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來這幾張照片是要放在光&影那篇的,


但因具有特別的意義,終究獨立出來,置於部落格中的「惕吾記」。




一日清晨的光影景緻,


左邊是鹿寮,右側為柳樹,


向東的路,可達池塘和履闌溪,


將會經過鄰居的平房。


上帝灑上金粉的晨光……


多麼美好!


面對這份平安,


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十分鐘之後,


再過十年,會變成什麼模樣?


止不住的青山隱隱,


念水悠悠。



記住這一刻,


便能隨時回到這裡來。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翠玉


不知名的植物葉子萃取液結凍後的成品,具有新鮮青草味和食後的清涼感。


初食時滑嫰,冰鎮後爽脆,相當特別的食物。顏色鮮綠,口味和質色皆有別於眾所週知的愛玉,遂管它叫翠玉。



 




*榴槤蜜:紅蜜(台東紅)


甜度甚高,風味獨特。有榴槤的氣味,但較之爽口,纖維柔軟,齒頰生香。


我也期待著另一品種的果實(黃妃)。


然後考慮再種兩株「紅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茶花:原香


純白半透明的花瓣,耐看可資欣賞,空氣裡飄逸青木瓜的香氣。



 




茶花:金魚王


綠葉有如金魚尾,花型內歛豐厚,有質感。




 




梅花:紅葉狩


葉與花都是紅色的



角莖野牡丹




茶花:天香


有沉重的露水……




斑葉睡蓮:亞克


未開花時也很漂亮







緬槴:黑美人(Beauty All)



 




九份二山:午后的陽光落在草地上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午收到一封日本國寄來的名信片,封面主題圖案是傳統的「祇園祭」,那是妹妹旅遊期間寄出的,此時她已回到臺灣寶島正在上班。去之前她問我有沒有需要她帶的東西?雖然嚮往京都,卻未實際親臨不知那裡有什麼可資紀念的東西,於是遲疑片刻旋又放下地回答,沒有。


 


她信上說,京都是現代與復古交織成的城市……立刻有種印象自心底升起,在腦海暈開的是金閣寺。我沒有真正讀過三島由紀夫的作品,卻彷彿看見火光中的寺院,和僧人猶如自己被生命的種種苦樂現象衝擊散發的美麗。


 


午后法師講述佛法法益,一日之內,部分內容重覆,我想可能是她內心同時在盤旋什麼事,重覆可以騰出空隙,好在不間斷的言說中思考。言語和邏輯反應了心中描繪的世界結構及其行走的方向,透露些許起伏與不安及其希望。我看到不少追求佛法者(包括自己和他人)因為習性、自我的經驗和才智所撿擇的修行方式,成為獨有的、相對感到安全的模式,也因為這些因素的交互作用,逐漸形成無可避免的對真理追求的限制,有其決意式的精進與無奈乏力之處。於此自作因果的區塊,人們幾乎無法互相借力幫助,只得靠你相信並願意以實踐去親證的教義和保持自己的覺性度過死生之海。


 



*法師精舍外的白雲2011.07.27午后


 


就在許多的空隙中,我瞥見歷史的軌跡裡日本和中國的關係,與現代的街景相連,透過文化風俗延續著從未曾間斷!政治因素,無法切斷的關連,這是多麼奧妙的現象啊!金閣寺因何燃燒?應該源自於求法人強烈的慾望吧!生也本能,死亡何嘗不是?毀寺於慾,卻映照出水色原本的清涼。


 


對了,那裡的櫻花古樹是什麼品種呢?臺灣可曾進口繁殖。當然不可能挾帶植物回國種植啦,除了紀念品(譬如鐵壺和茶道用具),還有什麼可以被珍惜的呢?


 


妹妹又說:日本對於宗教的祭典儀式超熱衷的,人雖擁擠但很守秩序,不喧嘩,人與人之間是溫和對待…除了古寺、楓樹、櫻樹,空氣中常飄著木製房子的味道,有機會你也可以來看看。日本人不太會說英文,但他們很友善很熱情,會想辦法幫助你。


 


閱讀竟。


 


以前聽過江文也先生的故都素描曲調盈耳,曲式近乎形式上的迴旋奏鳴曲式(Rondo Sonata),弦樂部分採用重覆音及短音組成之音型結構,較少用旋律性之長音演奏主題…這首在19398月完成的作品,被認為第一段手法走向了二十世紀現代樂派,但精神內涵上仍有浪漫樂派的情感,這與接到名信片所發酵的大自然喻意相呼應,她帶來的是一片從日本國寄來的心意,與之有關的櫻花瓣和楓樹皮,古樹堆疊的氣息內蘊其間,心裡的風景隨著歷史成長,使往昔才子能有前衛的突破,現代平凡人也有懷古的情感。


 


回首時生活的結果連接生命的原因,如果智慧能夠像大圓鏡!言語和邏輯不管是否重覆均能毫無遺漏--如實知、不異語,知道何時該說,對誰應說,不說不知道的,又能恰如其份的沉默。就像古月(本智)對今塵(行識),日與夜似有區隔也同時默默相照無間……,我和妹妹與江文也以及讀者如你,會遇此時。隨著樂音過往,已完成了古都之旅。


 


 


*以下是江文也先生的相關作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MjFfuPfDs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0wEU1MVFms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亮的世界
朱琦/聯合報


我雖然看不見,可我能聽見鳥的叫聲,雪花落在我的臉上,山裡的空氣好新鮮,朋友們玩得真高興。他們的快樂,他們的描述,讓我知道泰山有多麼美……





1



我從中國旅行回來,行囊尚未打開,就不得不坐在電腦前。過兩天就要開學了,雖說旅行前做好了準備,旅途中又每天上網,但此時一打開電子郵箱,來自學校的電子郵件照舊像蜜蜂出巢一樣。史丹福大學被稱作是矽谷的搖籃,生活在這座校園的人,尤其擅長在電腦前十指飛舞。有時終於回覆完畢,未及起身倒茶,剛剛收到回覆的學生就又拋來別的問題,當真快如閃電。



