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0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日開車載朋友J去埔里山上看夜景,回程途中經過Han的家,想起他之前工作上遭逢的難題,正欲關心他的近況,此時的他面臨低潮正需要朋友支持,自己能盡可能的給予鼓勵之際,他卻失聯了,手機一直沒有開機,Face-book留言也沒有回應,也許他刻意迴避朋友們的關心,我也不忍再去打擾了。專家說過一個人同時處理事物的控制幅度很有限,所以無法對每個人給予相同程度的關懷,失聯的朋友也就移往心中某一角落去沉澱與等待。


 


工作的思考、道場的人事變化、個人宣揚佛法單點的進行,與俗務式關照週遭的親友,佔據了大部分的時間,有些人自然淡出,同時也有人跟著進駐。恰似原子電洞與自由電子之間的平衡關係。人事物好像會在發生變化之後,又趨向下一回的平衡。



門外加拿大楓的葉片逐漸被風搓紅,有幾張早落的,葉脈呈現類似甲骨文的碎裂筮文,思索年歲時序的動向。我觀想著J近期在電話中形成的人格與實際見面時外顯的言行比量,企圖於落差之處尋找原因或描繪其走向,因為那裡面有事,眼神交會時閃爍著黯淡。有什麼事,為什麼不明說呢?


    到了第七日,仍然人在這裡,目光在遠方不定處。這時我接到失聯數月的Han來電。我沒問他這期間為何消失了,只問他有沒有跟巧克力老闆連絡、跟教官的女兒連絡,他說都沒有(手機損壞多時)。那麼為何先跟我聯繫?想到這裡,心中生起對有情眾生的憐憫, 而我自己也是眾生之一。Han來電,使我意識到電力的流動理論,若每個人的自由意志就像電子般活躍,不斷補充和出讓,進入暫時的平衡。於今另一遠方的朋友動念來訪,莫非是因為奧妙的萬有引力所致,由於經過他家時的忽然想起,給予祝福之後的誠心念力讓對方感應到了,七日之後形成具體意願,影響他的行為,因此撥出電話給我。或者同時因為這方逐漸已經形成尚未被言明的電子孔洞?彼此都將進入新的平衡而移動。發現Han撥給我的通話記錄所顯示的是室內電話。


    過三日,素未謀面的朋友W邀約共進晚餐,眼裡耳裡是W的形象和話語,除了理解感知的內容之外,還將宏觀的態度展開,體會人事變遷和宇宙運行的軌跡,究竟有何關連。不能用太過自我的習性去觀察,這樣只會看到自己讓自己看到的東西而已,永遠「觀」不到存在於世間那些實相,而以為那些是難理解的事物。


    W說平日工作的項目是負責全國中學的行政業務,興趣是大自然和羽球,每週六上午會去做臉,希望有穩定的感情。談吐不俗,邏輯清楚,惟對於職責所在的見地並無特殊之處,我期待這位中央行政人員能有更廣大的人文關懷,也許相識不深,我還沒看見。但是我卻發現她眼裡有我。


  可是好感來自於何處?長相、穿著、談話的內容、應對進退的模式等等,加上自我的想像,她向我道歉說她開始思念我,期待下回能早點看到我,哪怕只有兩小時也好……。處理事物即時而明快,只是在這之前我門鮮少聊談,對彼此所知甚少,沒有e-mail、也沒有MSN,一切都來得太快!這是個人風格?我有些來不及反應,卻要故作鎮定。我問自己,有沒有同樣的感覺?


    想到Hu曾經以提示性的語氣,要我在內心問自己一個庸俗的問題:你想要找的是你喜歡的人,還是喜歡你的人?只能擇一嗎?我知道他選的是後者。而Don說來得快、去得也快的奇怪論調,這些都不是真理。所以呢…有人想在人際關係中,甚至情感裡還要尋求真理?!是的,沒有錯。因為生活有限而生命無常。假定追求真理的生活和談感情是不可分割的事情,這就是我和別人不同的地方!


    在尋求真理的過程中,相較於一般人的生活會有所差別,舉凡我會節制物慾的需求,增進自力快樂的部分,因此常令自己靜默,透過不同型式的探索和表達已經體會的人事物,並尊重他人目前的狀態與不同的觀點,去修好彼此的關係,同時仍不放棄對真理的追求,接納結果,不造惡因,進而從煩惱中解脫。……亦即格物致知的體用過程,仁者愛人,正己成人。


 


 



註:電洞Electron hole),在固體物理學中指共價鍵上流失一個電子,最後在共價鍵上留下空位的現像。


以太陽能面板為例:


在室溫時,少部分共價鍵中的電子吸收了足夠的熱能跳出他的鍵結位置,進入共價鍵間的空間,而大部分的鍵結還是完整的,只要電子不回到空出的鍵結位置,他可以在晶格的空間中游動,因此可以導電。這個可以移動的電子我們稱為導電電子(conduction electron)
而電子在跳出後會在原地還留下一個空位,其他共價鍵的電子,有可能去填充此空位。在沒有空位時,由於原子核的電荷和電子的電荷完全抵銷,故不帶電,成電中性;而在空位附近由於少了個電子,等效上是帶了一個基本單位的正電。因此,空位的移動,我們可以看成是一個正電荷的移動,也可以導電。這個能夠導電的空位稱為電洞(hole)

導電電子與電洞均可導電,都稱為載體 (carriers)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夜十時許外出趕赴三公里外ATM匯款,騎機車時感到氣溫驟降、露水深重,內心覺得愉快而溫暖。幫W姊買鋼筆,原來是如此愉快之事,三公里的往返路途其實就是人與人之間互動的過程。


這回是第二次訂購,幫學姊購買給她先生的生日禮物(14k金鋼筆+防水墨水),我則搭順風車也買了一支硬體書法用的平價鋼筆和普通墨水。


賣家原只給我這位老客戶優惠,而學姊的部分仍以網路價售出,我心生疑惑之際,尊重賣家的成本考量,情商他是否能給學姊優惠,而我願以原價購買?想不到老闆自動降價不少,又贈送吸墨器。


之所以感到愉快,其實並非金錢數字上的優惠,而是買賣及委託三方都能看到彼此的心意,於變化無常的人間,欣然相互付出溫情過程中所生的快樂!


 


 


*以下是與賣家溝通的過程──


您好


一、日前所詢,因時間有限故今決定請購下列:


1. 日本寫樂 Sailor Professional 14K亮黑鋼筆


2.德國 DUKE 新型特製藝術美工書法尖鋼筆


3.青墨1瓶(日本寫樂SAILOR 奈米青墨墨水)


4. 寫樂 JENTEL INK 墨水(藍黑色)1


以上筆款是否含吸墨器?若無,加購需多少錢?


 *上揭產品除了幫學姊購買外,個人也訂購書法尖鋼筆和JENTEL INK 墨水,如果您還記得在下,老客戶有無折扣的優惠?煩請告知以上品相(含加購吸墨器)之總金額。


 二、由於在下推荐您的產品,學姊欲贈予先生之生日禮物,兄台若能隨筆附上相關內文的資料說明,應該有助於學姊因了解而產生信心。


 三、未知111日前(含當日)是否能寄達南投縣?


-----------------------------------------------------


您好,抱歉返家晚,回覆怠慢。


分別回覆:


1)金額是3900+790+600+180=5470元。


 2)吸墨器皆有附,寫樂我會送您新品,以後要換吸墨器也可找我(有使用期限)。


 3)是的,我一直記得,您是我最好的客戶,上述因寫樂及青墨是代購,可否一併優惠至5200元?如何和學姐去分擔,可能請您費心思。


另寫樂JENTEL貿易商已漲我成本,以後要改賣200元(日幣太高),但對您仍是180元。這批運費60元我付。


 4)內文說明,日本SAILOR有附日文原廠使用文件,圖文並茂,不知是否可以?且我會提供SAILOR包裝紙包裝,台灣僅少數人有。


 5)若能直接轉帳,atm台灣銀行,004107004……,轉帳後再請通知。我會在週六前寄出,應可如期收到。
衷心感謝您~


r


-----------------------------------------------------------------------------------------------------


您好:


謝謝您的回覆!


其實在下幫學姊代購,更希望兄台能給予她折扣優惠(學姊一家待我如親人),而我自己則願以原價購買。如此,總金額是否因之有所改變呢?


另請教,吸墨器的使用年限為何?如何判斷何時應該更換?


預計明日匯款,不知何時能收得到?


敬祝  冬暖~ 


---------------------------------------------------------------------------------------------------------


您好。


1)您對學姐情誼,令賣家感動,若扣除您單獨買,學姐再優惠為4100元,青墨墨水也是全新的,且有加贈原廠吸墨器(市價約250元),因這款金額已係很優惠,您的部份仍提供優惠是650+180=830元,以答謝支持。


 2)日本部份,若每日書寫,約近二年就要換新,DUKE則是一年多。當吸不到墨水時、筆舌會漏墨或吸墨器內部芯有磨損(長期使用的關係),


代表該換了。吸墨器您不必擔心,係耗材的一種,我皆有準備。


 3)商品預估下週一可到,因週日郵局不營業。


 謝謝您~


 R


 


 


鋼筆介紹--



 


日本寫樂 Sailor Professional 14K亮黑鋼筆


產地及進口國:日本。
尺寸:筆本體長12.4,圓直徑1.7(單位:公分)。
   筆蓋套入尾端時,長度是14.2公分。
重量:筆本體16.8公克。
材質:PMMA樹脂黑。
筆尖:14K銀色細尖,中型。


在全球及日本擁有高度知名度的SAILOR(中譯:寫樂)鋼筆,Professional Gear(中譯:齒輪)系列中之頗受歡迎的Slim,賣家獨自進口來台以饗眼光獨特的愛筆買家朋友。


筆桿PMMA樹脂鑄製,SAILOR 日本原廠頂級鏡面亮光烤漆,中環及筆夾24K鍍金,刻記:SAILOR JAPAN FOUNDED 1911;天冠鑲嵌SAILOR 水手標記;筆尖14K金,精密雕工刻有SAILOR 獨特的水手及14K金之585標記,外加鍍Rhodium(銠)成份,如圖一。


日本高價鋼筆一貫採用的旋轉式開啟及關閉,能完全保護珍貴的Sailor筆尖及出芯系統,且長期使用也不會損壞。

傳統日本美學黑色系,完美無暇、典雅穩重、格局高雅,工藝精緻,完全不亞於歐美的萬元以上之名筆。


高流利度的 SAILOR 獨門筆尖,曾吸引知名名筆赴日取經,激盪東、西方二大筆廠技術交流,最適合台灣朋友書寫筆劃複雜的漢字及簡體文字。


SLIM 精簡實悍之筆桿規格設計,係針對手指纖細的東方民族,著重於書寫握拿舒適及適當重量(只有16.8公克,去掉筆蓋,則更輕);筆身精短,也適放在襯衫或西裝口袋內,便於拿取使用。


本鋼筆原廠配備:SAILOR 高級體面筆盒、說明書及卡水二支(如圖片三之範本)。



 


德國 DUKE 玉女新型特製藝術美工書法尖鋼筆,中德技術合作製造


品名:德國 DUKE 玉女書法美工尖鋼筆。
產地:中國上海。
尺寸:長13. ,最大圓直徑1.3(筆蓋部份),單位:公分。
重量:40公克(不含吸入墨水)。
材質:銅金屬。
筆尖:不鏽鋼雙片式筆尖,上刻特製書法尖,近55度角。

這款是由中國著名最大製筆商上海金皇冠金筆有限公司及德國知名的DUKE 合作設計製造的書法尖鋼筆。


賣家簡介說明:


1)筆桿厚實銅金屬鑄製,外觀鏡面黑色亮光烤漆,握拿端金屬雷射雕刻防滑處理,中環刻有皇冠標記及幾何比例圖形。筆蓋天冠鑲有珍珠合成寶石。強力筆夾能輕易扣住衣物或記事本。


2)筆尖另類的二道手續雙層設計,呈近55度角,筆舌完整,出墨量充沛,流暢好寫。針對握拿力學的橢圓曲面設計,讓使用者能在握持上,書寫更穩定及好握拿。上、下開啟之安全式筆蓋,能完全閉合以保護昂貴的筆尖及筆舌。


3)由於角度,讓使用者鋼筆書寫,若能妙用,從細筆線條到粗筆線條都能順利書寫較深入的書法字體,如楷、草或隸...等,但由於較特殊及有部份專業(例如賀年卡、外文美工藝術字..等),若是第一次使用鋼筆者,則可從此入門較深入的鋼筆書寫。


