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開抽屜,發現舊物。


這是服役時,一位住彰化的學長送的。


我想當時,他在練習硬體書法,


寫得比較順暢時,而剛好我在那附近,順道給我當作紀念。


軍中同袍,同樣沒有不良習慣的同好(例如對美的事物之欣賞類似)。


那時,我曾用毛筆(小楷)書寫:滾滾長紅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我騎著機車往九份前進,馳騁在濱海公路上吹著海風,路過一尊雕像,說是落海救人的英勇事蹟,


後來在工作場所附近涼亭邊看到同樣的銅像,原來他是同家鄉的人。


金瓜石《無言的山丘》拍片現場,人去樓空,面海的山村曾繁華一時,老阿嬤述說年輕時候的故事,


我知道黃金的歲月隨著光影和海水流失,隨著心的無常依然留不住,那種感覺,也許就叫做鄉愁。


年少的輕狂,還不知世事的滄桑。


當時一任嚮往豪邁飄逸的清澀啊~







這個就厲害了!


近期,L經理託小Y兄贈予的書法。


經理昔日曾遠赴日本參賽,以一個字奪得大獎(忘了是否為首獎),之後常寫字贈人,


皆是有關修養心性的內容,從未曾收費。


為人謙虛含和,見解中肯,修養功深。


書法自成一體,其書如人。


慶幸自己,能得識這些善友,我真的很感恩,真的,原來我以前還不知道什麼是感恩。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