今秋開學前,來信最頻繁的是一位叫雪莉的女士。她說安東尼秋季要上我的高級漢語班,反反覆覆問我整個學期的授課內容,細微到每一道練習、每一個詞彙。我有些不耐煩了,即使你是安東尼的母親,也不能如此瑣碎。我回覆她說,上課是循序漸進的,以後要做的事情我會直接告訴安東尼。半小時後,雪莉回覆說,你大概還不知道安東尼是個盲人學生,我要給他做盲文。



我慌愧不已,連忙回了一封道歉信。第二天上課,一走進教室就看見盲人學生端坐在那裡,有一張典型的墨西哥人的面孔。看起來,安東尼不僅是我所遇到的第一個盲人學生,也是我所遇到的第一個墨西哥裔學生。我越發擔心了,安東尼能不能跟上課程進度?我將怎麼給他成績?對於一個盲人,怎樣打分才不失公平?



我環視一眼教室,天之驕子,濟濟一堂。史丹福是小班制,但今年的學生超出了限定人數,總共十八位。如果安東尼跟不上大家,不得不在課堂上提出一些顯然不屬於高級漢語的問題,其餘同學會不會覺得浪費了時間?



第一節課主要是介紹。我介紹了課程和我自己,然後讓大家以中文作簡短的自我介紹。這其實也是我了解學生的時候,了解他們的背景、愛好和簡單經歷,同時也了解他們的口語水平。我看看安東尼,他頭部微側,靜靜聽著,如同凝固的雕塑,只有上耳垂不斷跳動著。



2



「我的中文名字叫范安強,」安東尼介紹自己說:「我是墨西哥裔,在洛杉磯長大。我曾經在山東濟南留學一年,那段日子裡,我跟朋友們四處旅行……」他從容不迫地說著,純正,清亮,有磁力,簡直是完美無缺。說完笑了,一臉的燦爛,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



在他說話前,沒人把眼光停留在他的臉上,我想那是對盲人的尊重。而現在,十七雙眼睛都向他投注過來了,訝異中帶著欽佩。下課的時候,學生們通常都是雙腳如飛,匆匆趕往別的課堂。但這天下課後,有幾位學生在緩緩地收拾書包,其中一位走近安東尼說:「安強,我們一起下樓吧!」



安強說「謝謝」,右手搭在了這位同學的肩膀上。其他幾位本想幫他的同學,不露痕跡,不再多言,悄然離開教室。好像一切都已約定,大家都叫他安強,每次下課時都照例如此。上課的路上,無論在哪兒碰到,同樣是叫一聲「安強」,默默湊近他,安強就很自然地把手搭上來。



這天早晨,我沿著方院裡寬闊的走廊前往教室。走廊長達數百米,幾十個拱形門依次向遠方伸展,柔和的光線照射在米黃色的石牆石柱上。腦子裡正想著安強,安強就出現在走廊裡。他從側面小走廊拐進這大走廊,同班上課的克維婭走在他旁邊。克維婭高身材,時髦愛俏,在這秋意已深的早晨,依舊是性感穿著,深綠色磨破褲腳的牛仔短褲,淡紫色露出肩膀的短袖T恤。安強的右手搭在克維婭白皙的肩膀上,左手拎著探路的盲杖,浮動的光線包裹著他們。我默默地走在他們後邊,安強和克維婭,走廊和陽光,讓我領略了一個美好的早晨。



開學第一課有個新學的詞彙叫「釋放」。那天我對學生說,不要覺得上語言課很辛苦,如果大家把活力釋放出來,把心裡想說的話釋放出來,課堂就會變成愉快的課堂,我們就可以釋放壓力。說這些話的時候,我其實心裡清楚,這是一群既聰明又開朗的學生,很容易營造課堂氣氛,但過不了三個星期,要想讓這些每晚都兩、三點睡覺的學生依舊是談笑風生,只怕連神仙法術都無所施為了。果然,臨近期中考試時,兩眼有神的學生恍恍惚惚,搶著讀課文的學生變成了啞巴。偏偏這時碰到了最難的課文,我問誰來讀,一片啞然。



「老師,我來讀。」安強的手舉起來了,高高的。



「好吧,你來讀。」我暗自感動。當大家搶著讀課文搶著發言的時候,他只是豎著耳朵傾聽。一旦啞場,他就出來說話了。



安強手摸盲文讀著。他沒有視力,聽力卻是驚人。只有把聲音捕捉到入絲入微,才能讀得這樣準確無誤,毫無雜質。至於那種不疾不徐,抑揚頓挫,則不止是仰仗於聽力和口才了。跟安強在一起,你能感覺出優秀的素質。



全班同學看著他,驚訝,感動,欣賞,我想安強的聲音就像生命的樂章一樣滲入他們的內心。下課後,走在樓梯上,白人學生葛凱彬對我說:「老師,安強讀得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謝謝你對安強的幫助,我幾次看見安強搭著你的肩膀走出教室。」



「啊,不,是安強幫助了我。我和安強都是東亞系的研究生,常常上同樣的課,參加同樣的活動。有時候我好累啊,晚上三、四點才睡,早上爬不起來了,不想去了,可是想到了安強,就會去。因為我知道,不管是什麼活動,什麼課,會不會颳風下雨,安強都不會不去。」



我現在明白了,安強那隻搭在同學肩膀的手,不但從同學那裡得到了溫暖,還輸送了生命的力量。



期中口試的話題是「照片後邊的故事」,一邊用電腦展示自己珍愛的照片,一邊作口頭報告。安強的照片只有一張,他騎在駱駝上回首而笑,背景是慕田峪長城。他講得開心極了,嘿嘿笑出聲來。



