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位年輕朋友在見過我之後,給我一個身為好朋友所給的忠告,建議我要注意穿著,並開始保養。其實,我何嘗不知時下青年所講的道理,即便我成了時尚教主,只能讓自己看起來年輕,但那真正經過的時間裡,有什麼實質的意義呢?幸好我從十八歲以來,就清楚關於名和利與外相的價值,並不是我真正想要追求的世界。


周姊邀我參加大陸友人在週五晚間的座談,我遲到了四十分鐘,原因是車行中途時猛然想起,要送給學長的新年禮物(郭常喜積層鋼刀)竟忘了在家,於是折返取件,才耽誤了行程,我不知道自己可能因此錯過什麼,但還是決定回頭拿刀,這種行為,也是因為害怕抓不住時機所致,得失其間,存有許多不可知的奧秘。


進門時低調向大家致意,然後擇一空位坐定,耳朵捕捉到的是論及國共歷史的實際經驗,我對這種話題不熟悉,平時沒有研究,但既然來了,也許可以了解原來我所不知的人事物和觀念,同時從言談間去認識這位來自大陸人稱徐老師的友人。他的言論趨向客觀、立論中肯,雖然提到文革、人民公社、大躍進等進程,聽得出是他個人實際的生活經驗,而非書上看來的主觀論述,所不同的事,他的內心看不出傷痕,也許是因為他後來修習佛法的關係,以廣大包容的態度來看待歷史和自己的人生。


其中值得記錄的有幾件事:


徐老師提到共黨與農民的運動,財產重分配的過程,也沒得到真正的好處,最後受苦的仍然是農民本身。因果業力的巨輪,不論你信或不信,它就像太陽東昇西降一樣,繼續如實地運轉著。對因果的理解、體會、印證,能使許多複雜的人事物變得簡單。人們在心田所栽種的,都不減少的回到來處,自食其果。


還有藏區的天葬,參與天葬的禿鷲各自都名字,有一定的秩序在儀式中,彷彿被賦予某種專業的天職。天葬師將遺體剁碎餵食禿鷲,有時鷲不食其肉,因為……他正要說時,我也從聚精會神中理解似的脫口而出:他還在那裡!對,因為死者執著他的肉體和人世,這時天葬師就會取死者的腦髓吃下,之後禿鷲才會繼續食其骨肉。我會唔這種處理死者的方式時,腦海中隨鷹飛盤旋的是自己家中的老者,在台灣荒誕的喪禮中,如何能令亡者安息的方法?我是否服膺於習俗,抑或者以不抵抗的方式,莊嚴肅穆、安靜堅定地為死事盡思。


座談中有幾個層次的世界,談論時的內容場域中同時有七個人,每個人的腦中同時與各自的生活經驗發酵,產生屬於自己的領會,如此交織成一立體富有生命力的座談盛會。


當談到老師在印度的經驗時,令我耳目一新。他說,事先沒有任何書面(如地圖、旅遊書等)的準備,他飛到印度機場後,語言不通,不知道下一步要去哪裡?怎麼去。他說好像人在「中陰身」的狀態,你不知道要去哪?但哪裡都能去,沒人會攔住你,正是這種「不可承受的自由」令人感到不安。是否人的投生也是這個道理,死後的世界進入了中陰,我在書上看過叫「意生身」,意念一動瞬間便能到達你所想的地方去,可是人會害怕這種太自由的感覺,於是草草地找了一個肉體投進胎裡了(當然有些人投到胎卵濕化,四生六道去了)……聽來很可怕的論述,又說他在北京胡同裡,那種人事糾結感,覺得住在那裡的人,彷彿投生了很多世都在那偌大的圈圈中。我閃過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裡層層疊疊的屋脊和人物情節,與現代人巷內三姑六婆串門子東西家長短的印象。人的生命是接續不斷的,彼此之間的關係如網絡般相互呼應,將來身處的世界就是你現在,習慣於內心的倒影所顯現的巷弄,包括外相的帥氣和美麗,心理的不滿和嫌隙還有歡喜。渾然不覺得是天真的歡喜,還是帶點邪惡的歡喜?多麼真實啊!


