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黑吃斑鳩.jpg   原本是流浪狗的小黑Kulo因屢次咬傷人事件,長輩請村長找疾管局處的人前來處理。

第一次Kulo逃脫了,且項圈的零件故障,後來牠與別的大狗互咬,項圈即被咬斷……,一連幾次狀況的啟示,似乎顯示牠命不該絕,人類不應再捕捉牠了。

但抓狗大隊還是來了,用勒脖的粗暴方式成功捕捉了小黑,導致眼睛充血。

第二天,跟兩三位朋友講述這過程,著實令人不捨,人類把動物當作物品,而且還不是心愛的物品。

Ho老闆聽聞之後,立刻主動表示如果還找得回來的話,想要收養牠。

我考慮的層面很多,最終本於尊重保護生命的願望,把內心想到的許多困難都擠到後面去了……於是越過人情和山顛,展開了嘗試性的救援行動。

首先我鼓起勇氣詢問村長,他接到電話時的語氣,說明他只是執行公務,並給了我電話自己詢問。如是輾轉連絡遠在南投嶺興路的動物收容所,那端說的確有類似這樣的狗被抓進來,已經進入公告15日的流程中。若要領養,需備妥:1.身分證、2.節育證明、2.施打狂犬病日期和編號等證明(若無後兩者證明文件時,領養的費用比較高)。

幾位朋友聽說老闆的慈心善行,讚歎之餘不免開始擔心,他有地方養嗎?要養很久耶,有跟家人商量過了嗎?幾乎每個人都不看好養在他家的環境,我也開始有了些許心理的壓力,甚至也有人建議不如讓小狗回歸大自然野放山林,奔跑在陽光大地裡。

翌日,老闆賢伉儷遠從北部開車下來展開救狗行動!

其實還沒有適當的收養地點和設備,總之先救出再說……

只見仁兄仁姊們一派輕鬆地來了。

我們沒有讓老闆娘下車,深恐她會因一時不忍心想要收養所有的狗,於是小白、小黃、小花、小咖啡和小黑都有了,組成一支彩虹狗隊伍可以拍電影了。

黃醫師說:狗其實很簡單,也很容易滿足。沒有真正壞的狗,只因牠還沒有遇到對的主人。

狗兒經過久遠祖先演化的基因裡天生是愛人類的,所以不要隨意棄養牠們。

終於順利領回了小黑,並已植入晶片,完成寵物登記。

 小黑Kulo.jpg

後來,我們依更早之前的計畫行程去拜訪共同的朋友Su兄,他開了一座偌大修車廠,家人正好想一隻能看家的狗,便順此緣份寄養在他那邊觀察,對Kulo而言,至少比養在都會區還要更合適且快樂!如果因緣俱足也許能永久居留,以牠天生的忠心守護家園,巡狩屬於自己的土地。

Kulo是隻非常非常幸運的狗。

臨行前,飲罷生雞蛋牛奶,餞別了黑將軍。蹲下來撫摸小黑的額頭和下巴,牠咧嘴似笑,牙齒在逐漸暗下來的天色裡,像夜空中閃爍的星星……

指引著我們的良知向著前方逐漸冷涼的霧幕和明天純淨的黎明前行。

感謝這一切的巧妙,感謝朋友們、……感謝天~

回到家,在電腦上,剛好播出這首歌曲(可直接點入連結聆聽):

http://youtu.be/ZfHqLJwnfYs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记起
我同行
消失在里的身影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
和会流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
谎言去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
.....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知道
那曾我同心的身影
如今在哪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在意
是太先升起
是意外先來臨

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
也不愿忘你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
谎言去拥抱你

我找不到存在的意
我迷失在黑夜
.....
夜空中最亮的星
照亮我前行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
和会流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
谎言去抱你

我找不到存在的意
我迷失在黑夜里
.....
夜空中最亮的星
照亮我前行

 

 

文章標籤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父親所有的樂譜都被紅衛兵燒毀了。」我說:「這首《華麗幻想曲》,是父親憑著記憶,用手抄寫下來給我練的。」庫拉克大師聽了這話,身體猛然坐直,眼睛睜大,臉色變得通紅,嘴唇抖動著……

 

 

 



圖/吳孟芸

我二十歲撞了個大運,二十二歲懂得了人生的悲壯,所有一切都因為我的父親崇拜維尼亞夫斯基。

 

 

那天下午,系裡忽然召開全系大會,通知大家抓緊,必須在兩星期時間裡,拿出一台音樂會,接待波蘭小提琴大師庫拉克先生。庫拉克先生當時應邀在日本帝國音樂學院講學兩個月,中央音院請他趁便就近到中國訪問,安排了一個四天長周末。

 

既然是波蘭音樂家,當然鋼琴系最瘋狂,排了一堆蕭邦獨奏,管弦系也排了兩個協奏曲。可憐弦樂系,整天練的都是孟德爾頌、帕格尼尼,沒想過波蘭人的事,這一急就抓瞎。文革剛過,80年代初,除了蕭邦,中國人不知道波蘭還有其他音樂家。於是才給我這個二年級學生上台機會,我從小練維尼亞夫斯基練了十年,進音院之後,雖然功課表上沒安排,我自己還時常拉,從來沒丟開。

 

我拉得最熟的,是維尼亞夫斯基作品第二十號《華麗幻想曲》的第一段,雖然只有七八分鐘,可難度很大。系裡同意了,臨時找來譜子,請鋼琴系一個老師給我彈伴奏。我們合練了幾天,庫拉克大師就到了。

 

平生頭一次穿上燕尾服,到處都不舒服,而且想著台下坐個世界級的小提琴大師,真是又興奮,又緊張,又恐懼,在後台角落裡坐著,渾身發抖,險些誤場。這樣的音樂會,聽眾都是專家,無須報幕,曲子接曲子的往下走,不知不覺就到了我的節目,幸虧伴奏老師叫我,才匆忙趕上台。也因為這麼一匆忙,倒讓我忘記了緊張和害怕。

 

那是我第一次公開登台演奏,也是我第一次公開演奏維尼亞夫斯基。鋼琴前奏的一分鐘裡,我抽空看了一眼台下,只見正中一個粗大漢子,光頭,黑鬚,西裝口袋的手絹白得發亮,別的什麼也沒看清。鋼琴緩慢下來,我收回精神,開始演奏。頭一個樂句,結束在高把位升G音,父親強調一定要拉得響亮,拍子也要拉足,我覺得自己拉得不錯,想看看台下大師的反應。這一走神,接下來的大段雙弦就拉得不夠好。我再不敢分心,集中精力到演奏上,使出全部本事,最後總算還過得去。演奏完畢,鞠躬的時候,我又朝台下看看,可還是沒有看見庫拉克大師的臉,他一手遮在前額上,蒙住了兩眼。

 

糟了,我非常沮喪,默默走回後台,有同學過來拍肩膀,我都沒理,坐到角落裡傷心。同宿舍的小柳告訴我,庫拉克大師對我拉這個曲子,反應挺強烈。小柳受我委託,很仔細地觀察大師。鋼琴伴奏剛一起,庫拉克大師的臉就突然僵了,身子坐直起來。小提琴開始之後,庫拉克大師眼睛一直閉著,後來用手蒙住臉。

 

聽了這個報告,我更加心驚肉跳,再不敢動,整個音樂會完了,我也沒力氣走開。說不定我是自討苦吃,想露臉,結果砸了攤子,拉得太糟,大師一句話,學校就可能把我開除了。我正思來想去,系祕書急匆匆找到我,叫我立刻去系主任辦公室,庫拉克大師有話要問我。

 

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我硬著頭皮,走進系主任辦公室。副院長,系主任,系副主任,我的導師,另外幾個教授都在,還有一個陪同的翻譯小姐。而正中坐著的,就是庫拉克大師。我才看清,他體格粗大,禿頭光亮,四方臉龐,眼睛不大,兩撇濃鬚頂端上翹,典型的歐洲人模樣。

