花瓣、是雨還是
           我?




伸手接住一滴雨。
玉蘭香伸手接住一滴雨。
玉蘭香伸手接住一滴雨大的我的聲音。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偷得浮生半小時閒,來貼文章吧~

 

我喜歡這樣的貝果,這是「恩尼斯特廚房」的伙計做的。

 

不添加任何不該放的東西。網路訂購可以宅配……

 

這樣的早餐,香Q紥實,有嚼勁。健康美食!

 

 

 

 

那天去台中探病,經過干城站附近的李吉發,買一袋「火燒槓子頭」回家。

 

老闆娘說,這是外省眷村美食,沒有發酵,吃了肚子不會有脹氣的問題,如果你想要趕快吃飽,則建議你吃包子饅頭就好!因為摃子頭適合細嚼慢嚥才能吃出麵粉的單純原味。

 

於是,將它用作泡糢,扳開成小塊,泡在調合好的豆漿杏仁奶裡頭靜置三分鐘,吸飽30%的湯汁,非常美味!

 

材料----

 

1.豆漿500毫升

 

2.杏仁粉(不加糖)2匙

 

3.山東火燒摃子頭1顆

 

作法----

 

將材料1、2混合,放在鐵鍋裡中火煮開轉小火30秒熄火

 

摃子頭扳開小塊泡入湯汁,3分鐘起鍋裝碗。

 

趁熱食用才好!


 

也可以泡在鹹的湯汁中,

 

上圖的湯底是台南朋友菩提素老闆自製所贈的綜合湯。

 

清爽而回甘!謝謝啦~

 

 

 

 

*看到產品的太陽圖案了嗎?這圖騰述說著老兵離鄉背井的故事,分不清故鄉和他鄉的懷舊歲月。

 

 

 

 

文章標籤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茲海默症 發病前25年就有徵兆

自由時報 – 2012年7月13日 上午4:35






〔編譯陳維真/綜合報導〕根據「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十一日刊登的最新研究,阿茲海默症最早造成的變化,其實在症狀出現的二十五年前就已經開始,科學家認為,若能在發病的二十五年前就偵測到阿茲海默症,並及早治療,治療成功的機率將會大大提高。


華盛頓大學的研究團隊以一百二十九位阿茲海默症顯性遺傳者為實驗對象,這些成員有五成機會遺傳到造成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的基因,大多數的人發病時間和自己得病的父母一樣。研究學者以實驗對象的家族病史做為根據,預測他們開始發展出阿茲海默症狀的時間,並描繪出阿茲海默症出現之前,人體脊髓液、腦大小、腦斑出現等腦部不同變化的時間軸。


研究發現,阿茲海默症最早期的徵兆為脊髓液中的類澱粉蛋白下滑,而且在阿茲海默症預計發病的二十五年前就能檢查到。發病前的十五年,就能在腦部掃描中看到與阿茲海默症相關密切的乙型澱粉樣蛋白(β-amyloid protein)。其他的腦部掃描則顯示大腦組織縮小、脊髓液中名為「tau」的腦蛋白增加。發病的十年前就會出現腦部無法正常使用葡萄糖以及記憶力衰退的現象。


兩種新藥測試結果 今秋分曉


目前阿茲海默症的藥物只治療症狀,但是無法阻止疾病進程。因此有些學者認為,治療切入的時間點太晚。研究人員打算利用這次研究的資訊,在病患出現症狀前進行藥物測試。


兩種有助清除澱粉樣蛋白的最先進藥物測試結果將在今年秋天出爐,包括已經進入研究後期,由輝瑞、嬌生和Elan三大藥廠研製的「bapineuzumab」阿茲海默症疫苗,以及禮來(Eli Lilly)公司的「Solanezumab」。實驗中新藥「crenezumab」也用於治療哥倫比亞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的病患。


另一項十一日刊登於「自然」(Nature)期刊、由冰島基因公司deCODE負責的研究則指出,關鍵的乙型澱粉樣蛋白增加,是因為基因突變導致,但有一種罕見的保護性基因突變卻能減緩乙型澱粉樣蛋白的增速,保護大腦對抗神經退化疾病,而罹患阿茲海默症的人通常沒有這種基因突變。擁有這種基因突變的人可以活到八十五歲的機率比一般人多出四十五%。科學家希望能開發抗乙型澱粉樣蛋白的藥物,模仿基因突變的保護效果,減少對腦部有害的乙型澱粉樣蛋白。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後的晚餐複製畫,拍攝於埔基醫院(PLCH)門診大廳。耶穌知道十二門徒之中有人會出賣他,有人會在天亮之前有三次不認他,覺悟的行者總是從容地飲下上帝賜予的苦酒(受難)。


 


手機鈴響,遠在屋子的另一端房間裡。我從容走向廊道暗處,開燈尋索,瑩幕亮起顯示熟悉的姓名,你來了!我在心裡說。


接聽傳來的聲音依舊,少了以往哥兒們習慣的玩笑語氣,相互問候著彼此的近況,他說他變成了「賽德克.巴萊」……。原來是騎單車上班途中摔傷,當時同事拿著攝影機拍他,揮手向鏡頭示意的同時,正值三叉路口的下坡路段,本能地按下手剎車,不料前輪鎖死,整個連人帶車翻覆,造成四肢及顏面擦傷,門牙斷裂半顆。如今已痊癒,留下色素沈澱,像極了原住民的「文面」。


這是一個月前的事了。才想起日前有一通他的未接來電,推算大約在他受傷的前後,難怪回覆簡訊之後杳無聲息的,大概當時只是為了跟我分享受傷的事。反省自己對L兄來電的回覆,往往在很多天之後,他們已經理解了我的習慣,朋友之間卻從未因此被怪罪。只因我都會認真地回簡訊,誠心地回電話。


記得我們曾經在睽違很久之後在公部門的二樓巧遇,當時有很多來申請的人穿梭其間,我坐在椅子上隔了三步之遙對他說:你來了。


「你也來了。」他說。兩人就這樣在吵雜的環境裡靜默許久。然後是他打破沈默跟我分享一則兩個老朋友在動亂的時代裡偶遇的故事。他們各自說了和剛才我們說過同樣的話,沈寂了很久之後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


 


我問他對摔車此事的想法:「會不會有一絲絲怪罪幫你拍攝的同事?」


「不會啊,那是自己不小心的,而且他現在感到相當內疚……。」回答一如我所預期。


於是開玩笑說,哇……你有「不遷怒」(顏回,不遷怒、不貳過)的德行喔!人秉持著善念,難怪神明會保佑你大事化小,逢凶化吉。


 


這使我想起昔日章孝慈先生的故事。(註1)


從此顏面擦傷留下的黯沈色素可能陪伴著他度過一生。L繼續形容傷痕自眼角下方起始斜向下巴,活像是被「黥」的紋路。我連忙接話:是單側的嗎?這樣看起來線條很俐落且時尚!


如果傷痕每天被看到一次,也許能日日記取生命無常和新生的特質,由於希望減少同事的自責內疚,能讓自己外歛行持、內收氣質,破相明理、涵養品德,如此一來,轉念成了上帝對好朋友的紋身(註2),代表敬意和謙遜的榮耀。


 


 


註1:前東吳大學校長章孝慈曾在校內被學生玩打棒球擊中,一眼因而失明.


註2:保羅說︰「我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使廿六19)。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