心理學家容格初到非洲時也曾有類似的經驗,他遇到一個當地人告訴他,意思是教他放下既定的想法,因為這裡是神所管理的國度。當你慌然失措時,索性什麼都不要做,坐在原地靜默。不動時,便才開始感覺周遭以某種軌道無時無刻在運行著,終於有一個好奇的觀眾問他:先生是否要到什麼地方去呢?順著因緣的轉動,開始前所未有的旅行。


途中遇到相貌堂堂,舉止自信優雅的乞丐,任何人見著他都會有俊美莊嚴的覺受,尤其是那燦然的笑容……而老師的眼光卻不忍,僅以餘光瞥見腐爛的腿!看上去是峻嶺,往下是令人駭怕幽黯的深谷,似這般的落差,竟有著青空朗朗的容顏。就好像發炎膿腫的爛腿跟他不相干係!老師領悟似地口吐真言白話:如果,他覺得,自己是個病、人,細菌就會立刻蔓延全身而亡。


 


翌日,學長為此特地打電話來確認這段談話的內容。


我們看到不一樣的印度,二千五百多年前  釋迦牟尼佛在此成佛、涅槃,無言的慈悲,其果報就是,不全然經由文字教育,在這裡,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過活,一如世界所見的恆河,有人於此冥思打坐,或睡大頭覺、有認為水可以洗淨罪惡的,也有科學地分析河流的源頭是高山雪域,使水含有豐富的礦物質,在污染之前,可能有許多療癒的效果;更有人在岸畔燒屍體,然後推入河中……生死都能一眼望盡,任何人包括你我,進入有形無形的氛圍中,自然不會覺得死亡「應該」難過恐懼,也不特別為活著歡悅,南傳聖者阿姜.查說這是:靜止的流水。佛法就像水一樣,不一定了解他所有的成份,而令所有生命飲之,便能解渴。


 



*我站在醫院門口,週遭進行著生老病死之事,隨手按下手機快門……記錄了瞬間凝固的景象,鏡花水月的人生圖象。我們、人們的生活在那一剎那之後繼續流動著。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攔路、下跪,陳光標來台發紅包引發的騷動,遠超乎想像。對台灣民眾而言,目睹那麼多貧戶急需金錢的窘迫景象,令人心酸。社會輿論的反應,則逐漸越過政治、尊嚴、高低調等焦點,移向社會現實與人性。

僅以區區五億元,陳光標帶給台灣的衝擊卻遠大於此數。他碰觸了台灣尊嚴的敏感神經,顛覆了兩岸既有的貧富認知,衝撞了低調行善的準則,攪動了社會底層的渴望。這個行止誇耀卻不失關懷弱勢的企業家,撩撥了台灣的社會情緒,恐怕比ECFA之爭還深。

但就像歷史上不同文明的碰撞,對陳光標而言,這次台灣行也是他的學習之旅。行善能贏得感激,而有格調的行善則能贏得尊重,讓人性的暖意迴盪整個社會,這應是台灣可以教給陳光標的一課。

以統一超商日前封店讓貧童免費取物為例,就實踐了全然不同的行善哲學,彰顯了行善的高雅。選擇以學童為對象,讓稚弱的心靈能感受到外在世界的好意;封店,讓小朋友充分享受禮遇的氣氛;餽贈實物而非現金,更能回應現實生活的需要。最讓人驚訝的是,這些小朋友首先選取的,都是母親及家人所需要的物品,最後才拿了自己渴望的餅乾和糖果。超商封店半小時,讓這些學童完成了奇妙的新年願望;而這些孩子們所表現的無私和體貼,則留給社會莫名的驚喜和感動。

大善帶來騷動,小善激發感動,各有千秋。行善之樂不在撒錢,而在適時助人度過難關。就這個意義而言,大家不必像陳光標那樣有錢,也能在生活中日行小善,那怕只是助人完成一個小小願望。



【2011/01/31 聯合報】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這樣傳訊給一位素未謀面的寄件者,林兄:


窗外萬里無雲,


遠方老鷹發出喜悅的聲音……


下樓看見一偌大包裹是誰的郵件?


我有訂什麼嗎?


查閱來址頓時明白


這風和日麗的天氣原來是林兄送來告訴我,


大大的春天到了!


