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謝銘祐先生南投草屯出生,小學時期舉家遷徒至台南,就讀台南一中。曾任劉德華、謝霆鋒、徐若瑄、動力火車、迪克牛仔和梅艷芳等人寫歌或唱片製作,後來大盆地裡的沈悶讓他愈來愈傾向憂鬱,自認寫不出能感動自己的歌曲之時,在四方邀歌不斷忙碌多產的全盛期,200071日毅然結束了台北的工作,回到樸實無華的故鄉安平。(所以他有安平腔。)

 

就在思索人生的方向之際,買了張地圖,花半年時間走過台南每條街道巷弄,這樣「把故鄉走回來!」----多麼虔敬的回歸儀式啊!

 

於是2006年成立「麵包車樂團」,創團理念是:「當音樂工業,將大部份心力放在6 30歲的市場時,以服務老人、引導年輕人為目標的獨立樂團」  經常率領團員到老人院唱歌給長輩聽,他的母親因此曾對同輩的老朋友說,如果他們將來住在老人院沒關係別擔心……:「我兒子會去那裡唱歌給你聽」。翌年218日晚,完成返鄉後的第一首歌"三十一歲零一天",收錄在"圖騰"專輯。自此,憂鬱症不藥而癒!

 

        謝先生改編早期的歌謠,也唱自己創作的歌曲。例如他唱《安平追想曲》的時候,讓我懷想那個充斥著日本調調的流行年代,許石先生經過反省後決意要擺脫受制約的心態,創作出述說自己故事的歌謠,此刻聽來,彷彿昔日的浪潮,拍打著現代的港灣……。追想懷思的餘波盪漾流淌迄今,觸發了謝銘祐寫了《金小姐》這首好歌,延續海風的滄桑,緩緩吹彿,輕叩歷史那扇思念無應的門。他回憶第一次唱歌給臥病在床的長輩,那種情景教人難忘,別人是歌曲結束時鼓掌,而他們是你才唱第一句,眼淚就掉下來,他們的掌聲是淚水……

 

  我曾每天走過ICU和呼吸病房,他說時那種情境,猶如親臨。

 

  這首《行》的旋律和唱腔吸引了我(http://youtu.be/ge-o2r3ZqIo),才開始關注這位性情中人的作品和動向。另一首關於鳳凰花(原產於非洲東岸馬達加斯加,1897年引進在台南首植)的歌詞:「鳳凰花飛啊飛,汝欲共阮帶去陀紅若火,一著起來熱袂退……紅的雪,佇阮夢中硞硞綴」那個「雪」字,下筆令人如此動容。

 

內心思考,像這樣的歌手,回到故鄉這麼多年,在現今充滿商業氣息這種「必要之惡」的環境裡,為什麼我聽不出他作品和歌聲裡的媚俗氛圍?是什麼樣的淡定力和持續的熱情,慢慢燃燒著他七年的青春。

 

我要向這種自覺之心學習。

 

 

 

*第二張專輯《泥土》,獲專業權威的音樂論選為臺灣最具代表性的百大唱片之一。

 

**《台南》專輯,獲2013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演唱人、最佳台語專輯兩項大獎。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強植假記憶 鼠腦實驗成功


〔編譯魏國金/綜合外電報導〕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科學家成功的將虛假記憶植入老鼠腦中,使老鼠回憶起根本未曾發生的痛苦事件。專家指出,這項研究可望有助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治療,並提醒司法人員大腦記憶的不可靠,降低使無辜人入罪的謬誤目擊指證的發生。



這項操控老鼠記憶的研究成果發表在「科學」期刊上,主要撰文者利根川進(Susumu Tonegawa)指出,研究方法涉及辨識出在記憶形成過程中,物理上與化學上發生改變的腦細胞,這些細胞稱為印痕(engram)。


這位一九八七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說︰「無論是虛假或真實的記憶,記憶底下的大腦神經機制是相同的。我們的試驗提供了虛實記憶可在記憶印痕層面上探究的第一個動物模式。」


以光當開關 刺激腦神經元


該實驗的第一步是標定出鼠腦中特定記憶的腦細胞,並藉由光刺激,迫使相關神經元活絡,進而引發出記憶。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人為刺激神經元,而使現實中、本質上毫不相干的事件與環境關聯一起,進而植入一個新而不實的記憶。


研究人員使用光電遺傳學技術,也就是以光來開關動物的個別腦細胞活動,在實驗中,光纖將光傳導入老鼠的海馬迴,腦中海馬迴區域在形成新記憶上扮演關鍵角色。


研究人員先將老鼠放在安寧的環境A盒,當老鼠探索環境時,牠們的記憶細胞以「光敏感通道蛋白」(channelrhodopsin)標定出來。翌日,研究人員將老鼠放在環境大為不同的B盒,一會兒後對老鼠腿部施以輕微電擊,同時以光活化編號A盒記憶的細胞。