由於中國廣大人口重視硬筆書寫,故鋼筆工藝向來是和民生內需產業汲汲相關,這點和台灣製筆以外銷為導向,略有不同,且藉由德國DUKE提升之技術合作,因而DUKE鋼筆,在中國向有良好風評,在淘寶網,處處可見。


本商品附原廠提供之完整大型體面禮盒、包裝紙盒、書法筆說明書及DUKE標準吸墨器各一(如圖三)。


 



黑中之黑、歷久不褪:日本寫樂SAILOR 奈米極黑墨水


SAILOR 寫樂奈米極黑墨水是最佳防水墨水,優點簡介如下:


1. SAILOR 獨家研發之超微粒子墨水(又稱奈米墨水),顏色鮮豔有光澤,黑中之黑,是一般墨水品質及等級最高者。

2. 使用此鋼筆蓋好筆帽後,筆舌不易乾涸,可保持書寫一貫性的暢滑及高流利性(唯需留意紙張品質)。

3. 同油性筆相似的功能,書寫後速乾,遇水不會糊散。

4. 耐光性佳,書寫字體或線條不暈開,更是不易褪色,也適合公文、重要機密文件撰寫


任何國家出產之鋼筆皆可使用,日本鋼筆最能表現此特性。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真幹者,向道之心過于饑渴飲食。


有一毫夾雜一毫自欺則非真,


有一毫懈怠一毫自恕則非幹。


真則三心圓發,幹則六度兼修,


學者須先打破自欺一關始有商量處,


須灼然見得自己滿身過失始有著手處,


此二關不破,任你談玄說妙終是門外打之遶。


但有一毫凡情聖解夾雜於念佛中,即是自欺,


即非老實。


……


節錄自夏蓮居老居士《自警錄》


 


請拜訪下列網址:http://youtu.be/azrVkHdK1aE


 


 


延伸閱讀----


淨空法師開示(節錄)


你幫助多少人開智慧,你提醒多少人孝親、尊師、慈悲、智慧、落實。落實就是真幹,普賢菩薩代表真幹。所以它是教學的工具,功德之殊勝,沒有其他東西能夠比。人常存此心,連世間算命看相的人都懂得,相隨心轉。你常常看佛像,常常看菩薩像,佛像是智慧的相,慈悲的相,所以人說喜歡造佛像的人,將來他得的果報,自己身相莊嚴,這個有道理,不是沒有道理。常常看佛像,常常存好心,孝心、敬心、慈悲心、智慧心是好心,他的相怎麼會不好!相貌會轉,身體體質也會轉,這是說造像功德不可思議,造像無比的殊勝,我們要曉得這個意思。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柏油鋪成的快速道路向晚,回家途中,方才接獲榮總大腸直腸科個案管理師來電,詢問奶奶目前的病情……似乎再次提醒我奶奶已經過世的事實,雖然過了四個月,從自己口中說出時竟好像初次聽到消息一般,依舊泫然欲泣,原來這就是傷感。這幾天經過一些事情,更體會人生無常,在在都指示同一個目標,如何朝向突破生死之圍邁進。




學長來訪,帶來他近期蒐集的好貨:惠安沈香等,我對其中的小物品感興趣,它是只黑檀原木製成的臥香盒,長約五吋、寬三吋,蓋子以抽取式卡榫固定保護,若翻開另一面呈現凹槽成為前端有小插孔的臥香爐,輔以妙真姊手縫書法錦布袋置入其間,方整的質地多麼精緻而美好!此物適合外出至暫居之所,於誦經、念佛、打坐、經行時供養諸    佛菩薩的超實用法器。學長陳列今天拿來的各式香品(立、臥、環、片、塊),唯我獨鍾惠安臥香和原木沉香塊,他則不意看上數年前我在網路標得不到千元的日本大正時期古銅瓶,遂表達欲以香品兌換銅瓶。


 



 


我忍心拒絕了他的請求,同時思索自己拒絕的理由,與不執著布施修養的天人交戰過後的痕跡。理由是他只是喜歡銅瓶,錦上添花而已,而我是為了用此瓶供佛。兩權相較取其輕重,拒絕之時未說明原由,心中甚是為難,終於還是說出了這個答案。


 


過了半小時,學長必須回台中了,我面對電腦幫他查網路上是否還有類似的品相,感覺到他在背後心裡持個念頭,轉身向我,作意要將檀木臥香盒贈送給我,我看到這只限量生產的小木盒,是經過幾次向某店家情商才肯釋出的好物,學長特別請大姊去找適宜的古布搭配縫製束袋……經過這許多人、幾番程序而成,是他自己相當寶貝的東西,在我拒絕兌換銅瓶後卻無私贈送給小弟,兩相對比,吾心為之動容。


 


感動的是,學長與我乃師兄弟相稱,曾經共同面臨道場上諸多考驗、人事衍生的障礙,以及突破自己很多的關卡才走到這裡相聚,儘管彼此個性迥異、對事物的看法明顯不一致,也能安然相處。大概是我們都有相同的神聖目標在遠方,致使現在保持一定程度的交集,令彼此都能反省自己和包容他人,值此緣份著實殊勝難得,原自於我們這群人都是喜歡改毛病、去脾氣的人。如果友情、親情、愛情都能如此,會有什麼結果?


 


我婉拒了學長欲贈之物,收下這份真實道情。用克己復禮修心的功課來酬報天恩與師德。


 


*懷念 恩師於二十年前所寫詞句--《順流逆流》


花開花落本無心 人去人留總多情 苦澀一生鉛華褪盡 誰論風塵猶可親


道浮道沉無時定 時喜時悲有幾明 浪跡天涯管世不平 誰共琴韻奏和鳴


雲帶雨隨孤棹去 五柳色人影不齊 醉臥蘆月心戚戚 腸斷血內泣……


賢契賢契知師意 輕帆野渡累不惜 


一曲順逆切記心底 蓮花破曉觀來曦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案件爭議自發生至今已過了三個月,業務員終於傳簡訊給我了,卻揚言若我遲遲不主動跟他們聯絡,將寄發存證信函云云。


原本多方為這位令我感到和善的兄台考量,希望公司不要為難他才好,一直希望業者找能真正做決定的主管來當面協商,而不要以一種像國稅局命令我方繳稅的態度欲使人接受其片面的決定(為何事先未言明、以及金額如何產生?),其實不主動與我聯絡的人是他們(去電公司時,明明有0800免費電話,卻要求我打付費的市話),如今仲介仁兄此舉卻啟動了我早有準備的防護機制。


讀到業務仁兄代表公司回覆的第2點「…任何事由」內心感到有些失望,他真的不知道這樣的見解有違常理?如果明知道,為何要用這種虛張聲勢的說法呢!合約的型式及內容依據法律所訂定,不能牴觸法規範,然法律於涉及人民負擔義務的部分尚且需明確(大法官會議解釋文),何況這是位階較低的合約亦應如此。


第3點仲介仁兄語帶威脅,吾不明所以。我在親人過世後告知死亡,亦即進入依法解約的程序,竟被公司視為違約(罰款),實未盡合理。因為我想買的是看護服務這項產品,如今受照顧者死亡,法律規定我不能申請了,這是依法解約,完全符合國家的法規範,何來違約之有?!這封信函主旨是公司主張我方違約(契約書第10條),而我方乃是依法「解約」,並未發生違約情事。


希望公司的代表人,能承認自己作業上的疏失,向我方協商依責任歸屬程度形成判斷標準,以合理的比例討論雙方應負之責,來決定誰該負擔多少比例的金額。


若公司並未見有反省的誠意,則我方將主張契約書第2條:「乙方接受甲方服務價格」於當初簽約之時已調整為零(雙方皆有簽名),為之抗辯。


  希望該公司依內心的誠實信用原則來協商,而非利用他人的無知來威脅別人就範。若不幸是後者,則我方將尋求國家所建置的消保官為公正第三者之裁決,甚至付諸轄區立委來討論外勞人力仲介契約問題,匡正現今社會上大公司財團片面解釋合約內容之流弊,以維護消費者公平交易之社會正義。



 


以下是我方回覆仲介公司信件的內容----


您好:

1.本周因故未及時回覆,很抱歉;已與主管面報授權處理
無妨的。那麼今後張兄所言之見解內容,就算完全代表公司了!?



 

2.關於承辦聘僱海外看護工幫傭委任契約書(如附件檔案)第十條:契約時間內,甲方若有
中途提早解約的情事,而無由乙方繼續承辦者,則應給付乙方違約金新台幣叁萬元
整....;旨揭舉凡無由乙方繼續承辦者之任何事由皆屬本條規範內,因終止事由繁多雖未備載仍屬終止,又因委任起始日起本公司未收任何費用,而辦件期間所需費用皆由本公司先支出,因故終止引進,理該由雇主支付。

答:

1.您說「舉凡無由乙方繼續承辦者之任何事由」包括因受照顧人死亡喪失資格的情形皆屬第十條規範內…您認為合理嗎?在法理上,不符合雙方衡平原則及商業行為上之公平交易,公司在這方面的見解以為如何?

2.雖然終止事由繁多,但對於死亡情事這類可得而確定的事由(雙方都別忘了這申請的是「看護工」受照顧者為癌末病人),屬於消費者財產上負擔之重要事項(尤其金額在萬元以上),是否應有義務明文規定?以告知消費者,當作是否簽約的重要參考準據。

3.買賣的交易為雙方意思表示合致,商品自原有其成本,在商品(看護服務)尚未交付(提供服務)時,由賣家負擔,是一般社會上的常理。

譬如在市場裡買水果,商店向果農收購過程的成本自應由商店負擔,總不能還沒看到,就要消費者先付錢的道理。水果若過程中不幸發生損壞,致消費者沒有拿到水果,其成本應由誰支付?現在的情形是,不是我不買,而是國家規定不讓我買,水果我也沒看到,當初說好不用付款(契約書第二條)而現在卻又說要付錢,「理該」由誰支付?在邏輯上很難被說服。

3.受照顧人死亡依法即喪失申請外籍看護資格,意即雇主須告知受照顧人死亡而終止引
進,否則將依法受罰;小弟知道先生至親往生令人鼻酸,但相信先生也是依法行事之
人,如此應可理解該條意思

答:

(1)是故這就是在下所言,我們不得已解約的情形是因為受照顧人死亡,依據法律規定必須解約(依法解約,並非違約),就算想要維持合約也是不可能的事,如此這種非人類所能抗拒的情事(死亡),也包括在第十條的規範中,死亡的一方還要支付違約金,實屬不合理。

(2)一般違約金的發生,都是在某方故意違約的情形下,例如中途另外交給別家公司承辦,才算有違約罰款的可能。

(3)而且當初簽署合約時,在下口頭問您該條款內容實質涵意為何?您回答即是前述(2)的情形發生時,才會有違約的可能。

(4)回憶當初去電貴公司,回撥的電話那頭回答受照顧人若死亡即必須解約,且我方不需負擔費用。這又是何種情形?

4.至於費用部分(如附件檔案),經前次先生與我主管討論後表示會與家人商量可接受的金額,還請先生盡速給于指導,俾便行事;還請記得介紹客戶胡添富

答:在下與主管並未談及金額問題,尚未達成最終協議。當時言及的重點,在我方於此種情形之下,關於產生先行的成本云云,如果過程發生雙方理解不一致的錯誤,依責任歸屬的衡平原則觀之,公司認為自己所應負責的百分比為何?這是我想知道的。

在確認責任歸屬比例之後,再正式進入實質的協商(金額)問題。

5.以上如有異議,請速回覆
答:

有關不同意見,散見上述2、3點。第4點為補述與主管討論的重點。

那麼,我們需要擇日見面談?若是,時間、地點為何?

