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豪漢125(墨綠色)突然……發得動卻無法行走!


家中長輩嚷著叫我換一部。


他不知道,事件和歲月刮在機車上的記憶,所以才如此輕易教別人換車,更換與他無關的東西。


記得當初購買這部車的時候.許多人覺得它比起同級車昂貴,紛紛不建議我選擇這部車。


包括海學長,也這麼認為。


我似手不擅於解擇自己的直覺(買它的原因)和闡述未來還沒讓人看到的實踐。


 


如今,已過了十九個年頭,它仍然是我的代步工具,不論天晴或下雨,陪我走過十幾萬公里的雲和月。


我不會因為它的外表老舊而喜新厭舊。


它很好騎,沒什麼毛病,只因曾經出國一段長的時間沒去動它,


可能因此莫名的折了個大舊。否則,其使用的年限,應該還能更久。


事實證明,我使用它已經將近二十年,如果它是小孩,也已經念大學了,


我愛豪漢!


因緣就是這樣,現在時候來到,我含著不捨的情緒,還給它自由去飛。


 





光陽在研發技術上慢慢脫離日本本田的第一台車種,雖然引擎還是豪邁的,但光陽幫它加上了油泠系統。


大燈採廣度潛艇式投射雙前燈,以鏡面的垂直解度與反射面的計算,發揮燈具的最高亮度,配合透明燈罩。(型錄內文字說明)


另外,這台車主打三次元的無接縫車殼設計。


其它配備還有LED薄霧位置燈及內調式後視鏡,五爪鋁圈也上了。各種配備一次到位, 誠意十足。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3 Thu 2012 21:05
  • 夜景


*圖為隔著玻璃看黎明路的街道,玻璃映照觀看者臉的輪廓,很適合表達我(你)看著「夜在看著你的窗景」這一句。


 


  《夜景》

看著夜在看著你的窗景裡


 


轉身即是空


在夜裡觀你的光景


在樓上。


誰不停地飄泊?


是地面的車潮、是夜還是


                            你?


伸手攔住一片夜。


暮光伸手攔住一片夜。


暮光伸手攔一片夜色的你的眼神。





(送給和我同看這一片夜景的朋友,還有小妹。


我怎麼想起了雲門舞集的作品:水月。)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朋友昨天幫我挑一只他們公司出品的沈香實木,


原本是他自己要的,割愛讓給了我。


像蒼鷹的喙,也像火焰的線條,落落大方,且油脂豐富……


換算新台幣如果1台斤600公克的話大約價值十萬元。


配戴頸上,


隱約散發木質低調的香氣,安神定魄、趨吉避凶,


千年之木值得珍惜,適合當情人節禮物。


於是捨掉原來五色線的花俏,運用手邊現有的材料,


以深寶藍色的線,代表  藥師如來和  觀音……


憑著記憶《漢聲雜誌.手打中國結》書裡的圖解,手工打了個結實的吉祥結,


飾以原住民排灣族的「守護之珠」(Pumacamaca)和西藏天眼石,


成為你現在所看到的暫時的設計款。


 


沈香是木之寶,集千年天地精華於一身,


從種種因緣輾轉來到我這裡,


配戴在身上,散發淡淡的「正氣之香」,


市儈氣息的香水就可以省了。               


 


只是情人節(St. Valentine's Day)的起源,來自聖徒殉道的故事,


http://www.epochtimes.com/b5/5/2/10/n809242.htm


其實沒這麼商業和浪漫,


其氛圍反而像沈香的氣味,


那麼內歛自恃,幽幽縷縷散發出品格的風雅。


那麼莊嚴。


 


沈香介紹:


http://shoucang.hexun.com.tw/2011-09-04/133087288.html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1 Tue 2012 23:07
  • 恐懼



 


:


 hi


Antonio :


 


 怎啦 不說話


凱說:


 在等你說啊


 


 問一下


 你有宗教信仰嗎


Antonio :


 


 對一般宗教的教義都有興趣,偏東方的思惟模式,生命能量不滅。


凱說:


 我昨天碰到一件事   可以請教你嗎


Antonio :


 請說


 不敢,只是討論


凱說:


 昨天下午沒事我就在辦公室玩手機的相機   不小心拍到......


