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前年七月,為了鍛鍊體力和意志,受到吳明益先生《家離水邊那麼近》一書的啟迪,決定步行台3線


本來是我一個人的事,學長也想參加,那就來吧!


從這裡出發……



他老婆擔心我們的安全,熱心建議我們從東勢出發!



這是我們的背包,德國飛狼品牌的登山背包,負重20kg。


我剛好有二只一模一樣的登山包,借學長一用。


放了很多東西,有罐頭乾糧,有帳篷相機和急救箱,真的很重。


他兩個女兒在家試背走了幾步,大笑,不敢相信真的要背這麼重走山路嗎?


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勝任,只有走一步,再一步走下去,我只有好好地走一步而已,


能行則行,不能行則止。很像盡心之後的隨順因緣。





 


穿過街道,逐漸走進田野,遠方的晨光似乎在預示著此趟旅程的每一個凝視都燦爛!


婉延的溪流特別有感覺,想起早期黃舒駿的歌《何德何能》裡的節奏……


「她像是一條清澈蜿蜒的河 任性地流過我的一生


輕輕的洗去我的深沉 靜靜地陪我度過多少黃昏


我常想 究竟我何德何能……。」



中途被請去休息。


大姊昔日的好友,夫妻退休後的莊園生活,吃著豐水梨……這是否太奢侈了,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嘍!記住這鮮甜滋味吧,再好好告別溫暖的人情味。


沒有人能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只有練習對無常的心理準備,


隔年,奶奶被發現罹患大腸疾患,而在同樣這個季節離世。



繼續前行來到三叉路口,正式告別人情事故,向遠方靠近。



荒野阡陌,河床成了良田。


可能種植瓜類(美濃瓜)


 


河床裡的溝渠,想必是灌溉用水,


曲折的水道,叢生雜草,帶給我一種神秘的感覺,真的很有感覺。



復前行,橋的那頭是另一個鄉鎮了,說不定住著遠方的親戚,即使是陌生人,好奇的心理驅使,竟像是為了趕赴某場的約會,而情人總是先我到達。


總是先我一步
到達
約會的地點
總是我的思念尚未成熟為語言
他已及時將我的語言
還原為他的思念


總是從「泉從幾時冷起」聊起
總是從錦葵的徐徐轉向
一直聊到落日啣半規
稻香與蟲鳴齊耳
對面山腰樹間
嫋嫋
生起如篆的寒炊


約會的地點
到達
總是遲他一步--
以話尾為話頭
或此答或彼答或一時答
轉到會心不遠處
竟浩然忘卻眼前這一切
是租來的:
一粒松子粗於十滴楓血!


高山流水欲聞此生能得幾回?
明日
我將重來;明日
不及待的明日
我將拈著話頭拈著我的未磨圓的詩句
重來。且飆願:至少至少也要先他一步
到達
約會的地點


                                                      約會----周夢蝶


謹以此’詩持贈
每日傍晚
與我促膝密談的
橋墩


二、


我想我們再度穿越另一個城鎮,遙向前方廟宇裡的神祇致敬,我的世界裡有您們的存在,這一方土地凝聚一股向善的力量,所謂信仰,就是人們心中有一個具體效法的對象,生活中以此為精神的楷模,遇事行持著。


這時,老兄正要收拾貨物關門離開,前往與我不同的方向,再見陌生人,尼桑再見!



郊區無人車自行,路旁有人疊起石塊如站立的人形,我想起日本寺院附近,傳說中守護小孩的地藏!



走過上坡的彎道來到另一個可以眺望遠方的高點。



那麼,休息一下吧!


且讓我輕靠欄扞,俯瞰眼下的良田千煩。



有咖啡耶……


但是背包裡的食物很多,我們不能奢侈地花錢享用額外的氣味。


昔日傳承的 師母為渡化蒼生,在大熱天裡行進,路邊有人賣西瓜,弟子知道老人家捨不得花錢享受,


於是掏錢要買片西瓜給  師母解渴,但 師母覺得不可以,弟子表示那是她自己的錢,不是公費,老人家慈心地說:你的錢也是眾生的錢啊!


德者以身示道,教導我們看待眾生如是平等。




所以,我怎捨得買飲料喝呢?


我的奢侈是可以輕輕地躺下來,休息。


仰望的姿態看世界,似乎真的有所不同!



也許餐車老闆看到這麼累那麼渴的兩個人,都不買單的情形,觸發了他打佯的念頭,拖著香味四溢的食物離我們而去,這時才提醒時候確實不早,也該尋找夜晚的安身之處。



前有美景,島嶼水泊,疑是湖泊或水庫。


走進叉路支線發現這裡是民宿的後方,聽得見環境輕音樂,邊有流水可以使用,遂在此地紥營。




隨著對岸屋舍的點點燈火,我也拉下帳篷的帘幕,準備安靜地休息,


晚安,青蛙,晚安人家,晚安,珍惜好日。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