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夜色拍攝於文章寫就之前。


 


夜月


搬來黎明路後首次一個人居住,人可以善於獨處,這夜晚顯得很「哲學」。


窗外有很棒的夜景,光影變化之間告訴我韶光易逝,一路奔波歸來也覺得累了,眼前燈火數目感覺到人們即將進入夢鄉。遂起一念,用自己告訴自己的口吻傳訊息:


睡前窗外,驚見皎潔圓陀光灼的明月!每當你星夜趕忙,偶爾抬頭望向黯夜天際,沐浴在默默無語無私的光明裡……身心朗朗疲憊得以舒緩,便不會覺得寂寞。


  月光的柔和,來自一片冰心。


        猶記得多年前曾經在夢裡遇見一位「菩薩」,祂全身散發如月的光亮,絲毫不剌眼,卻有無限的光明。可近看、也可以遠觀,任小子我恣意端祥。


  我對祂衣服和皮膚的光感到好奇,試圖從兩者交界的地方,觀察其間有何殊異之處?但實在分辨不出異同,卻受懾在清明與心平氣和的坦然之中,自然升起一個屬於自己的「天問」(屈原兄也曾向無垠天際索問過幾個人生的疑惑)。當時我的問題是:如何證得此身?


  夢中的菩薩在我注視天衣時同步回答:柔和忍辱衣~。聲音悠長柔軟深入人心,不管過了多久都不會失去,不會忘記。且不論其中虛實,夢境的啟示於我而言,即凡事皆保持平心靜氣(柔和忍辱,立志,不造作負面的因),保持著高尚的人格(衣,立品,積極行健於群我關係之果)。


  簡訊裡的文字,融合著這些觀月的經驗,包括閱讀鹿橋的文章《還月》等等。偉哉奇異月光,常令我體會到 歷代祖師們默默付出無人知曉,只為了覺醒的啟發,隱名相於天地之間的懿德,讓多數人覺得老古板的東西,竟忽然感受到祂的真實!頓時打開了我腦海裡習慣思惟的執著。那年二十歲母親生病了,生死的問題距離我好近,答案就在傳習之中。感受到古今先賢的恩惠,恆常昭著於我心田。






 


晝日


早晨醒來,想起妹妹昨晚來電,提醒我冰箱裡有她準備的雙人份水果和優格,可以當作早餐食用,有她真好!這心意不能辜負,所以傳訊給暫時無口福享用的朋友,以心領之。


材料──


當季水果(芭樂、蘋果、芒果、火龍果、蕃茄)、原味蒟蒻優格、窩苣生菜,以上混合即成沙拉。亦可添加自製柑橘酵素醋飲提味。


由於一個人,所以就不另做土司了,加上小朋友做的巧克力手工餅乾,增加澱粉的攝取。晨間的輕食,好健康!


餐後回南投,搭載長輩過來看新居,福祿桐盆栽也添了新土,讓植物和長輩對這裡的環境和生活型態感到安心、放心!還有妹妹,兄長盡力彌補妳生命中的缺憾,我們大家一起向前走,繼續向前行……開創現實生活中的美樂地!


*吾日三省吾身。與朋友交而不信乎?為人謀而不忠乎?傳,不習乎?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