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夜間機車爆胎,我可能不會走路來這裡。


原來白天的景象如此。


目送遠去的巴士,也許錢包遺落在這路段?


有人騎單車迎面而來,他會不會先發現錢包呢?





步行的過程有其目的,尋物。


許多判斷在腦海中推演,希望不要掉進水溝裡去了。


至於昨晚其他的事情,暫時拋諸腦後。


守住,別讓低落的念想煩擾心頭!


 


更值得體會的是所有事件的喻意,相信一切事物都是有意義的


君不見道路旁的植物,開得多好。


昨天大雨,雖然下得滿街泥濘,卻也洗淨了茉莉的小花心。


翠蘆利旁的貼紙向我宣示著說:這就是生命。





途經這個地方,回憶中曾有二位久未謀面的叔叔曾在此處汲水沖涼,


如今一位往生,另一位人在哪裡呢?


流水年華。



仍無所獲。


按下此事吧,還得找人來修車!


有爆破才有新生。



後來機車店老闆說,有好心人士拾獲錢包,放在安全帽內。


感謝萍水相逢的朋友。


 


猶記得,多年前寫過一則歌詞型式的句子:


走著走著聽說鄰居中風
上個月才幫他申請身障補助而已
太陽落下後就不能看享福了
昨天雨停時才遇見他騎機車叫我
早上天氣晴
人有旦夕而至的禍福
回想起那天我忘了向他微笑
是否從此後 看不到阿狗伯的白汗杉彿彿飄動
生活中還是唱歌跳舞看電視的人讀書上班當兵做著喜歡做的事
也有喝飲料
每天走著同樣的路 往何處
啊路旁龍眼路樹下的白汗杉對我發生了影響
戀愛的保存期限親愛的保存期限友愛的保存期限、保存期限……
風再吹來時記得了微笑
才知道風其實是吹過去的~~
              《步行者之歌》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