Antonio :


 


凱說:


 現在心裡一直覺得怪怪的


 該如何處理


Antonio :


 拍到什麼


凱說:


 一個女的


Antonio :


 你說得太簡略


凱說:


 靈異照片


Antonio :


 是喔


 確定嗎


凱說:


 


Antonio :


 你可以到行天宮, 去請那裡的人幫忙


(一般民間信仰的處理方式。佛家另有懺悔、誦經、迴向的作法)


但是若離開心的功課,所謂「不識本心,學法無益」(好像是五祖弘忍或六祖惠能說的)。


凱說:


 哪裡


Antonio :


 或是自己在心中向關聖帝君祈請


凱說:


 行天宮?


Antonio :


 台北不是有行天宮嗎?(索非亞提到的正派寺廟)


 


凱說:


 了解


Antonio :


 或先到照相館詢問、判斷


 也許根本不是什麼


凱說:


 我已經刪了


Antonio :


 那就更不得而知了


 像這種事,不要刪


 否則你很難得知答案


凱說:


 是一個很清楚的影像


Antonio :


 別人無從判斷


 不要自己嚇自己


凱說:


 留著總覺得怪


Antonio :


 更重要的是,消除自己心中的恐懼感。


凱說:


 


Antonio :


 你的恐懼,其實是本來就存在的.不是靈異照片帶來的


凱說:


 


Antonio :


 若不重視自己的恐懼,而去在意照片


 緣木求魚。


凱說:


 自己的恐懼?


Antonio :


 是的


 四種不正(憂患、恐懼、憤懥、好樂)之一


凱說:


 很深奧


Antonio :


 你拿給狗狗看照片時,你覺得牠會恐懼嗎?


 給小孩看呢


凱說:


 了解


Antonio :


 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恐懼


 所以,恐懼是你本有的。


 我們要了解自己的心


 心生恐懼


凱說:


 了解


Antonio :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金剛經)


凱說:


 你好厲害


Antonio :


 哪裡


 僅供參考


凱說:


 很有幫助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圖:朋友設計的圓夢屋(屋頂內部仰視)。


 


日本將近來忽有想要一個「家」的感覺,計畫在台中買房定居(我們都了解,其實家不等於房子,但從房子所代表的具象開始慢慢學習建構與維繫一個家),經過我引薦,原本日本將想請學長吃飯,並諮詢相關事宜。


之所以有此聚會,起因於日本將的奮鬥史令人動容,他靠自己的力量,隻身在日本異鄉,重新學習語言、打工賺錢養活自己、支付高額的學費……,所謂「三人行必有我師」,認真在現實生活中求生存的人,恰似水泥階梯縫中生長壓不扁的玫瑰,將努力的花果開在荊棘裡!我似乎聞到了無常人間裡隱隱的芬芳。


為了這獨特的芬芳,怎能不將此異香和著溫情,散播到世界的角落分享出去呢?


  學長說「四海之內皆兄弟」此等豪氣與德蘊,他認為自己萬分不及一,雖不能至,但心嚮往之。不如邀至家中吃個便飯.餐後泡茶談得更為自在。購屋的人生規劃涉及內在重要價值的追求,並非凡事以金錢做為唯一考量的標準,需要當面討論才能深刻……大家都是兄弟姊妹,珍惜善緣又何須見外。


     於是我們惶恐地接受了。在大雨滂沱的夜色中驅車前往,沒入自然色燈光的宅邸,脫鞋、進門、和嫂子閒談幾句,在熱氣蒸騰的菜飯之間,相逢。


  學長展現專業和誠意,提出中肯的分析。舉凡利率的波動及房價未來的走向,都市計畫捷運線的發展評估等等。他提示一個重點,將人生的風險考量進去(例如父母親的照顧,無常觀……),要保持適度的轉圜空間,以免錯過人生的許多「火花」。什麼是火花?未來人事物的變化,包括個人成長歲月中在想法觀念上的轉變,也許遇到什麼人,發生許多從未料到的機會、也許所追求的目標因突然的領悟已迥然不同,設若我們已被貸款20年壓得喘不過氣來,便無多餘心力再去欣賞花火、因應這些計畫之外的可能了。這些個,是否為較年輕的日本將所能體會的呢?


     不知為何,聚會前與過程中,至聚會之後,內心湧動著感恩的心。於感恩的情緒中,有回顧,也有展望。回顧對現在的存在意義是「知其所以然」,展望未來時是帶著笑意的步伐。我再不能把這種感覺只是默默放在心底,只因生命有限,緣份並非無由,試著衷心地向學長賢伉儷表達感謝之意。日本將也請我轉達他的感謝之情,我在msn上一派輕鬆地跟他說,大家要這麼感謝來、感謝去的話,那就感謝天吧!