 

ps.幾次溝通至今,在下隱約覺得,之所以造成這種誤解,以及產生費用雙方理解不一致的原因……應非適用於公司所主張的第十條規範,而似乎另有其他因素使然?那是什麼因素呢。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香蕉對筋骨不好? 醫師平反

















坊間傳言香蕉對人體「筋骨」不好,宜蘭羅東博愛醫院昨天為香蕉「平反」,心臟內科醫師雷孟恒及營養師鼓勵高血壓等慢性病患者,每天食用一根香蕉,營養又健康。

羅東博愛醫院副院長雷孟恒醫師表示,100公克香蕉含有高達290毫克的鉀,僅含5毫克的鈉,研究指出,高血壓病人食用大量含鉀的食物後,可以大幅減少病人對降血壓藥物的需求量,建議有高血壓的人可以多食用。

當他建議患者每天食用1根香蕉時,很多病患都以「筋骨不佳」回絕。雷孟恒說,香蕉的鉀能幫助維持細胞內液體和電解質的平衡狀態,降低高血壓的罹患率後,進而減少中風的發生機率;此外香蕉所含的豐富果膠及水溶性纖維,有潤腸作用,會幫助消化和排便。

75歲的彭欽福是香蕉的愛好者,他每天吃香蕉,筋骨很好,不管是彎腰或仰臥起坐等動作,都能輕而易舉。

營養師吳得束也建議民眾每天搭配25克的綜合堅果,降低血膽固醇和低密度膽固醇,香蕉還可以搭配哈密瓜或紅龍果,打成各種口味的香蕉牛奶。



【2011/10/21 聯合報】




全文網址: 香蕉對筋骨不好? 醫師平反 | 醫藥新聞 | 健康醫藥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HEALTH/HEA1/6665587.shtml#ixzz1bP63eXBD
Power By udn.com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樓陽台外的金桂花,植了好些年已長成小樹了,


一直未曾開過花,心想可能是品種在台灣尚未適應氣候所致……


長得很好、很健康,故不忍將之砍除,


不日有鳥巢進駐,小生命看上這裡選擇當作牠家的居所,


前天雨後發現,其實有三個小禽鳥精心編織的巢。


這裡自成一個無人管理的社區大樓居住地。



樹倒下了……



詩人說:



找吧,找吧,鳥兒們,
在那崇高的紀念裡,
你們的巢在什麼地方?



美國印第安西雅圖酋長說過:萬物皆屬同一呼吸……。


每次經過這裡,覺得世界真奇妙而美好!


愛蜜莉的短詩:



如果我能讓受傷的知更鳥安返牠的巢
此生便不再虛空


但我不知道蜂巢何在。



西雅圖酋長宣言--


怎麼能夠買賣穹蒼與土地的溫馨? 多奇怪的想法啊! 假如我們並不擁有空氣的清新與流水的光彩, 您怎能買下它們呢?


對我的人民而言, 大地的每一部份都是聖潔的。 每一枝閃亮的松針、 每一處沙洲、每一片密林中的薄靄、 每一隻嗡嗡作響的蟲兒, 在我人民的記憶與經驗中都是神聖的。樹中流動著的汁液, 載負著紅人們的記憶。

當白人的鬼魂在繁星之中遊蕩時, 早已忘卻他們出生的家園。 但我們的靈魂從不曾忘記這片美麗的土地,因為她是紅人的母親。 我們屬於大地, 而大地也是我們的一部份。 芬芳的花朵是我的姊妹, 鹿兒、 馬兒和巨鵰都是我們的兄弟。 怪石嶙峋的山峰、 草原上的露水、 小馬溫暖的身體、 及我們人類, 都是一家人。

所以, 當偉大的白人領袖自華盛頓傳話來, 說他想要買我們的土地時, 他要求的實在太多了。 他說, 他會為我們保留一片土地, 讓我們得以舒服地過日子。 他將成為我們的父兄, 而我們將是他的子民。

因此, 我們得考慮你們的要求。 但實際上, 那是多麼不可能啊! 因為這是我們神聖的土地。 小溪河川裡波光粼粼的流水, 對我們而言, 不只是水, 而是先祖們的血液。倘若我們把土地賣給你們, 你們必需記住, 這是神聖的土地。 而你們也必定要告訴你們的子孫, 它是聖潔的,每一片清澈湖水的朦朧倒影裡, 都埋藏著我們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河水喃喃的彽迴, 是我袓先的聲音。

河水就如同我們的兄弟, 滿足了我們的乾渴。河水載運了我們的獨木舟, 並養育了我們的子孫。如果我們將土地賣給你們, 你們必定要教導你們的子孫, 它是我們的手足, 也是你們的弟兄, 因此,你必需對它付出關懷, 一如你對待你的兄弟一樣。

我們知道, 白人不能體會我們的想法。 他們就像夜晚到訪的異鄉客, 對大地予取予求, 每一吋大地對他們而言,看來都是一樣的。他們將大地視為敵人,一步一步地加以征服, 而非以兄弟之禮對待。 他無視於父祖的墳地, 他剝奪了子孫的土地, 一點都不在乎祖先們的勞苦與後代生存的權力。他對待他的故土及兄弟, 就如同綿羊與耀眼的首飾一樣, 可以隨意地買賣與掠奪。他的貪婪將毀滅大地, 而最後留下來的, 將只是一片荒蕪。

我真的不懂。 我們之間的生活方式是如此不同。 你們城市的景象刺痛了紅人們的眼睛。 但也許因為紅人們是野蠻人而無法理解吧!在白人的城鎮裡找不到寧靜。 聽不到春天枝葉迎風招展的聲音, 或是蟲兒挀翅的歡鳴。 但也許因為我是個野蠻人而無法理解吧! 這些喧鬧聲看來只會污損我們的耳朵。 假如不能聽到夜鷹孤寂的叫聲, 或是夜晚池畔青蛙的爭鳴。 那會是怎麼樣的生活呢?我是紅人, 所以不明白。 印地安人喜歡微風拂過池面的輕柔細語, 以及午後陣雨所洗淨、或是被矮松所薰香的風的味道。

大氣對紅人而言是珍貴的, 因為野獸、 森林、 人類及萬物都分享著同樣的氣息。 白人似乎不在意他們所呼吸的空氣。 就好像死了幾天的人, 已經對惡臭毫無知覺。但是, 倘若我們將土地賣給你們, 您們必需記得, 大氣對我們而言是珍貴的, 衪與衪所養育的萬物共享著這份靈氣。

風,送來了我們祖先的第一口氣, 也帶走了他們最後一聲的嘆息。 假如我們將土地賣給了你, 你們必需維持祂的獨特與莊嚴,使祂成為一塊即使是白人也可以品嘗被花草所薰香的風的地方。 因此, 我們得考慮你們的要求。 假如我們接受的話,我有一個條件, 那就是白人必需對待大地上的野獸如自已的兄弟一般。我只是個野人, 並不瞭解其它的想法。 我曾經目睹被路過火車上的白人所射殺的千萬頭野牛,牠們的屍體被棄置於大草原之上任其腐敗。 我只是個野人, 無法明白這冒著煙的鐵馬居然會比我們為了生存而殺死的野牛更為重要。人沒有了野獸會變得怎麼樣呢?倘若所有的動物都消失了, 人類將死於心靈最深處的空虛寂寞。現在發生在野獸身上的事, 很快地就會應驗到人類來。所有的一切都是相互有著關連的。

你們務必教導你們的孩子, 他們腳下的土地, 是我們先民的遺蹟。因此, 他們才會尊敬土地, 告訴你的孩子們, 因為有著我們生命的存在,才使得大地更加地豐富。 讓你們的孩子知道, 大地是我們的母親, 我們向來如此教育著我們的子孫。任何發生在大地上的, 必將同樣地降臨在祂的子民身上。假如人們唾棄了大地, 其實他們就是唾棄了自己。

我們知道, 大地不屬於人類, 而人類屬於大地。我們知道, 每一件事物都是有關連的, 就好像血緣緊緊結合著一家人。所有的一切都是相互有著關連的。現在發生在大地的事, 必將應驗到人類來。人類並不主宰著生命, 他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小部份而已。他對大地做了什麼, 都會回應到自己身上。即使與他們的上帝能如同朋友一般相處的白人, 也無法免於相同的命運。畢竟, 我們都是兄弟。 我們知道一件事:終有一天我們會看到, 白人必將發現我們的上帝是同一位!

你們現在也許認為, 因為你們擁有神, 所以也可以占有我們的土地, 但是不能這樣。祂是眾人的神, 祂的慈悲平等地分享給紅人與白人。大地對祂是珍貴的, 對大地的傷害, 是對造物主的輕蔑。白人也終將滅絕, 甚至有可能比其它種族還快。如果你弄髒了自己的環境, 總有一天會窒息在你所丟棄的垃圾之中。

但即使您們死了, 上帝也會給你們榮耀, 因為祂帶領你們到這片土地來, 又不知為何給了你們統治紅人與土地的權力。

這樣的命運對我們來說真是難解。 尤其當野牛被屠殺, 野馬被訓服, 當森林中最隱密的角落也充滿了人味,原始的山陵景觀被電話線所破壞時, 我們真是不明白啊!

叢林哪兒去了? 消失了!

老鷹哪兒去了? 不見了!

美好的生活已經結束, 殘喘求生的日子開始!



How can you buy or sell the sky, the warmth of the land? The idea is strange to us. If we do not own the freshness of the air and the sparkle of the water, how can you buy them?


Every part of the Earth is sacred to my people. Every shining pine needle, every sandy shore, every mist in the dark woods, every clear and humming insect is holy in the memory and experience of my people. The sap which courses through the trees carries the memory of red man.

The white man's dead forget the country of their birth when they go to walk among the stars. Our dead never forget this beautiful Earth, for it is the mother of the red man. We are part of the Earth and it is part of us. The perfumed flowers are our sisters, the deer, the horse, the great eagle, these are our brothers. The rocky crests, the juices in the meadows, the body heat of the pony, and the man, all belong to the same family.

So, when the Great Chief in Washington sends word that he wishes to buy our land, he asks much of us. The Great White Chief sends word he will reserve us a place so that we can live comfortably to ourselves. He will be our father and we will be his children.

So we will consider your offer to buy land. But it will not be easy. For this land is sacred to us. This shining water that moves in streams and rivers is not just water but the blood of our ancestors. If we sell you land, you must remember that it is sacred, and you must teach your children that it is sacred and that each ghostly reflection in the clear water of the lakes tells of events in the life of my people. The waters murmur is the voice of my father's father.

The rivers of our brothers they quench our thirst. The rivers carry our canoes and feed our children. If we sell you our land, you must remember to teach your children that the rivers are our brothers, and yours, and you must henceforth give the rivers the kindness that you would give my brother.

We know that the white man does not understand our ways. One portion of land is the same to him as the next, for he is a stranger who comes in the night and takes from the land whatever he needs. The Earth is not his brother, but his enemy and when he has conquered it, he moves on. He leaves his father's graves behind, and he does not care. He kidnaps the Earth from his children, and he does not care. His father's grave, and his children's birthright are forgotten. He treats his mother, the Earth, and his brother, the same, as things to be bought, plundered, sold like sheep or bright beads. His appetite will devour the Earth and leave behind only a desert.

I do not know. Our ways are different from yours ways. The sight of your cities pains the eyes of the red man. But perhaps it is because the red man is a savage and does not understand. There is no quiet place in the white man's cities. No place to hear the unfurling of leaves in spring, or the rustle of an insect's wings. But perhaps it is because I am a savage and do not understand. The clatter only seems to insult the ears. And what is there to life if a man cannot hear the lonely cry of a whippoorwill or the arguments of the frogs around a pond at night. I am a red man and do not understand. The Indian prefers the soft sound of the wind darting over the face of the pond, and the smell of the wind itself, cleansed by a midday rain, or scented with the pinon pine.

The air is precious to the red man, for all things share the same breath - the beast, the tree, the man, they all share the same breath. The white man does not seem to notice the air he breathes. Like a man dying for many days, he is numb to the stench. But if we sell you our land, you must remember that the air is precious to us, that the air shares its spirit with all the life it supports.

The wind that gave our grandfather his first breath also receives his last sigh. And if we sell you our land, you must keep it apart and sacred, as a place where even the white man can go to taste the wind that is sweetened by the meadow's flowers. So we will consider your offer to buy our land. If we decide to accept, I will make one condition - the white man must treat the beasts of this land as his brothers. I am a savage and do not understand any other way. I have seen a thousand rotting buffaloes on the prairie, left by the white man who shot them from a passing train. I am a savage and do not understand how the smoking iron horse can be made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buffalo that we kill only to stay alive. What is man without the beasts? If all the beasts were gone, man would die from a great loneliness of the spirit. For whatever happens to the beasts, soon happens to man. All things are connected.

You must teach your children that the ground beneath their feet is the ashes of our grandfathers. So that they will respect the land, tell your children that the Earth is rich with the lives of our kin. Teach your children what we have taught our children, that the Earth is our mother. Whatever befalls the Earth befalls the sons of the Earth. If men spit upon the ground, they spit upon themselves.

This we know - the Earth does not belong to man - man belongs to the Earth. This we know. All things are connected like the blood which unites one family. All things are connected. Whatever befalls the Earth - befalls the sons of the Earth. Man did not weave the web of life - he is merely a strand in it. Whatever he does to the web, he does to himself. Even the white man, whose God walks and talks with him as friend to friend, cannot be exempt from the common destiny. We may be brothers after all. We shall see. One thing we know, which the white man may one day discover - Our God is the same God.

