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0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保 護 大 腸   大腸經
          How to have good health ── 台大 王正一教授
   




        王醫師的大腸經》
  





























      口述:王正一教授


   台大醫學院 榮譽教授 

      整理:游繡華

  

     在臨床與研究上,我與「大腸」為伍的日子已經超過四十年,以後還要繼續糾纏下去,也許五十年、六十年。

     透過大腸內視鏡與相關的檢查,我對於大腸這個器官及它的功能運作也稍有瞭解,敬重而又非常愛護它,我們已成莫逆之交了。

    大腸的長度大約一公尺,當我在做大腸鏡時,知道大腸真的是可長可短,非常有彈性,如果做人能像腸子一樣能屈能伸,那真是了不起。

   大腸裏邊的內容物東西,大家都熟悉,非常不討人喜歡但是,能夠維持大腸暢通無阻卻是很重要的每個人幾乎一天、二天就要去上洗手間做這個必須的動作如果你沒有良好的排便習慣,是會很麻煩的。

 飲食之後,大腸就會快速反應,排空內容物以便容納新的廢棄的食後垃圾。

    最近幾年,大腸癌發生率突飛猛進,五、六年來已快速竄升到發生率第二名,僅次肝癌每年發生案例多達一萬人,非常恐怖。

   我覺得有責任替大腸說說話,讓每一個人,學會尊重自己體內這個了不起的器官,善待它它也會因此給予人體最好的回饋,也就能避免大腸疾病的發生了。

    所以,以下我將以大腸為第一人稱,帶著大家進入大腸的世界,也聽聽它的心聲。

 


 

         
少油少肉多運動 避免息肉轉癌化

         「你們要多運動,我才會有力量蠕動。」

     大腸對身體的主人提出第一項重要建議:一定要多運動。

    「每天日行萬步」是一種很好的運動,每天以一分鐘一百步的速度,走一百分鐘。成為生活習慣。

     我有一大串的「小兄弟」小腸,小腸有五、六公尺長,年輕有活力。而我的直徑寬約三至五公分,小腸比較細,直徑寬約一公分。

    我的小兄弟每天每天很認真地工作,會壓、磨、揉、搓、切,什麼功夫都會。食物從胃送下來以後,小腸就開始把它們由大變小,由小變細、弄碎,吸取其中的營養,包括蛋白質、醣類、脂肪、無機鹽、維他命等等,還有一些微量金屬。

    我的小兄弟們有很多「衛星工廠」,就像便利商店有中央廚房、連鎖店,各有不同設備或功能,有的負責存放,有的負責代謝。當然它存放以後,什麼部位需要什麼營養、或什麼物質,全由它分配。

    而我,大腸,只要身體吃進東西,立刻藉著胃反射,帶動我蠕動,我是很勤快的。所以主人很快有感覺要上廁所。

     這是帶動反射,我要負責「清空存貨」,運好準備儲存新的「貨物」,負責存放小腸處理後的廢棄物,我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吸收水分。

     如果我沒有吸收水分的功能,一個人一天要拉出四、五千西西的水,每天就要補充很多水分才夠。

    我有又厚又韌的腸壁,但是我也需要營養。我最害怕的是肉類脂肪,特別是「含高油脂的肉類」,因為這些食物到了小腸以後,哦!油頭粉面。小兄弟被迷住,動作變得慢吞吞地,吃得飽飽地完全不想動。像人剛吃飽不想做事一樣,也像人喝酒後東倒西歪,五、六公尺長的小兄弟都不動了,連帶著,我想動也動不了。

    腸子不動是非常麻煩的事喔,因為我們兄弟雖然都不動,我吸收水份的功能還是很好,不會中斷,不會停止。我大腸裡的排泄物就變得越來越硬,液狀的貨物結果變成像石塊般硬,搬運好費力,我也可能無力搬動它了,這一來就會變成「便秘」了。