幾天後,葛凱彬來我辦公室,說到安強的口頭報告。他說好是好,如果安強講泰山旅行,肯定更精采。又過了兩天,安強來了,我說我也是不久前上過泰山,很想聽你講講登泰山的故事。



安強坐直身子,愉快地講起來。「2008年冬天,我和幾個同學,還有人類學老師,坐纜車上了泰山。我們玩了一天,晚上就住在泰山上。」他笑了笑,一如口試時的開心樣子,好像又踏上了旅途。「第二天我感冒發燒,外邊下大雪,寒風猛烈。我們決定繼續登山,走了整整一天。我們玩得好開心。」他的描述再也簡單不過,一幅泰山風雪、盲人策杖的畫面已讓我心動神搖了。我對安強說,泰山是大氣磅礴的山,上了泰山,人的精神都會飛揚起來,正像孔子說的「登泰山而小天下」,李白說的「精神四飛揚,如出天地間」,杜甫說的「會當凌決定,一覽眾山小」。我講著解釋著,安強凝神聽著,上耳垂跳動著,我乾脆把杜甫整首〈望岳〉詩講給他聽。詩中有一句「決眥入歸鳥」,意思是說睜圓了眼睛,看著山中歸巢、越飛越遠的小鳥。講到這裡,我忽然打住,生怕安強想到他是個全然看不見泰山風景的盲人。



安強頓時嗅出了我的敏感。「老師,」他還是那樣開心地笑著:「我雖然看不見,可我能聽見鳥的叫聲,雪花落在我的臉上,山裡的空氣好新鮮,朋友們玩得真高興。他們的快樂,他們的描述,讓我知道泰山有多麼美。」



「安強,可是不管怎麼說,你那天有點兒冒險。」



安強的神情莊重起來。「那天我只是想,如果能經受這一天,以後有什麼困難,我都不怕了。



3



由於課文內容的關係,我和學生們幾次討論現代社會和現代人。這些學生大都出生在九十年代,從童年乃至於幼年開始,電腦、網路和手機就與他們難解難分了。人類歷史上,沒人能像他們一樣享受到高科技帶來的便利、富足和刺激,也沒人像他們一樣承受著高科技時代的競爭、壓力和緊張。現代人是不是比從前的人活得快樂?高科技會把人類帶向何方?網路和手機讓人與人更親密還是更疏遠?所有這些問題,都很容易把學生引入討論,最終卻往往找不到結論。



第三課出現一個新詞彙,叫作「惶惑」。學生問我,惶惑與誘惑、困惑有什麼區別。我先作解釋,然後說:「在今天這個現代社會,金錢美女、名車豪宅,各種各樣誘惑我們的東西太多了。生活越來越富足了,慾望卻越來越不能滿足了,結果是競爭越來越激烈了,壓力越來越大了。人生的意義究竟在哪裡?現代人越來越覺得困惑,甚至感到惶惑。」



我還想說一句老子的話「五色令人目盲」,看看安強,忍住沒說。忽然覺得不該把話說得太消沉,便又添加了幾句樂觀的話。我發現這些從小就生活在電腦時代網路時代的天之驕子,每次談到現代社會和現代人,都不免陷入惶惑茫然。只有安強,從來都是積極樂觀的態度。



課外閱讀裡有個愛情故事,我問大家:「你們相信永恆的愛情嗎?」



沒人回答,課堂陷入了沉寂。我不甘心,緩緩地說:「相信的請舉手。」



只有安強的手舉起來了,舉得高高的。



我的辦公室在二樓,樓下一片小園林,正中一把長椅。安強喜歡坐在那兒,罩在一片加州的陽光裡,或者聽錄影,或者讀盲文,滿臉的恬靜、安詳和愉悅。老實說,這是我在人群人流裡都很難看到的恬靜和安詳。我想,安強看不到這個世界,但心目中的世界是明亮的。而視力正常的人們,未必就能擁有一個明亮的世界。這大概就是老子所說的「五色令人目盲吧!」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尸毗王割肉餵鷹
蔣勳/聯合報


尸毗王似乎終於領悟,他的全部肉身其實與鴿子等重,天秤上的兩端,不是肉的重量,而是生命的重量……



捨身



印度《本生經》論述佛陀前世修行,每一世都從「捨身」領悟。累世的「捨身」──捨頭,捨肉,在身上釘千釘,燃燒千燈──通過一次一次肉身之痛,最終領悟肉身「夢幻泡影」的本質,那累世的捨棄肉身的故事就記錄成一部《本生經》故事,也成為最初石窟壁畫「變相圖」所依據的文字原典。



敦煌275窟北壁的壁畫有四個來自《本生經》的捨身故事。



第一個是「毗楞竭梨王」為求佛法,允諾在自己肉身上釘一千個釘子。第二個故事是「月光王」為確實完成肉身布施,在累世劫中捨去一千次的頭。



第三個故事是用肉身的油脂「燃千燈」以求佛法,可惜這一段的壁畫已破損無存,只看見一個斑剝漫漶的輪廓。



第四個故事也就是一般人最熟悉的尸毗王「割肉餵鷹」的《本生經》變相圖。



275窟北壁壁畫一排四個捨身經變,居中占據最完整畫面的也就是〈尸毗王割肉餵鷹〉變相圖。



屍毗王又作屍毗迦王,梵文音譯不一。屍毗王「割肉餵鷹」的故事見於很多原始佛教經典。《金剛經贊》有「割肉濟鷹飢」的故事。《大莊嚴論經》卷十二、《眾經撰雜譬喻》卷上、《六度集經》卷一、《大智度論》卷四、《菩薩本生鬘論》卷一等,均有詳細的描述,而以《六度集經˙菩薩本生》、《菩薩本生鬘論》的情節描述特別富於文學性,刻畫人物內心狀態極為生動,也就常常成為畫家在洞窟圖繪壁畫的所本。



