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葉包消失事件。


學長特地應邀來喝的野生茶,卻發現不翼而飛了!


留下空盒在地上。


於是我反覆尋找,樓上樓下、櫥櫃裡,甚至附近郊外。


遍尋不找,我開始懷疑自己健忘的時候,猛地想起野狗曾經進到家中啃食松林部落的香糯米事件。


空盒靜靜地躺在地面,應該是重要線索。因為,我取用的習慣,一向會物歸原位,就像我們出門總會記得回家一樣!個人相當重視生活上的這些關於歸零的習慣,覺得如果不養成物歸原位的直覺慣性,那麼有可能,我就會在臨終之時,忘了回家的路。


我開始接受事實,慢慢放下難免覺得可惜的遺憾了。就在仍對同學贈送的心意感到抱歉之際,瞥見那包茶葉被咬破,不知何時散落在停車棚的角落,一種逐漸升起的憤怒被轉念取代,也許正可以證明連野狗都知道這茶葉的特殊氣息和種種有益的成份。


遂彎下腰一片片撿拾,吹掉間雜的狗毛,也要一根一根去除對牠的憤怒,過程中感受這種情緒刺刺的,竟如此傷心。面對憤怒,其結構裡的因緣,它住在何方?看著它,就面對面看著,竟變得如此虛幻不真實。無常的憤怒為什麼影響我的身心,根源在哪裡呢?


 


初步撿起茶葉之後,置入袋中再做進一步的篩選。白色A4紙墊底能讓狗毛雜質無所遁形,歷經兩小時,不到二兩的茶葉終於挑選完成,損失約莫半兩。我猜它已經輕微受潮。然後亮出陶板淺鍋,來加熱烘焙茶葉吧!我知道製茶應該要專心一致才行,但過程中長輩有事喚我,去應了一下故事回來發現溫度太高了(陶板後勢溫度看漲),趕緊徒手翻炒,彷彿看見某種成份化作青煙消散在空氣中,唉呀過火嘍……!


靜置放涼之後,品茗。大體變得溫潤,茶湯依然清澈,第三泡之後的微刺感不見了,但持續的喉韻也減弱很多。


過去的、現在的茶香和韻味,都隨青煙飄到我內心的反省裡去了。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