    身長一公尺的我,身上也會有一個一個小倉庫,叫作「憩室」。有的憩室是先天的,有的是因為我壓力太大、緊張,為了消除緊張,腸壁就向外膨出造成憩室。

    還有,如果存在我這兒的廢物變得很硬的時候,比較硬的廢物也會變大,相對於小兄弟小腸年輕力壯,沉穩如中老年人的我,可沒有力氣把這些大石頭給搬出去。這些沒有搬走的石塊,就成了很大的負擔,可能戳傷我腸壁的皮,而且小兄弟分解完食物糜,送下來的廢物,可能存有很多毒素、很多細菌,時間一久,我的皮就壞掉。失去我美麗的外表,也失去功能,好像雞皮疙瘩,一塊一塊的,這是所謂的「息肉」。這些疙瘩一個一個跑出來以後,有的時候會長大,會變成壞的癌細胞,所以我最不喜歡主人吃太油的東西。

    多纖維多喝水, 蔬菜水果最健康。 我喜歡的是蔬菜、水果,含有很多水分、纖維,當然也喜歡主人多喝水。

    因為纖維跟水在一起,就會膨脹起來,當膨脹的體積夠大了,我就知道我要動作了。我要把廢物排空,然後我也會覺得很舒服。所以,主人要了解,我這中老年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像大石頭般的糞便,我是排不動的,請無論如何要多喝水。

 

     如果身體太少攝取纖維質、水分,我這兒的糞便太多太大,我搬不動、排不動之後,就形成醫生們說的「機械性腸阻塞」〈Mechanical ileus〉。腸子前端可能會腫大起來,壓力也越來越大,我也會受不了,最後我會爆炸、腸子穿孔,對身體是很危險的。只要醫師警覺,就會立刻切掉我潰爛的部分,唉,那我真是無辜受罪啊。可是只要平時多吃蔬菜水果,我就會很健康。

 

    我的營養是來自血管,我的腸壁周圍都有很豐富的血管。如果血管不暢通,我的外表就會受到傷害,就會出血。這就是所謂「缺血性結腸炎」〈Ischemic colitis〉。粘膜表面是很嬌嫩、脆弱,最容易因缺氧,缺血出血。

    二十多年來,臺灣人的生活習慣有很大的改變,西化的速食連鎖進駐,人們都愛吃油炸的食物。而且平時都很忙碌,就少運動,可能也沒有多喝水的習慣,所以這幾年來,聽到我們大腸罹患癌症的例子是越來越多。大腸癌的死亡率增加十倍,發生率增加到十多倍。二○○五年的數字顯示,大腸癌的發生率達到九千六百例,這已是接續在第一名肝癌之後,排名第二了,與九千九百例的肝癌相差不多了。

    而就在2007年,大腸癌的發生率已經突破一萬例。肝癌是第一個突破一萬例的癌症,大腸癌是第二個,而且案例還在持續增加中,這是非常恐怖的。「我不希望健康的我長癌細胞,因為長了癌細胞我就痛苦了,我被害、要被開刀,我要變短了,這些都是我不樂見的。」

      切勿亂服藥

   我有的時候也會發炎,有種種原因可能引起發炎,特別是主人喜歡吃抗生素時,抗生素可能會讓我「拉肚子」,引起我「結腸發炎」,甚至害我的表皮爛掉、鼓脹起來,形成偽膜,這是很嚴重的。所以我也呼籲人類,非必要時不要隨便吃抗生素。

    長期吃抗生素,就要小心有特別的細菌會跑出來,這些細菌就是偽膜性結腸炎發生的重要原因。已知大約百分之二至三的人身上有這些細菌,現在越來越多,尤其在長期療養院的住客可能多到百分之二十至三十,醫院住院的病人也多到百分之三十,這是所謂的困難腸梭菌〈Clostridium difficile〉。這也是未來院內感染管制非常重要的課題。

 

   「 吃了壞東西,我受不了,就要很快排出去。」所以,主人腹瀉是因為食物中有毒素,需要儘快把毒素排掉;所以不必立刻吃「止瀉藥」來解決問題。例如偽膜性結腸炎,就是標準的梭菌引起的發炎,你給我吃抗痙攣、抗蠕動的藥,結果呢?就發生一個問題,這些壞東西跟我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反而不好,所以有這種屬於刺激性的毒素、細菌存在時,最好是不要給我吃止瀉藥,毒素反而排不出去。

     還有,或許主人會覺得奇怪,如果我發現裡邊有血,我也會想辦法很快地排出。雖然血本身是很寶貴的東西,可是我很愛護我的環境,我很環保,我不要這裡血流成河,我不要,也不喜歡。

