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學長讓我看過他買的「好物」之後,提到一句話:「我覺得董坐硯台之所以成功,關鍵是在於他們一家子的為人……。」


為了這句話的因緣,我們來到二水買硯台。





我挑的是這方樸拙石硯,經過毛刷拂拭之後,油亮如新。




老闆娘問我要刻什麼字?


刻字,好像這是多數客人的例行公事,但若為美觀,不會想要刻字,面對如鏡的台硯,起心動念就已經是文章了。


但覺頭家娘親切,於是順勢答言,好啊。


一時想不到要寫什麼?書法跟水有關,白水能容於繽紛,隨圓就方,好似善於教化……


那就刻「上善若水」。


硬體寫四個字交給老闆娘,她又多加了許多字:年月季節和地點,以及吉祥如意章。


好的,那就如擬吧!



這是下游採集的石頭,原色如漆。


如果下一方硯台,我可能會刻--


筆鋒光射斗,


墨浪錦成文。


是否覺得很厲害呢!?其實這段是節錄自桃園龍潭聖亭的對聯。




敲開一塊原石不簡單,裂開的位置剛好可以製硯,


想像盤古闢地的關鍵力道,凝神一炁,天地初分。


劈石的技術,猶如提筆的藝術,


天地的精華,以書寫來表現與人合一的境界。





二、


這是學長請二師兄割愛的唐朝翁仲軟玉


傳說中仁慈守信的古代官吏,被後世以玉石造像,流傳至今以數萬元輾轉入手。


盒底書寫當初收購成本的文字記號,推算應是?萬元,


學長去電請二師兄再度確認是否少算了二萬元金額,


但二師兄出口既定,若少算賠本也從未更改他讓予的金額。


以身作則的人,能感化人心。


學長當然不會佔老人家的便宜,於是原件退還主人。


 


令人感動的不只是這廂故事,


週六座談,有人問:為何二師兄說大家都是「親」兄弟姊妹?


答言:


不論各教各宗各派,各個組線,大家經過累劫在此地重逢,談玄論妙並願意在日常生活中實踐,是何等難得的緣份……


(血緣的近只有幾十年光景,法緣的親是歷世累劫的重相逢)


這樣的殊勝,豈是一朝一夕能說得完的?


緊接著,大家互相感謝多年來所受到的提攜和照顧。


覺得學佛,真的很快樂!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