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老闆娘跟我分享她的瀕死經驗。講述的過程中,不禁讓我回憶小時候也曾有過類似她形容的那種經驗。

 

兒時曾經幾度因心裡難過於環境的矛盾感無法掙脫,於是產生一種厭世的念頭,暗暗向老天祈求,我要突破生命的現狀,但若確認無法解開這巨大的疑惑,生命似乎是沒有正面意義的,只會造下更多罪業……。懇請老天把我帶走!

 

像這樣的心理狀態持續一段時間,當衝突發生到達臨界點時,我的心專注在某種狀態,不消幾分鐘之後,四肢開始逐漸麻木……首先是像有萬隻螞蟻在掌心鑽動,愈來愈快,緊跟著脊椎連同頸椎也僵直了,然後原本站著的我,應聲倒地。

 

如果繼續專注下去,估計心臟可能麻痺,死亡。

 

 

 

將這經驗告訴少數友人。

 

問我:這樣算是自殺嗎?

 

「應該不是法律和醫學所定義的自殺。在我的經驗中,有一部分要看老天的意思…雖然主要是自己的意念,但也需要老天爺的協助。」

 

:那過程會看見什麼?

 

「沒有看見什麼。這跟很多人宣稱的瀕死經驗不同,並沒有看到光,或誰來接引的情形……。」

 

:很難理解。



「的確,也很難說明。基本上我的直覺,這情形應非是『涅槃寂靜』的完美狀態……。」

 

 

 

        透過另一個人的經驗,或許可以從共同點的交集地帶,尋索一些可能的關鍵因素,這就是「友多聞」的正面價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tonio 的頭像
Antonio

無憂樹心智筆記 ๘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