可以在看壁畫同時閱讀一下經文原典:



佛告諸比丘:我念往昔無量阿僧祇劫,閻浮提中有大國王,名曰「尸毗」,所都之城號「提婆底」,地唯沃壤,人多豐樂,統領八萬四千小國,后妃采女其數二萬,太子五百,臣佐一萬。王蘊慈行仁恕和平,愛念庶民猶如赤子。



這是當年佛陀給眾比丘說的一段故事,談到了統領八萬四千小國的尸毗王,談到他個性的「仁恕和平」,愛念關心老百姓就像照顧牽掛小孩嬰兒一樣。



佛陀接著又講起當時三十三天的帝釋天,也就是原始印度教中的天空之王因陀羅(Indra),出現五衰的退墮相貌,知道自己將不久於世間,擔心世間佛法已滅,因此面有憂愁之色。



帝釋天的近臣毗首天就建議找尸毗王,他說:



今閻浮提有尸毗王,志固精進,樂求佛道,當往歸投,必脫是難。



尸毗王的「樂求佛道」使他被推薦為帝釋天可以「歸投」的繼承者。



但是帝釋天還有疑慮,就安排了一次「割肉餵鷹」的試探。



若是菩薩,今當試之。



於是帝釋天化身為鷹,毗首天化身鴿子。猛鷹叨逐鴿子,鴿子飛奔逃命,驚慌恐懼,就四處躲藏,最後避入尸毗王腋下掌中。



鴿甚惶怖,飛王腋下,求藏避處。



猛鷹於是立在尸毗王面前,對著鴿子,虎視眈眈,忽然對尸毗王發言:「這隻鴿子是我的食物,我餓急了,願你還我。」



尸毗王說:「我立誓發願,要救度一切眾生。鴿子投靠我,我不能還給你。」



猛鷹卻說:「大王今者,愛念一切。若我斷食,命亦不濟。」



這是猛鷹給尸毗王的大難題,為了救鴿子,卻斷了猛鷹賴以維生的食物,猛鷹也無法活命,仍然是一種「殺生」吧!



印度原始佛教對生命的思維其實很曲折委婉,慈悲是在許多肉身存活的矛盾艱難裡無止盡的對話。



如果尸毗王要做到「愛念一切」,自然不能斷絕猛鷹的食物──鴿子。



思考之後,尸毗王問猛鷹:「可以吃別的肉嗎?」他當下只想到救面前的鴿子,想找替代品。



猛鷹回答:「我只吃新鮮帶血的肉。」



尸毗王開始了深沉的思考,救鴿子,卻使猛鷹餓死,好像也不是道理。如果找其他肉類代替,一樣違反「愛念一切」的誓願。



尸毗王思考完,作了決定,「唯以我身,可能代彼。其餘有命,皆自保存。」──只有我自己的肉身可以替換鴿子,其餘的,都自己保存生命吧!



印度的思維裡有一種謙遜婉轉,對於自己的能力也不那樣絕決自信到霸氣,「其餘有命,皆自保存」像是祝願,也是在天意前的謙卑。



肉身等重



作好了決定,下面就是尸毗王從身上割下肉來救鴿子的畫面。



即取利刀,自割股肉,持肉與鷹,貿此鴿命。



畫家在幽暗洞窟裡細細描繪這段令人驚悚不忍的畫面,侍從手中持刀,在尸毗王的腿上割肉。



從身上割下多大一塊肉,才能夠替換鴿子的生命?



猛鷹說話了:



王為施主,今以身肉,代於鴿者,可秤令足。



猛鷹害怕吃虧,要求尸毗王拿出天秤來,替代鴿子,要尸毗王割下身上與鴿子等重的肉。



尸毗王同意了,要侍者拿出天秤,兩邊有秤盤,一邊放鴿子,一邊放上自己身上等重的肉,「使其均等」,兩邊要能夠平均。



王敕取秤,兩頭施盤,掛鉤中央,使其均等。鴿之與肉,各置一處。



天秤拿來了,兩頭有盤子,一邊放上鴿子,盤子承重,低沉下來,侍者從尸毗王腿股上割下的肉,放上天秤另一端的盤子。



壁畫描繪了蹲跪在地上的侍者,正在尸毗王腿上割肉。可是,盤子沒有動,鴿子一端的盤子始終低垂,尸毗王割下的肉一塊一塊加上去,天秤依然不動。



「股肉割盡,鴿身尚低。以至臂肋,身肉都無。比其鴿形,輕猶未等。」這是敦煌壁畫的畫面難以表達的一段,卻是原始經典裡最動人的文字敘述。



尸毗王腿股上的肉都割完了,天秤兩端仍沒有等重。於是尸毗王開始割手臂上的肉,割肋骨上的肉,割到「身肉都無」,沒有肉可割了,結果天秤上尸毗王的肉還是比鴿子輕。



原始佛教的誓願是要深重到以全部肉身性命相還報的嗎?



尸毗王似乎終於領悟,他的全部肉身其實與鴿子等重,天秤上的兩端,不是肉的重量,而是生命的重量。



王自舉身,欲上秤盤,力不相接,失足墮地,悶絕無覺。



尸毗王於是爬起來,要全身攀上天秤承盤。但是血肉盡失,沒有氣力,從盤上墜落地下,昏厥休克,失去了知覺。



生命要在面對肉身絕境時才有了知覺上的轉機吧!尸毗王甦醒後,「以勇猛力,自責其心」,剎那間猛然領悟,原來肉身還有這麼多貪婪計較。



下面的句子是尸毗王的自責,也是經典裡使我不斷反覆誦念的句子:



曠大劫來,我為身累。循環六趣,備縈萬苦。未念為福,利及有情。今正是時,何懈怠耶!



