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的天空藍得像畫布,白雲異常立體且親近房舎,有時甚至覺得伸手可及。我與創辦人在遙遠的土地上開墾荒地,……種植藥草、蓮花、那些年春風沈醉,帶著針灸器具只想要利益他人。


 


畫家朋友說:


去年王菲的演唱會,我無緣參與,偶然在網路上看到她在南京的完整版本,也許小小螢幕無法與現場相比,但我仍然感動不已。


她在演唱會上詮釋的已經不再是來自天上的聲音,是經歷輪迴後又再次回來與大家共度一個晚上的人,走了一遭人間看看到底還是沒留下什麼。


當其中王菲從小到大,沉寂到走紅的照片一張張出現後,卻是個大爆炸畫面,接著一張素淨的臉出現,輕輕閉上眼睛,之後花開了,過去已經不需留戀,重生後,是同一個已經不同的人,更複雜也更單純,更卑微也更強勢。貪圖七情六慾也好,或不回頭離開了,好感動,好悲傷。


 


週日,師兄姊們一行6人來拜訪四存空間。


談起了昔日南美的人物,一一浮現腦海,並在心底悄悄問候著您們好嗎?


啊…說不出口的時不我予,說時依舊。


同日,閱讀「恩尼斯特廚房」裡的文章----


我太嚮往南美洲--「雨停了,我起身告辭。蜜蜂在詩人的蜂房周圍嗡嗡鳴叫,他的杏子已熟,顏色如淺淡太陽。雲絮吹過眼前景,一片田地中站著幾隻毛已豐的綿羊。」(Bruce Chatwin,1976《巴塔哥尼亞高原上》頁56)


我太嚮往南美洲--所以幾年前德文課本裡,一個離婚後投身政治的中年德國婦女說道:「Es war schon immer mein Traum, nach Lateinamerika zu reisen. Ich denke, wenn man Schritte nach vorne macht, kann man nicht wieder zurück.」(到拉美旅行,始終是我的夢;我想,當人跨步向前,便難再回頭。)讀罷,我竟掉下淚來。


頗有感觸,敲打著鍵盤回應:


  那一年,為了實現自我的目的前往南美工作,我的經驗留在那裡,眼光必須向前……離開多年以後時至今日,聽聞往昔同伴已埋骨異鄉,之後只能稍事懷想,腦海中卻不忍再走一遍記憶裡久違的深巷。


恩尼斯特回覆:


你注意到我部落格頁面左上角那段話嗎?


Es war schon immer mein Traum,
nach Lateinamerika zu reisen.
Ich denke,
wenn man Schritte nach vorne macht,
kann man nicht wieder zurück.


這兩小段話都出自我的德文課本,
意思是:
到中南洲旅行,是我的夢想;
我想,人一旦往前走,便難再回頭。


沒想到你竟有這樣的境遇,
而有一天竟到了這個部落格,讀到這篇文章,
這世間緣份真是微妙。


 


今日感受到週遭親友的律動、說話的聲音和仍在電話那頭沈默的朋友,內心世界裡的不寧靜。


奶奶的「對年」日期將至,當我打掃著她住過的房間,心有所感。


如果能夠重來二年,我將更盡心服侍,照顧她的身體和心靈……


我不知道奶奶妳在哪裡,對於妳,我看到自己對親情和任何情感的執著,人心如此無常而美麗!


但願我們能在佛法裡相逢,過去您的生命示現,教我更確認生活的目的,


別無餘物,只有安心而已。


2012年05月29日,今晚的夜色如水,人生如戲。


戲假情真。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