    胰臟發炎腸不動

   還有一項我大腸最害怕的刺激──來自胰臟。

    胰臟發炎的時候,會分泌胰臟酵素,胰臟酵素會消化我、我會被溶解掉,我會被吃掉;如果我亂動,這酵素就會亂跑亂竄,影響就會很大,所以我懂得犧牲小我不影響大局,我要發揮防火牆的功能,把它隔開。

    可是如果遇到「腹膜炎」這樣的大災難,我也沒辦法,我也分不清楚那裡是真正的病變,這時候我只能消極地罷工處理,整個腸子不蠕動,這是所謂的「麻痺性阻塞」,唯有這樣能保護大腸也保護整體。我不是不愛動,我絕對是盡責的。平時,我是很規律地在動,一分鐘動二次、三次。我一動就是整條按照次序地動,但是遇到外面情況不好的時候,我就不敢動。

      少用牙籤免危機 

    很多人習慣用牙籤,但是小腸和大腸我們兩兄弟都很害怕牙籤。牙籤一不小心咬斷了,喀擦,結果牙籤掉到食道,沒問題;掉到胃,沒問題;掉到小腸呢?「那我的小兄弟會被這些尖尖的牙籤傷害,甚至被牙籤刺破。」

    所以我們最不歡迎主人用牙籤。

    還有一些很硬的藥物也可能傷害到我。

    特別是止痛消炎藥〈NSAID〉,品質差的消炎藥「崩解率」很差,意思是說不容易溶解也不容易吸收,從食道滾啊滾到大腸來,在滾的過程,藥的外表有一部分已經破掉,帶著很強的腐蝕性,NSAID 的成分都是鹽酸,我的內皮被灼傷、潰爛。NSAID 引起的腸壁的問題,是最近十年非常嚴重的事實,會引起出血,醫生用內視鏡檢查可以看的到藥就留在那位置上。

    大腸歡迎益生菌〈probiotics〉,但是益生菌一吃就是幾億個、幾十億個,甚至一百億個,數量太大,裡面是不是有藏著一些「壞菌」?很令我憂心:「一次吃進這麼多的菌,如果藏著『壞人』,那就很麻煩,會不會傷害到我?」

    所以,我還是希望:有正常的飲食,有適量的纖維,有正常的活動,有足夠的水分,而且不吃油,不吃肉,四個有,兩個不,是保護我最好的方法。NSAID 

    王醫師的大腸經

    各位讀者,聽完大腸的吶喊之後,回復到我腸胃科醫師的身分。
    我要呼籲大家,多吃蔬菜、水果,少吃油炸的食物,少吃肉類,要多運動、多喝水、多吃素,絕對可以「腸」保健康。請每天至少有一餐,每一週至少有一整天吃素。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朋友寫的文章,收藏在這兒,與大家分享。


床單與被套  


   大雨停歇的午後,峇里島水明漾區積水不退,街道如河,我趁著無雨時分,涉水逛街尋找蘋果綠枕套。悶在Villa半天的觀光客傾巢而出,汽機車駛過深坑大洞,嘩嘩濺起水花,我為閃躲兌幣掮客的糾纏,涉入不見路面的水道上,不時被機車乏力的喇叭聲警示,我的腳趾因穿人字拖而磨破皮,傷口觸水隱隱作痛,從街頭逛到街尾,各式小攤與家飾店,多數販售峇里島傳統染布,到了精品店區,終在街尾一家連鎖寢具店,買到近似蘋果綠的枕套。  


  我欣喜提著戰利品步出店門,訝異積水仍未消退,達成任務後,輕鬆拿著相機拍攝街河景像與店家的豔麗櫥窗,一腳踩進水溝,踉蹌跌入水中,鏡頭未關的相機泡水後,再也無法啟動,連鏡頭都縮不進,對街的掮客見我狼狽模樣,噗哧大笑。回到Villa後,我用吹風機猛吹相機,再用乾浴巾包裹,將一對飽濕雨水的綠枕套擰乾,用力攤平皺摺,晾在庭院的椅背上風乾,然後潛入泳池,雨雲飄散,黃昏寧靜,僅有換氣與滑水的輕緩聲響,我浸沐微藍水中,風拂過水面,Villa的廊燈串成金黃弧線與椅背枕套映著池水悠晃。 