You may think now that you own Him as you wish to own our land, but you cannot. He is the God of man, and His compassion is equal for red man and the white. The Earth is precious to Him, and to harm the Earth is to heap contempt on its Creator. The whites too shall pass, perhaps sooner than all other tribes. Contaminate your bed, and you will one night suffocate in your own waste.

But in your perishing you will shine brightly, fired by the strength of the God who brought you to this land and for some special purpose gave you dominion over this land and over the red man.

That destiny is a mystery to us, for we do not understand when the buffalo are slaughtered, the wild horses tamed, the secret corners of the forest heavy with scent of many men, and the view of the ripe hills blotted by talking wires.

Where is the thicket? Gone.

Where is the Eagle? Gone.

The end of living and the beginning of survival.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類的思想,深受事物關連的影響,有些情形是身不由己的,譬如選擇,以為是隨著自己的喜好所為,譬如創意,以為是自己發想的神來之筆。


  這就好像道家所說的,人的身心受五行一定的拘束,或佛家開示皆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還有儒者說的心物……性命因此不得自由、所以才需要道功、佛法以及夫子指道的協助,藉由適當的方法,一門深入的用功,滴水穿透無明的磐石,儒家說格物致良知、道家講一紀飛昇、佛家言見性自在。只在有志無志耳,亦在得不得法、有願無願而已。


 


別將畫面捲動的太快哦!慢慢的將畫面下移,但要以最快速的時間心算,
所看到的數學程式,然後回答問題!

開始囉!往下走,並答題吧!



2+2
?

























4+4
?

























8+8
?





























16+16
?



























快!隨便在
125的中間挑一個數字!































挑了嗎?
現在繼續往下....



























你挑的數字是
"7",對吧!




























奇怪吧!


























繼續作下一個實驗




跟著下列敘述並且快速回答問題!




算算看囉!




























1+5

























2+4























3+3





























4+2



























5+1

























現在持續默念
"6"這個數字15秒,然後往下
捲動畫面!




























快!想一個蔬菜的名字!然後繼續往下捲動作!





























繼續捲動……
.


























你想的是紅蘿蔔,對吧!


如果不是,你是佔
2%可以在正常情形下還可以

有餘力思考別的事的少數人口,
98%的人會回答

紅蘿蔔。詭異哦!聽說這個測驗是從愛麗絲夢


遊仙境中兔子國翻譯的……


















嘿嘿,又來一個了,趕快試試看吧!






你是否與眾不同﹖






請跟著以下的指示,盡快地回答以下的問題,






但要先完成一個問題才回答下一個。






你不需要寫下答案,只要心算便可。






















15+6











是多少










































3+56








































89+2








































12+53









































75+26









































25+52









































63+32









































123+5





























快!!!心想一種工具和一種顏色!
































































































你剛剛想的是否紅色的鎚子﹖






如果答案不是的話,你就是
2%的與別不同的人



通常
98%的人做這個測驗會回答紅色的鎚子,





如果你不信的話,不妨給你的朋友試試。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過了一夜,在假日沉澱許多事,也許正好可以享受這其間的微妙……像韋瓦第的四季。


早晨之計,在於健康的餐點,便打起精神著手準備供養五臟廟,將昨天失敗的煲湯再扳回一城,我仍以現有的食材,搭配輕鬆音樂,營造自然氛圍,邀請朋友入座,享用難得的時光。


 


這是第一次在羅漢床的炕桌上用餐,有全麥堅果麵包、佐自製芒果蘋果醬、阿公芋頭糕、煎蛋和100%香醇杏仁茶。點綴香蜂草和剛開的小玫瑰……我總是喜歡自己動手做,從接觸過程中學習人與人、人與大自然間的連繫。哪怕有很多失誤或麻煩也樂此不疲!哈,還需要加什麼呢?


 



 


這時宅急便來電,有我的冷凍包裹,心生狐疑之際下樓收取,啊~有點感動,是光輝兄從台東寄來的榴槤蜜為原料製作的冰淇淋(取名:斑鳩牌),有種和自然合一的覺受,我喜歡!而且它健康不加糖)和果實(泥)混合而成,正好、剛好可以成為飯後甜點。於是今天的早午餐,彷彿林兄也有在場(精神力)一般的豐富之感。冰淇淋的口感綿密,奶香十足,果實獨特的氣味隨口腔溫度擴散至鼻腔呼出,帶有特殊果香屬於中調性質的濃郁滋味,滑順而不膩……性溫甘平,也許朋友CHU會覺得是意料之外的滋味,這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好吃推薦!


 



 


與朋友在書房雖沒有談什麼特定內容,卻也度過幾個小時之久,時間不自覺地流逝,就好像進入彼此的心識所建構的場域結界,在臨別時分才驚覺,恰似又重回到地球人間。


 


送朋友去搭車途中,自然聊到許多事,CHU的神情自然,表達適切,心理成熟,態度從容。此時的我心的方向指著一汪性靈的海洋。涵納蜿蜒起伏的百川,祝福並保護她現有的美好,欣見無私的我,和快樂的她,因為滿足來自……發現自己與絕大多數人不同且珍貴之處,在於我至今仍保持著持續修養心性的意願,和不易變遷利他的初衷。嗯,不知道這輩子,是否能會遇這般身心靈皆契合的善知識,與之成為苦樂之中依然分享微笑的知己。


幾米說:變幻無常更為美麗。孔夫子說: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普賢菩薩說:隨順眾生,直到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吾此隨順無有窮盡。我喜歡後者,所以一直在生活中回憶與描繪菩薩的樣子。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晚社區有水保局開設的課程,摩托車無法發動,原因不明,隨即決定步行前往,腳下穿著MBT健體鞋,雖然柏油路面硬如磐石,卻能如履草地般柔軟。走路確實適合思考,Jobs演說的內容,一再腦海中複習、在胸口共鳴,再將抽象的哲思概念透過身體動作具體化,整個人充滿激勵人心的力量。


 


到達目的地之前,順便電聯小時和懷哥,閒聊兩句也好,友義得以聯繫,不致因瑣事煩心而感到無聊。正在交談闊論之際,覺左後方緩緩駛近一部轎車,裡頭的年輕人問我住在哪裡,熱心的語調作意要載我回家。我微笑著,電話尚未來得及掛斷,忙著答言就快到了……沒關係,他說順路一程其實無妨!步行的原意在面對盛情時依然清晰,我告訴眼前善心的年輕人說,走路其實是為了運動,非常感謝您的慷慨。一邊走一邊回過頭再度表達感謝之意。


 


復前行約二十公尺,電話的交談也結束了,受到善心人情味關照的感受,這時候才從背後隨著微黃色溫暖車燈襲圍而來,由遠至近,影子被拉長又縮短終至恢復本體(金剛經:佛說大身,非大身,是名大身……。),自己的幻影恰似穿越了時空,從前朝的菩提樹走來現代的僧侶,舒臂垂目、雙手合十,將感恩心迴向給方才偶遇的陌生人。縱然自此別後便不會再認得他,我與這位弟兄的因緣乘著迴向的力量連接無垠長空,現在讓我祝福你,直到覺悟隨星星昇起,永不墜地。


 


Antonio在課堂人員到齊之前,書寫于投1474.2Km活動中心室內。


*延伸閱讀:


子夏云: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白色水晶燈:掛在樓中樓所形成的空間中


誰來晚餐


朋友取消了郊遊之行,心中若似有所失,原本計畫好的行程,頓時煙銷成假日悠閒的浮雲,是時天空依舊晴朗,述說著無常苦空的道理。


猶記大德曾云:常保初衷,成道有餘。變動不居的不見得只有他人,還包括自己。觀察內心變化,直接回應初始的信息,並不是打消之後又重作的決定,而是不讓血心意識被環境所轉致阻止了利他的行動,接續著手構思設計古代計數器(紫水晶觀音念珠)的樣式:五十四子手提珠,以白水晶為隔珠,草菩提當飾珠,當得見日益使用後因精進所呈現的色澤變化;用十字結、福田結、八字輪結、吉祥結等作為嚴飾。佛珠粒粒圓明,貫穿之黃色線代表「觀」音,使淨念相繼,句句分明、念念分明。觀音念珠的轉動,乃在回應人本之初衷。


於是選擇在原訂郊遊日之前,相邀共進晚餐,將聊贈此珠,以示圓滿了初始動機。離開之前,欲言又止,唯恐未止時將成為不知所云的囈語。每走一尺,便感覺自胸中抽絲,成份不明,但我企圖看清楚,人生點滴究竟是如何串連而成的,恰好在這國家生日前夕懸掛著露水,晶晶亮亮、閃閃迴光,好像美麗莊嚴的念珠。


 


於此之前,取消行程之後,也許是心理學家佛洛依德說的那種驅動力,為求能量的平衡向流浪的人海中尋索,刻意約見了住在三路附近的朋友於忠孝路共進晚餐,其觀念和身形都是俐落的線條,也許雙方都在等待時機開啟連接的點,所以聊談的話語如螢火蟲般紛飛,時光消逝如斯,因時間的逼迫而止於午夜亥時,必須告別這樣的天色。尚未形成遺憾之際,適逢另一通邀約的電話響起,那頭已經備妥無煙的宵夜,可能是炒飯,但這頭忽覺心靈才是故鄉,念珠還放在山路半途等待,遂疾速返鄉沐浴更衣,稍事休息,以清淨心繼續製作這未完成的修心之器。


期待下一次,地點在心靈之鄉,誰來晚餐?


 



簡單潔淨的用餐環境


 



 


 



圖左:韓式石鍋拌飯;右:椰香南瓜燴飯


 



蔬食串燒


 



台中惠中店:無油煙餐廳,環保飲食。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個月不見的周姊,


那日前來坐聊。


利用家中原有的植物:紅蟬、立鶴花、虎尾蘭、荷葉、紅白玫瑰、楓葉、紅繼木等等


信手拈來,分別在室內外各插上一大瓶花,


營造自然美景,供養諸佛菩薩。




 




至精舍,中午時分,慧靈法師的布施。


粗茶淡飯,身心輕安最快樂!



 


《金剛經》摘錄


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

應住色生心,不應住生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菩薩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則無所見。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見種種色。

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Oct 11 Tue 2011 21:35
  • 夢何




  夢何


一、


昨日聽聞W姊的鼓勵,從南至北認真走幾趟後入睡。臨醒來之前,感覺自己還在連續著南北兩極的路,彷彿這面見 藥師如來的路,隱約之處有些許艱難。


雙目低垂八分閉,天就快亮了,泛起猶如圍繞著黑眼珠的明白,不急、不徐地趕著路,由低而高地爬著山,海水在深處。


眼簾漸啟,自餘光能知二師兄立於跟前,與我同步--頷首正脊,緩緩捲簾而上,四目重瞳合光於轉瞬,略停片刻,領受神會而去。


夢醒,憶念方才消息。遊子是否該回故里的時候到了?


 


二、


原本說好,心裡也有所準備北上座談,但因二師兄感冒喉嚨發聲困難,大家體諒之下故不去打擾,


這之前C姊談了許多關於三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她所經歷的部分),言談中肯,解決了我大部分的疑慮。但仍有小部分持保留態度,這個部分源自我對佛經中的氛圍產生的景仰之心,對照現實世界中,希望能如實見到一道同風的景象。


就在取消北上行程之後,夜間做了一個夢。


二師兄站在櫃台,開始講經說法。一時圍繞莊嚴隆重的場域,每一句話的字句我都知道,卻無法解釋,也不全然了解,但攝受於斯,這難以言喻的法雨。夢醒後,竟連一字都無法回憶。


 



 


三、


最近一次在北上座談之前,又做了夢。夢境中除了我之外,另有一男一女,男的在外因故尚未歸來,我們都在等待。女的情緒不穩,於是我決定自身趕赴……離開位居山中昏黃燈光的房舍,走在山坡地上,循徑趕往他處。


途中遇到二頭獅子,灰白色,身體短毛,頭部長毛捲曲成球狀(類似奶油獅),一對雌雄雙獅呈弧形動線逐漸意圖將我圍繞。夢就在此時醒來。


醒來隨即驅車北上前往參加座談,一路上回想夢中情景,當雙獅圍繞,我如何解圍呢?


