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到街上買三顆梨,回家作「冰糖燉梨」湯給爺爺喝,因為我聽到他夜咳不止,因為我獲得原本的能力改變了自己。


 


之前我與他已經兩星期沒說話了,起因是在新竹開車時的不愉快,老人家無理取鬧指使東,指使西的,自己弄錯路還怪別人,用不堪入耳的字眼辱罵,士不可辱也!用一句話回敬他,睹住他的嘴,果然接下來的日子過得相當平靜,再不用聽到不尊重的言語。


 


前些天的週六,首次又回到二師兄家,那裡的人依然道風淳樸,那裡人的心總是珍惜稍縱即逝的緣份。座談時二師兄提到「道好修,理難明」的理路。並在言語中帶出令我震攝的內容,別人聽不出來,卻是針對我與爺爺之間的問題,點出欲修養心性的人,所忽略的思惟。憤怒之火,燒盡了好不容易培養的德。


 


我不應竟日迷惘,住於是非,而往六趣。體會一瞬間,好像找到自己人生的意義,回歸單純的內心,不與「對待」相應,從氣和神閒的內心,看出去的世界,道路愈來愈平。如是伊始,迎向康莊大道。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