  我躺在Villa池畔歇息,望著水中倒影,這是許多旅人在峇里島最安寧的片刻。在晝夜交替的微光中,腦海湧現自己近年採買床單與被套等寢具布品的過程。我為了替一件購自印度的普普風床單,尋找合適的枕套,搭配成一組床包,連到南洋度假仍心懸此事,如今折損一台萬元相機,不免自嘲,孤單旅行峇里島,已夠落寞,還為尋覓枕套,賠了相機跌成狗吃屎。  


  我對床單被套的收集癖始於六年前的印度之旅,那年我結束一段短暫戀情,卻難以釋懷,到北印度流浪一個月,鎮日與孩童嬉鬧、遊逛景點,或在民宿頂樓吹風,將思緒放空,用盡各種方式想忘記劈腿離開的K,每參觀一座佛寺或印度教廟宇必對佛陀、印度教眾神祇祈求,希望揮別憎恨別離之苦。但越想忘卻,記得更牢。來到恆河畔,甚至隨印度人沐浴河中,掬一把河水,閉眼往臉上抹,希望能滌洗傷鬱之心,浸沐恆河懷抱,一度將混濁恆河水當成忘情水。返回旅館後,奮力用肥皂搓遍全身,洗去沾黏的汗漬與泥沙灰燼,淚卻隨著蓮蓬頭流水滑落。  



  旅程末段我逛進久德浦一家寢具店,店員攤開一張又一張北印度風格的印染床單,令我愛不釋手,我決定在離去前,在這座以印染紡織聞名的城市用完剩餘的盧比,狂買四件雙人、三件單人以及多個枕套、桌巾,多數是北印度風的手工植物染與幾何漸層圖案,拼布枕套的繡工雖粗糙,但純棉布料柔軟,色彩亮麗,散發濃濃異國風。為了將十多件床包布品扛回家,我丟掉兩條破牛仔褲,騰出背包空間,辛苦揹回台灣。  


  但印度全年酷熱,床包根本沒搭配被套,我買的床單與枕套,色調與紋飾大不同,回家攤在床上,怎麼搭配都扞格不入,雖然隨意混搭也是一種美,但我對色彩搭配敏銳度高,寧願將各自落單的布品疊置衣櫃,也不願勉強湊合使用。在外租屋多年,讓兩套素色水藍色與白色床包組輪流伴我入眠。  


  直到去年我成了有殼一族,打造夢想中的藍色臥房,花了數天在網路搜尋寢飾,相中以天藍色與白色為底色的七彩條紋,品名為「夢幻海洋」的雙人四件式被套床包組,搭配寶藍色緞面床頭板與淺藍色的主牆,恰如其分,臨睡前,屋外的溝渠流水潺潺,有如浪湧拍岸的節奏。我將藍色臥房的照片貼在MSN的顯圖,將暱稱改為「睡在一片藍色海洋裡」,線上的朋友不時誇讚,這房間很「正點」。  


  獨住新宅的第一個月,日日難以安睡,夜裡在闇黑的斗室張開眼,躺在床上望向如燈塔的冷氣電源黃色光點,面對冷清陌生的居所,我像魚離開海洋,躺在沙灘慌張拍打尾鰭,我來回踱遍屋內各角落,強迫自己熟悉客廳、廚房、客房以及浴室的位置與空間擺設,有時落寞枯在沙發上,或趴跪抹地像魚一般巡游,但我最常以換床單被套打發失眠夜。  


   攤開那疊塵封數年的印度床單與枕套,四件雙人床單的色彩圖案特色迥異,有春夏淡雅潔淨輕色彩或秋冬沉靜優雅色調,我決定替每張床單尋找合適的枕套與被套,可依心情起伏與季節遞嬗,隨時更換  


  我的臥室窗簾、床頭櫃、衣櫃皆為簡約線條與色調,每件印度床單鋪上床,臥室氛圍截然不同。我抽空到寢具店尋找合適的床單與被套,希望能買一組素色被套與枕套,能搭遍四件床單,可惜每件床單的主色不一,只能各自配對。  