第三天老鼠被放回A盒,結果牠們因害怕而戰慄,即使牠們未曾在A盒內遭電擊,這顯示不實的記憶已然啟動。參與該研究的神經科學家拉米瑞茲說︰「如果老鼠有好萊塢,這將是牠們的『全面啟動』(Inception)。」這部二○一○年的電影是虛實難辨的夢中夢鉅片。


研究人員也發現,不實記憶能刺激大腦其他部分,比如杏仁核的神經活動,杏仁核是腦中的恐懼中樞。


共同撰文者劉旭指出,對動物而言,虛假記憶如同真實記憶,因此,知道如何開啟虛假記憶或許也能幫助學界了解如何關閉或刪除不好的記憶。


人腦植入還很難辦到


雖然要在人腦植入記憶在可預見的未來還很難辦到,但該研究還是不禁讓人擔心,有朝一日在法庭上,不實的指證恐毀掉無辜者的人生。


利根川進指出,該研究顯示,心中抱持的認定或許是錯誤的關聯而非真實的發生。「我希望未來的研究能進一步讓司法人員與專家警覺,我們的記憶是如何的不可信賴。」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只記得,我們來到一家寬僘明亮的店,陽光自大片木欞玻璃窗灑落,讓這買賣的場所更加溫暖,令人感到愉快。


兄弟猶豫在兩件分別是金銀色的產品之間,最後選擇了沈甸甸的、估計至少好幾兩,能夠保值的黃金飾品,但沒特別殺價,只要求再鑲上一個物件,並且說要給老闆鑲嵌的工資……。我忘了老闆最終是否優惠你免工資?但這就是你,即便在生意場所,也不會為難賣家。


 


起身將這稍縱即逝的場景寫下,否則我很快地也將會把你忘記。


 


我看到有人給你寫字條,黑色的字跡豪邁有力,可能是鋼筆。因為我腦海裡,思忖著各種鋼筆的筆尖,下筆時的不同觸感,能書寫出什麼樣感覺的字跡……。


有些字句,只有一瞥,似乎是我看不懂的,而看得懂的內容大意是,兄弟受邀回來要跟這個寫字的人合作一番事業,你正評估這計畫的可行性,心裡準備隨時結束那邊的工作。


場景在類似巴洛克建築的庭前,石階數十連接的終點似是綠茵草地,階梯幾乎站滿了人,熱鬧喧囂,早晨的陽光溫暖靜靜斜斜地照射下來。


 



 


天亮了,醒來之前我還在想,接下來要跟你說什麼?怎知一睜眼我就回到了現實的世界。


 


那個世界的我,並不訝異你的出現,彷彿仍是生活中常相左右的朋友,只是今天我怎麼沒有看到你的妻子,我的好學妹……;這個世界的我,感覺到的是久別重逢的好兄弟,在你死後多年。


夢裡的時空很奇妙,彷彿那個世界裡沒有分離的覺受。醒來的過程,反而像是在對過去所認知的我說再見。


猶憶起第一次我在越南時期,向上天祈禱之後夢見側對著我無言的你。


我只能記得這些了,這是我第二次夢見你,輝哥。


 


存在本身。現實和夢幻對我來說,都有一些錯覺。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16 Tue 2013 21:23
  • 受難




 


 


今天觀看了一部改編真人實事的電影《127小時》


主角獨自登山遭遇落石夾傷手臂,度過五天之後斷臂求生的過程。


他有了凡事皆非偶然的領悟,是自己的決定引領他到這裡來的,這石頭一直在這裡等待它受難。


甚至他在岩石牆刻下「願靈魂在此安息」的字句,似乎一切已然命定……


但壯士斷腕的智慧,卻改變了結局!


 



 


切開自己的手臂,每一刀都痛,如果害怕痛楚,結果就像是聞風不動的石頭一樣可以預見。


知道必須做這個決定不難,實踐的過程不容易,還須割捨對自己肉體的貪愛和夾雜著恐懼的執著。


如果再繼續等待下去,不知會不會出現奇蹟?也許會,但是已經試過很多方法,等待很久的時間,沈澱成本不斷增加,體力逐漸虛弱,一時之間,他選擇「改變現狀」!