從座談的內容裡,給我一個啟示,體會著、實行著、保持覺察……,雙獅也許是龍的九子之一,看顧門口的那二隻,我即將進入某種領域中,遇到牠們盤旋在我的腰間,解決的方法是「一陰一陽之謂道」,我需沈下氣,心懷感恩、懺悔般的沈氣,體會交會的那個點在哪裡,然後使之皈依自性佛。


 


 


(本篇收錄於懸頁)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下以前應林務局之邀拍攝的影音作品(請拜訪下列網址),當時工作人員約四位,先後歷時二年:



http://youtu.be/rwF5ftL0r5w


 



















































































 英名Green-backed Tit  

 學名Parus monticolus  

 俗名綠背山雀  
  目名燕雀目 (Order Passeriformes )  
  科名山雀科 (Family Paridae) 
  資料庫代號B0359  
  是否為特有種台灣特有亞種  
  保育等級應予保育  












































































 科特徵小型體態玲瓏的山鳥,頭圓尾短,嘴短而尖,基部粗厚。腳細,強健。

 成鳥外型描述

 成鳥羽色描述
  飛行辨識
  行為辨識
  相似種辨識白頰山雀僅一條翼帶,腹面兩側灰白色,非黃色。
  喙長0.95-1.1 公分
  全頭長公分
  跗蹠長1.7-1.9 公分
  全長13 公分
  尾長4.55-5.2 公分
  體重







































































 族群狀況普遍種

 定居性留鳥

 覓食場所
  覓食方法
  食性蟲食性
  主要食物昆蟲
  活動習性成群
  棲地類型林地.
  微棲地類型闊葉林.針葉林.混合林
  分布下限海拔 200 公尺
  分布上限海拔 3100 公尺


























 繁殖期約4~6月

 合作繁殖

  


 


http://www.youtube.com/v/rwF5ftL0r5w?version=3">


name="allowFullScreen" value="true"> http://www.youtube.com/v/rwF5ftL0r5w?version=3"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allowfullscreen="true"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width="640" height="360">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求知若飢 虛懷若愚﹣Steve Jobs》


朋友Jimmy所分享的演講


從他對這篇演說認真的態度,相信應該的確教人受用無窮。


感謝!


http://youtu.be/Ip0hG7FXVgs



求知若飢,虛心若愚( Stay Hungry , Stay
Foolish)
Apple CEO Steve Jobs 對史丹佛畢業生演講全文
今天,很榮幸來到各位從世界上最好的學校之一畢業的畢業典
禮上。我從來沒從大學畢業過,說實話,這是我離大學畢業最
近的一刻。今天,我只說三個故事,不談大道理,三個故事就
好。
第一個故事,是關於人生中的點點滴滴如何串連在一起。我在
里德學院(Reed College)待了六個月就辦休學了。 到我退學
前,一共休學了十八個月。那麼,我為什麼休學?(聽眾笑)
這得從我出生前講起。
我的親生母親當時是個研究生,年輕未婚媽媽,她決定讓別人
求知若飢第 1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收養我。她強烈覺得應該讓有大學畢業的人收養我,所以我出
生時,她就準備讓我被一對律師夫婦收養。 但是這對夫妻到
了最後一刻反悔了,他們想收養女孩。所以在等待收養名單上
的一對夫妻,我的養父母,在一天半夜裡接到一通電話, 問
他們「有一名意外出生的男孩 ,你們要認養他嗎?」而他們
的回答是「當然要」。
後來,我的生母發現,我現在的媽媽從來沒有大學畢業, 我
現在的爸爸則連高中畢業也沒有。 她拒絕在認養文件上做最
後簽字。直到幾個月後,我的養父母保證將來一定會讓我上大
學,她的態度才軟化。
十七年後,我上大學了。但是當時我無知地選了一所學費幾乎
跟史丹佛一樣貴的大學(聽眾笑),我那工人階級的父母將所
有積蓄都花在我的學費上。六個月後,我看不出唸這個書的價
值何在。那時候,我不知道這輩子要幹什麼,也不知道唸大學
能對我有什麼幫助,只知道我為了唸這個書,花光了我父母這
輩子的所有積蓄。所以,我決定休學,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
當時這個決定看來相當可怕,可是現在看來,那是我這輩子做
過最好的決定之一。(聽眾笑)
當我休學之後,我再也不用上我沒興趣的必修課,把時間拿去
聽那些我有興趣的課。
這一點也不浪漫。 我沒有宿舍,所以
我睡在友人家裡的地板上,靠著回收可樂空罐的退費五分錢買
吃的。每個星期天晚上得走七哩的路,繞過大半個鎮 去印度
教的 Hare Krishna 神廟吃頓好料,我喜歡 Hare Krishna 神廟的
好料。就這樣追隨我的好奇與直覺,大部分我所投入過的事
務,後來看來都成了無比珍貴的經歷
(And much of what I
stumbled into by following my curiosity and intuition turned out to be
求知若飢第 2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priceless later on )。
舉個例來說。當時里德學院有著大概是全國最好的書寫教育。
校園內的每一張海報上,每個抽屜的標籤上,都是美麗的手寫
字。因為我休學了,可以不照正常選課程序來,所以我跑去上
書寫課。 我學了 serif 與 sanserif 字體,學到在不同字母組合間
變更字間距,學到活字印刷偉大的地方。 書寫的美好、歷史
感與藝術感是科學所無法掌握的,我覺得這很迷人。
我沒預期
過學這些東西能在我生活中起些什麼實際作用,不過十年後,
當我在設計第一台麥金塔時,我想起了當時所學的東西,所以
把這些東西都設計進了麥金塔裡,這是第一台能印刷出漂亮東
西的電腦。 如果我沒沉溺於那樣一門課裡,麥金塔可能就不
會有多重字體跟等比例間距字體了。 又因為 Windows 抄襲了
麥金塔的使用方式(聽眾鼓掌大笑)。
因此,如果當年我沒有休學,沒有去上那門書寫課,大概所有
的個人電腦都不會有這些東西,印不出現在我們看到的漂亮的
字來了。當然,當我還在大學裡時,不可能把這些點點滴滴預
先串連在一起,但在十年後的今天回顧,一切就顯得非常清
楚。
我再說一次,你無法預先把點點滴滴串連起來;只有在未來回
顧時, 你才會明白那些點點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
(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所以你得相信,眼前你經歷的種種,將來多少
會連結在一起。你得信任某個東西,直覺也好, 命運也好,
生命也好,或者業力。這種作法從來沒讓我失望,我的人生因
求知若飢第 3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此變得完全不同。( Jobs停下來喝水)
我的第二個故事,是有關愛與失去。
我很幸運-年輕時就發現自己愛做什麼事。我二十歲時,跟
Steve Wozniak 在我爸媽的車庫裡開始了蘋果電腦的事業。
我們拚命工作,蘋果電腦在十年間從一間車庫裡的兩個小夥子
擴展 ! 成了一家員工超過四千人、市價二十億美金的公司。在
那事件之前一年推出了我們最棒的作品-麥金塔電腦
( Macintosh ),那時我才剛邁入三十歲;然後,我被解僱
了。 我怎麼會被自己創辦的公司給解僱了?(聽眾笑)
求知若飢第 4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嗯,當蘋果電腦成長後,我請了一個我以為在經營公司上很有
才幹的傢伙來,他在頭幾年也確實幹得不錯。可是我們對未來
的願景不同,最後只好分道揚鑣,董事會站在他那邊,就這樣
在我 30歲的時候,公開把我給解僱了。
我失去了整個生活的重心,我的人生就這樣被摧毀。有幾個
月,我不知道要做些什麼。我覺得我令企業界的前輩們失望-
我把他們交給我的接力棒弄丟了。
我見了創辦 HP 的 David
Packard跟創辦Intel的 Bob Noyce,跟他們說很抱歉我把事情給
搞砸了。我成了公眾眼中失敗的示範,我甚至想要離開矽谷。
求知若飢第 5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但是漸漸的,我發現,我還是喜愛那些我做過的事情,在蘋果
電腦中經歷的那些事絲毫沒有改變我愛做的事。
雖然我被否定了,可是我還是愛做那些事情,所以我決定從頭
來過 。 當時我沒發現,但現在看來,被蘋果電腦開除,是我
所經歷過最好的事情。成功的沉重被從頭來過的輕鬆所取代,
每件事情都不那麼確定,讓我自由進入這輩子最有創意的年
代。
接下來五年,我開了一家叫做 NeXT 的公司,又開一家叫
做 Pixar 的公司,也跟後來的老婆(Laurene)談起了戀愛。
Pixar接著製作了世界上第一部全電腦動畫電影,玩具總動員
( Toy Story),現在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動畫製作公司(聽眾
鼓掌大笑)。
然後,蘋果電腦買下了 NeXT,我回到了蘋果,我們在 NeXT
發展的技術成了蘋果電腦後來復興的核心部份。我也有了個美
妙的家庭。我很確定,如果當年蘋果電腦沒開除我,就不會發
生這些事情。
求知若飢第 6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這帖藥很苦口,可是我想蘋果電腦這個病人需要這帖藥。 有
時候,人生會用 磚頭打你的頭。不要喪失信心。
我確信我愛我所做的事情, 這就是這些年來支持我繼續走下
去的唯一理由
(I'm convinced that the only thing that kept me going
was that I loved what I did )。
你得找出你的最愛,工作上是如此,人生伴侶也是如此。
的工作將佔掉你人生的一大部分,唯一真正獲得滿足的方法就
是做你相信是偉大的工作,而唯一做偉大工作的方法是 愛你
所做的事( And 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
do )。
如果你還沒找到這些事,繼續找,別停頓。盡你全心全力,你
知道你一定會找到。而且,如同任何偉大的事業,事情只會隨
求知若飢第 7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著時間愈來愈好。所以,在你找到之前,繼續找,別停頓。
(聽眾鼓掌, Jobs 喝水)
我的第三個故事,是關於死亡。
當我十七歲時,我讀到一則格言,好像是「把每一天都當成生
命中的最後一天,你就會輕鬆自在。( If you live each day as if
it was your last, someday you'll most certainly be right
)」(聽眾
笑) 這對我影響深遠, 在過去 33 年裡,我每天早上都會照鏡
子,自問:「如果今天是此生最後一日,我今天要做些什
麼?」 每當我連續太多天都得到一個「沒事做」的答案時,
我就知道我必須有所改變了。 提醒自己快死了,是我在人生
中面臨重大決定時,所用過最重要的方法。因為幾乎每件事-
所有外界期望、所有的名聲、所有對困窘或失敗的恐懼-在面
對死亡時,都消失了,只有最真實重要的東西才會留下
( Remembering that I'll be dead soon is the most important tool I've
ever encountered to help me make the big choices in life. Because
almost everything - all external expectations, all pride, all fear of
embarrassment or failure - these things just fall away in the face of
death, leaving only what is truly important )。
提醒自己快死了,是我所知避免掉入畏懼失去的陷阱裡最好的
方法。
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沒理由不能順心而為。一年
前,我被診斷出癌症。我在早上七點半作斷層掃瞄,在胰臟清
楚出現一個腫瘤,我連胰臟是什麼都不知道。醫生告訴我,那
求知若飢第 8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幾乎可以確定是一種不治之症,預計我大概活不到三到六個月
了。醫生建議我回家,好好跟親人們聚一聚,這是醫生對臨終
病人的標準建議。
那代表你得試著在幾個月內把你將來十年想跟小孩講的話講
完。那代表你得把每件事情搞定,家人才會儘量輕鬆。那代表
你得跟人說再見了。我整天想著那個診斷結果,那天晚上做了
一次切片,從喉嚨伸入一個內視鏡,穿過胃進到腸子,將探針
伸進胰臟,取了一些腫瘤細胞出來。
我打了鎮靜劑,不醒人事,但是我老婆在場。她後來跟我說,
當醫生們用顯微鏡看過那些細胞後,他們都哭了,因為那是非
常少見的一種胰臟癌,可以用手術治好。所以我接受了手術,
康復了。(聽眾鼓掌)
這是我最接近死亡的時候,我希望那會繼續是未來幾十年內最
接近的一次。經歷此事後,我可以比先前死亡只是純粹想像
時,要能更肯定地告訴你們下面這些:沒有人想死。即使那些
想上天堂的人,也想活著上天堂 。
(聽眾笑)但是死亡是我
們共同的終點,沒有人逃得過。這是註定的,因為死亡很可能
就是生命中最棒的發明,是生命交替的媒介,送走老人們,給
新生代開出道路。
現在你們是新生代,但是不久的將來,你們也會逐漸變老,被
送出人生的舞台。抱歉講得這麼戲劇化,但是這是真的。你們
時間有限,所以不要浪費時間活在別人的生活裡。不要被教
求知若飢第 9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條所侷限 -- 盲從教條就是活在別人思考結果裡。不要讓別人
的意見淹沒了你內在的心聲。
最重要的,擁有追隨自己內心與
直覺的勇氣,你的內心與直覺多少已經知道你真正想要成為什
麼樣的人(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任何其他
事物都是次要的。(
聽眾鼓掌)
在我年輕時,有本神奇的雜誌叫做 《 Whole Earth Catalog》,
當年這可是我們的經典讀物。那是位住在離這不遠的 Menlo
Park 的Stewart Brand發行的,他把雜誌辦得很有詩意。那是
1960年代末期,個人電腦跟桌上出版還沒出現,所有內容都是
打字機、剪刀跟拍立得相機做出來的。 雜誌內容有點像印在
紙上的平面 Google,在 Google 出現之前 35年就有了:這本雜
誌很理想主義,充滿新奇工具與偉大的見解。