 

我抖著嗓子,向老師們問過好,站在屋子當中,低著頭,好像受審。

 

「別緊張,謝崇維同學,庫拉克大師很關心你,想問你幾個問題,你如實回答就好了。」系主任微笑著說。

 

翻譯在庫拉克大師耳邊,輕輕地把系主任的話翻譯給大師聽。

 

我點點頭,抬頭看看對面的大師。他臉色仍舊很嚴肅,並沒有一絲笑意。

 

「請問,你幾歲開始學琴的?」庫拉克大師通過翻譯問我。

 

「四歲。」我回答。

 

庫拉克大師靜默了片刻,他在計算我的學琴年頭,然後又問:「誰是你的老師?」

 

「我的父親。」我回答。

 

庫拉克大師點點頭,很理解這個全世界到處相同的音樂家庭故事,說:「你的父親是小提琴家。」

 

「不,他只業餘拉琴,可是他拉得很好,」我回答,又補充:「我覺得他拉得很好。」

 

庫拉克大師又點點頭,說:「我能想像,因為他教會你這首《華麗幻想曲》,維尼亞夫斯基的曲子都不容易。」

 

「對,他很崇拜維尼亞夫斯基,給我起名叫崇維,」我說著,覺得一股淚水湧進眼睛。這麼多年了,庫拉克大師是第一個理解父親的人。我極力控制住自己,繼續說:「他去世之前,教給我這首幻想曲。」

 

「你的父親去世了?」庫拉克先生匆忙問。

 

我點點頭,眼淚忍不住,冒出眼眶,抬手用袖口擦擦。

 

庫拉克大師從自己的上裝口袋裡拿出插著的那方白手絹,欠身遞給我,說:「很對不起,提起你的傷心事,我也很難過。」

 

我拿他的手絹擦乾眼淚,不好意思地說:「很抱歉,把您的手絹弄髒了,我會洗乾淨了再還給您。」

 

「你留著吧,我有很多。」他搖搖手,說,「如果你的父親還活著,我一定要拜訪他。」

 

我喘了口氣,說:「父親是個中學校長,您也許不知道,文革開始的時候,到處的學生都要打校長。父親的左臂被打斷,從此不能再拉琴,那讓他格外痛苦。他的腎也被打壞,又沒能很好治療。他掙扎了十年,到底沒有撐到七六年。」

 

庫拉克大師說:「我們在歐洲,聽說一些中國的文革,知道那時很混亂。不過你很幸運,父親還能教授你拉琴,而且保存著維尼亞夫斯基的樂譜。」

 

「沒有,父親所有的樂譜都被紅衛兵燒毀了。」我說:「這首《華麗幻想曲》,是父親憑著記憶,用手抄寫下來給我練的。」

 

庫拉克大師聽了這話,身體猛然坐直,眼睛睜大,臉色變得通紅,嘴唇抖動著,好半天,才說:「你的父親非常偉大,非常偉大。」

 

我的眼淚又一次流下,趕緊拿庫拉克大師的手絹再次擦拭。

 

「我要看看你父親手抄的樂譜,」庫拉克大師說:「我必須親眼看看。」

 

我點點頭,說:「下次見到您,我一定帶上父親手抄的樂譜。」

 

副院長抓住這個機會,插話進來說:「對,我們會再次邀請庫拉克大師來我院觀摩。」

 

庫拉克大師沒有理會副院長的話,問我:「為什麼沒有拉第二段呢?」

 

「父親只寫了第一段,」我說:「進了音院之後,我找到正式樂譜對照,發現父親手抄的譜子裡有幾處不準確,正在慢慢改。還沒有來得及學第二段,學校功課也多,沒時間。」

 

庫拉克大師點點頭。

 

系主任對我的導師說:「我們可以考慮給謝崇維同學安排這個課程,把第二段完成。」

 

我的導師點點頭。

 

我聽了很高興,忙說:「庫拉克大師,下次給您演奏,我一定把兩段都拉完。」

 

庫拉克大師終於微笑一下,說:「我很樂意聽。」

 

系主任見大師有結束對話的意思,忙說:「我想請庫拉克大師具體指導一下今天謝崇維同學的演奏。」

 

我也忙說:「如果庫拉克大師能夠點撥一下,我將萬分榮幸。」

 

庫拉克大師聳聳肩,說:「當然,你才二年級,就算拉得不壞了。不過,拉琴最重要的,並不是技巧,而是感覺。音樂是表達感情的語言,沒有感情,就沒有音樂。我想,如果你對維尼亞夫斯基有更多了解,對波蘭文化有更多了解,這個曲子也就會演奏得更加深刻。另外你知道,有時候,拉得太快,不一定是好事,比如你的跳弓和斷奏,有些模糊,分辨不清楚。看得出來,你學的是俄羅斯握弓法,哦,其實是維尼亞夫斯基握弓法,不過不去說它。你知道,這種握弓法的好處之一,就是能夠把斷奏拉得更完美,你需要好好體會。」

 

我的導師連連點頭,說:「對,對,我也這樣感覺。」

 

我說:「謝謝庫拉克大師指點,下次有機會再為大師演奏,我一定會有提高。」

 

庫拉克大師沒搭我們的話,只顧自己繼續說:「另外,你的跳弓不穩定,你的肘有些向後扯的感覺,所以你的肩膀會緊張,那不好,不可能演奏大段的跳弓。小臂要有向前甩的意思,這也是俄羅斯握弓法的長處,這樣你的肩膀可以放鬆,演奏再長的跳弓都沒有問題。」

 

我真的服氣了,大師到底是大師。拉跳弓肩膀緊張,我自己知道很久了,導師教授也好像說過,但都找不出原因,現在庫拉克大師幫我解決了。我很興奮,忘記了面前的人,按照大師指點,擺動起手臂。

 

庫拉克大師笑笑,說:「那可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改正的。」

 

系主任也笑起來,站起身,說:「好了,今天就到這兒。庫拉克大師行程很緊張,明天要去蘇州和杭州旅遊,然後回日本。」

 

屋子裡的領導和教授們都站起來,只有庫拉克大師仍舊坐著。我上前兩步,握住大師的手,連聲說:「謝謝您,庫拉克大師,謝謝您。我一定聽您的指導,加倍練習,期待著再為您演奏。」

 

跟庫拉克大師的第一次會面,就這樣結束了。我保存了庫拉克大師的手絹,上邊繡著他姓名的字母縮寫。每天練習維尼亞夫斯基,我就把這方手絹放在譜架上,好像面對著大師演奏,點滴不敢偷懶。

 

過了兩個星期,我又被叫到系主任辦公室。系主任高興地遞給我一個大信封,說:「你看看,這是庫拉克大師從日本寄來的。」

 

我小心翼翼打開封套,抽出裡面一疊五線譜,可是看不懂標題上的外文。

 

「那是維尼亞夫斯基《華麗幻想曲》第二段樂譜,很美的行板。」系主任說,「記得嗎?上次見面,你說你沒有拉過。庫拉克大師專門寄來給你,上面還做了很多記號。」

 

我翻動樂譜,果然看見很多鉛筆標號。我太激動了,氣都喘不勻,說不出話。

 

系主任更笑了,說:「這裡還有一封信,庫拉克大師寫給學校的。」

 

我接過信,望著系主任,不明白為什麼要把寫給學校的信給我看,而且我根本也看不懂外文。

 

「庫拉克大師決定要收你做他的學生了。」系主任大聲說。

 

我驚得幾乎聽不見他的話,怎麼可能﹗庫拉克大師要收我做他的學生?庫拉克大師要收我做他的學生﹗我清醒過來,兩腳跳起來,大喊一聲。

 

系主任伸出臂膀,握住我的手,說:「恭喜你。」

 

「謝謝系主任,我,我是不是該給庫拉克大師寫封回信,表示感謝?」

 