  


  言談間發現彼此是學長學弟的關係,世界是平的,生命際遇恰似個圓圈。後來日本將跟我說,希望他那天的應對進退沒讓我覺得丟臉。哈哈哈,你真的很日本!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梅貽琦(1889~1962),字月涵,天津人。第一批庚款留美學生,歷任清華學校教員、物理係教授、教務長等職,1931~1948年任清華大學校長,1955年在臺灣新竹創建清華大學並任校長,直至逝世。

    1931年12月3日,在清華大學校長就職典禮上,梅貽琦留下了中國大學史上最著名的一句話:“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     

    他本人從來沒有被稱為“大師”,但在他的任內,卻為清華請來了眾多的大師,並為後世培養出了眾多的大師。他被稱為清華“永遠的校長”。在遍布世界的清華校友心目中,提到梅貽琦就意味著清華,提到清華也就意味著梅貽琦。

    一位清華的老校友在紀念梅貽琦的文章中稱:“母校以‘自強不息,厚德載物’8字為校訓。歷屆畢業同學,凡是請梅先生題紀念冊的,梅先生輒書此兩語為勉。梅先生一生行誼,也正可以這兩句來說明。”

    《易經》上說:“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梅貽琦在世人的心目中,正是這樣一位“君子”。

    清華早期著名的體育教員馬約翰曾經這樣評價梅貽琦:“他有他的人格……真君子RealGentleman的精神。梅先生不但是一個真君子,而且是一個中西合璧的真君子,他一切的舉措態度,是具備中西人的優美部分。”

    梅貽琦生性不愛說話,被稱為“寡言君子”(Gentlemanoffewwords)。早在1909年考取第一批庚款留美學生時,他那“從容不迫的態度”就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發榜那天,考生們都很活躍,考上的喜形于色,沒考上的則面色沮喪。只有瘦高的梅貽琦,始終神色自若,“不慌不忙、不喜不憂地在那裏看榜”,讓人覺察不出他是否考取———而實際上,在630名考生當中,他名列第六。

    “一二‧九”運動後,清華曾經發生過數千軍警闖入學校逮捕學生的事件。事前得知了這個消息,學校的幾位領導人在梅貽琦家裏商量如何應對。大家說了很多意見,惟有梅校長默然不發一言,最後大家都等他說話,足足有兩三分鐘,他還是抽著煙一句話不說。馮友蘭教授問:“校長———你看怎麼樣?”梅貽琦還是不說話。葉公超教授忍不住了,問道:“校長,您是沒有意見而不說話,還是在想著而不說話?”他隔了幾秒鐘回答:“我在想,現在我們要阻止他們來是不可能的,我們現在只可以想想如何減少他們來了之後的騷動。”

    後來,學生們懷疑軍警特工手裏的名單是校方提供的,所以把教務長架到大禮堂前接受質問,並有學生揚言要打。此時,他們的校長身著一件深灰色長袍,從科學館方向慢步走來,登上臺階,對著二三百學生,有半分鐘未發一言,然後用平時講話同樣的聲調,慢吞吞地說出了5個字:“要打,就打我!”

    梅貽琦嗜酒,並且在這一點上也堪稱“君子”,以至于被酒友們尊為“酒聖”。考古學大師李濟回憶:“我看見他喝醉過,但我沒看見他鬧過酒。這一點在我所見的當代人中,只有梅月涵先生與蔡孑民(蔡元培)先生才有這種‘不及亂’的記錄。”

    曾經有一篇紀念他的文章,標題就叫作《清華和酒》。“在清華全校師生員工中,梅先生的酒量可稱第一……大家都知道梅先生最使人敬愛的時候,是吃酒的時候,他從來沒有拒絕過任何敬酒人的好意,他幹杯時那種似苦又喜的面上表情,看到過的人,終身不會忘記。”

    1947年,抗戰勝利之後清華第一次校慶,在體育館擺了酒席,由教職員開始,然後1909級,逐級向校長敬酒。梅貽琦總是老老實實地乾杯,足足喝了40多杯。

    “他的情趣是那種很單純的,一種……不曉得……一種很特別的幽默感。”他的兒媳、北大退休教授劉自強女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眼睛微微向上,顯然沉浸在一種溫馨的回憶中,想尋找一種確切表達來描述她的校長和公公。“那時候校長住在清華園甲所。我有一次去他那兒,梅太太病了,我就看見他到前面的小花園裏,摘了一朵他自己種的花,紫色的,不知道叫什麼名字,到梅太太的臥室去送給她。” (記者 徐百柯)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意中看到,筆記本留有去年用中式粗體鋼筆所寫的《心經》片段……


