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與朋友在MSN上的交談節錄,因涉及子不語的內容,故將之置放在本筆記的懸頁----


Antonio :


很想去看看你耶


希望你無恙


:


.有空來做客泡茶ㄚ.


我還好啦.我有佛菩薩垂憐.好幾次沒死成功呢...


Antonio :


還得留命利益他人呢


:


我有寫了幾篇小小心得呢.


Antonio :


願意分享嗎


:


我找一下


《急診室隨想》


前幾天.因為心臟宿疾,我進了急診室,醫師說有心臟血栓的危險,所以醫師的動作很快速


其實.這樣的不適.都快7~8年沒出現過.甚至.我都有點忘了這就快失去這身體的感覺了當時.心跳的非常快.直飆一分鐘180下以上.


當時,我的直覺反應,就是持咒,心跳就隨它去.心跳的越快.咒就持的越專心.把意念放在咒上.


把專注力放在頂輪,


我想著.如果真的走了.那就希望佛菩薩就帶我去西方世界吧.持著咒,雖然心仍忽快忽慢的暴走.但我覺得我漸漸的不感覺到痛苦,更甚.有一種很特別的幸福感,


我覺得.佛菩薩正垂憐這我.正看顧著我.


 


慢慢的.我的身體狀態平穩了下來.


我開始注意到其他的聲音.


發現.一直有嘟嘟嘟嘟.很不規律的聲音.


問了在身邊的小智.他說.那是我的心跳聲.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想到.又得到一次練習的機會.真好.可以跟身邊所有的朋友分享這樣的心得.


真好這是2月的事摟不過當然在持咒的過程所感受到的奇妙變化.因為筆墨難以形容.所以我就沒寫下


Antonio :


我了解


也許可以改變描述的「形式」可以幫助形容


:


.以後等我書念的多一點.能好好駕馭文字再說摟.


Antonio :


不用再念啦 只要多練即可


:


在來就是《開心旅程》了.


Antonio :



如人飲水


:


這趟「開心旅程」真是折磨,


在歷時6個半小時手術中,我一度覺得我就快堅持不下去了,


身上除了三個傷口處有施打表面麻醉外,其他我所有的知覺,都是清醒的,


包括管線在我身體流竄,從鼠蹊部,到上半身,到胸口,到心臟,


當中所有的過程,我都感覺到一清二楚,


當醫生開始手術時,先施藥,讓我心臟病發作,然後再來找問題點進行電燒,


心臟病發的感覺我很熟悉,電燒的感覺,真的是很妙,


當醫生說,放電的時候,我的心臟就開始傳來火在燒的疼痛,一次60,


我的心常忍不住的跟著數,因為,真的是非常的疼痛,


在一連串的心臟病發,與電燒之中,其實那樣的感覺是很痛苦的,


就在第二個問題點電燒完畢後,感覺醫生已經開始準備做手術的完結了,


沒想到,當一施藥時,我的心臟病又馬上發作,這時身邊的十多位醫生護士都有點慌了,他們沒想到,居然還有一個他們一直沒有檢查到的問題,


所以手術又從頭開始,和我同時推進手術房的病患,


在手術經驗1~2小時就完成了,但我卻整整開了6.5個小時才完成,還好,


大概是平時真的有點小用功,佛菩薩真的有在看顧,讓我平安的渡過,


雖然,手術快結束前,我已經有點昏迷,也看見眼前強烈的白光閃爍


,,我還是撐下來了.感謝佛菩薩慈悲,讓我能平安的完成這旅程,雖然痛苦,


但卻讓我對學佛的心,更加堅定.


 


Antonio :


恭喜你度過難關


 


延伸閱讀--



醫師誓詞.......


准許我進入醫業時:
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
我將要給我的師長應有的崇敬及感戴;
我將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
病人的健康應為我的首要的顧念:
我將要尊重所寄託給我的秘密;
我將要盡我的力量維護醫業的榮譽和高尚的傳統;
我的同業應視為我的手足;
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
和病人間我將要盡可能地維護人的生命,自從受胎時起;即使在威脅之
下,我將不運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道。
我鄭重地,自主地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約定。


-------------日內瓦宣言
世界醫學協會一九四八年日內瓦大會採用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前終於買了MBT,它有以下的特點:


它的鞋底是弧形的,並不是平的
它是不平穩的,不是穩定的
它讓你的肌肉活動起來,而不是損害它
它對全身都有正面的影響,而不是僅僅只有雙腳


購買的原因是,我的右腳底部最近出現不明原因的微微痛感(足底筋膜炎?),所以意欲嘗試實驗穿著此鞋,是否將會改善它所聲稱的功能──MBT所設計的瑞士健體鞋鞋底成圓弧形,讓你行走在猶如沙灘般柔軟的地面。讓腳步處於不安定狀態,活化休眠狀態的肌肉,讓全身得到最好的肌肉訓練。


 



 


 


第1~2日,履於平地的經驗是:


馬賽感應器的部分,踩踏時猶如行走在紥實的草原上,減少地面對膝蓋的衝擊力。一般而言,由於彈性鞋底吸收了力量,通常會使行走更加費勁。但有後鞋底「平衡區域」點支撐身體的重量,這裡形成支點讓前進的力道得以順勢而省力,得以維持正常的行進速度。穿著二個小時後,已經適應且逐漸習慣,幾乎忘了它與一般鞋子有何不同。