Stewart 跟他的團隊出版了好幾期的《 Whole Earth Catalog》,
然後很自然的,最後出了停刊號。當時是 1970 年代中期,我
正是你們現在這個年齡的時候。在停刊號的封底,有張清晨鄉
間小路的照片,那種你四處搭便車冒險旅行時會經過的鄉間小
路。在照片下印了行小字:
求知若飢,虛心若愚(Stay Hungry , Stay Foolish )。
那是他們親筆寫下的告別訊息,我總是以此自許。 當你們畢
業,展開新生活,我也以此祝福你們。
求知若飢第 10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求知若飢,虛心若愚(Stay Hungry , Stay Foolish )。
非常謝謝大家。(聽眾起立鼓掌二分鍾)
--------------------------------------------------
Stanford Report, June 14, 2005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 Steve Jobs says
http://news-service.stanford.edu/news/2005/june15/jobs-
061505.html
This is the text of the Commencement address by Steve Jobs, CEO of
Apple Computer and of Pixar Animation Studios, delivered on June
12, 2005.
I am honored to be with you today at your commencement from one of
the finest universities in the world. I never graduated from college.
Truth be told, this is the closest I've ever gotten to a college
graduation. Today I want to tell you three stories from my life. That's
it. No big deal. Just three stories.
The first story is about connecting the dots.
I dropped out of Reed College after the first 6 months, but then stayed
around as a drop-in for another 18 months or so before I really quit. So
why did I drop out?
求知若飢第 11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It started before I was born. My biological mother was a young, unwed
college graduate student, and she decided to put me up for adoption.
She felt very strongly that I should be adopted by college graduates, so
everything was all set for me to be adopted at birth by a lawyer and his
wife. Except that when I popped out they decided at the last minute
that they really wanted a girl. So my parents, who were on a waiting
list, got a call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asking: "We have an
unexpected baby boy; do you want him?" They said: "Of course." My
biological mother later found out that my mother had never graduated
from college and that my father had never graduated from high school.
She refused to sign the final adoption papers. She only relented a few
months later when my parents promised that I would someday go to
college.
And 17 years later I did go to college. But I naively chose a college
that was almost as expensive as Stanford, and all of my working-class
parents' savings were being spent on my college tuition. After six
months, I couldn't see the value in it. I had no idea what I wanted to do
with my life and no idea how college was going to help me figure it
out. And here I was spending all of the money my parents had saved
their entire life. So I decided to drop out and trust that it would all
work out OK. It was pretty scary at the time, but looking back it was
one of the best decisions I ever made. The minute I dropped out I
could stop taking the required classes that didn't interest me, and begin
dropping in on the ones that looked interesting.
It wasn't all romantic. I didn't have a dorm room, so I slept on the floor
in friends' rooms, I returned coke bottles for the 5¢ deposits to buy
food with, and I would walk the 7 miles across town every Sunday
求知若飢第 12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night to get one good meal a week at the Hare Krishna temple. I loved
it. And much of what I stumbled into by following my curiosity and
intuition turned out to be priceless later on. Let me give you one
example:
Reed College at that time offered perhaps the best calligraphy
instruction in the country. Throughout the campus every poster, every
label on every drawer, was beautifully hand calligraphed. Because I
had dropped out and didn't have to take the normal classes, I decided
to take a calligraphy class to learn how to do this. I learned about serif
and san serif typefaces, about varying the amount of space between
different letter combinations, about what makes great typography
great. It was beautiful, historical, artistically subtle in a way that
science can't capture, and I found it fascinating.
None of this had even a hope of any practical application in my life.
But ten years later, when we were designing the first Macintosh
computer, it all came back to me. And we designed it all into the Mac.
It was the first computer with beautiful typography. If I had never
dropped in on that single course in college, the Mac would have never
had multiple typefaces or proportionally spaced fonts. And since
Windows just copied the Mac, its likely that no personal computer
would have them. If I had never dropped out, I would have never
dropped in on this calligraphy class, and personal computers might not
have the wonderful typography that they do. Of course it was
impossible to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when I was in college.
But it was very, very clear looking backwards ten years later.
Again,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求知若飢第 13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This approach has never let
me down, and i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in my life.
My second story is about love and loss.
I was lucky – I found what I loved to do early in life. Woz and I
started Apple in my parents garage when I was 20. We worked hard,
and in 10 years Apple had grown from just the two of us in a garage
into a $2 billion company with over 4000 employees. We had just
released our finest creation - the Macintosh - a year earlier, and I had
just turned 30. And then I got fired. How can you get fired from a
company you started? Well, as Apple grew we hired someone who I
thought was very talented to run the company with me, and for the
first year or so things went well. But then our visions of the future
began to diverge and eventually we had a falling out. When we did,
our Board of Directors sided with him. So at 30 I was out. And very
publicly out. What had been the focus of my entire adult life was gone,
and it was devastating.
I really didn't know what to do for a few months. I felt that I had let
the previous generation of entrepreneurs down - that I had dropped the
baton as it was being passed to me. I met with David Packard and Bob
Noyce and tried to apologize for screwing up so badly. I was a very
public failure, and I even thought about running away from the valley.
But something slowly began to dawn on me – I still loved what I did.
The turn of events at Apple had not changed that one bit. I had been
rejected, but I was still in love. And so I decided to start over.
求知若飢第 14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I didn't see it then, but it turned out that getting fired from Apple was
the best thing that could have ever happened to me. The heaviness of
being successful was replaced by the lightness of being a beginner
again, less sure about everything. It freed me to enter one of the most
creative periods of my life.
During the next five years, I started a company named NeXT, another
company named Pixar, and fell in love with an amazing woman who
would become my wife. Pixar went on to create the worlds first
computer animated feature film, Toy Story, and is now the most
successful animation studio in the world. In a remarkable turn of
events, Apple bought NeXT, I retuned to Apple, and the technology
we developed at NeXT is at the heart of Apple's current renaissance.
And Laurene and I have a wonderful family together.
I'm pretty sure none of this would have happened if I hadn't been fired
from Apple. It was awful tasting medicine, but I guess the patient
needed it. Sometimes life hits you in the head with a brick. Don't lose
faith. I'm convinced that the only thing that kept me going was that I
loved what I did.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 And that is as true
for your work as it is for your lovers. Your work is going to fill a large
part of your life, and the only way to be truly satisfied is to do what
you believe is great work. And 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 do. If you haven't found it yet, keep looking. Don't
settle. As with all matters of the heart, you'll know when you find it.
And, like any great relationship, it just gets better and better as the
years roll on. So keep looking until you find it. Don't settle.
My third story is about death.
求知若飢第 15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When I was 17, I read a quote that went something like: "If you live
each day as if it was your last, someday you'll most certainly be right."
It made an impression on me, and since then, for the past 33 years, I
have looked in the mirror every morning and asked myself: "If today
were the last day of my life, would I want to do what I am about to do
today?" And whenever the answer has been "No" for too many days in
a row, I know I need to change something.
Remembering that I'll be dead soon is the most important tool I've ever
encountered to help me make the big choices in life. Because almost
everything – all external expectations, all pride, all fear of
embarrassment or failure - these things just fall away in the face of
death, leaving only what is truly important. Remembering that you are
going to die is the best way I know to avoid the trap of thinking you
have something to lose. You are already naked. There is no reason not
to follow your heart.
About a year ago I was diagnosed with cancer. I had a scan at 7:30 in
the morning, and it clearly showed a tumor on my pancreas. I didn't
even know what a pancreas was. The doctors told me this was almost
certainly a type of cancer that is incurable, and that I should expect to
live no longer than three to six months. My doctor advised me to go
home and get my affairs in order, which is doctor's code for prepare to
die. It means to try to tell your kids everything you thought you'd have
the next 10 years to tell them in just a few months. It means to make
sure everything is buttoned up so that it will be as easy as possible for
your family. It means to say your goodbyes.
求知若飢第 16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I lived with that diagnosis all day. Later that evening I had a biopsy,
where they stuck an endoscope down my throat, through my stomach
and into my intestines, put a needle into my pancreas and got a few
cells from the tumor. I was sedated, but my wife, who was there, told
me that when they viewed the cells under a microscope the doctors
started crying because it turned out to be a very rare form of pancreatic
cancer that is curable with surgery. I had the surgery and I'm fine now.
This was the closest I've been to facing death, and I hope its the
closest I get for a few more decades. Having lived through it, I can
now say this to you with a bit more certainty than when death was a
useful but purely intellectual concept:
No one wants to die. Even people who want to go to heaven don't
want to die to get there. And yet death is the destination we all share.
No one has ever escaped it. And that is as it should be, because Death
is very likely the single best invention of Life. It is Life's change
agent. It clears out the old to make way for the new. Right now the
new is you, but someday not too long from now, you will gradually
become the old and be cleared away. Sorry to be so dramatic, but it is
quite true.
Your time is limited, so don't waste it living someone else's life. Don't
be trapped by dogma - which is living with the results of other people's
thinking. Don't let the noise of other's opinions drown out your own
inner voice. And most important, 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 Everything else is secondary.
求知若飢第 17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When I was young, there was an amazing publication called The
Whole Earth Catalog, which was one of the bibles of my generation. It
was created by a fellow named Stewart Brand not far from here in
Menlo Park, and he brought it to life with his poetic touch. This was in
the late 1960's, before personal computers and desktop publishing, so
it was all made with typewriters, scissors, and polaroid cameras. It was
sort of like Google in paperback form, 35 years before Google came
along: it was idealistic, and overflowing with neat tools and great
notions.
Stewart and his team put out several issues of The Whole Earth
Catalog, and then when it had run its course, they put out a final issue.
It was the mid-1970s, and I was your age. On the back cover of their
final issue was a photograph of an early morning country road, the
kind you might find yourself hitchhiking on if you were so
adventurous. Beneath it were the words: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It was their farewell message as they signed off.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And I have always wished that for myself. And now, as you
graduate to begin anew, I wish that for you.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Thank you all very much.
======================================
求知若飢第 18 頁,共 18 頁
http://jupiter.math.nctu.edu.tw/~weng/courses/IC_2007/Apple.htm 2007/12/7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軌外,心風景


午后時分,W姊專程來拜訪小弟,向我述說他先生出軌之後的心路歷程,我們挑選在家附近的河畔石桌椅地點,那裡不受打擾,可以暢所欲言。


旁邊座落一處私人佛堂,供奉者為「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地藏王菩薩摩訶薩。也許因為菩薩的莊嚴攝受力,此時大姊的心情顯然相較以前平靜,她跟我說昨日北上向H師兄請法後獲益良多。驅車北上在九人座Y兄駕駛的小客車內,問W兄宗教性的問題,一個人在這裡學法之後,又到處去其他地方(包括不同宗教)參訪,這樣是何原因?同時內心思肘著與丈夫之間的問題。


 




 


結果到達H師兄處,至佛堂參了駕後坐定,不待發問,師兄便接續原本正在討論的話題,順著話鋒一轉,巧妙的以比喻法回答了W姊的問題(在場聽聞者眾)。他說,當你最心愛的東西被別人搶走了,心生怨恨地想去奪回來,那麼就跟他們結了緣,下一世繼續輪迴,此生雖然無望,後世去當他們的兒女,要回你原本失去的東西。啊……我立刻反應問她,這樣的結果妳要嗎?我們在感受到輪迴可畏之際,W姊在心底已然悄悄作了決定。


她說丈夫有沒有小三是他的事,但她心胸狹窄產生怨恨甚至詛咒對方,是她自己隨業輪迴的事。於是她告訴老公,不求不問他是否會回到身邊了,就算再回頭,她現在已經是「妻為朋,子為伴」跟他也不會是以前那種夫妻關係了。她將在心底成全他們,理由是維護丈夫的陰德,因為若不成全小三,丈夫繼續出軌,陰德如滿月,夜夜減清輝,反之如果成全,他們可以名正言順行敦倫之禮。W姊的宗教信仰,使她成為「好一個女人」,值得所有人珍惜。雖然丈夫和小三不知道,不了解她真正的心意,但她就像月亮一樣默默照耀夫家的門楣。