「當然,你寫好了,送到我這裡,」系主任說:「我們翻譯成英文,再寄給庫拉克大師。學校也要給他寫回信,並且告訴他,過兩年,等畢業之後,我們就送你到波蘭去留學深造,然後回音院來教書。」

 

我一個勁點頭,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作夢都想不到,我這輩子怎麼會撞上如此大運。彷彿騰雲駕霧一般,走出系主任辦公室,手裡捏著庫拉克大師寄給我的樂譜,還有他寫給學校的信。我忽然意識到,都是因為父親,是父親在天之靈,帶給我幸運。我站住腳,仰起頭,朝向天空,默默地說:爸爸,放假回家,我會把庫拉克大師的信埋進你的墓地,永遠陪伴你。爸爸,祝福我,兒子要去波蘭,在維尼亞夫斯基的故鄉學習。

 

(上)

 




 

「父親所有的樂譜都被紅衛兵燒毀了。」我說:「這首《華麗幻想曲》,是父親憑著記憶,用手抄寫下來給我練的。」庫拉克大師聽了這話,身體猛然坐直,眼睛睜大,臉色變得通紅,嘴唇抖動著……

 

 

 



圖/吳孟芸

我二十歲撞了個大運,二十二歲懂得了人生的悲壯,所有一切都因為我的父親崇拜維尼亞夫斯基。

 

 

那天下午,系裡忽然召開全系大會,通知大家抓緊,必須在兩星期時間裡,拿出一台音樂會,接待波蘭小提琴大師庫拉克先生。庫拉克先生當時應邀在日本帝國音樂學院講學兩個月,中央音院請他趁便就近到中國訪問,安排了一個四天長周末。

 

既然是波蘭音樂家,當然鋼琴系最瘋狂,排了一堆蕭邦獨奏,管弦系也排了兩個協奏曲。可憐弦樂系,整天練的都是孟德爾頌、帕格尼尼,沒想過波蘭人的事,這一急就抓瞎。文革剛過,80年代初,除了蕭邦,中國人不知道波蘭還有其他音樂家。於是才給我這個二年級學生上台機會,我從小練維尼亞夫斯基練了十年,進音院之後,雖然功課表上沒安排,我自己還時常拉,從來沒丟開。

 

我拉得最熟的,是維尼亞夫斯基作品第二十號《華麗幻想曲》的第一段,雖然只有七八分鐘,可難度很大。系裡同意了,臨時找來譜子,請鋼琴系一個老師給我彈伴奏。我們合練了幾天,庫拉克大師就到了。

 

平生頭一次穿上燕尾服,到處都不舒服,而且想著台下坐個世界級的小提琴大師,真是又興奮,又緊張,又恐懼,在後台角落裡坐著,渾身發抖,險些誤場。這樣的音樂會,聽眾都是專家,無須報幕,曲子接曲子的往下走,不知不覺就到了我的節目,幸虧伴奏老師叫我,才匆忙趕上台。也因為這麼一匆忙,倒讓我忘記了緊張和害怕。

 

那是我第一次公開登台演奏,也是我第一次公開演奏維尼亞夫斯基。鋼琴前奏的一分鐘裡,我抽空看了一眼台下,只見正中一個粗大漢子,光頭,黑鬚,西裝口袋的手絹白得發亮,別的什麼也沒看清。鋼琴緩慢下來,我收回精神,開始演奏。頭一個樂句,結束在高把位升G音,父親強調一定要拉得響亮,拍子也要拉足,我覺得自己拉得不錯,想看看台下大師的反應。這一走神,接下來的大段雙弦就拉得不夠好。我再不敢分心,集中精力到演奏上,使出全部本事,最後總算還過得去。演奏完畢,鞠躬的時候,我又朝台下看看,可還是沒有看見庫拉克大師的臉,他一手遮在前額上,蒙住了兩眼。

 

糟了,我非常沮喪,默默走回後台,有同學過來拍肩膀,我都沒理,坐到角落裡傷心。同宿舍的小柳告訴我,庫拉克大師對我拉這個曲子,反應挺強烈。小柳受我委託,很仔細地觀察大師。鋼琴伴奏剛一起,庫拉克大師的臉就突然僵了,身子坐直起來。小提琴開始之後,庫拉克大師眼睛一直閉著,後來用手蒙住臉。

 

聽了這個報告,我更加心驚肉跳,再不敢動,整個音樂會完了,我也沒力氣走開。說不定我是自討苦吃,想露臉,結果砸了攤子,拉得太糟,大師一句話,學校就可能把我開除了。我正思來想去,系祕書急匆匆找到我,叫我立刻去系主任辦公室,庫拉克大師有話要問我。

 

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我硬著頭皮,走進系主任辦公室。副院長,系主任,系副主任,我的導師,另外幾個教授都在,還有一個陪同的翻譯小姐。而正中坐著的,就是庫拉克大師。我才看清,他體格粗大,禿頭光亮,四方臉龐,眼睛不大,兩撇濃鬚頂端上翹,典型的歐洲人模樣。

 

我抖著嗓子,向老師們問過好,站在屋子當中,低著頭,好像受審。

 

「別緊張,謝崇維同學,庫拉克大師很關心你,想問你幾個問題,你如實回答就好了。」系主任微笑著說。

 

翻譯在庫拉克大師耳邊,輕輕地把系主任的話翻譯給大師聽。

 

我點點頭,抬頭看看對面的大師。他臉色仍舊很嚴肅,並沒有一絲笑意。

 

「請問,你幾歲開始學琴的?」庫拉克大師通過翻譯問我。

 

「四歲。」我回答。

 

庫拉克大師靜默了片刻,他在計算我的學琴年頭,然後又問:「誰是你的老師?」

 

「我的父親。」我回答。

 

庫拉克大師點點頭,很理解這個全世界到處相同的音樂家庭故事,說:「你的父親是小提琴家。」

 

「不,他只業餘拉琴,可是他拉得很好,」我回答,又補充:「我覺得他拉得很好。」

 

庫拉克大師又點點頭,說:「我能想像,因為他教會你這首《華麗幻想曲》,維尼亞夫斯基的曲子都不容易。」

 

「對,他很崇拜維尼亞夫斯基,給我起名叫崇維,」我說著,覺得一股淚水湧進眼睛。這麼多年了,庫拉克大師是第一個理解父親的人。我極力控制住自己,繼續說:「他去世之前,教給我這首幻想曲。」

 

「你的父親去世了?」庫拉克先生匆忙問。

 

我點點頭,眼淚忍不住,冒出眼眶,抬手用袖口擦擦。

 

庫拉克大師從自己的上裝口袋裡拿出插著的那方白手絹,欠身遞給我,說:「很對不起,提起你的傷心事,我也很難過。」

 

我拿他的手絹擦乾眼淚,不好意思地說:「很抱歉,把您的手絹弄髒了,我會洗乾淨了再還給您。」

 

「你留著吧,我有很多。」他搖搖手,說,「如果你的父親還活著,我一定要拜訪他。」

 

我喘了口氣,說:「父親是個中學校長,您也許不知道,文革開始的時候,到處的學生都要打校長。父親的左臂被打斷,從此不能再拉琴,那讓他格外痛苦。他的腎也被打壞,又沒能很好治療。他掙扎了十年,到底沒有撐到七六年。」

 

庫拉克大師說:「我們在歐洲,聽說一些中國的文革,知道那時很混亂。不過你很幸運,父親還能教授你拉琴,而且保存著維尼亞夫斯基的樂譜。」

 

「沒有,父親所有的樂譜都被紅衛兵燒毀了。」我說:「這首《華麗幻想曲》,是父親憑著記憶,用手抄寫下來給我練的。」

 

庫拉克大師聽了這話,身體猛然坐直,眼睛睜大,臉色變得通紅,嘴唇抖動著,好半天,才說:「你的父親非常偉大,非常偉大。」

 

我的眼淚又一次流下,趕緊拿庫拉克大師的手絹再次擦拭。

 