幾劫幾世,都是為這個肉身牽累。在六道中循環流轉,遍嘗種種痛苦,沒有福報,有利於其他的生命。此時,正是良機,可以捨此肉身,絕不能懈怠了。



爾時,大王作是念已,自強起立,置身盤上,心生喜足,得未曾有。



尸毗王心生一念,終於站了起來,端坐天秤盤上。心裡從來沒有如此喜悅滿足。



是時,大地六種震動,諸天宮殿,皆悉傾搖。色界諸天,住空稱讚。見此菩薩,難行苦行,各各悲感,淚下如雨。復雨天華,而伸供養。



生命的誓願完成是要使大地起六種震動的,天上有朵朵的花墜落,供養人天。



275窟的壁畫〈尸毗王割肉餵鷹〉有兩個畫面,左側是尸毗王端坐,讓侍者在腿上割肉,右側是侍者手持天秤,尸毗王和鴿子各在一端盤上。畫面上方有一排身形樸拙的V字型飛天,飛在空中,正在揚手,撒下一朵一朵的鮮花。(圖一)



經文最後猛鷹現出帝釋天原形,詢問尸毗王:「王今此身,痛徹骨髓,寧有悔不?」──肉身痛入骨髓,會後悔嗎?



尸毗王回答:「弗也!」



「弗」、「佛」一音之轉,「佛」便是人的肉身捨去吧。



看敦煌早期石窟壁畫,常常驚訝,原始佛教傳入東土,最早在民間流傳的故事,竟然是如此慘烈怖厲的傳奇。圍繞著人的肉身說法,修行竟然是一次一次布施自己的頭,自己的油脂,自己肉身的痛,一片一片從身體上割下肉來,放上天秤,以求救下一隻微小輕盈的鴿子,以求餵飽一隻要吃帶血的肉的老鷹。



天秤上,尸毗王身上一片一片割下的肉,不斷添加上去,卻無法壓過鴿子的重量,無法等重,逼到無肉可割的尸毗王全身飛撲上天秤。



初讀這些故事,我無法理解,卻無緣由地熱淚盈眶。



修行如此艱難嗎?修行一定要以肉身的劇痛作領悟的代價嗎?



一個一個疑問浮現在我腦海,而這些疑問會不會也是一千五百年前深受儒家生命哲學影響的百姓心中也曾經難以釋懷的問題?



儒家是避諱談死亡的,「未知生,焉知死」,把思維的重心完全放在「生」的價值的民族,缺少了「死亡」議題的探討,也常常缺少了面對「死亡」的經驗記憶。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儒家的「成仁」、「取義」也是死亡意義的論辯,但是是特殊情境下(例如亡國)的死亡議題,無法給常民大眾更多自身「死亡」的思考。



「死亡」其實是非常個人的事,存在主義哲人沙特即認為每一個人都必然孤獨面對死亡,死亡的時刻連最親近的人都無法分擔。



在敦煌石窟壁畫中,不止有北涼第275窟,以尸毗王的故事為內容。北魏254窟也畫得極為精采,並且增加了尸毗王割肉時,抱住他膝蓋痛哭驚慌的后妃,增強了戲劇性的張力。隋代第302窟,五代第108、72窟也一直有「割肉餵鷹」的變相圖壁畫,第275窟、254北涼、北魏的藝術性特別強烈(圖二),隋唐以後,原始印度捨身經變故事逐漸被傾向理性的思維取代,激情與悲願的壁畫內容也逐漸沾染人世氣息,以歌頌美好生活為主,肉身死亡的悲願與激情主題也漸漸退淡消失了。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紅毛丹栽培技術


http://big5.cctv.com/gate/big5/space.tv.cctv.com/video/VIDE1263216056497889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禮儀流程----


 


  當奶奶進住安寧病房時,便開始著手詢問有關禮儀公司的服務項目,以免屆時措手不急。


我選擇「善得」和朋友當時曾經讓他們服務過的華梵禮儀公司,「善得04-2461-5324」是因為與榮總配合的廠商,曾得到政府頒發的金牌獎;而華梵是朋友被服務的實際經驗良好,兩者之間擇一。由於和華梵的副總相談甚歡,總覺得能溝通是難得的優點,於是選擇委託「華梵0800-800818」當作今生第一次辦理奶奶的畢業典禮。


 


一、     決定宗教儀式:


          禮儀公司能因應不同宗教需求,提供適切的服務。


我選擇的是以佛教儀式為主。因鄰居、親戚長輩們會有地方風俗的意見,所以部分項目視現場情況順從當地風俗,但仍需自己拿定主意。基本上,我所重視的是往生後的「黃金八小時」之助念和全程素食,減少亡者業力負擔。其餘大抵上以佛教儀式為主軸,部分則順應當地民情。



 


二、     助念的需求:


儘早與公司確認當日是否能派員助念?費用是否包括在內或另外計算?


自己則多留意尋找助念團體(有些是免費的:華藏念佛社0932-625169、慈濟會員免費助念),或事先與師兄姊或好朋友約定,一旦發生時前往家中或醫院助念。


至少助念8小時,甚至12小時、24小時。如果家屬能自己念最好。每次23人,音量控制適當,人手足夠時,可交替進行。事先不妨找尋合適的念佛機,我選用的是淨空法師口念「阿彌陀佛」四字洪名的念佛機(無曲調),個人認為病重或剛往生的人,於意識紛亂之際念六字可能太冗長,四字則剛好比較能夠專注。


最好在生前,就能習慣由病者自己自力念佛,往生時由別人助念才更能得力,如果因緣許可,請法師至家中或醫院為病者皈依更好。


生前的念佛尤為重要,家屬要很有耐心為病者解說佛法的要義,若自己不會講,也可奉請適當的有聲教材,播放給病者聽,之後把握最後的有生之年(黃金時間)念佛。


各位家屬,大家要重視這個問題,保持自己同時守護病者的善念。加油!


