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會中場休息時間,W姊分享一則她過去的經歷,才知她修養好的背後,是經過無數磨難的摧毀和建造,方得今日的溫婉,猶如潔玉。


雖然負面的情境如此砥礪人心向上成長,才有今天的局面,但是回首過去,我們真的能感謝曾經給我們挫折的人嗎?(但為什麼要感謝呢?)往後看的時候,我聽見心底深處仍然有著一道尚未完全痊癒的傷痕。(幸好,我們都已經有了撫平的方法。)


想起過去曾經讀過的傳記片段,告訴大姊,世尊過去生中的修行,曾經發大願實踐菩薩行,當時有一貧者,亦表示欲為其修行的同伴,成為他的親友。貧者發願永為祂修行的對境,逆增上緣。


  讀到這段內容,讓我對自己的違緣有了新的觀點正默默醞釀著──那些非自願性的經歷,兒時及長,不自覺地受命運束縛,一朝獲得重生的契機。


即便我仍然沒法做到無條件的感恩,但「我願意去理解」每個人在生命中所受的苦,包括這些讓別人受苦的人,他們自己的內心其實也是苦的。似乎可以慢慢品味生活四季不同的風景,沒有花的時節,也有涼風來吹拂;冷冽的嚴寒裡有著能看透「我的心」的本質,肝與膽皆冰雪。然後我真的可以看到、也聽到心的跳動,祂帶來一則隱微卻信號清晰的消息,敘說生命終極的想望其實是求其安心,無愧。


  由於不知前世今生,究竟是如何到這裡來的,過去已逝,都說要向前看的未來也無可預期,生命裡的缺口,應該用對「心的理解」來彌補。四海之內的兄弟(姊妹)啊,你有什麼樣的苦?請停止心的忙碌,都到信任鋪成的青草地、理解長成的大樹下來安歇!我們渴飲清泉,清風吹彿發出和樂的音聲,永無煩憂。


 


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


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金剛經》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