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晚會在元宵前夕舉行,遂與爺爺、姑姑前往看燈會。爺爺柱著枵杖走不動了需要休息,但我對節慶的好奇才正要開始。
廣場人湮稀少,原來我們來早了!明天才是活動的高潮。
環顧四周,我卻被旁邊的孔廟靜穆對比的氛圍所吸引。
哪裡傳來的古聲樂音?在講求速度的現代讓穿著Timberland鞋子的腳步緩慢下來。
為了找尋絲竹人聲,我穿越兩進的宅院,鐘鼓建築和木刻論語,青石和桂花香……還有穿著藍衫子的人,俱整衣冠,隨儀式進行的動作連續而舒緩:
作揖、跪, 舉眉平視略略向下,起身,退。

殿堂內燈火通明,照映著門邊對聯和架上的善書,我請了兩
幀孔子聖像,一張給準備考試的好朋友,上頭印有太史公的詩等隸書體文字."----云天下君王至於賢人眾矣,當時則榮沒則已焉,孔子布衣傳十餘世,學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國言六藝者,折衷於夫子,可謂至聖矣"。
門外遊人行行,小孩玩著新式鞭炮旋轉衝天,飛過道貫古今的牌樓,看見雲宵之上高掛著弦月。
明天還要來嗎?
今天是我一個人的燈會。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