感想:


如果人們皆能以良善的本性相待,


慢慢實現人間樂土,


那麼太陽底下所有的努力


都有了正面的意義。


感謝光輝兄的盛情美意。


 


這兩天,在年終忙碌之餘,思索著如何回報林兄的分享?


似乎沒什麼好東西可以體面地給人家的。


如何是好啊!


我一邊整理出空地,種兩株紅毛丹的角落,一邊想著……


便覺土地連著水,水連著天。


世界除了物質,還有心意,及其能量不滅的分享。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台灣的巧克力傳奇(上)
 文字、攝影:魯志玉






生長在樹幹上的可可花相當嬌小,一簇約3~5朵

從授粉到果實成熟約需5~6個月的時間

在台灣,巧克力隨處可見,但絕大多數都是進口貨,或是業者進口巧克力磚,再配製出各式口味的巧克力。巧克力的原料為可可豆,而可可樹只生長在赤道南北20度的熱帶地區。縱跨熱帶和亞熱帶區域的台灣,有沒有可能從種植可可樹開始,生產可可豆,然後製造出純正台灣味的巧克力呢?這個問題的答案,就讓我們前往屏東去尋找。 蓄著帥氣白鬍,十分有型的邱銘松先生帶領我們來到萬巒,參觀他的可可果園,揭開台灣巧克力傳奇的第一頁。

一眼望去,綠蔭連綿的可可林夾雜著稀疏的檳榔樹,和書中描述可可樹生長在熱帶雨林底層的景觀完全不同。邱先生解釋可可果園的前身就是檳榔園,但是栽種可可樹並不需要將檳榔樹完全剷除,因為還有幫可可樹遮陽擋風的效果呢!

可可樹是幹生花果的植物,在屏東的氣候條件下,以實生苗開始栽種2年後即可開花,3年後開始結果收成;一棵可可樹雖然有上千朵的可可花,卻只有約1%的花能長成果實。不過可可果在國外是一年兩收,但屏東卻可以在3~12月間連續採收多次,最棒的記錄是1棵可可樹一次採收就有75顆可可果,最大的可可果約1公斤。可可果內約有30~50顆種子,也就是用來製造巧克力的原料可可豆,邱先生栽種可可樹已進入第8年,目前一甲地一年的收成約1噸可可豆,而可可樹產量最大是在樹齡12至13年時,所以屆時可可豆的產量將會相當可觀。

此時只見可可樹上果實纍纍,濃郁的熱帶氣味,讓老鼠也「凍未條」。邱先生苦笑說道「老鼠抓也抓不完」,去年被老鼠吃掉的可可果就超過100公斤。而每年颱風造成的根系受損,則是可可樹最大的殺手。

為了體會老鼠的心情,邱先生選了一顆成熟的可可果讓我們品嚐。一群人津津有味吃著白稠狀的果肉,只覺酸甜的滋味很像另一種熱帶水果-山竹。眾人正意猶未盡,邱先生卻要收回種子。這一顆顆不起眼的可可豆,在古代中美洲可是通行市面的貨幣,現在則是邱先生家族製作巧克力的原料,十分珍貴。

沒想到,我們不必遠去熱帶美洲,也嚐得到台灣土地養出的可可滋味。如果可可豆是貨幣,可可果就是錢包;我們隨著邱先生,鑽出掛滿錢包和貨幣的可可果園,前往內埔,那個製造夢幻巧克力的所在。(待續)

※本文感謝邱銘松先生提供相關資訊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款樹位於國姓鄉北港村劉代表宅旁,


經透過電話詢問,他說是「象鼻樹」?


而我念園藝系的朋友看了這逆光的照片說,


應該是猢猻木


這株買來就這麼大,要價2萬元。


*有格友來函說,這株可能是象腳樹。





象腳樹:葉子羽狀複葉,辣木科


猢猻木:掌狀復業,木棉科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日是特定年次者的兵籍調查日的第一天,幾位未來的役男因此事在狹小辦公室內相遇,宛如開了一場同學會,國中畢業後,再見面時各自已經可以感受到彼此之間不同的境遇,有人在學中,有人則因種種原因不想念書或失學。


 



 


 