「我要看看你父親手抄的樂譜,」庫拉克大師說:「我必須親眼看看。」

 

我點點頭,說:「下次見到您,我一定帶上父親手抄的樂譜。」

 

副院長抓住這個機會,插話進來說:「對,我們會再次邀請庫拉克大師來我院觀摩。」

 

庫拉克大師沒有理會副院長的話,問我:「為什麼沒有拉第二段呢?」

 

「父親只寫了第一段,」我說:「進了音院之後,我找到正式樂譜對照,發現父親手抄的譜子裡有幾處不準確,正在慢慢改。還沒有來得及學第二段,學校功課也多,沒時間。」

 

庫拉克大師點點頭。

 

系主任對我的導師說:「我們可以考慮給謝崇維同學安排這個課程,把第二段完成。」

 

我的導師點點頭。

 

我聽了很高興,忙說:「庫拉克大師,下次給您演奏,我一定把兩段都拉完。」

 

庫拉克大師終於微笑一下,說:「我很樂意聽。」

 

系主任見大師有結束對話的意思,忙說:「我想請庫拉克大師具體指導一下今天謝崇維同學的演奏。」

 

我也忙說:「如果庫拉克大師能夠點撥一下,我將萬分榮幸。」

 

庫拉克大師聳聳肩,說:「當然,你才二年級,就算拉得不壞了。不過,拉琴最重要的,並不是技巧,而是感覺。音樂是表達感情的語言,沒有感情,就沒有音樂。我想,如果你對維尼亞夫斯基有更多了解,對波蘭文化有更多了解,這個曲子也就會演奏得更加深刻。另外你知道,有時候,拉得太快,不一定是好事,比如你的跳弓和斷奏,有些模糊,分辨不清楚。看得出來,你學的是俄羅斯握弓法,哦,其實是維尼亞夫斯基握弓法,不過不去說它。你知道,這種握弓法的好處之一,就是能夠把斷奏拉得更完美,你需要好好體會。」

 

我的導師連連點頭,說:「對,對,我也這樣感覺。」

 

我說:「謝謝庫拉克大師指點,下次有機會再為大師演奏,我一定會有提高。」

 

庫拉克大師沒搭我們的話,只顧自己繼續說:「另外,你的跳弓不穩定,你的肘有些向後扯的感覺,所以你的肩膀會緊張,那不好,不可能演奏大段的跳弓。小臂要有向前甩的意思,這也是俄羅斯握弓法的長處,這樣你的肩膀可以放鬆,演奏再長的跳弓都沒有問題。」

 

我真的服氣了,大師到底是大師。拉跳弓肩膀緊張,我自己知道很久了,導師教授也好像說過,但都找不出原因,現在庫拉克大師幫我解決了。我很興奮,忘記了面前的人,按照大師指點,擺動起手臂。

 

庫拉克大師笑笑,說:「那可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改正的。」

 

系主任也笑起來,站起身,說:「好了,今天就到這兒。庫拉克大師行程很緊張,明天要去蘇州和杭州旅遊,然後回日本。」

 

屋子裡的領導和教授們都站起來,只有庫拉克大師仍舊坐著。我上前兩步,握住大師的手,連聲說:「謝謝您,庫拉克大師,謝謝您。我一定聽您的指導,加倍練習,期待著再為您演奏。」

 

跟庫拉克大師的第一次會面,就這樣結束了。我保存了庫拉克大師的手絹,上邊繡著他姓名的字母縮寫。每天練習維尼亞夫斯基,我就把這方手絹放在譜架上,好像面對著大師演奏,點滴不敢偷懶。

 

過了兩個星期,我又被叫到系主任辦公室。系主任高興地遞給我一個大信封,說:「你看看,這是庫拉克大師從日本寄來的。」

 

我小心翼翼打開封套,抽出裡面一疊五線譜,可是看不懂標題上的外文。

 

「那是維尼亞夫斯基《華麗幻想曲》第二段樂譜,很美的行板。」系主任說,「記得嗎?上次見面,你說你沒有拉過。庫拉克大師專門寄來給你,上面還做了很多記號。」

 

我翻動樂譜,果然看見很多鉛筆標號。我太激動了,氣都喘不勻,說不出話。

 

系主任更笑了,說:「這裡還有一封信,庫拉克大師寫給學校的。」

 

我接過信,望著系主任,不明白為什麼要把寫給學校的信給我看,而且我根本也看不懂外文。

 

「庫拉克大師決定要收你做他的學生了。」系主任大聲說。

 

我驚得幾乎聽不見他的話,怎麼可能﹗庫拉克大師要收我做他的學生?庫拉克大師要收我做他的學生﹗我清醒過來,兩腳跳起來,大喊一聲。

 

系主任伸出臂膀,握住我的手,說:「恭喜你。」

 

「謝謝系主任,我,我是不是該給庫拉克大師寫封回信,表示感謝?」

 

「當然,你寫好了,送到我這裡,」系主任說:「我們翻譯成英文,再寄給庫拉克大師。學校也要給他寫回信,並且告訴他,過兩年,等畢業之後,我們就送你到波蘭去留學深造,然後回音院來教書。」

 

我一個勁點頭,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作夢都想不到,我這輩子怎麼會撞上如此大運。彷彿騰雲駕霧一般,走出系主任辦公室,手裡捏著庫拉克大師寄給我的樂譜,還有他寫給學校的信。我忽然意識到,都是因為父親,是父親在天之靈,帶給我幸運。我站住腳,仰起頭,朝向天空,默默地說:爸爸,放假回家,我會把庫拉克大師的信埋進你的墓地,永遠陪伴你。爸爸,祝福我,兒子要去波蘭,在維尼亞夫斯基的故鄉學習。

 

(上)

 




 

「父親所有的樂譜都被紅衛兵燒毀了。」我說:「這首《華麗幻想曲》,是父親憑著記憶,用手抄寫下來給我練的。」庫拉克大師聽了這話,身體猛然坐直,眼睛睜大,臉色變得通紅,嘴唇抖動著……

 

 

 



圖/吳孟芸

我二十歲撞了個大運,二十二歲懂得了人生的悲壯,所有一切都因為我的父親崇拜維尼亞夫斯基。

 

 

那天下午,系裡忽然召開全系大會,通知大家抓緊,必須在兩星期時間裡,拿出一台音樂會,接待波蘭小提琴大師庫拉克先生。庫拉克先生當時應邀在日本帝國音樂學院講學兩個月,中央音院請他趁便就近到中國訪問,安排了一個四天長周末。

 

既然是波蘭音樂家,當然鋼琴系最瘋狂,排了一堆蕭邦獨奏,管弦系也排了兩個協奏曲。可憐弦樂系,整天練的都是孟德爾頌、帕格尼尼,沒想過波蘭人的事,這一急就抓瞎。文革剛過,80年代初,除了蕭邦,中國人不知道波蘭還有其他音樂家。於是才給我這個二年級學生上台機會,我從小練維尼亞夫斯基練了十年,進音院之後,雖然功課表上沒安排,我自己還時常拉,從來沒丟開。

 

我拉得最熟的,是維尼亞夫斯基作品第二十號《華麗幻想曲》的第一段,雖然只有七八分鐘,可難度很大。系裡同意了,臨時找來譜子,請鋼琴系一個老師給我彈伴奏。我們合練了幾天,庫拉克大師就到了。

 

平生頭一次穿上燕尾服,到處都不舒服,而且想著台下坐個世界級的小提琴大師,真是又興奮,又緊張,又恐懼,在後台角落裡坐著,渾身發抖,險些誤場。這樣的音樂會,聽眾都是專家,無須報幕,曲子接曲子的往下走,不知不覺就到了我的節目,幸虧伴奏老師叫我,才匆忙趕上台。也因為這麼一匆忙,倒讓我忘記了緊張和害怕。

 

