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師兄您好:

  關於您說的:「密宗……甚至認定殺生亦為一種渡化與慈悲。」小弟有些想法與您交流。世尊在《楞嚴經》中告示阿難:「如來今日告汝,諸有智者要以譬喻而得開悟,阿難,譬如……。」 

    由此可知,佛法很多都是用譬喻法的,包括殺生之說亦復如是。若殺害動物或人類亦為一種渡化,那是對有修有證的大師而言才做得到(這不是未證者能了解的境界),其他無證量和少證量的修子,在殺生之時往往並非慈悲的念頭,何況殺人時,皆嗔心以對。如此造下因果如何能解?

    換言之,以平等法觀看,若被殺的人是我們自己。你會原諒那位殺你的人嗎?但他卻說他很慈悲其實是在渡化你,你會接受嗎?(若能接受而不起嗔心的人是菩薩,但被殺者只是一般人或動物呢?)我們知道蘋果電腦的賈柏斯先生,在史丹福大學的演講,提到一個幽默的看法,他說「想上天堂的人,也希望是活著上天堂」。這告訴我們,有情生命都想好好活著,螻蟻尚知惜命,其他動物和萬物之靈的人類都是愛惜自己生命的。

    不過,如果用譬喻法來閱讀殺生,可能獲得的啟示,便有所不同了。其意涵例如殺生的生是指「內在眾生」,暗指內修的法門,因為重要的教法往往離諸言語對待,用殺生二字詮釋給予當頭棒喝!令聞者的執著頓時消融。所有修行人無不以斷煩惱為業,殺掉內心的「眾」念叢「生」,這又與佛法中「生滅滅已,寂滅為樂」的教示相互呼應而合致了。

    顯教內(特別是禪宗)亦有當頭棒喝的方式讓修子頓悟自己本來面目,還有默照禪等法門(並非密教所獨有)。然則能對別人棒喝的那個人,是已證道者,其餘人等若東施效顰的結果,只有落入無以復加的業力輪迴之中。另外殺生的正面觀念,儒家也有提到:「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皆是運用譬喻法的最好例證。意指只有聖人才有辦法做到,一般人千萬不可以身試法,隨便嘗試。

    進一步來探討與慈悲相應相息的菩提心。密教的修持是有嚴謹步驟的,從「如母有情」開始,知母、念恩……一直到升起菩提心(修心七要),而且還只是名義上的菩提心(都還不見得做得到),再更進一步要到「實質的菩提心」(更難理解),需多少努力、多少時間才能證得!如果內心對慈悲真正的意涵未完全了解,無法時時保持在慈悲的狀態,又怎麼做得到殺生(不論是指外在或內在的殺生)之時自己的內心恆是慈悲的呢?!

    如果修子「不能確定自己」是否已具備對慈悲的實質意涵和殺生的意義,都能了解和具有證量了。咱們保守一點,戒殺,一定不會有問題,亦符合  佛陀最初的制戒。

    密教自蓮花生大士以降,不論哪一種法門的修持,都不離開最基礎的「三主要道」(出離心、菩提心、空正見)。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與王師兄和大眾共勉之。

    小弟不才,只因提到佛法重要的意涵,故有交流之想。然上述見解不見得正確,僅供參考。   

Antonio


以上是回覆王兄的來信。


以下是王兄的來信----


您好!


我當然不可能自己修法,和您一樣有上師指導,但不同的是,密宗講求的是法器及法門,甚至認定殺生亦為一種渡化與慈悲。

當然不似佛家談前生,今世,卻凡事不說明,不道清,卻常話來生,輪迴,阿彌陀佛!時間到了你就會明白!

換一種方式解釋,倘若法門一巴掌和佛家一世道均可讓對方體會,頓悟,覺悟,佛家選擇花一輩子去說道講佛來讓對方清醒,而密宗法門卻是選擇不說一話,給對方一巴掌,最直接有效的法門。既然眾生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同樣也該留下時間讓眾生有足夠的機會去為錯誤做彌補。不是嗎?

 

感謝您的遠行祝福也再次感謝與您的交流!

 

您讓我明瞭,每與芸芸眾生談也需常觀自我心鏡,言談之中若有嚴詞不敬之處,還望您海涵大量!

 

 

                   ○○○  謹上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