  這四件床單中,屬由橘黃紅綠四個色塊組成的印度普普風床單最難搭配,鮮豔的色塊裡,各有線條構成的星星、圈圈、鬱金香、水仙花圖案,鵝黃色與蘋果綠色線條滾成布邊,如一幅用色大膽的圖畫,在春夏時節或心情愉悅時,最適宜鋪上這件床單,我決定用素色的鵝黃色被套、蘋果綠枕套配成一組。在寢具特賣會賣場挑了一件鵝黃色被套,但連素色綠枕套都難找,更遑論蘋果綠枕套。後來我在東海商圈一家寢具店,找到草綠色枕套,回家對色後,發現色差甚大,再拿去換成紅色搭配另一件床單,車卻停在中港路被拖吊,拖吊費加上保管費,都可買一整組床包被套。  


  我向友人轉述尋覓床單被套的過程,竟被虧說,有六組床包不嫌多,乾脆再多買一組,可當一夜七次郎。  


   失眠夜,我起身換床包組,吃力將棉被塞進被套,緊抓棉被四角,奮力在空中甩盪棉心,記憶的底片也隨之飄盪,想起應允要一起打造夢想中的家,攜手坐上陽台看風景,慢慢變老的H  


  曾經我們將IKEA當成約會地點,喜歡北歐極簡的家具風格,在寢具區替彼此租賃的套房挑選合適的床單被套,帶著H挑選的蘋果綠床包,回到住處H迫不及待鋪上新床包,翻看產自印度布廠標籤,我堅持要浸泡熊寶貝洗衣精,洗滌曝曬後,會更柔軟舒適。當我們對圖案色調甚至洗滌程序起了爭執,意見相歧,我總說下次去印度買一批回來,便宜又浪漫,還可網拍賺回旅費呢。  


  今年再返印度,H已離開半年,跟K一樣劈腿離去。我刪除HMSN、手機號碼,卻刪不去深植心上的愛戀時光。我在孟買一家寢具店購買一組寶藍與天藍緞紋相間的織紗床包,翻出多年前的淺藍色棉質被套,雖然布質不同,但剛好與同屬藍色系的床單枕套搭成一組。這件淺藍被套,存有H留下的一個姆指印淡淡血漬,不細看,也難以察覺,有時被單捲成一束,血漬像躲迷藏般消失,摺被時,常會刻意將血漬內摺,時日久了,就隨意亂摺。  


  多年前的夜裡H的傷口滲出血水,沾染被褥,染紅白色床墊,堅持將褪色陳舊的床包丟棄,但被套被我偷偷拾回,搬入新宅,我不捨丟棄半新不舊的床墊,用床單包覆床墊,每當我更換床單,便想起與H一同甩被換床單、幫H換藥的情景。  


  為遮掩床墊上的淡淡的血漬,我仔細整平床單,將邊邊角角塞入床縫,包覆著斑斑點點,卻藏不住字句刺入心窩的鋒利言語,分手那夜H任性地說:「你是完美主義者,有很多行為讓我很不喜歡,我們當朋友比較適合。」然後,轉身下車,頭也不回地走入暗巷。當車門啪一聲闔上的剎那,我們既是生離,也是死別了。  


  我天真以為,在愛情裡包容對方的缺點,即能和諧相守。  


  某個晴日早晨,我在晾床單時,發現一組藍色格紋被套與枕套的背面,是整片素樸的寶藍色,正好與另一件融混印度與英國織品風格的大象花草疊圖床單底色一樣,有如同組設計的一整套四件式床包組。我索性花了半天,洗滌十多件床單被套,晾在頂樓曬衣場,各色床單被套隨強風獵獵翻飛,夾子彷彿隨就要鬆脫,床單被套幻化成飛天魔毯,載著情愛懸念,翩然飛去。  


  我逐一檢視一字排開的床單被套,有些褪色、缺鈕扣、布料起毛球,每一件都殘存著情人的體溫,不捨扔棄,就收妥沿用,時而曝曬,就像懷念那些永不復返的吉光片羽,我將色彩布質相近的床單被套配成組,色彩組合也許不是那麼光鮮自然,卻也能自成一格。  


  這段偏執尋找寢具的過程,一生只有一回,我努力尋覓床單與枕套,卻難以找到如同一系列設計色彩、紋飾、質料吻合的床包組,在愛情裡我知道那不是我所想望的,試著包容某些不完美。當我在夏日換上蘋果綠枕套,那是H最喜歡的顏色,多年後,我不再認為蘋果綠過於俗艷搶色。  


  當我枕著蘋果綠枕套醒來,我不再想起H換回純白床包與被套,讓心回到最初的原點,像窗外白雲一樣,自在飄移。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