劣質的鈍刀,割不破彈性的肌肉,經過幾天的掙扎過程,反而讓自己靜下心來「接受事實」,才發現危壁周遭早已預備足以解決問題的材料----石片。


壓住他的是石頭,可以救他解脫的是岩片。頓時化為智慧之劍。


時間消逝無蹤,八點二十分烏鴉還沒有來……陽光每天有十五分鐘透過岩縫照射到身體,感受到金黃色的美好……


是我的決定牽引到這裡受難,也是自己的「覺定」(決定)引領自我走出困境迷思,重獲自由。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有感而發的內容,顯得語重心長。


  家中長輩年老生病為了申請外勞看護工的事,必須開家庭會議協調相關事宜。但兄弟的反應,不禁讓我想知道,到底是怎麼了?他怎麼會這樣想、卻那樣做呢?相同的語句,彼此之間的解讀歧異竟如此之大。


  回溯家庭教育的背景,影響人的一生甚鉅,父母過世得早,在人生重要時刻也無法為子女作主,家中尚有最高輩份的家長,他多年的態度,例如是否溺愛特定人、是否平等對待每個人……諸多因素,幾乎決定了未來事情的發展方向。君不見當今臺灣家庭,父子兄弟姊妹之間離心離德的情況,時有所聞。


 


  如果無法從家長這最有效而直接的高度去避免和解決家庭的問題,那麼子孫之間,要如何靠彼此的協調來尋求平衡呢?如果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應當如何善於自處?這時,若加進媳婦的想法,又會是怎樣複雜的局面!


  有很多家庭,其實內心有很多誤解,都是自己的個性習慣織苦難的故事而來的;一味地怪罪別人,是來自內心長不大的小孩,自私卻不自知地放肆過度自由的言行,像個刺蝟一樣動不動就對誰不滿,或是老是找凶手、抱持著受害者的心態,老是怨尤別人碰觸了他的傷口。


  家庭問題,還需要坦然面對(自己和至親心中其實也有邪惡面向)的勇氣,首先必須承認問題的存在,才會有轉機,否則只能維持表面的和諧,繼續度過無聊的人生。但在問題攤開之後,還需有相互尊重的成熟態度,家庭成員擁有身心成熟的要件,才能吸納各自不同的想法和意見,透過溝通協調,儘量去滿足多方的需求,解除他(她)各自心中的不安。


  切忌企圖改變他人的觀念和想法.這樣會沒完沒了,終究進入負面情緒的死胡同,仔細聽聽他講出來的言語,用傷害對方的方式,卻同時像是正在乞求別人憐憫。這種離題式的爭吵,虛耗了自己的精神和彼此的感情。意氣用事的結果,不僅擴大了問題的嚴重性,破壞力將無以回復,只被隱藏在心裡,為下一次再度發生的爭端埋下伏筆。


  或許你會問,此時又當如何?我對自己的建議是,走出不斷詢問「為什麼」或是「找凶手」的情境,改問「是什麼?」我不一定要知道久遠以前的答案,但是我需要解決眼前的疑惑。


 


  我們的內在有太多考量了!總是希望能面面俱到,但這種想法往往也是無法處理周延的原因。不如回歸念頭和舉措的「事實狀態」,用光明的胸懷來面對陰暗的行為,以練習不帶價值判斷(是非善惡好壞)的態度,才能直指人心幽暗的角落。山重水複疑無解,放下纏腳的草續前行,風向谷裡吹,柳還暗,荊棘已開出花朵。


 



 


  最後我在LINE上用淺白的話告訴兄弟:


 


等你自己回復平靜,睡前再看看上面的對話吧。


我也希望你比我快樂。


我現在感到滿足。你說你能比我更快樂是好事。


只是你現在,要學會觀看自己。


說話與行事,就像是開車一樣,同時要在意路上所有人的動線。因為我們不是只有自己在走,每個人都息息相關。


 


快樂是打從內心快樂起來的。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三種綠鬼虎尾蘭(Sansevieria***)之討論,如需引用,煩請告知--


  綠鬼總是令虎尾蘭收藏家著迷,有別於絕大多數品種的黃、白色錦斑。她的中斑是綠色的。這種深綠近乎魔幻般的「黑」,相對袖珍型的植株更適合置放在任何現代室內外狹小的空間栽培,成為懶人植物愛好者的新寵兒。這品種遠在五年前進口,卻又消失無踨,數量非常稀少,至今聞其聲不見其影,本尊撲朔迷離,教人真偽難辨,在世界上真實存在,卻又不知是誰?