那是我第一次公開登台演奏,也是我第一次公開演奏維尼亞夫斯基。鋼琴前奏的一分鐘裡,我抽空看了一眼台下,只見正中一個粗大漢子,光頭,黑鬚,西裝口袋的手絹白得發亮,別的什麼也沒看清。鋼琴緩慢下來,我收回精神,開始演奏。頭一個樂句,結束在高把位升G音,父親強調一定要拉得響亮,拍子也要拉足,我覺得自己拉得不錯,想看看台下大師的反應。這一走神,接下來的大段雙弦就拉得不夠好。我再不敢分心,集中精力到演奏上,使出全部本事,最後總算還過得去。演奏完畢,鞠躬的時候,我又朝台下看看,可還是沒有看見庫拉克大師的臉,他一手遮在前額上,蒙住了兩眼。

 

糟了,我非常沮喪,默默走回後台,有同學過來拍肩膀,我都沒理,坐到角落裡傷心。同宿舍的小柳告訴我,庫拉克大師對我拉這個曲子,反應挺強烈。小柳受我委託,很仔細地觀察大師。鋼琴伴奏剛一起,庫拉克大師的臉就突然僵了,身子坐直起來。小提琴開始之後,庫拉克大師眼睛一直閉著,後來用手蒙住臉。

 

聽了這個報告,我更加心驚肉跳,再不敢動,整個音樂會完了,我也沒力氣走開。說不定我是自討苦吃,想露臉,結果砸了攤子,拉得太糟,大師一句話,學校就可能把我開除了。我正思來想去,系祕書急匆匆找到我,叫我立刻去系主任辦公室,庫拉克大師有話要問我。

 

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我硬著頭皮,走進系主任辦公室。副院長,系主任,系副主任,我的導師,另外幾個教授都在,還有一個陪同的翻譯小姐。而正中坐著的,就是庫拉克大師。我才看清,他體格粗大,禿頭光亮,四方臉龐,眼睛不大,兩撇濃鬚頂端上翹,典型的歐洲人模樣。

 

我抖著嗓子,向老師們問過好,站在屋子當中,低著頭,好像受審。

 

「別緊張,謝崇維同學,庫拉克大師很關心你,想問你幾個問題,你如實回答就好了。」系主任微笑著說。

 

翻譯在庫拉克大師耳邊,輕輕地把系主任的話翻譯給大師聽。

 

我點點頭,抬頭看看對面的大師。他臉色仍舊很嚴肅,並沒有一絲笑意。

 

「請問,你幾歲開始學琴的?」庫拉克大師通過翻譯問我。

 

「四歲。」我回答。

 

庫拉克大師靜默了片刻,他在計算我的學琴年頭,然後又問:「誰是你的老師?」

 

「我的父親。」我回答。

 

庫拉克大師點點頭,很理解這個全世界到處相同的音樂家庭故事,說:「你的父親是小提琴家。」

 

「不,他只業餘拉琴,可是他拉得很好,」我回答,又補充:「我覺得他拉得很好。」

 

庫拉克大師又點點頭,說:「我能想像,因為他教會你這首《華麗幻想曲》,維尼亞夫斯基的曲子都不容易。」

 

「對,他很崇拜維尼亞夫斯基,給我起名叫崇維,」我說著,覺得一股淚水湧進眼睛。這麼多年了,庫拉克大師是第一個理解父親的人。我極力控制住自己,繼續說:「他去世之前,教給我這首幻想曲。」

 

「你的父親去世了?」庫拉克先生匆忙問。

 

我點點頭,眼淚忍不住,冒出眼眶,抬手用袖口擦擦。

 

庫拉克大師從自己的上裝口袋裡拿出插著的那方白手絹,欠身遞給我,說:「很對不起,提起你的傷心事,我也很難過。」

 

我拿他的手絹擦乾眼淚,不好意思地說:「很抱歉,把您的手絹弄髒了,我會洗乾淨了再還給您。」

 

「你留著吧,我有很多。」他搖搖手,說,「如果你的父親還活著,我一定要拜訪他。」

 

我喘了口氣,說:「父親是個中學校長,您也許不知道,文革開始的時候,到處的學生都要打校長。父親的左臂被打斷,從此不能再拉琴,那讓他格外痛苦。他的腎也被打壞,又沒能很好治療。他掙扎了十年,到底沒有撐到七六年。」

 

庫拉克大師說:「我們在歐洲,聽說一些中國的文革,知道那時很混亂。不過你很幸運,父親還能教授你拉琴,而且保存著維尼亞夫斯基的樂譜。」

 

「沒有,父親所有的樂譜都被紅衛兵燒毀了。」我說:「這首《華麗幻想曲》,是父親憑著記憶,用手抄寫下來給我練的。」

 

庫拉克大師聽了這話,身體猛然坐直,眼睛睜大,臉色變得通紅,嘴唇抖動著,好半天,才說:「你的父親非常偉大,非常偉大。」

 

我的眼淚又一次流下,趕緊拿庫拉克大師的手絹再次擦拭。

 

「我要看看你父親手抄的樂譜,」庫拉克大師說:「我必須親眼看看。」

 

我點點頭,說:「下次見到您,我一定帶上父親手抄的樂譜。」

 

副院長抓住這個機會,插話進來說:「對,我們會再次邀請庫拉克大師來我院觀摩。」

 

庫拉克大師沒有理會副院長的話,問我:「為什麼沒有拉第二段呢?」

 

「父親只寫了第一段,」我說:「進了音院之後,我找到正式樂譜對照,發現父親手抄的譜子裡有幾處不準確,正在慢慢改。還沒有來得及學第二段,學校功課也多,沒時間。」

 

庫拉克大師點點頭。

 

系主任對我的導師說:「我們可以考慮給謝崇維同學安排這個課程,把第二段完成。」

 

我的導師點點頭。

 

我聽了很高興,忙說:「庫拉克大師,下次給您演奏,我一定把兩段都拉完。」

 

庫拉克大師終於微笑一下,說:「我很樂意聽。」

 

系主任見大師有結束對話的意思,忙說:「我想請庫拉克大師具體指導一下今天謝崇維同學的演奏。」

 

我也忙說:「如果庫拉克大師能夠點撥一下,我將萬分榮幸。」

 

庫拉克大師聳聳肩,說:「當然,你才二年級,就算拉得不壞了。不過,拉琴最重要的,並不是技巧,而是感覺。音樂是表達感情的語言,沒有感情,就沒有音樂。我想,如果你對維尼亞夫斯基有更多了解,對波蘭文化有更多了解,這個曲子也就會演奏得更加深刻。另外你知道,有時候,拉得太快,不一定是好事,比如你的跳弓和斷奏,有些模糊,分辨不清楚。看得出來,你學的是俄羅斯握弓法,哦,其實是維尼亞夫斯基握弓法,不過不去說它。你知道,這種握弓法的好處之一,就是能夠把斷奏拉得更完美,你需要好好體會。」

 

我的導師連連點頭,說:「對,對,我也這樣感覺。」

 

我說:「謝謝庫拉克大師指點,下次有機會再為大師演奏,我一定會有提高。」

 

庫拉克大師沒搭我們的話,只顧自己繼續說:「另外,你的跳弓不穩定,你的肘有些向後扯的感覺,所以你的肩膀會緊張,那不好,不可能演奏大段的跳弓。小臂要有向前甩的意思,這也是俄羅斯握弓法的長處,這樣你的肩膀可以放鬆,演奏再長的跳弓都沒有問題。」

 

我真的服氣了,大師到底是大師。拉跳弓肩膀緊張,我自己知道很久了,導師教授也好像說過,但都找不出原因,現在庫拉克大師幫我解決了。我很興奮,忘記了面前的人,按照大師指點,擺動起手臂。

 

庫拉克大師笑笑,說:「那可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改正的。」

 

系主任也笑起來,站起身,說:「好了,今天就到這兒。庫拉克大師行程很緊張,明天要去蘇州和杭州旅遊,然後回日本。」

 