 


三、     預算、價格及服務項目?


喪禮價格一般型都在二十萬元左右,也有更經濟型12萬的,甚至高貴型50萬以上者任君選擇。


 


四、     不包括哪些項目?


這回選擇的是二十萬套裝,由於長輩說要土葬(費用比火葬高),所以1.不包括地理師及棺木和造墓費用。


後來臨時改成火葬,省下的差價可做7人全日功德法會和選用黃玉材質的骨灰罈。


2.毛巾用多少算多少($3060/每條)


3.貼拜禮盒($350600/每盒)用多少算多少,這是給少數親友的回禮。這次選用了500元組合(內含沐浴乳、竹炭皂3只、毛巾、除穢爆竹等物品)十五盒左右。


4.封釘時給長輩(約$2600)的紅包,自然是家屬自行準備。


有些套裝,5.不含火葬規費(約$80009600


6.其他部分祭拜的水果、糖果餅乾,可能要自己買……這些如能事先了解可免去過程中可能發生的誤會。


或在談和約之前,商請公司將原本不包含的項目,以優惠的方式包含進去,例如原本訃聞只印100張,增加為160張。


通常不包括的費用,會增加大約10%的支出。


部分地區的習俗,會請來幫忙的鄰居親友用餐,餐費通常也不包括在定型契約之內。


(我們這回從6/22日~7/4日餐費總共花了6萬元左右。)


 


五、     土葬或火葬?


老一輩的人可能習慣土葬,與火葬不同者必須請地理師來好幾趟(至少3趟),合格的地理師一趟的費用大約$3600(通常約3趟)、另外還有造墓的費用(一般型式者約7萬,水泥洗石子貼瓷磚)、別忘了還有棺木(原木)的費用,價格視所選材質而定。土葬衍生風水好不好的問題,例如將來萬一有蔭屍的處理,或某些子孫事業不順,可能認為是受風水影響所致。


 


六、     棺木或骨灰罈的選擇?


棺木價格紛亂,依材質而定,這時選擇合格的殯葬業者顯得格外重要;骨灰罈亦然,差價甚多。骨灰罈有花崗岩和玉石材質的,除此之外,新型的還有防震內膽設計。但有的人不喜歡在玉石內部加上金屬保護層,因為他們認為玉係有靈氣之石,加上金屬可能隔絕了靈氣。


 


七、     法會:頭七、滿七、其他法會:


習俗上會做頭七和滿七,若要每個七都做,通常不附在二十萬套餐契約之內,費用另計。至於法會也有很多類別,如藥師寶懺、慈悲三昧水懺、血盆寶懺等等,費用視儀軌進行的時間和人數(法師或居士)而定。


家屬也可以請教法師,在家中自行念經懺迴向。至於其他以需要較複雜儀軌的藥師寶懺和三昧水懺,亦可查詢附近寺院所舉辦的法會活動,前往填寫祖先姓名和生/卒年月日即可,費用較為經濟(中台禪寺和佛光山全台各精舍有此服務,費用通常隨喜不拘)。



 


八、     生前回憶錄


若需製作生前回憶錄,則準備以亡者照片為主約80張,與公司人員討論大致內容,以便製作文字註解。我則請家人,每人寫一句要跟奶奶說的話,當作回憶錄和致哀章的材料。


其實,在準備的過程中,就是細數先人對晚輩的恩澤,在滿懷感恩的心情中進行所有項目,凝聚家族的向心力。


由公司何小姐製作的回憶錄很感人,當日於告別式會場中以100吋螢幕播放十分鐘,連四歲的小朋友看了都很感動得哭了。


這次的生前回憶錄是張副總贈送的,感謝她代表公司的贊助。她說只有我才有!真的謝謝她……她真是由內心發散的美女。


 


九、     關於禮儀師:


家屬的屬性決定禮儀師的服務品質。華梵的禮儀師都不錯,端看您自己的屬性,不妨嘗試指定禮儀師來服務自己。


家屬需要和禮儀師等工作人員頻繁地互動,有時就像朋友一樣!


有的禮儀師海派、阿沙力,適合像居住在彰化地區的民眾;有的禮儀師較斯文貼心,適合習慣以以需要有更多溝通的家屬。


由於公司與禮儀師的制度結構關係,其中細項(加印訃聞、法師車資等等)所生費用可能會有些微的差異。


其實不需斤斤計較(全程差不了二、三千元),如果您覺得這位禮儀師服務得週到,這些差距的費用是值得的。


我們的禮儀師(阿憲),他的服務沒話說,可以說是主動、貼心且盡心盡力到善後的打掃工作都不馬虎!又具有偏冷的幽默感,這種有人緣的特質加上負責任的態度,幫助了家屬面對親友質疑儀式、費用項目時,無形中在溝通上排除了許多不必要的障礙。


臨別時特別感謝他,他竟說這是應該的,畢竟也有領薪水。話雖如此,我常常看他汗流雨下,他記得家中所有人包括小孩的名字,不見得所有禮儀師都有這種品質的服務。


副總說,那是因為家屬好…。也許一部分是的,家屬的態度,直接影響工作人員的互動情形,何特助還特別利用她休假的時間前來幫忙,我很感謝她。


(ps.聽說阿憲將要自己當老闆了,有興趣洽詢的朋友可以向在下要他的電話。)


 


十、     告別式的布置風格


與公司討論您希望達到什麼樣的目的?我要的是莊嚴清淨,目的是冥陽兩利,藉由與會的人皆能同沾佛恩。這回華梵張副總聽了我的需求後,將原先選定的傳統三寶佛和中央照片的風格,變更為百合、太陽花、松柏、火鶴拼成一朵大蓮花為造景,背景是蓮花心經、中央人形立牌、和旁立有白瓷觀音聖像的布局,由於我沒有具體的概念,只相信副總她說「我有把握做得很莊嚴」時,就放心讓專業的公司去設計了。


果然布置完妥後,可以看出花藝部分是請專業老師插花的(非學徒或工讀生),眾人悉皆讚歎其是見過最莊嚴的會場,有物超所值之感。


 


*如果您需要張副總的聯絡電話,請留言索取!