    佑是他們其中一位,發生過車禍,右大腿骨折昏迷(指數3)三個月後醒來後有劫後重生的體會,目前是職校體育生,專長項目是鏢鎗,像極了《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裡的劇情……。當我問及畢業後是否繼續升學,他答先當兵的時候,旁邊的女朋友問:那我怎麼辦?我連忙代替他回言,軍中休假有時可以連休六天,更好!而且小別勝新婚。她才略為放心。其實他們交往才三個月,卻向二年後的未來兩人間的關係擔憂了。調查結束後,他問女方,再來呢?意指接下來的行程為何?隨即時有同伴起哄說了一些需要用馬賽克處理的建議。這些看在熟男眼中,微笑著閒看後續的發展……。阿佑說他們方才到糯米橋畔用餐,點了炒飯吃過了,憑添大夥對譬喻式故事的想像。


 



  


 


 


  他們走後,我循索小情侶的軌跡,去發現他們的青春記憶裡可能有的風景,呼吸清新的空氣,回頭去看自己青春的尾巴彷彿就在搖曳的青綠樹梢。原來糯米橋畔早已有一座咖啡簡餐式的休閒空間。我點蔬食鍋燒麵,又信手拍了幾張照片,並選擇設計師雜誌來延續眼前河流與岩石結構在心底的意象,準備好好享用這頓午餐。此時耳邊傳來音樂水車的銅鈴聲響,平凡的曲調和著潺潺溪水向山間的遠方隱沒。


 


 




  


 


  年青老闆詢問我這位陌生面孔來自何方。之後介紹他煮的咖啡跟「台灣人」的煮法不同,可否請你喝一杯?喔~了一聲後同意地表示我拭目以待這有別於一般的咖啡。但我得先吃完鍋燒麵才行。鍋物一百二十元,蔬菜用料量不算多,食材新鮮、湯頭有自然的清甜,對只求午餐裹腹的新貧族而言雖然不算怎麼便宜,配著裝璜與景物和餐後被請客的咖啡種種意外的驚喜,確實超值。上咖啡了,只是我還沒吃完這鍋麵呢,也許廚師如果能觀察顧客的用餐情形,再決定提供服務的時機可能會更好。啜一口咖啡,味道厚薄適中且豐富多層次,外行我無法精確形容其香味,只覺得順口不澀,以及對老闆請客心意的理解,這種滋味應該就是好喝的單品了!這裡是北港村糯米橋,我正在喝國姓咖啡,看光影隨時間變幻,今天在此處服務,心中思想著如何創造生活的價值,在眺望上空雲朵的眼光裡尋找、逐漸形成令人欣悅的態度。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新年伊始,給朋友的一封信--


 


近日以來,晴雨不定,冷氣團的濕涼又將籠罩全臺,文字與氣候一樣苦澀凝滯,欲意表達的層次太多,久久不能竟書。


如果生活像寫文章,日子猶如段落行間,人事物類如字句之間需要連接詞才能使之表意通順。明天甄選的過程,以及日前的考試之後,都需要連接詞(任何型式的表意)來順暢與之有關的人事物。


這回考試,我自己相當心虛,因為真的沒念書。每當你來電關心時,我也感到愧咎莫名……若是以四分律的標準,實在應該向您作四白羯磨(懺悔)才是。原因很多,但又不該使之成為面對現實的理由。包括宗教上面臨的危機、感情局面有些舉足無措、家庭潛在的問題、現在與未來等等,種種抉擇過程皆如此需要專注,又難以專注。但願這歷程不會太久,能使心靈雜質盡淨。


一時發現,在面對未知的摸索前進過程中,看似沒有什麼成就,卻能更加認識自己。我要面對自己的闕漏,深入去彌補它。


接到你通知明天甄選的消息,正是祖母要開刀(置換人工關節手術)的同日,當需要面對過去認識的同事,情緒是複雜難辨的(羞欣交集)──時間分秒兢度,長夜將盡。我彷彿預見冬季裡,打破黎明的第一道人車聲,好像在跟自己說:你應平心靜氣且歡欣溫暖,去會見久違了的弟兄姊妹……。


夜深,謹此


順頌時祺


Antonio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朋友發心重修了他家族的族譜,歷時二年,是為序。


 