        市場上最常見的綠鬼是Moonshine,在原來的青白底色中,有著隨生長時間變化的不定出現的綠色錦斑。據聞她是月光(非銀后,銀后植株通常比月光為高。)虎尾蘭的變異,容易綴化,通常不超過30公分。 像教官覺得綠鬼之名,非常適用在月光的身上,因為綠斑的變化無窮,有如鬼魅般令人捉摸不定。


 *左圖:月光虎尾蘭


  還有業者所謂的「正宗/正港綠鬼(trifasciata"Loops pride")」,依其類似卻有分別的形態,市面上出現兩種款式……:


1.覆輪綠中斑,間有白或淺綠色點分布,葉形仍保持典型的 trifasciata,惟葉片稍厚具有獨特質感,耐看的深綠色。


2.同樣是覆輪綠中斑,與前者不同之處有兩點: 一是葉片似乎更厚實些,綠中斑範圍無色點,為純粹更加濃綠(黑)的色澤,還有明顯葉脈凹糟,除此之外,葉形彎曲向上微卷,形成獨特猶如自豪的姿態。


       * 生長特性: 即便您習慣採用摘切母株頂芽的方式,促使其因此長出側芽的繁殖技巧,可能要大失所望了,因為它生長的速度著實緩慢,不易長出側芽。


  


  前者綠鬼,依部落格多肉種植專家隱士猜測,認為可能是他在圖鑑上看過的某品種,依其學名直譯為"孔雀石綠 Malachite green"(鬼), 該款有人也稱它叫做正宗綠鬼。但這應該總是會存在的「第二種綠鬼」。


  於是筆者與隱士認為後者的株型態樣,似乎比較接近學名所提示的Loops環狀態樣!綠鬼的中文名稱之由來,目前出現至少三種不同型態的植株,似乎愈來愈無可考究了!國內至少有兩大直接進口的業者認為,這可能才是綠鬼的始祖。就名稱而言,Loops pride不容易直接英譯成中文名,所以才有人依其形態特徵取名「綠鬼」,這是合乎邏輯的推測。如果有誰知道綠鬼名稱的由來,歡迎參與討論!



*上圖的綠鬼品種,葉片寬度比實際比例縮小了許多。置放在光線較弱的場所,新葉有些徒長的現象。




*五張圖是綠鬼正常的葉形比例和色澤表現。可觀察的到葉片在綠中斑範圍內,並無其他雜色。


  假設此兩者,我們都願意相信業者各自所言的品種(Loops pride)來源正確,那麼究竟導致植株「變異」的原因何在呢?


        可能的因素之一,是環境。例如在溫室內栽培,均溫高成長速度過快、或光線不足造成徒長;因素之二,係盆栽根系滿溢,新株塞爆未換盆,介質空間狹隘生長受限,導致葉片比例縮小。另外,不知日夜/季節溫差對虎尾蘭的影響如何?筆者認為這個參數也值得觀察。


  除卻這些較易從栽培過程觀察的因素,若單就側芽繁殖(有別於葉插法繁殖)的經驗分析,虎尾蘭自母體長出側芽(新生的子株),其植株在整體基礎葉型和質感幾乎是不會有明顯改變的。通常子株發生變化大多在可得預期的範圍內,例如葉色紋路線條(如中斑寬窄的變動)、植株綴化與還原、錦斑濃淡或消失等等。


  綜上所述,客觀作初步判斷,不論何者才是「正宗」綠鬼虎尾蘭( Sansevieria trifasciata"Loops pride" ),既然中文名稱莫衷一是,不如回歸學名所提示的植株性狀觀之,依側芽表現的幾個態樣作判斷,上開三種綠鬼「應該」各別屬於不同的品種。換言之,三者不能謂之其為相同的品種。筆者認為,另有一辦法或許可以歸納目前已經混淆的中文名,亦即不妨將這三種市售綠鬼,分別冠以學名的譯文,稱呼其為「月光綠鬼」或「某某綠鬼」。如此豈不皆大歡喜!至於有關綠鬼的正名(學名)問題,可向國內「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查詢。


 



*說明:


1.兩圖為相同品種的虎尾蘭(應該是Sansevieria gueenensis variegata),左為母株,右是它的側芽子株,雖然錦斑消失,葉形和質感仍然一致。側芽繁殖維持了植株的基本形態。


2.左圖盆內的子株,其性狀與母株相同。


有朋友來信:


「非棒狀的虎尾蘭有錦的與正常的差異性很大(型態),棒狀虎尾蘭就沒差異.一般植物的錦會稍微凹陷於正常葉,但虎尾蘭許多有錦的比正常葉較高,所以有錦的葉子較厚,正常的葉子較薄


大部分的虎尾蘭其斑的產生是透過葉插,使其產生基因上的突變或缺陷…。」


§本文的整理,特別感謝隱士、境大和聰大以及大漠四位朋友,於忙碌中撥冗與我討論的書信往來。


按:月光和銀后的差別----


1.有人覺得幾乎沒有差別,兩者皆為銀灰青白葉色,可能根本就是相同的品種;或有綠色錦斑的,另外稱為月光。但市場上有綠色錦斑的已經被稱為綠鬼,與真正的綠鬼產生混淆了。


2.也有人認為銀后植株比月光高,後者的高度通常不超過30公分。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