 




 


 


十一、    其他細項需求?


依各自不同需求選用之:


http://top1.pronet.tw/B01D06072935A1938273/info01.php?big_1=2856&big_2=5504&big_3=0&bigA=b&js=m1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致愛章》


二○一一年初夏日午后


台中榮總安寧116病房林月津護理師來電通知阿嬤的病情有了變化!記得她說,阿嬤有著傳統婦女的美德,大腸腫瘤必然造成身體的不適,卻依然堅持不必止痛藥……。聽聞此語時,眼前出現翩然晶瑩的身影,從這時候開始,我才看見和過去認知形象不同的奶奶。


  走進您日常起居活動空間,臥室擺放曾祖父手作的原木衣櫥,抽屜裡收藏著您心底的秘密,一本本相簿保存著逐漸泛黃的記憶,一張張照片串連許多生活插曲,您的兒孫從嬰兒到成人,還有鄰居、朋友和採茶伙伴們,鮮活躍然於紙上,隨著翻閱過程中的指尖觸感,傳達著時喜時悲的苦樂心境,原來這些您所珍視的人事物,就是您時時溫習的人生。


  黑白照片芭蕉葉旁的小徑,有您和爺爺白手起家、肩挑負重步行數小時趕路的身影……茶山的斗笠下,從這山到那山,傳唱您與朋友一起工作時充滿汗嗅味道的快樂歌謠。相片景色,從黑白到彩色,曾幾何時莊園的平房也起了樓房,原本一下雨就泥濘不堪的黃土道路已經鋪成了柏油,四季輾轉人世遷流,見證您和爺爺的辛勤成果。


 


 


五月二十二日午時


是您從榮總歸來轉為居家安寧之日,稻埕旁的雞蛋花正開,我們都知道有一種「無法避免的事情」將會發生,經常密切觀察您腹部開出玫瑰花橫結腸造口的顏色,所可能代表的病情變化,總是想盡辦法猜測,仍然不知道它究竟何時到來。而雞蛋花,卻兀自開以奇異的金黃,花語訴說大自然依舊運行至今日,代表新生與希望。



 


  妹妹問您,還有沒有想要完成的心願?


  您答,沒有。


早在言語消聲之前,將放下、已放下的苦樂執著,遂成因地菩薩,為我們示現病容而為說法,給我們最好的禮物,就是讓兒孫有機會學習默照反省,並在看顧的過程中凝聚家族向心力,學習面對生命。


  記得您提到從前,政府鋪設龍南道路工程,免費招待相關工作人員飲食,當政府徵收土地時,還無償提供公益用途,您用客家話說,不怕!以後留給子孫的福報。您不精明,卻很有智慧。


  還有,您曾不止一次對別人說我很孝順,其實也經常頂撞冒犯您。感謝您用相信和期待,來鼓勵並啟發我內在的本性。


……您的懿德昭著,即使是第一次見面的馬玉麟醫師,也說您具有「台灣阿信」的性格。


  


阿婆,我們的阿婆,大家的阿婆,也是親戚朋友口中的「燕堂嫂」、「燕堂叔母」;師兄姊、朋友們習慣叫您「阿嬤」,孟媛和小阿德喚您「阿婆太」,現在您還有一個法名是「安蓮」。就好像是臨別前默默祝福著在座的大家都平,品增上。


您的溫柔親切,與大家同在;您諄諄教誨,經由耳根入心,教我們終身奉行,利人益己,懿德永昭心田。


 


 


盛夏六月


花木正欣欣,阿婆您的血壓和心跳都正常,怎麼會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悄悄選擇在長孫農曆生日的清晨之際,轉身遠行。習俗上說,您是為了不讓我們傷悲,而將福報帶給子孫受用。像這樣您總是為別人著想的心意,其實就是給兒孫最好的財產,好讓我們無時無刻在懷念您的時候,心靈常覺得平安、吉祥



(*教我當時悲傷,日後懷念的時刻……只這一瞬已人間天堂。)


 


今天多麼特別啊我們聽見仙樂飄飄,我們看到諸多善緣親友齊聚一堂,今天是您正式向大家告別的日子,我們在肅穆莊嚴的會場,以滿懷感恩的心情,目送您返回永恆的極樂家鄉。


 


 


此時此刻我們有話對您說……


爺爺感謝妳我結婚這六十年來的辛勞。


**(女兒):


親愛的媽媽,在人生旅程中必須經過無數的考驗與試煉,苦於付出甘於收穫的果,您對我的好點點滴滴在心頭,我永遠愛您~


雖然無法及時回報,但我會永遠為您祈禱與祝福,永遠在佛祖身旁修煉成佛。媽媽我愛您!