民國九十八年己丑重修譜序


夫族之有譜,猶國之有史也,國史傳而識帝王之紹繼,家譜修而知祖宗之源流也,倘譜不修則氏族無自,昭穆紊矣,親疎洧矣,故溯源窮流,賴于譜之修也。吾族邱氏,溯自廣東省潮州府饒平縣三饒鎮金山宋朝樞密院使成實公之血脈矣。


成實公之七世孫,羅帕公由三饒金山祖屋,遷衍於廣東省潮州府饒平縣元歌都牛皮社烏石角,乃現今廣東省潮州市饒平縣上饒鎮上角村。傳至十三世孫魁盛公,諡大一,明朝年間,攜胞弟大晚公,創居廣東省潮州府饒平縣元歌都嶺脚社上善鄉邱屋窠,乃現今廣東省潮州市饒平縣上饒鎮二善村邱科,裔眾共尊奉魁盛公為開基始祖。


吾渡臺祖,升堂公,諡良裕,乃三饒金山成實公第二十一世孫,上善鄉邱屋窠魁盛公第九世孫,清高宗乾隆年間,距今三百三十幾年,攜妻許氏,諡桑德,由廣東省潮州府饒平縣元歌都嶺脚社上善鄉邱屋窠,渡臺遷居福建省台灣府嘉義縣打貓北堡霞包連義興庒開墾,吉立祖祠,祠堂名為裕德堂,立屋向座祠堂名為裕德堂,立屋向座壬向丙兼子午分金;此地即在雲林縣元長鄉新吉村東北方七百公尺處。民國二十年間(西元一九三一年),因北港溪水氾濫,河床改道,危及裔眾。族老眾等,集召裔孫,焚香祈祝祖靈,願祖靈佑遷村吉祥,始再遷至現地,命名為新吉村。民國四十八年(西元一九五九年)八月七日水災,祖祠毀之。歷經五十載許,承祖靈德,佑護眾裔,水難未而再起,故而裔眾現居之地,風調雨順,材眾輩出,裔孫昌盛。


吾人特念祖德宏巍,是以修譜報恩,久存是志,民國九十七年(西元二○○八年)五月,親洽臺灣省丘()氏宗親會,遍查宗譜。唯載之祖地與家譜有所出入,為求精確,民國九十八年(西元二○○九年)三月,經廣東省潮州市饒平縣上饒鎮二善村宗親告知,上善鄉邱屋窠即是現址廣東省潮州市饒平縣上饒鎮二善村邱科,裔孫親電洽廣東省潮州市上饒鎮二善村邱科詢洽。叔父金錶、土生,請奉上善鄉邱屋窠魁盛公之老譜,逐一核對,確認祖系,固已曉然祖宗,特念祖譜之所關甚重,未可苟也。及與伯公自然、祖父信德、伯父蒼吉、伯父邱凉、邱虎、邱永存、及雲林縣元長鄉新吉村,升堂公後裔,細推考證,民國九十八年(西元二○○九年)六月初三日,親攜家譜,前往廣東省潮州市饒平縣上饒鎮二善村邱科,尋祖脈源,叔父金錶,請奉老譜將兩岸之譜一一確認,並攜裔孫,前往始祖魁盛公、二世祖大三公、何氏祖婆、三世祖大一公、四世祖大五公、羅氏祖婆、五世祖大七公、張氏祖婆、六世祖許氏祖婆、七世祖世珍公、張氏祖婆、八世祖心耀公墳地逐一攝影,確認無誤,於今重修家譜之際,納編載譜。是時資顧問者,則有伯公自然、祖父信德、伯父蒼吉、伯父邱凉、邱虎、邱永存、及雲林縣元長鄉新吉村,升堂公派後裔,末學其人,相參酌者,則有廣東省潮州市饒平縣上饒鎮二善村邱科,叔父金錶、下善村石馬坑叔公邱田、叔父邱土生、邱漳州。至民國九十八年(西元二○○九年),而譜告成。


余也幸不忘以所自始而詳乎,其所從分,因惶然以序之,若夫仁人孝子之思水源木本之根,可以聯屬親親,興敦宗睦族之盛舉者,宜覽是譜者,自得之無容贅也。


     饒平金山成實公三十世/上善邱屋窠魁盛公第十八世孫 ○○敬撰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