W姊此行的目的,主要是跟我說,師兄很關心我,她還沒有開口問時,師兄便回答了在車上的提問:一個人得法之後還去其他地方繼續參訪,有三個原因:1.不明理、2.不專、3.沒有信心。她進一步解釋所謂的「不明理」,例如人面臨諸多考題,他大部分都通過了,只有這一兩個障礙跨不過去,就阻止了修心的道途;不專,係指對修法不勤,荒廢功課多時。……聽得我心有戚戚焉,近來奶奶生病過去的事,還有對感情的疑惑,原以為已經找到可以同修的伙伴,卻在錯誤的時間交會,因緣未遂,我以告訴自己的話向學長說,讓我們發大志向,啟動良能來包容人間缺憾吧!將小情感慷慨布施於天地間成為大愛,來感恩、報答父母之辛勞、以及諸佛菩薩累劫的垂眉等待。


夜色逐漸將談話的兩人隱沒,黑暗間有螢火蟲飛過眼簾顯得份外明亮。大姊告辭前叮囑我,得法有四難,今已得逢,不要再對正法懷疑了,有空找學長(她先生)一起北上師兄處請法吧,你們的因緣深厚,說不定他會聽你的建議。她鼓勵我,既然得法,切莫辜負此生。目送師姊離去的身影,我回想並思索著數十年學法來時路,著實不確定自己是否真有辦法解救學長於水火之中?有種心疼的情緒,彷彿聽見原本存在初衷的愿正呼喚著,人生苦短,何時早日結伴歸故里。


嘿,明天就是國慶日了!兄弟我們大膽地向前走~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課時間,我趴在桌上休息,同時進行修心的功課……


忽然有一隻狗從室外直接跑進來,似有目的性的在身邊坐定,表情和善。


我伸手撫摸牠的下巴示意,牠的目光溫馴,朋友說是米格魯。




過幾分鐘後牠跑走了,


目光尋找牠的身影,遠遠看到就在那邊玩耍,作勢以聲音召回(我不知牠的名),


果真牠就又回到我的身旁。




見狀者稱奇,大姊說牠是黃大哥的狗,通常只有主人叫得動:


「牠竟然會聽你的話!?」


我徵笑著點頭,也許這就是「緣」吧。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保 護 大 腸   大腸經
          How to have good health ── 台大 王正一教授
   




        王醫師的大腸經》
  





























      口述:王正一教授


   台大醫學院 榮譽教授 

      整理:游繡華

  

     在臨床與研究上,我與「大腸」為伍的日子已經超過四十年,以後還要繼續糾纏下去,也許五十年、六十年。

     透過大腸內視鏡與相關的檢查,我對於大腸這個器官及它的功能運作也稍有瞭解,敬重而又非常愛護它,我們已成莫逆之交了。

    大腸的長度大約一公尺,當我在做大腸鏡時,知道大腸真的是可長可短,非常有彈性,如果做人能像腸子一樣能屈能伸,那真是了不起。

   大腸裏邊的內容物東西,大家都熟悉,非常不討人喜歡但是,能夠維持大腸暢通無阻卻是很重要的每個人幾乎一天、二天就要去上洗手間做這個必須的動作如果你沒有良好的排便習慣,是會很麻煩的。

 飲食之後,大腸就會快速反應,排空內容物以便容納新的廢棄的食後垃圾。

    最近幾年,大腸癌發生率突飛猛進,五、六年來已快速竄升到發生率第二名,僅次肝癌每年發生案例多達一萬人,非常恐怖。

   我覺得有責任替大腸說說話,讓每一個人,學會尊重自己體內這個了不起的器官,善待它它也會因此給予人體最好的回饋,也就能避免大腸疾病的發生了。

    所以,以下我將以大腸為第一人稱,帶著大家進入大腸的世界,也聽聽它的心聲。

 


 

         
少油少肉多運動 避免息肉轉癌化

         「你們要多運動,我才會有力量蠕動。」

     大腸對身體的主人提出第一項重要建議:一定要多運動。

    「每天日行萬步」是一種很好的運動,每天以一分鐘一百步的速度,走一百分鐘。成為生活習慣。

     我有一大串的「小兄弟」小腸,小腸有五、六公尺長,年輕有活力。而我的直徑寬約三至五公分,小腸比較細,直徑寬約一公分。

    我的小兄弟每天每天很認真地工作,會壓、磨、揉、搓、切,什麼功夫都會。食物從胃送下來以後,小腸就開始把它們由大變小,由小變細、弄碎,吸取其中的營養,包括蛋白質、醣類、脂肪、無機鹽、維他命等等,還有一些微量金屬。

    我的小兄弟們有很多「衛星工廠」,就像便利商店有中央廚房、連鎖店,各有不同設備或功能,有的負責存放,有的負責代謝。當然它存放以後,什麼部位需要什麼營養、或什麼物質,全由它分配。

    而我,大腸,只要身體吃進東西,立刻藉著胃反射,帶動我蠕動,我是很勤快的。所以主人很快有感覺要上廁所。

     這是帶動反射,我要負責「清空存貨」,運好準備儲存新的「貨物」,負責存放小腸處理後的廢棄物,我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吸收水分。

     如果我沒有吸收水分的功能,一個人一天要拉出四、五千西西的水,每天就要補充很多水分才夠。

    我有又厚又韌的腸壁,但是我也需要營養。我最害怕的是肉類脂肪,特別是「含高油脂的肉類」,因為這些食物到了小腸以後,哦!油頭粉面。小兄弟被迷住,動作變得慢吞吞地,吃得飽飽地完全不想動。像人剛吃飽不想做事一樣,也像人喝酒後東倒西歪,五、六公尺長的小兄弟都不動了,連帶著,我想動也動不了。

    腸子不動是非常麻煩的事喔,因為我們兄弟雖然都不動,我吸收水份的功能還是很好,不會中斷,不會停止。我大腸裡的排泄物就變得越來越硬,液狀的貨物結果變成像石塊般硬,搬運好費力,我也可能無力搬動它了,這一來就會變成「便秘」了。

    身長一公尺的我,身上也會有一個一個小倉庫,叫作「憩室」。有的憩室是先天的,有的是因為我壓力太大、緊張,為了消除緊張,腸壁就向外膨出造成憩室。

    還有,如果存在我這兒的廢物變得很硬的時候,比較硬的廢物也會變大,相對於小兄弟小腸年輕力壯,沉穩如中老年人的我,可沒有力氣把這些大石頭給搬出去。這些沒有搬走的石塊,就成了很大的負擔,可能戳傷我腸壁的皮,而且小兄弟分解完食物糜,送下來的廢物,可能存有很多毒素、很多細菌,時間一久,我的皮就壞掉。失去我美麗的外表,也失去功能,好像雞皮疙瘩,一塊一塊的,這是所謂的「息肉」。這些疙瘩一個一個跑出來以後,有的時候會長大,會變成壞的癌細胞,所以我最不喜歡主人吃太油的東西。

    多纖維多喝水, 蔬菜水果最健康。 我喜歡的是蔬菜、水果,含有很多水分、纖維,當然也喜歡主人多喝水。

    因為纖維跟水在一起,就會膨脹起來,當膨脹的體積夠大了,我就知道我要動作了。我要把廢物排空,然後我也會覺得很舒服。所以,主人要了解,我這中老年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像大石頭般的糞便,我是排不動的,請無論如何要多喝水。

 

     如果身體太少攝取纖維質、水分,我這兒的糞便太多太大,我搬不動、排不動之後,就形成醫生們說的「機械性腸阻塞」〈Mechanical ileus〉。腸子前端可能會腫大起來,壓力也越來越大,我也會受不了,最後我會爆炸、腸子穿孔,對身體是很危險的。只要醫師警覺,就會立刻切掉我潰爛的部分,唉,那我真是無辜受罪啊。可是只要平時多吃蔬菜水果,我就會很健康。

 

    我的營養是來自血管,我的腸壁周圍都有很豐富的血管。如果血管不暢通,我的外表就會受到傷害,就會出血。這就是所謂「缺血性結腸炎」〈Ischemic colitis〉。粘膜表面是很嬌嫩、脆弱,最容易因缺氧,缺血出血。

    二十多年來,臺灣人的生活習慣有很大的改變,西化的速食連鎖進駐,人們都愛吃油炸的食物。而且平時都很忙碌,就少運動,可能也沒有多喝水的習慣,所以這幾年來,聽到我們大腸罹患癌症的例子是越來越多。大腸癌的死亡率增加十倍,發生率增加到十多倍。二○○五年的數字顯示,大腸癌的發生率達到九千六百例,這已是接續在第一名肝癌之後,排名第二了,與九千九百例的肝癌相差不多了。

    而就在2007年,大腸癌的發生率已經突破一萬例。肝癌是第一個突破一萬例的癌症,大腸癌是第二個,而且案例還在持續增加中,這是非常恐怖的。「我不希望健康的我長癌細胞,因為長了癌細胞我就痛苦了,我被害、要被開刀,我要變短了,這些都是我不樂見的。」

      切勿亂服藥

   我有的時候也會發炎,有種種原因可能引起發炎,特別是主人喜歡吃抗生素時,抗生素可能會讓我「拉肚子」,引起我「結腸發炎」,甚至害我的表皮爛掉、鼓脹起來,形成偽膜,這是很嚴重的。所以我也呼籲人類,非必要時不要隨便吃抗生素。

    長期吃抗生素,就要小心有特別的細菌會跑出來,這些細菌就是偽膜性結腸炎發生的重要原因。已知大約百分之二至三的人身上有這些細菌,現在越來越多,尤其在長期療養院的住客可能多到百分之二十至三十,醫院住院的病人也多到百分之三十,這是所謂的困難腸梭菌〈Clostridium difficile〉。這也是未來院內感染管制非常重要的課題。

 

   「 吃了壞東西,我受不了,就要很快排出去。」所以,主人腹瀉是因為食物中有毒素,需要儘快把毒素排掉;所以不必立刻吃「止瀉藥」來解決問題。例如偽膜性結腸炎,就是標準的梭菌引起的發炎,你給我吃抗痙攣、抗蠕動的藥,結果呢?就發生一個問題,這些壞東西跟我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反而不好,所以有這種屬於刺激性的毒素、細菌存在時,最好是不要給我吃止瀉藥,毒素反而排不出去。

     還有,或許主人會覺得奇怪,如果我發現裡邊有血,我也會想辦法很快地排出。雖然血本身是很寶貴的東西,可是我很愛護我的環境,我很環保,我不要這裡血流成河,我不要,也不喜歡。

    胰臟發炎腸不動

   還有一項我大腸最害怕的刺激──來自胰臟。

    胰臟發炎的時候,會分泌胰臟酵素,胰臟酵素會消化我、我會被溶解掉,我會被吃掉;如果我亂動,這酵素就會亂跑亂竄,影響就會很大,所以我懂得犧牲小我不影響大局,我要發揮防火牆的功能,把它隔開。

    可是如果遇到「腹膜炎」這樣的大災難,我也沒辦法,我也分不清楚那裡是真正的病變,這時候我只能消極地罷工處理,整個腸子不蠕動,這是所謂的「麻痺性阻塞」,唯有這樣能保護大腸也保護整體。我不是不愛動,我絕對是盡責的。平時,我是很規律地在動,一分鐘動二次、三次。我一動就是整條按照次序地動,但是遇到外面情況不好的時候,我就不敢動。

      少用牙籤免危機 

    很多人習慣用牙籤,但是小腸和大腸我們兩兄弟都很害怕牙籤。牙籤一不小心咬斷了,喀擦,結果牙籤掉到食道,沒問題;掉到胃,沒問題;掉到小腸呢?「那我的小兄弟會被這些尖尖的牙籤傷害,甚至被牙籤刺破。」

    所以我們最不歡迎主人用牙籤。

    還有一些很硬的藥物也可能傷害到我。

    特別是止痛消炎藥〈NSAID〉,品質差的消炎藥「崩解率」很差,意思是說不容易溶解也不容易吸收,從食道滾啊滾到大腸來,在滾的過程,藥的外表有一部分已經破掉,帶著很強的腐蝕性,NSAID 的成分都是鹽酸,我的內皮被灼傷、潰爛。NSAID 引起的腸壁的問題,是最近十年非常嚴重的事實,會引起出血,醫生用內視鏡檢查可以看的到藥就留在那位置上。

    大腸歡迎益生菌〈probiotics〉,但是益生菌一吃就是幾億個、幾十億個,甚至一百億個,數量太大,裡面是不是有藏著一些「壞菌」?很令我憂心:「一次吃進這麼多的菌,如果藏著『壞人』,那就很麻煩,會不會傷害到我?」