屋子裡的領導和教授們都站起來,只有庫拉克大師仍舊坐著。我上前兩步,握住大師的手,連聲說:「謝謝您,庫拉克大師,謝謝您。我一定聽您的指導,加倍練習,期待著再為您演奏。」

 

跟庫拉克大師的第一次會面,就這樣結束了。我保存了庫拉克大師的手絹,上邊繡著他姓名的字母縮寫。每天練習維尼亞夫斯基,我就把這方手絹放在譜架上,好像面對著大師演奏,點滴不敢偷懶。

 

過了兩個星期,我又被叫到系主任辦公室。系主任高興地遞給我一個大信封,說:「你看看,這是庫拉克大師從日本寄來的。」

 

我小心翼翼打開封套,抽出裡面一疊五線譜,可是看不懂標題上的外文。

 

「那是維尼亞夫斯基《華麗幻想曲》第二段樂譜,很美的行板。」系主任說,「記得嗎?上次見面,你說你沒有拉過。庫拉克大師專門寄來給你,上面還做了很多記號。」

 

我翻動樂譜,果然看見很多鉛筆標號。我太激動了,氣都喘不勻,說不出話。

 

系主任更笑了,說:「這裡還有一封信,庫拉克大師寫給學校的。」

 

我接過信,望著系主任,不明白為什麼要把寫給學校的信給我看,而且我根本也看不懂外文。

 

「庫拉克大師決定要收你做他的學生了。」系主任大聲說。

 

我驚得幾乎聽不見他的話,怎麼可能﹗庫拉克大師要收我做他的學生?庫拉克大師要收我做他的學生﹗我清醒過來,兩腳跳起來,大喊一聲。

 

系主任伸出臂膀,握住我的手,說:「恭喜你。」

 

「謝謝系主任,我,我是不是該給庫拉克大師寫封回信,表示感謝?」

 

「當然,你寫好了,送到我這裡,」系主任說:「我們翻譯成英文,再寄給庫拉克大師。學校也要給他寫回信,並且告訴他,過兩年,等畢業之後,我們就送你到波蘭去留學深造,然後回音院來教書。」

 

我一個勁點頭,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作夢都想不到,我這輩子怎麼會撞上如此大運。彷彿騰雲駕霧一般,走出系主任辦公室,手裡捏著庫拉克大師寄給我的樂譜,還有他寫給學校的信。我忽然意識到,都是因為父親,是父親在天之靈,帶給我幸運。我站住腳,仰起頭,朝向天空,默默地說:爸爸,放假回家,我會把庫拉克大師的信埋進你的墓地,永遠陪伴你。爸爸,祝福我,兒子要去波蘭,在維尼亞夫斯基的故鄉學習。

 

(上)

 




 

「父親所有的樂譜都被紅衛兵燒毀了。」我說:「這首《華麗幻想曲》,是父親憑著記憶,用手抄寫下來給我練的。」庫拉克大師聽了這話,身體猛然坐直,眼睛睜大,臉色變得通紅,嘴唇抖動著……

 

 

 



圖/吳孟芸

我二十歲撞了個大運,二十二歲懂得了人生的悲壯,所有一切都因為我的父親崇拜維尼亞夫斯基。

 

 

那天下午,系裡忽然召開全系大會,通知大家抓緊,必須在兩星期時間裡,拿出一台音樂會,接待波蘭小提琴大師庫拉克先生。庫拉克先生當時應邀在日本帝國音樂學院講學兩個月,中央音院請他趁便就近到中國訪問,安排了一個四天長周末。

 

既然是波蘭音樂家,當然鋼琴系最瘋狂,排了一堆蕭邦獨奏,管弦系也排了兩個協奏曲。可憐弦樂系,整天練的都是孟德爾頌、帕格尼尼,沒想過波蘭人的事,這一急就抓瞎。文革剛過,80年代初,除了蕭邦,中國人不知道波蘭還有其他音樂家。於是才給我這個二年級學生上台機會,我從小練維尼亞夫斯基練了十年,進音院之後,雖然功課表上沒安排,我自己還時常拉,從來沒丟開。

 

我拉得最熟的,是維尼亞夫斯基作品第二十號《華麗幻想曲》的第一段,雖然只有七八分鐘,可難度很大。系裡同意了,臨時找來譜子,請鋼琴系一個老師給我彈伴奏。我們合練了幾天,庫拉克大師就到了。

 

平生頭一次穿上燕尾服,到處都不舒服,而且想著台下坐個世界級的小提琴大師,真是又興奮,又緊張,又恐懼,在後台角落裡坐著,渾身發抖,險些誤場。這樣的音樂會,聽眾都是專家,無須報幕,曲子接曲子的往下走,不知不覺就到了我的節目,幸虧伴奏老師叫我,才匆忙趕上台。也因為這麼一匆忙,倒讓我忘記了緊張和害怕。

 

那是我第一次公開登台演奏,也是我第一次公開演奏維尼亞夫斯基。鋼琴前奏的一分鐘裡,我抽空看了一眼台下,只見正中一個粗大漢子,光頭,黑鬚,西裝口袋的手絹白得發亮,別的什麼也沒看清。鋼琴緩慢下來,我收回精神,開始演奏。頭一個樂句,結束在高把位升G音,父親強調一定要拉得響亮,拍子也要拉足,我覺得自己拉得不錯,想看看台下大師的反應。這一走神,接下來的大段雙弦就拉得不夠好。我再不敢分心,集中精力到演奏上,使出全部本事,最後總算還過得去。演奏完畢,鞠躬的時候,我又朝台下看看,可還是沒有看見庫拉克大師的臉,他一手遮在前額上,蒙住了兩眼。

 

糟了,我非常沮喪,默默走回後台,有同學過來拍肩膀,我都沒理,坐到角落裡傷心。同宿舍的小柳告訴我,庫拉克大師對我拉這個曲子,反應挺強烈。小柳受我委託,很仔細地觀察大師。鋼琴伴奏剛一起,庫拉克大師的臉就突然僵了,身子坐直起來。小提琴開始之後,庫拉克大師眼睛一直閉著,後來用手蒙住臉。

 

聽了這個報告,我更加心驚肉跳,再不敢動,整個音樂會完了,我也沒力氣走開。說不定我是自討苦吃,想露臉,結果砸了攤子,拉得太糟,大師一句話,學校就可能把我開除了。我正思來想去,系祕書急匆匆找到我,叫我立刻去系主任辦公室,庫拉克大師有話要問我。

 

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我硬著頭皮,走進系主任辦公室。副院長,系主任,系副主任,我的導師,另外幾個教授都在,還有一個陪同的翻譯小姐。而正中坐著的,就是庫拉克大師。我才看清,他體格粗大,禿頭光亮,四方臉龐,眼睛不大,兩撇濃鬚頂端上翹,典型的歐洲人模樣。

 

我抖著嗓子,向老師們問過好,站在屋子當中,低著頭,好像受審。

 

「別緊張,謝崇維同學,庫拉克大師很關心你,想問你幾個問題,你如實回答就好了。」系主任微笑著說。

 

翻譯在庫拉克大師耳邊,輕輕地把系主任的話翻譯給大師聽。

 

我點點頭,抬頭看看對面的大師。他臉色仍舊很嚴肅,並沒有一絲笑意。

 

「請問,你幾歲開始學琴的?」庫拉克大師通過翻譯問我。

 

「四歲。」我回答。

 

庫拉克大師靜默了片刻,他在計算我的學琴年頭,然後又問:「誰是你的老師?」

 

「我的父親。」我回答。

 

庫拉克大師點點頭,很理解這個全世界到處相同的音樂家庭故事,說:「你的父親是小提琴家。」

 

「不,他只業餘拉琴,可是他拉得很好,」我回答,又補充:「我覺得他拉得很好。」

 

庫拉克大師又點點頭,說:「我能想像,因為他教會你這首《華麗幻想曲》,維尼亞夫斯基的曲子都不容易。」

 

