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0647218_285562444966036_3455280997224669318_n  

走夜路回家,
四週是昏暗的,

心中有一個方向在前方,頭頂有亮光。
多數店家已打佯,

某個近距離的角落,隔著牆,

也許認識我的人在那裡打電腦正看著電視。

但是,關於此刻相遇的緣份已經隨太陽沈睡了。


黑夜裡眼睛的餘光,可以看見很多條過去未來,

曾經走過交會的無形的線縱橫其間。

卻不能攔阻我現在去路,

在意識到的存在,拂袖於巷弄、片景不留身地穿越兒時的街道,

黯夜裡秉持著光明的意念獨行。


在1.1km處,馬路整修的狹道口側身讓行,

房車駕駛並没有停下來,可能沒注意或不認識我……,

我看見自己微微的期待,

每個人在他人心目中存在的形象,和善的、微笑著、快樂的

或負面的印記能在瞬間被辨識出來?

就像是我再步行100公尺的下坡路段,有人認出背影和走路的姿態,

居然停下機車。他是富叔。
旅人沒有特別高興,彷彿是意料中事一般,平常心但懷有感謝。

不覺才聊上幾句便看見前方的加拿大黃楓路燈,就要到家了……

告別說年底要參選鄉代的好鄰人,拾路而下。

這時荒徑旁野薑的暗香飄過來,

告訴我它們無人看管仍然美麗,

帶點歉咎,也有欣喜,

於是我真正的回來了。

 

文章標籤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餅,還少2魚。
華人思想中的太極兩儀與五行,能生生不息的概念,頗與聖經(六:1–15)裡五餅二魚那源源不絕的食物,剛好餵飽五千男人加上婦女和孩童的故事,有類似之處.五行由兩儀所生,有其前後邏輯關係,不知西方思想中的的五、二之間是否也有這樣的概念?

 

5餅2魚  

 

假日搭客運回來後,最後一班公車22:10分已經下班了,只好走路回家。
中正路大多數店面已打佯,有的是吃宵夜的地方還人聲鼎沸著,這時間總有教人不忍看、不忍聽的角落。

包括我接下來遇見的人事物。


走在無燈光的騎樓下,母女3人(身邊跟著國小學童、一手抱著嬰幼兒)向路人兜售餅乾。
我回過頭去買了5小包平常不會主動購買的零食,只聽這位媽媽說:你會賺大錢之類的話……。


如果人們只為了才花50元做點小事,就妄想一本萬利的滋潤自己,這發心也太貪婪了吧!我不忍再聽見這類恭維的話語,更不忍母女做點小生意而向陌生路人透漏自身的卑微。

 

「五餅二魚原本是一個孩童的食物。」(9節)

 

於是慎重地看著眼前的媽媽說:請不要說賺大錢,我只希望您們平安。
離開騎樓,其實並不確知他們是否真的處境堪憐,雖然社會上仍然存在許多假相,但至少飄流在這夜夜空裡我能問問自己,剛才的付出與祝福是否還保持著真心?!

文章標籤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