 


第3日,穿上山去踏青的經驗:


柏油路面的坡度增加,因為鞋底前後不是平面的、左右不是堅硬的,致使身體某些區域為求平衡與正常的行進而用力,這種感覺,在石礫面的道路上尤其明顯,小腿不停地作小幅度的運動……我從上午十時至下午四時,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站立和走路的狀態,微感些許吃力,但還能接受。所以,建議在大強度活動前,有一段磨合的訓練期,將有助於穿著時的舒適度。亦即例如先穿著練習一個月肌力已受訓練之後,再到山上健行踏青應該就能完全習慣了。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託我從國外購買,可以節省200%的關稅。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爽約,我前天聽到的被動式語態。


  這是與朋友交遊過程記憶中的第二回,首次是S說要去東部旅遊,順延過一次後來還是臨時解約了,給的理由是要和弟弟去。當時我已向公司請好假,後來變卦但我仍維持請假狀態,為了就是讓他人對我的言行有安定的印象。


  電影《非誠勿擾2》上映,我遭逢的爽約經驗,也有了續集。


  Y說要來找我,且預示了當天要上班,會很晚才到。於是我利用週休的時間,打掃房舍,準備接待事宜(包括早、晚餐及次日行程安排),而且婉拒W姊到北部參訪的邀請,只因與朋友的約定在先,希望朋友來訪過程中能有賓至如歸的感受。卻未料,天空有不測的風雲。


  是日及至下午七時許,Y來電說他睡過頭了,時間已經太晚「應該」沒車了吧!我說一定有(心想公車最晚班次在凌晨),但他仍然意欲消極,逕自取消了約定。頓時澆熄我正燃燒著的熱情,就像阿妹《好膽你就來》歌詞中唱的「心情三溫暖」一樣。因為理由是睡過頭,太晚,與前一天的預示內容產生明顯的矛盾。


 



 


  我的意識可以不辨善惡好壞地看待此事,可外表神情難掩失望。其他關係難免受到影響(包括錯過大姊北上的邀約),不禁思索這是否為現今社會的常態?若然,似乎不該反應過度才是。為求客觀印證所作抽樣調查,問過兩位學識程度與Y相當,且跟我談得來的朋友,他們跟別人約見,有沒有爽約的經驗?設若臨時不想去了怎麼辦?


  H說他沒有發生過這類事情,但對別人的爽約行為,他會原諒對方,安靜地放著,不會向他表示什麼,但以後將這個人擺到最後的順序。


  留學英國個性不拘小節的X說他不曾爽約,如果事出突然,定會在前一天、事先通知對方……。


  當參考了別人的面對的心態之後,沉澱出屬於我自己的體會與作為。怎麼也想不透,Y會以這種理由爽約?這是印象中的她不會有的舉措,彷彿不是我所認識的這個人了,也許其背後有著未說出口的原因吧!可是提出不克前來的朋友,電話裡仍然談笑如常,字句之間的來處,卻升起一縷未解的疑雲。究竟是內因(例如個性)還是外因呢?此時如果我不趕緊危機處理,為彼此關係做點什麼本份的事,此後唯恐內心的疙瘩仍在,友誼的實質內涵必定隨著時間而發生莫名的變化。


  我想試圖與對方溝通(提供事件進展的出口),又希望能避免對方以為我在怪罪於她的情況下(維護保持)創造轉寰的空間,讓朋友了解此事件對彼此友誼可能造成的影響,於是傳一封簡訊給Y


 


送走了客人。果醬也已完成,一公升果汁濃縮成相當於五百克的體積。你終究沒來,著實令人感到失望,有關招待的準備都失效了呵剛剛才說人生無常。一個人恬靜的夜晚,在蛙鳴聲聲的空隙間,尋找,你改變初衷的另外原因。微笑吧,男孩!


 


  然後在空間中安靜、放下、沉澱、而後安適。從對方的反應來了解彼此。


  反觀如果這件事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我若失約,應該要勇敢地向對方道歉,事後並作適度的補償(其實是彌補自己歉咎的內心)。但長輩賢者說過,所有道理只能用來要求自己,對於別人加諸在我身上的行為,則練習完全地包容和接受,還諸初衷、止於至善。我願記得那些年輕歲月時閱讀對子夏向同學司馬牛所言「君子四海之內皆兄弟」所生的感動情懷,不管雲會變成雨點,不管人會忘記諾言,世事遷流依舊善變,總是要在內心保持日常生活中對真理的實踐。


  方才發現屋外的斑葉嘉寶果,又被長輩噴除草劑死了,已經提到多次了卻還持續發生、台大醫院傳出嚴重的醫療疏失……,感謝這些事件的觸發,讓我認識自己,並更確認要往哪個方向前進。Thank you my friend for Who I am.


  所以我說,爽約並不奇怪,牠只是一隻特別的鴿子,牠愛玩且喜好自由,於是身上容易沾染美麗且不透明的顏色,外面風雨逆流使牠飛不高,暫時失去了方向。只要試著調整觀看的方式和行動的角度,雨水將會洗淨羽翼恢復屬於信鴿的潔白,俟疑雲過去風雨稍歇、氣流回穩的時候,意志將翻山越嶺,渡過寒潭而不留影,自然依循本能的嚮往,回到誠意所建造的房舍。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