「對,他很崇拜維尼亞夫斯基,給我起名叫崇維,」我說著,覺得一股淚水湧進眼睛。這麼多年了,庫拉克大師是第一個理解父親的人。我極力控制住自己,繼續說:「他去世之前,教給我這首幻想曲。」

 

「你的父親去世了?」庫拉克先生匆忙問。

 

我點點頭,眼淚忍不住,冒出眼眶,抬手用袖口擦擦。

 

庫拉克大師從自己的上裝口袋裡拿出插著的那方白手絹,欠身遞給我,說:「很對不起,提起你的傷心事,我也很難過。」

 

我拿他的手絹擦乾眼淚,不好意思地說:「很抱歉,把您的手絹弄髒了,我會洗乾淨了再還給您。」

 

「你留著吧,我有很多。」他搖搖手,說,「如果你的父親還活著,我一定要拜訪他。」

 

我喘了口氣,說:「父親是個中學校長,您也許不知道,文革開始的時候,到處的學生都要打校長。父親的左臂被打斷,從此不能再拉琴,那讓他格外痛苦。他的腎也被打壞,又沒能很好治療。他掙扎了十年,到底沒有撐到七六年。」

 

庫拉克大師說:「我們在歐洲,聽說一些中國的文革,知道那時很混亂。不過你很幸運,父親還能教授你拉琴,而且保存著維尼亞夫斯基的樂譜。」

 

「沒有,父親所有的樂譜都被紅衛兵燒毀了。」我說:「這首《華麗幻想曲》,是父親憑著記憶,用手抄寫下來給我練的。」

 

庫拉克大師聽了這話,身體猛然坐直,眼睛睜大,臉色變得通紅,嘴唇抖動著,好半天,才說:「你的父親非常偉大,非常偉大。」

 

我的眼淚又一次流下,趕緊拿庫拉克大師的手絹再次擦拭。

 

「我要看看你父親手抄的樂譜,」庫拉克大師說:「我必須親眼看看。」

 

我點點頭,說:「下次見到您,我一定帶上父親手抄的樂譜。」

 

副院長抓住這個機會,插話進來說:「對,我們會再次邀請庫拉克大師來我院觀摩。」

 

庫拉克大師沒有理會副院長的話,問我:「為什麼沒有拉第二段呢?」

 

「父親只寫了第一段,」我說:「進了音院之後,我找到正式樂譜對照,發現父親手抄的譜子裡有幾處不準確,正在慢慢改。還沒有來得及學第二段,學校功課也多,沒時間。」

 

庫拉克大師點點頭。

 

系主任對我的導師說:「我們可以考慮給謝崇維同學安排這個課程,把第二段完成。」

 

我的導師點點頭。

 

我聽了很高興,忙說:「庫拉克大師,下次給您演奏,我一定把兩段都拉完。」

 

庫拉克大師終於微笑一下,說:「我很樂意聽。」

 

系主任見大師有結束對話的意思,忙說:「我想請庫拉克大師具體指導一下今天謝崇維同學的演奏。」

 

我也忙說:「如果庫拉克大師能夠點撥一下,我將萬分榮幸。」

 

庫拉克大師聳聳肩,說:「當然,你才二年級,就算拉得不壞了。不過,拉琴最重要的,並不是技巧,而是感覺。音樂是表達感情的語言,沒有感情,就沒有音樂。我想,如果你對維尼亞夫斯基有更多了解,對波蘭文化有更多了解,這個曲子也就會演奏得更加深刻。另外你知道,有時候,拉得太快,不一定是好事,比如你的跳弓和斷奏,有些模糊,分辨不清楚。看得出來,你學的是俄羅斯握弓法,哦,其實是維尼亞夫斯基握弓法,不過不去說它。你知道,這種握弓法的好處之一,就是能夠把斷奏拉得更完美,你需要好好體會。」

 

我的導師連連點頭,說:「對,對,我也這樣感覺。」

 

我說:「謝謝庫拉克大師指點,下次有機會再為大師演奏,我一定會有提高。」

 

庫拉克大師沒搭我們的話,只顧自己繼續說:「另外,你的跳弓不穩定,你的肘有些向後扯的感覺,所以你的肩膀會緊張,那不好,不可能演奏大段的跳弓。小臂要有向前甩的意思,這也是俄羅斯握弓法的長處,這樣你的肩膀可以放鬆,演奏再長的跳弓都沒有問題。」

 

我真的服氣了,大師到底是大師。拉跳弓肩膀緊張,我自己知道很久了,導師教授也好像說過,但都找不出原因,現在庫拉克大師幫我解決了。我很興奮,忘記了面前的人,按照大師指點,擺動起手臂。

 

庫拉克大師笑笑,說:「那可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改正的。」

 

系主任也笑起來,站起身,說:「好了,今天就到這兒。庫拉克大師行程很緊張,明天要去蘇州和杭州旅遊,然後回日本。」

 

屋子裡的領導和教授們都站起來,只有庫拉克大師仍舊坐著。我上前兩步,握住大師的手,連聲說:「謝謝您,庫拉克大師,謝謝您。我一定聽您的指導,加倍練習,期待著再為您演奏。」

 

跟庫拉克大師的第一次會面,就這樣結束了。我保存了庫拉克大師的手絹,上邊繡著他姓名的字母縮寫。每天練習維尼亞夫斯基,我就把這方手絹放在譜架上,好像面對著大師演奏,點滴不敢偷懶。

 

過了兩個星期,我又被叫到系主任辦公室。系主任高興地遞給我一個大信封,說:「你看看,這是庫拉克大師從日本寄來的。」

 

我小心翼翼打開封套,抽出裡面一疊五線譜,可是看不懂標題上的外文。

 

「那是維尼亞夫斯基《華麗幻想曲》第二段樂譜,很美的行板。」系主任說,「記得嗎?上次見面,你說你沒有拉過。庫拉克大師專門寄來給你,上面還做了很多記號。」

 

我翻動樂譜,果然看見很多鉛筆標號。我太激動了,氣都喘不勻,說不出話。

 

系主任更笑了,說:「這裡還有一封信,庫拉克大師寫給學校的。」

 

我接過信,望著系主任,不明白為什麼要把寫給學校的信給我看,而且我根本也看不懂外文。

 

「庫拉克大師決定要收你做他的學生了。」系主任大聲說。

 

我驚得幾乎聽不見他的話,怎麼可能﹗庫拉克大師要收我做他的學生?庫拉克大師要收我做他的學生﹗我清醒過來,兩腳跳起來,大喊一聲。

 

系主任伸出臂膀,握住我的手,說:「恭喜你。」

 

「謝謝系主任,我,我是不是該給庫拉克大師寫封回信,表示感謝?」

 

「當然,你寫好了,送到我這裡,」系主任說:「我們翻譯成英文,再寄給庫拉克大師。學校也要給他寫回信,並且告訴他,過兩年,等畢業之後,我們就送你到波蘭去留學深造,然後回音院來教書。」

 

我一個勁點頭,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作夢都想不到,我這輩子怎麼會撞上如此大運。彷彿騰雲駕霧一般,走出系主任辦公室,手裡捏著庫拉克大師寄給我的樂譜,還有他寫給學校的信。我忽然意識到,都是因為父親,是父親在天之靈,帶給我幸運。我站住腳,仰起頭,朝向天空,默默地說:爸爸,放假回家,我會把庫拉克大師的信埋進你的墓地,永遠陪伴你。爸爸,祝福我,兒子要去波蘭,在維尼亞夫斯基的故鄉學習。

 

(上)

 

 

 

 

 
沈寧/聯合報

 


 

  我二十歲撞了個大運,二十二歲懂得了人生的悲壯,所有一切都因為我的父親崇拜維尼亞夫斯基。

 

 

  那天下午,系裡忽然召開全系大會,通知大家抓緊,必須在兩星期時間裡,拿出一台音樂會,接待波蘭小提琴大師庫拉克先生。庫拉克先生當時應邀在日本帝國音樂學院講學兩個月,中央音院請他趁便就近到中國訪問,安排了一個四天長周末。

