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晚餐複製畫,拍攝於埔基醫院(PLCH)門診大廳。耶穌知道十二門徒之中有人會出賣他,有人會在天亮之前有三次不認他,覺悟的行者總是從容地飲下上帝賜予的苦酒(受難)。


 


手機鈴響,遠在屋子的另一端房間裡。我從容走向廊道暗處,開燈尋索,瑩幕亮起顯示熟悉的姓名,你來了!我在心裡說。


接聽傳來的聲音依舊,少了以往哥兒們習慣的玩笑語氣,相互問候著彼此的近況,他說他變成了「賽德克.巴萊」……。原來是騎單車上班途中摔傷,當時同事拿著攝影機拍他,揮手向鏡頭示意的同時,正值三叉路口的下坡路段,本能地按下手剎車,不料前輪鎖死,整個連人帶車翻覆,造成四肢及顏面擦傷,門牙斷裂半顆。如今已痊癒,留下色素沈澱,像極了原住民的「文面」。


這是一個月前的事了。才想起日前有一通他的未接來電,推算大約在他受傷的前後,難怪回覆簡訊之後杳無聲息的,大概當時只是為了跟我分享受傷的事。反省自己對L兄來電的回覆,往往在很多天之後,他們已經理解了我的習慣,朋友之間卻從未因此被怪罪。只因我都會認真地回簡訊,誠心地回電話。


記得我們曾經在睽違很久之後在公部門的二樓巧遇,當時有很多來申請的人穿梭其間,我坐在椅子上隔了三步之遙對他說:你來了。


「你也來了。」他說。兩人就這樣在吵雜的環境裡靜默許久。然後是他打破沈默跟我分享一則兩個老朋友在動亂的時代裡偶遇的故事。他們各自說了和剛才我們說過同樣的話,沈寂了很久之後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


 


我問他對摔車此事的想法:「會不會有一絲絲怪罪幫你拍攝的同事?」


「不會啊,那是自己不小心的,而且他現在感到相當內疚……。」回答一如我所預期。


於是開玩笑說,哇……你有「不遷怒」(顏回,不遷怒、不貳過)的德行喔!人秉持著善念,難怪神明會保佑你大事化小,逢凶化吉。


 


這使我想起昔日章孝慈先生的故事。(註1)


從此顏面擦傷留下的黯沈色素可能陪伴著他度過一生。L繼續形容傷痕自眼角下方起始斜向下巴,活像是被「黥」的紋路。我連忙接話:是單側的嗎?這樣看起來線條很俐落且時尚!


如果傷痕每天被看到一次,也許能日日記取生命無常和新生的特質,由於希望減少同事的自責內疚,能讓自己外歛行持、內收氣質,破相明理、涵養品德,如此一來,轉念成了上帝對好朋友的紋身(註2),代表敬意和謙遜的榮耀。


 


 


註1:前東吳大學校長章孝慈曾在校內被學生玩打棒球擊中,一眼因而失明.


註2:保羅說︰「我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使廿六19)。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