經與字與意,在當晚的時空下,相遇。


 


週日玫瑰園少東正在噴灑肥料,說我在休假,他在工作……。


我說工作也可以休息,如果能專注一致,回到初始的心靈狀態,也像在休假一樣。


讓心歇息。


有的人腦海中很多雜念奔馳,煩惱和憂慮,身雖在假期,心也很忙碌。


我們不是大師,只是生活的旅人。


走在自己的心經裡。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圖夜色拍攝於文章寫就之前。


 


夜月


搬來黎明路後首次一個人居住,人可以善於獨處,這夜晚顯得很「哲學」。


窗外有很棒的夜景,光影變化之間告訴我韶光易逝,一路奔波歸來也覺得累了,眼前燈火數目感覺到人們即將進入夢鄉。遂起一念,用自己告訴自己的口吻傳訊息:


睡前窗外,驚見皎潔圓陀光灼的明月!每當你星夜趕忙,偶爾抬頭望向黯夜天際,沐浴在默默無語無私的光明裡……身心朗朗疲憊得以舒緩,便不會覺得寂寞。


  月光的柔和,來自一片冰心。


        猶記得多年前曾經在夢裡遇見一位「菩薩」,祂全身散發如月的光亮,絲毫不剌眼,卻有無限的光明。可近看、也可以遠觀,任小子我恣意端祥。


  我對祂衣服和皮膚的光感到好奇,試圖從兩者交界的地方,觀察其間有何殊異之處?但實在分辨不出異同,卻受懾在清明與心平氣和的坦然之中,自然升起一個屬於自己的「天問」(屈原兄也曾向無垠天際索問過幾個人生的疑惑)。當時我的問題是:如何證得此身?


  夢中的菩薩在我注視天衣時同步回答:柔和忍辱衣~。聲音悠長柔軟深入人心,不管過了多久都不會失去,不會忘記。且不論其中虛實,夢境的啟示於我而言,即凡事皆保持平心靜氣(柔和忍辱,立志,不造作負面的因),保持著高尚的人格(衣,立品,積極行健於群我關係之果)。


  簡訊裡的文字,融合著這些觀月的經驗,包括閱讀鹿橋的文章《還月》等等。偉哉奇異月光,常令我體會到 歷代祖師們默默付出無人知曉,只為了覺醒的啟發,隱名相於天地之間的懿德,讓多數人覺得老古板的東西,竟忽然感受到祂的真實!頓時打開了我腦海裡習慣思惟的執著。那年二十歲母親生病了,生死的問題距離我好近,答案就在傳習之中。感受到古今先賢的恩惠,恆常昭著於我心田。






 


晝日


早晨醒來,想起妹妹昨晚來電,提醒我冰箱裡有她準備的雙人份水果和優格,可以當作早餐食用,有她真好!這心意不能辜負,所以傳訊給暫時無口福享用的朋友,以心領之。


材料──


當季水果(芭樂、蘋果、芒果、火龍果、蕃茄)、原味蒟蒻優格、窩苣生菜,以上混合即成沙拉。亦可添加自製柑橘酵素醋飲提味。


由於一個人,所以就不另做土司了,加上小朋友做的巧克力手工餅乾,增加澱粉的攝取。晨間的輕食,好健康!


餐後回南投,搭載長輩過來看新居,福祿桐盆栽也添了新土,讓植物和長輩對這裡的環境和生活型態感到安心、放心!還有妹妹,兄長盡力彌補妳生命中的缺憾,我們大家一起向前走,繼續向前行……開創現實生活中的美樂地!


*吾日三省吾身。與朋友交而不信乎?為人謀而不忠乎?傳,不習乎?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桃園H兄家的石蓮花,其實只是種在頂樓的塑膠盆子裡,卻連綿成瀑布一般的花瓣帷幕。


兄台一家非常照顧大家,連陌生人都感受到他們的良善,所謂積善之家,草木欣欣。



 


  遇到一位年輕人問路也找人,我說沒有看到他要找的人過來這邊,之後就離開了。


  過半小時,我在別處聽到他因為受傷同老者借錢去敷藥,老者說他靠年金度日,並無餘錢借他,並指示他可以向別處問問,比方說在哪邊的某某人。


  而老者口中說的某某人,正是我。


  年輕人走後,詢問老者他是誰?