 

 

  既然是波蘭音樂家,當然鋼琴系最瘋狂,排了一堆蕭邦獨奏,管弦系也排了兩個協奏曲。可憐弦樂系,整天練的都是孟德爾頌、帕格尼尼,沒想過波蘭人的事,這一急就抓瞎。文革剛過,80年代初,除了蕭邦,中國人不知道波蘭還有其他音樂家。於是才給我這個二年級學生上台機會,我從小練維尼亞夫斯基練了十年,進音院之後,雖然功課表上沒安排,我自己還時常拉,從來沒丟開。

 

 

  我拉得最熟的,是維尼亞夫斯基作品第二十號《華麗幻想曲》的第一段,雖然只有七八分鐘,可難度很大。系裡同意了,臨時找來譜子,請鋼琴系一個老師給我彈伴奏。我們合練了幾天,庫拉克大師就到了。

 

 

  平生頭一次穿上燕尾服,到處都不舒服,而且想著台下坐個世界級的小提琴大師,真是又興奮,又緊張,又恐懼,在後台角落裡坐著,渾身發抖,險些誤場。這樣的音樂會,聽眾都是專家,無須報幕,曲子接曲子的往下走,不知不覺就到了我的節目,幸虧伴奏老師叫我,才匆忙趕上台。也因為這麼一匆忙,倒讓我忘記了緊張和害怕。

 

 

  那是我第一次公開登台演奏,也是我第一次公開演奏維尼亞夫斯基。鋼琴前奏的一分鐘裡,我抽空看了一眼台下,只見正中一個粗大漢子,光頭,黑鬚,西裝口袋的手絹白得發亮,別的什麼也沒看清。鋼琴緩慢下來,我收回精神,開始演奏。頭一個樂句,結束在高把位升G音,父親強調一定要拉得響亮,拍子也要拉足,我覺得自己拉得不錯,想看看台下大師的反應。這一走神,接下來的大段雙弦就拉得不夠好。我再不敢分心,集中精力到演奏上,使出全部本事,最後總算還過得去。演奏完畢,鞠躬的時候,我又朝台下看看,可還是沒有看見庫拉克大師的臉,他一手遮在前額上,蒙住了兩眼。

 

 

  糟了,我非常沮喪,默默走回後台,有同學過來拍肩膀,我都沒理,坐到角落裡傷心。同宿舍的小柳告訴我,庫拉克大師對我拉這個曲子,反應挺強烈。小柳受我委託,很仔細地觀察大師。鋼琴伴奏剛一起,庫拉克大師的臉就突然僵了,身子坐直起來。小提琴開始之後,庫拉克大師眼睛一直閉著,後來用手蒙住臉。

 

 

  聽了這個報告,我更加心驚肉跳,再不敢動,整個音樂會完了,我也沒力氣走開。說不定我是自討苦吃,想露臉,結果砸了攤子,拉得太糟,大師一句話,學校就可能把我開除了。我正思來想去,系祕書急匆匆找到我,叫我立刻去系主任辦公室,庫拉克大師有話要問我。

 

 

  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我硬著頭皮,走進系主任辦公室。副院長,系主任,系副主任,我的導師,另外幾個教授都在,還有一個陪同的翻譯小姐。而正中坐著的,就是庫拉克大師。我才看清,他體格粗大,禿頭光亮,四方臉龐,眼睛不大,兩撇濃鬚頂端上翹,典型的歐洲人模樣。

 

 

  我抖著嗓子,向老師們問過好,站在屋子當中,低著頭,好像受審。

 

 

  「別緊張,謝崇維同學,庫拉克大師很關心你,想問你幾個問題,你如實回答就好了。」系主任微笑著說。

 

 

  翻譯在庫拉克大師耳邊,輕輕地把系主任的話翻譯給大師聽。

 

 

  我點點頭,抬頭看看對面的大師。他臉色仍舊很嚴肅,並沒有一絲笑意。

 

 

「請問,你幾歲開始學琴的?」庫拉克大師通過翻譯問我。

 

 

「四歲。」我回答。

 

 

  庫拉克大師靜默了片刻,他在計算我的學琴年頭,然後又問:「誰是你的老師?」

 

 

  「我的父親。」我回答。

 

 

  庫拉克大師點點頭,很理解這個全世界到處相同的音樂家庭故事,說:「你的父親是小提琴家。」

 

 

  「不,他只業餘拉琴,可是他拉得很好,」我回答,又補充:「我覺得他拉得很好。」

 

 

  庫拉克大師又點點頭,說:「我能想像,因為他教會你這首《華麗幻想曲》,維尼亞夫斯基的曲子都不容易。」

 

 

  「對,他很崇拜維尼亞夫斯基,給我起名叫崇維,」我說著,覺得一股淚水湧進眼睛。這麼多年了,庫拉克大師是第一個理解父親的人。我極力控制住自己,繼續說:「他去世之前,教給我這首幻想曲。」

 

 

  「你的父親去世了?」庫拉克先生匆忙問。

 

 

  我點點頭,眼淚忍不住,冒出眼眶,抬手用袖口擦擦。

 

 

  庫拉克大師從自己的上裝口袋裡拿出插著的那方白手絹,欠身遞給我,說:「很對不起,提起你的傷心事,我也很難過。」

 

 

  我拿他的手絹擦乾眼淚,不好意思地說:「很抱歉,把您的手絹弄髒了,我會洗乾淨了再還給您。」

 

 

  「你留著吧,我有很多。」他搖搖手,說,「如果你的父親還活著,我一定要拜訪他。」

 

 

  我喘了口氣,說:「父親是個中學校長,您也許不知道,文革開始的時候,到處的學生都要打校長。父親的左臂被打斷,從此不能再拉琴,那讓他格外痛苦。他的腎也被打壞,又沒能很好治療。他掙扎了十年,到底沒有撐到七六年。」

 

 

  庫拉克大師說:「我們在歐洲,聽說一些中國的文革,知道那時很混亂。不過你很幸運,父親還能教授你拉琴,而且保存著維尼亞夫斯基的樂譜。」

 

 

  「沒有,父親所有的樂譜都被紅衛兵燒毀了。」我說:「這首《華麗幻想曲》,是父親憑著記憶,用手抄寫下來給我練的。」

 

 

  庫拉克大師聽了這話,身體猛然坐直,眼睛睜大,臉色變得通紅,嘴唇抖動著,好半天,才說:「你的父親非常偉大,非常偉大。」

 

 

  我的眼淚又一次流下,趕緊拿庫拉克大師的手絹再次擦拭。

 

 

  「我要看看你父親手抄的樂譜,」庫拉克大師說:「我必須親眼看看。」

 

 

  我點點頭,說:「下次見到您,我一定帶上父親手抄的樂譜。」

 

 

  副院長抓住這個機會,插話進來說:「對,我們會再次邀請庫拉克大師來我院觀摩。」

 

 

  庫拉克大師沒有理會副院長的話,問我:「為什麼沒有拉第二段呢?」

 

 

  「父親只寫了第一段,」我說:「進了音院之後,我找到正式樂譜對照,發現父親手抄的譜子裡有幾處不準確,正在慢慢改。還沒有來得及學第二段,學校功課也多,沒時間。」

 

 

  庫拉克大師點點頭。

 

 

  系主任對我的導師說:「我們可以考慮給謝崇維同學安排這個課程,把第二段完成。」

 

 

  我的導師點點頭。

 

 

  我聽了很高興,忙說:「庫拉克大師,下次給您演奏,我一定把兩段都拉完。」

 

 

  庫拉克大師終於微笑一下,說:「我很樂意聽。」

 

 

  系主任見大師有結束對話的意思,忙說:「我想請庫拉克大師具體指導一下今天謝崇維同學的演奏。」

 

 

  我也忙說:「如果庫拉克大師能夠點撥一下,我將萬分榮幸。」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