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花慢開


 


        昨日社區一下來了九部遊覽車參訪,來自台北三峽鎮的居民,分成兩條路線前進,一至林屋伙房,另一到水鹿體驗園區和桐花池。


 


        步行途中經過榮興橋,這裡原本是座吊橋,後來改建成水泥的現代式結構,數十年來大多都是附近居民往來的要道之一,如今為配合觀光局推展農村特色,漸漸有外地遊客團體進來參訪,原因是這裡擁有全省特有的地震紀念園區,以及百年的水鹿原鄉,在社區發展協會的努力之下,從民國96年開始參加各級機關辦理的推廣計畫,評比皆有不錯的成績(最高榮譽為全國第三名)。


 


        我看見有些居民眼神中透露著訊息,他們大概不會料到竟然有這麼多外地人,到底對這偏僻的小山村有什麼樣的興趣?午后涼風習習,牧草如海浪襲捲外地人新奇的情緒。


 


  舉著立牌無聲地告訴遊客:要到水鹿體驗區的人請跟我來,眼見我這方的人氣明顯高於他方,是因為我看起來比較順眼嗎?呵辛勞開始之前,先給自己一個虛榮的安慰也罷!一路上將牌板高舉,以免後面的阿桑迷了路,路途全程約莫一小時,不斷換手,不斷練習將心專注於舉牌這個動作和職責的目的,竟也不覺痠軟無力。常聽到有人關心我舉牌辛苦了,問的人不少,似乎無需解釋,只得用微笑回答他們。


 


  一位中年帥氣的大哥,走近詢問我是不是替代役?真謝謝他的抬舉,有這麼老的替代役嗎?還是因為頭髮太短了,或是感染了我常保年輕的氣息。一度我懷疑他是縣府派來觀察的善良臥底,當他提到推廣社區活動的艱辛時,我即刻答言:「不會的,因為感到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悅乎!」聲音的盡頭,傾聽自己的話語,在接下來的短暫沈默中細細體會腳下行走的路,連接著在這裡短暫停留的每個人的家,因為奇妙的緣份在此會聚……。儘管有些遊客(通常是情侶、小孩、同家庭的成員)不見得配合大眾的動線行走,造成管理的困難以及對安全的顧慮,如果我還能看到無常,那麼對相逢的喜悅將因珍惜而生。


 


        回程時看到轉角處,橋的對岸一棵不知名的樹,在初冬鉛華落盡的季節裡兀自開著茂密的紅花,象徵遺世獨立的社區,有什麼熱鬧的事,正要慢慢展開了!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