  腦海直覺浮現一位慈祥老人的樣貌,我曾經過的地方,她被吃「安」的孫子飽受身心的折磨。家徒四壁,原因是孫子發作時將家具都砸爛……我見過孩子的父親,因搶劫運鈔車被關出獄,看來是悔改了,但是社會仍然對他不友善,也許這就是他需承受的代價。


  老者確認,果然是他。他的阿嬤和我奶奶很是要好,曾是採茶的伙伴,多年前她拿自己做的食品到辦公室裡來,請我轉交給奶奶,兩個老人多年的情誼因物品的烹煮而重新溫習著往昔陳舊的時光。


  聽到別人對年青人背後的評語,心中直是不捨,若聽到會不會覺得很受傷?他只不過是內心受著重傷的小孩啊!我想起埔里陳綢阿嬤說過的話:沒有壞孩子,他們只是需要溫暖的帥哥……。阿嬤的話,以及她剛完工的「少年家園」。


  開車途中,我環顧四周,他是否在路上?也許我該載他去看醫生。


  結果沒發現他的蹤跡。心想是否應該去他家裡探望他?


  回程遇到老者,他要我小心那位年青人,他在附近。


  才剛停好車,年青人向我走來,商借三百元。於心不忍,他真的受傷了,雖然不知受傷的原因,我還是借他。同時遠處路旁有他的同伴催促著,他表示有朋友要載他去看醫生,可否多借二百元以供朋友加油之用,我婉拒了。他匆匆離開,我在腦後拋出一句要小心、保重!他回說好。不知他是否知曉這話語的意義,希望他心靈不再怒火中燒,身體遠離毒品的誘惑……。我知道緣份就是這樣,我們沒能成為影響他的益友,只是走過蒸騰的烈陽給予祝福的路人。


  「借」他三百元,未曾期望歸還,但願他還能來這裡談上幾句話,讓他覺得世上有人認為自己是有希望的青年。這時,好像我自己的內心也有一部分,慢慢獲得療癒。


  誰說是誰幫助了誰呢?反而是施予者,獲得心靈上的平安。


 


喜樂之心,即是良藥。(摘錄自《聖經》)


 


*過了一夜,聽長輩說他偷別人的機車變賣被揍,唉,可惜一個年青人。人之所以這麼難脫離負面的環境,讓我對人間煉獄(自我的執著和所謂業報……)感到深刻的警惕。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座談會中場休息時間,W姊分享一則她過去的經歷,才知她修養好的背後,是經過無數磨難的摧毀和建造,方得今日的溫婉,猶如潔玉。


雖然負面的情境如此砥礪人心向上成長,才有今天的局面,但是回首過去,我們真的能感謝曾經給我們挫折的人嗎?(但為什麼要感謝呢?)往後看的時候,我聽見心底深處仍然有著一道尚未完全痊癒的傷痕。(幸好,我們都已經有了撫平的方法。)


想起過去曾經讀過的傳記片段,告訴大姊,世尊過去生中的修行,曾經發大願實踐菩薩行,當時有一貧者,亦表示欲為其修行的同伴,成為他的親友。貧者發願永為祂修行的對境,逆增上緣。


  讀到這段內容,讓我對自己的違緣有了新的觀點正默默醞釀著──那些非自願性的經歷,兒時及長,不自覺地受命運束縛,一朝獲得重生的契機。


即便我仍然沒法做到無條件的感恩,但「我願意去理解」每個人在生命中所受的苦,包括這些讓別人受苦的人,他們自己的內心其實也是苦的。似乎可以慢慢品味生活四季不同的風景,沒有花的時節,也有涼風來吹拂;冷冽的嚴寒裡有著能看透「我的心」的本質,肝與膽皆冰雪。然後我真的可以看到、也聽到心的跳動,祂帶來一則隱微卻信號清晰的消息,敘說生命終極的想望其實是求其安心,無愧。


  由於不知前世今生,究竟是如何到這裡來的,過去已逝,都說要向前看的未來也無可預期,生命裡的缺口,應該用對「心的理解」來彌補。四海之內的兄弟(姊妹)啊,你有什麼樣的苦?請停止心的忙碌,都到信任鋪成的青草地、理解長成的大樹下來安歇!我們渴飲清泉,清風吹彿發出和樂的音聲,永無煩憂。


 


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


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金剛經》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