**(曾孫):我在天空有看到阿彌陀佛(助念近午時分)~阿婆太,我做一頂帽子給您在天堂下雨的時候可以戴。


**(曾孫女):阿婆太,謝謝您那麼照顧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謝您!


**(孫女):


阿婆,這輩子如果沒有您,不知會變得如何?很感謝您對我小時候比較嚴格的管教,讓我至少傳承了一些些客家婦女吃苦耐勞的特性,讓我後來到外地工作很受用,若說我有什麼些許的成就,都是您和爺爺賜給我的,感謝您總是記得我喜歡吃什麼,回家總有香噴噴的阿婆的味道等著我,離開家時也都是大包小包的滿滿的阿婆的愛心行囊,感謝您常常打電話給我噓寒問暖,叮嚀我要照顧好自己,雖然爸媽都不在了,但您給了我再加倍的溫暖,很感謝您總是向親朋好友稱讚我,但我對您的回報還遠遠不及您對我的付出及包容,阿婆您總是這樣,替我們這些孩子操心煩惱,卻都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已經生病很不舒服了還要替我著想,擔心我的工作擔心我要照顧小孩,這樣的阿婆讓我好捨不得,好捨不得喔。


雖然很捨不得,還是要跟阿婆道別了,要跟阿婆說,您已演完了您的人生劇本,完成您的任務成就您的使命了,若有來生別再寫這麼苦的劇本來演,我會在每個敲響的迴向鐘都會替阿婆祈求即身成佛,後生善處,也會秉持阿婆的精神,繼續我這輩子該完成的使命。一定要說的,阿婆  我愛您。


**(次孫):


經過阿婆您的房間,躺在您的床上我環顧了四周許多物品堆積了厚厚的灰塵 潮濕的環境使我無法能待許久 床下也許是數十年沒有清理過的塵埃 以前房間內的尿桶的味道現在沒有了,阿婆的內衣褲早已破爛不堪,我閉上眼睛感受您曾經在這度過的春夏秋冬,這樣的居住品質是阿婆您數十年以來所生活的房間,阿婆您省吃儉用,讓我們有更好的生活環境,然而~你自己呢?


我明白阿婆一直以來身體上都有大大小小的毛病,為了扶養我們這些父母早逝的孫子,阿婆~您是不是捨不得生病,才一直忍耐到最後,即使到了醫院、身上的疾病已痛苦不堪,還要擔心家裡的情況及煩惱我們的近況。


對不起 我很不孝,沒能力讓您住在更好的環境


對不起 我不會煮好吃的飯菜 讓您吃得好


對不起 我沒有把你的健康照顧好


對不起 我沒有好好地把工作做好 讓您時時為我煩惱


對不起 我沒能常常帶您遊山玩水


對不起 我來不及好好感謝您與回報您為這個家庭所做的一切


感謝您任勞任怨的與爺爺一起打拼,讓我們住的好吃的好睡得好


感謝您 不管工作多麼的辛苦,即使已一身疲憊,依然幫我們煮美味的飯菜


感謝您 為我們所做的任何一切


未來在家裡的每個早晨再也聽不到您在廚房的炒菜聲音然後大喊"**””*"*””**””**””**”吃飯囉~!!


依然記得您用抖動的雙手餵阿德吃飯的畫面,即使稍顯吃力,但我知道那是您真正開心的時光。


我想我唯一在您面前能感到驕傲和能讓您感到快樂的事,便是我與香蘭的寶貝兒子(您的舌母)


對不起 我應該讓您更早快樂的……


如今,


再也聽不到您對我說要認真打拼,萬丈高樓平地起的諄諄教誨了


請您放心,我會盡我所能地達成您的期望,


我會把我的份內工作做好。


好好的把德德及未來的孩子,健康平安地扶養長大,


忘了告訴您~我與香蘭若可以的話 預計明年準備再生第二胎


讓我們家更熱鬧些,也許這是我的使命!


 


我希望您已經去佛祖那兒了


因為您在那邊,再也不需要為我們煩惱了


還有爺爺我們會幫你照顧好的~希望阿婆保佑爺爺健健康康,長命百歲。


 


最後想對阿婆說聲 我 愛 妳


 


**(孫媳婦):阿婆,我會好好把阿德帶大,請您放心。


**(長孫):


照顧您的時刻是我能夠為您做事的唯一機會了,我要讓您感到安全。在這最後的黃金時段,且讓我倆共同面對即將來臨的生死。


從白晝到夜晚,每二小時定期翻身時我很怕您會痛(阿婆放輕鬆喔~),更怕您忘記念佛(阿婆要記得念佛喔~),然後輕聲在您耳畔念佛一聲、二聲乃至十聲,希望您延續接著念百千萬億聲。


由於觀念上的差異,幾乎沒有其他人提醒您繫念最重要的佛號,有時候令我感到孤獨無助,然而每當我提醒您念佛時都會點頭說「好」,您竟然會說好、而且願意念佛。在念佛的時候我好快樂!這已經是我們共同的功課,不論在醫院還是家中,祖孫倆就這樣相伴同修,在如流水的佛號中度過最美好的時光。連醫護人員見狀都說我們很有福報,是的我相信,我會照顧您的身體並守護您的心靈度過生死苦海。


治喪期間,感謝親友們寬容我對全程素食的堅持,感謝大家共同維護奶奶身後的清淨;感謝家人的支持和華梵禮儀公司協助,更要感恩條達學長夫婦伉儷與慈濟師姊們的無私助念讓法事功德圓滿。


如上述兒孫們所言,悉皆無限感恩。自此盡未來際,氏家族將承繼您的美德,端正自己、利益他人!進德修業、立身行道,來報答您的恩惠。有朝一日讓人間傳揚您的芳名~


 


 


今日時至


今天多麼特別殊勝啊~佛光普照,仙樂飄飄……


感恩眾親友們在百忙之中撥冗來參加阿婆的告別式,她老人家會覺得很高興,同時也會感到不好意思太麻煩大家了。今日之後,四季依然春去秋來更迭不已,大家都將回到日常生活。祈願值此殊勝聚會的善因緣,讓我們發自內心誠懇祝福世上的老人家身心健康平安,有病痛的人都能受到好的照顧,離苦得樂。


阿婆,我們感謝您,我們敬愛您~


您且寬心慢走,請您仍然記得持續不間斷地念佛──是心是佛、是心作佛,念佛成佛(淨空法師&慧天長老開示)。此時此刻,讓我們雙手合十同聲念佛,恭送安蓮居士回到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無量光明的淨土家鄉: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十稱)


 


※感謝副總少薰代表「華梵禮儀公司」贊助安蓮居士生前回憶錄。讓人間更溫暖~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