    所以,我還是希望:有正常的飲食,有適量的纖維,有正常的活動,有足夠的水分,而且不吃油,不吃肉,四個有,兩個不,是保護我最好的方法。NSAID 

    王醫師的大腸經

    各位讀者,聽完大腸的吶喊之後,回復到我腸胃科醫師的身分。
    我要呼籲大家,多吃蔬菜、水果,少吃油炸的食物,少吃肉類,要多運動、多喝水、多吃素,絕對可以「腸」保健康。請每天至少有一餐,每一週至少有一整天吃素。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朋友寫的文章,收藏在這兒,與大家分享。


床單與被套  


   大雨停歇的午後,峇里島水明漾區積水不退,街道如河,我趁著無雨時分,涉水逛街尋找蘋果綠枕套。悶在Villa半天的觀光客傾巢而出,汽機車駛過深坑大洞,嘩嘩濺起水花,我為閃躲兌幣掮客的糾纏,涉入不見路面的水道上,不時被機車乏力的喇叭聲警示,我的腳趾因穿人字拖而磨破皮,傷口觸水隱隱作痛,從街頭逛到街尾,各式小攤與家飾店,多數販售峇里島傳統染布,到了精品店區,終在街尾一家連鎖寢具店,買到近似蘋果綠的枕套。  


  我欣喜提著戰利品步出店門,訝異積水仍未消退,達成任務後,輕鬆拿著相機拍攝街河景像與店家的豔麗櫥窗,一腳踩進水溝,踉蹌跌入水中,鏡頭未關的相機泡水後,再也無法啟動,連鏡頭都縮不進,對街的掮客見我狼狽模樣,噗哧大笑。回到Villa後,我用吹風機猛吹相機,再用乾浴巾包裹,將一對飽濕雨水的綠枕套擰乾,用力攤平皺摺,晾在庭院的椅背上風乾,然後潛入泳池,雨雲飄散,黃昏寧靜,僅有換氣與滑水的輕緩聲響,我浸沐微藍水中,風拂過水面,Villa的廊燈串成金黃弧線與椅背枕套映著池水悠晃。 


  我躺在Villa池畔歇息,望著水中倒影,這是許多旅人在峇里島最安寧的片刻。在晝夜交替的微光中,腦海湧現自己近年採買床單與被套等寢具布品的過程。我為了替一件購自印度的普普風床單,尋找合適的枕套,搭配成一組床包,連到南洋度假仍心懸此事,如今折損一台萬元相機,不免自嘲,孤單旅行峇里島,已夠落寞,還為尋覓枕套,賠了相機跌成狗吃屎。  


  我對床單被套的收集癖始於六年前的印度之旅,那年我結束一段短暫戀情,卻難以釋懷,到北印度流浪一個月,鎮日與孩童嬉鬧、遊逛景點,或在民宿頂樓吹風,將思緒放空,用盡各種方式想忘記劈腿離開的K,每參觀一座佛寺或印度教廟宇必對佛陀、印度教眾神祇祈求,希望揮別憎恨別離之苦。但越想忘卻,記得更牢。來到恆河畔,甚至隨印度人沐浴河中,掬一把河水,閉眼往臉上抹,希望能滌洗傷鬱之心,浸沐恆河懷抱,一度將混濁恆河水當成忘情水。返回旅館後,奮力用肥皂搓遍全身,洗去沾黏的汗漬與泥沙灰燼,淚卻隨著蓮蓬頭流水滑落。  



  旅程末段我逛進久德浦一家寢具店,店員攤開一張又一張北印度風格的印染床單,令我愛不釋手,我決定在離去前,在這座以印染紡織聞名的城市用完剩餘的盧比,狂買四件雙人、三件單人以及多個枕套、桌巾,多數是北印度風的手工植物染與幾何漸層圖案,拼布枕套的繡工雖粗糙,但純棉布料柔軟,色彩亮麗,散發濃濃異國風。為了將十多件床包布品扛回家,我丟掉兩條破牛仔褲,騰出背包空間,辛苦揹回台灣。  


  但印度全年酷熱,床包根本沒搭配被套,我買的床單與枕套,色調與紋飾大不同,回家攤在床上,怎麼搭配都扞格不入,雖然隨意混搭也是一種美,但我對色彩搭配敏銳度高,寧願將各自落單的布品疊置衣櫃,也不願勉強湊合使用。在外租屋多年,讓兩套素色水藍色與白色床包組輪流伴我入眠。  


  直到去年我成了有殼一族,打造夢想中的藍色臥房,花了數天在網路搜尋寢飾,相中以天藍色與白色為底色的七彩條紋,品名為「夢幻海洋」的雙人四件式被套床包組,搭配寶藍色緞面床頭板與淺藍色的主牆,恰如其分,臨睡前,屋外的溝渠流水潺潺,有如浪湧拍岸的節奏。我將藍色臥房的照片貼在MSN的顯圖,將暱稱改為「睡在一片藍色海洋裡」,線上的朋友不時誇讚,這房間很「正點」。  


  獨住新宅的第一個月,日日難以安睡,夜裡在闇黑的斗室張開眼,躺在床上望向如燈塔的冷氣電源黃色光點,面對冷清陌生的居所,我像魚離開海洋,躺在沙灘慌張拍打尾鰭,我來回踱遍屋內各角落,強迫自己熟悉客廳、廚房、客房以及浴室的位置與空間擺設,有時落寞枯在沙發上,或趴跪抹地像魚一般巡游,但我最常以換床單被套打發失眠夜。  


   攤開那疊塵封數年的印度床單與枕套,四件雙人床單的色彩圖案特色迥異,有春夏淡雅潔淨輕色彩或秋冬沉靜優雅色調,我決定替每張床單尋找合適的枕套與被套,可依心情起伏與季節遞嬗,隨時更換  


  我的臥室窗簾、床頭櫃、衣櫃皆為簡約線條與色調,每件印度床單鋪上床,臥室氛圍截然不同。我抽空到寢具店尋找合適的床單與被套,希望能買一組素色被套與枕套,能搭遍四件床單,可惜每件床單的主色不一,只能各自配對。  


  這四件床單中,屬由橘黃紅綠四個色塊組成的印度普普風床單最難搭配,鮮豔的色塊裡,各有線條構成的星星、圈圈、鬱金香、水仙花圖案,鵝黃色與蘋果綠色線條滾成布邊,如一幅用色大膽的圖畫,在春夏時節或心情愉悅時,最適宜鋪上這件床單,我決定用素色的鵝黃色被套、蘋果綠枕套配成一組。在寢具特賣會賣場挑了一件鵝黃色被套,但連素色綠枕套都難找,更遑論蘋果綠枕套。後來我在東海商圈一家寢具店,找到草綠色枕套,回家對色後,發現色差甚大,再拿去換成紅色搭配另一件床單,車卻停在中港路被拖吊,拖吊費加上保管費,都可買一整組床包被套。  


  我向友人轉述尋覓床單被套的過程,竟被虧說,有六組床包不嫌多,乾脆再多買一組,可當一夜七次郎。  


   失眠夜,我起身換床包組,吃力將棉被塞進被套,緊抓棉被四角,奮力在空中甩盪棉心,記憶的底片也隨之飄盪,想起應允要一起打造夢想中的家,攜手坐上陽台看風景,慢慢變老的H  


  曾經我們將IKEA當成約會地點,喜歡北歐極簡的家具風格,在寢具區替彼此租賃的套房挑選合適的床單被套,帶著H挑選的蘋果綠床包,回到住處H迫不及待鋪上新床包,翻看產自印度布廠標籤,我堅持要浸泡熊寶貝洗衣精,洗滌曝曬後,會更柔軟舒適。當我們對圖案色調甚至洗滌程序起了爭執,意見相歧,我總說下次去印度買一批回來,便宜又浪漫,還可網拍賺回旅費呢。  


  今年再返印度,H已離開半年,跟K一樣劈腿離去。我刪除HMSN、手機號碼,卻刪不去深植心上的愛戀時光。我在孟買一家寢具店購買一組寶藍與天藍緞紋相間的織紗床包,翻出多年前的淺藍色棉質被套,雖然布質不同,但剛好與同屬藍色系的床單枕套搭成一組。這件淺藍被套,存有H留下的一個姆指印淡淡血漬,不細看,也難以察覺,有時被單捲成一束,血漬像躲迷藏般消失,摺被時,常會刻意將血漬內摺,時日久了,就隨意亂摺。  


  多年前的夜裡H的傷口滲出血水,沾染被褥,染紅白色床墊,堅持將褪色陳舊的床包丟棄,但被套被我偷偷拾回,搬入新宅,我不捨丟棄半新不舊的床墊,用床單包覆床墊,每當我更換床單,便想起與H一同甩被換床單、幫H換藥的情景。  


  為遮掩床墊上的淡淡的血漬,我仔細整平床單,將邊邊角角塞入床縫,包覆著斑斑點點,卻藏不住字句刺入心窩的鋒利言語,分手那夜H任性地說:「你是完美主義者,有很多行為讓我很不喜歡,我們當朋友比較適合。」然後,轉身下車,頭也不回地走入暗巷。當車門啪一聲闔上的剎那,我們既是生離,也是死別了。  


  我天真以為,在愛情裡包容對方的缺點,即能和諧相守。  


  某個晴日早晨,我在晾床單時,發現一組藍色格紋被套與枕套的背面,是整片素樸的寶藍色,正好與另一件融混印度與英國織品風格的大象花草疊圖床單底色一樣,有如同組設計的一整套四件式床包組。我索性花了半天,洗滌十多件床單被套,晾在頂樓曬衣場,各色床單被套隨強風獵獵翻飛,夾子彷彿隨就要鬆脫,床單被套幻化成飛天魔毯,載著情愛懸念,翩然飛去。  


  我逐一檢視一字排開的床單被套,有些褪色、缺鈕扣、布料起毛球,每一件都殘存著情人的體溫,不捨扔棄,就收妥沿用,時而曝曬,就像懷念那些永不復返的吉光片羽,我將色彩布質相近的床單被套配成組,色彩組合也許不是那麼光鮮自然,卻也能自成一格。  


  這段偏執尋找寢具的過程,一生只有一回,我努力尋覓床單與枕套,卻難以找到如同一系列設計色彩、紋飾、質料吻合的床包組,在愛情裡我知道那不是我所想望的,試著包容某些不完美。當我在夏日換上蘋果綠枕套,那是H最喜歡的顏色,多年後,我不再認為蘋果綠過於俗艷搶色。  


  當我枕著蘋果綠枕套醒來,我不再想起H換回純白床包與被套,讓心回到最初的原點,像窗外白雲一樣,自在飄移。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封信。

如果Chu還沒看過上一封,請先由首封看起,再來看以下的內容。

方才觀賞《美人心計》第9集至一半暫停來寫信。意識除了隨劇情迭宕之外,還體會著你推荐時的用意,其中應有線索,究竟是什麼觸動了你?代王正跟竇美人說明冰室裡鍛鍊忍耐心志的用意:能夠享受冬天,才能迎來真正的春天。(time33:42

此時心中平靜。

我與大多數人不同的地方在於,比較能夠放下自我的執著,以感恩心來面對現前的境界(若能享受四季,便無迎來送去之堪忍感受)。我仍未忘記還要告訴你,如何逆轉與家人的因緣。興許提供你盡未來際,行走於世事的參考。這些無疑是更勝於個人陝隘情感之外的價值,關乎生命的大事。不論友誼的因緣聚散如何?我當儘量圓滿於無常之中。

這兩天,翻箱倒櫃,沒發現說過要給你的辭典。內心很慚愧無法履行諾言,日後一旦找到,當奉贈予你。

行筆至此,接到好朋友Y他老婆的電話。請我幫她尋找後山比丘尼的精舍,欲小住幾日以便沉澱思慮,來面對當前的困境。我替她保守行蹤的秘密,作微笑的護法,但願能令她免於憂患和恐懼。

另外,我要感謝你這些日子以來,耐心傾聽的布施(接受也是一種恩惠),您是讓我講最多話的朋友之一。都讓您知道那麼多了,也不要浪費掉,往後你遇到可能適合我的對象,別忘了幫我引介啊!

另外關於  佛法的一切詮釋,我力求真實與客觀,若有錯誤或太過、不足之處,敬請 佛菩薩包涵原諒,希望對你有所助益。

期待週日爬山行,說不定我會隨著闊葉林的風姿景象 心開悟解,口出智慧的語言。

 

                                                                                                


 

Antonio 合十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