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開車載朋友J去埔里山上看夜景,回程途中經過Han的家,想起他之前工作上遭逢的難題,正欲關心他的近況,此時的他面臨低潮正需要朋友支持,自己能盡可能的給予鼓勵之際,他卻失聯了,手機一直沒有開機,Face-book留言也沒有回應,也許他刻意迴避朋友們的關心,我也不忍再去打擾了。專家說過一個人同時處理事物的控制幅度很有限,所以無法對每個人給予相同程度的關懷,失聯的朋友也就移往心中某一角落去沉澱與等待。


 


工作的思考、道場的人事變化、個人宣揚佛法單點的進行,與俗務式關照週遭的親友,佔據了大部分的時間,有些人自然淡出,同時也有人跟著進駐。恰似原子電洞與自由電子之間的平衡關係。人事物好像會在發生變化之後,又趨向下一回的平衡。



門外加拿大楓的葉片逐漸被風搓紅,有幾張早落的,葉脈呈現類似甲骨文的碎裂筮文,思索年歲時序的動向。我觀想著J近期在電話中形成的人格與實際見面時外顯的言行比量,企圖於落差之處尋找原因或描繪其走向,因為那裡面有事,眼神交會時閃爍著黯淡。有什麼事,為什麼不明說呢?


    到了第七日,仍然人在這裡,目光在遠方不定處。這時我接到失聯數月的Han來電。我沒問他這期間為何消失了,只問他有沒有跟巧克力老闆連絡、跟教官的女兒連絡,他說都沒有(手機損壞多時)。那麼為何先跟我聯繫?想到這裡,心中生起對有情眾生的憐憫, 而我自己也是眾生之一。Han來電,使我意識到電力的流動理論,若每個人的自由意志就像電子般活躍,不斷補充和出讓,進入暫時的平衡。於今另一遠方的朋友動念來訪,莫非是因為奧妙的萬有引力所致,由於經過他家時的忽然想起,給予祝福之後的誠心念力讓對方感應到了,七日之後形成具體意願,影響他的行為,因此撥出電話給我。或者同時因為這方逐漸已經形成尚未被言明的電子孔洞?彼此都將進入新的平衡而移動。發現Han撥給我的通話記錄所顯示的是室內電話。


    過三日,素未謀面的朋友W邀約共進晚餐,眼裡耳裡是W的形象和話語,除了理解感知的內容之外,還將宏觀的態度展開,體會人事變遷和宇宙運行的軌跡,究竟有何關連。不能用太過自我的習性去觀察,這樣只會看到自己讓自己看到的東西而已,永遠「觀」不到存在於世間那些實相,而以為那些是難理解的事物。


    W說平日工作的項目是負責全國中學的行政業務,興趣是大自然和羽球,每週六上午會去做臉,希望有穩定的感情。談吐不俗,邏輯清楚,惟對於職責所在的見地並無特殊之處,我期待這位中央行政人員能有更廣大的人文關懷,也許相識不深,我還沒看見。但是我卻發現她眼裡有我。


  可是好感來自於何處?長相、穿著、談話的內容、應對進退的模式等等,加上自我的想像,她向我道歉說她開始思念我,期待下回能早點看到我,哪怕只有兩小時也好……。處理事物即時而明快,只是在這之前我門鮮少聊談,對彼此所知甚少,沒有e-mail、也沒有MSN,一切都來得太快!這是個人風格?我有些來不及反應,卻要故作鎮定。我問自己,有沒有同樣的感覺?


    想到Hu曾經以提示性的語氣,要我在內心問自己一個庸俗的問題:你想要找的是你喜歡的人,還是喜歡你的人?只能擇一嗎?我知道他選的是後者。而Don說來得快、去得也快的奇怪論調,這些都不是真理。所以呢…有人想在人際關係中,甚至情感裡還要尋求真理?!是的,沒有錯。因為生活有限而生命無常。假定追求真理的生活和談感情是不可分割的事情,這就是我和別人不同的地方!


    在尋求真理的過程中,相較於一般人的生活會有所差別,舉凡我會節制物慾的需求,增進自力快樂的部分,因此常令自己靜默,透過不同型式的探索和表達已經體會的人事物,並尊重他人目前的狀態與不同的觀點,去修好彼此的關係,同時仍不放棄對真理的追求,接納結果,不造惡因,進而從煩惱中解脫。……亦即格物致知的體用過程,仁者愛人,正己成人。


 


 



註:電洞Electron hole),在固體物理學中指共價鍵上流失一個電子,最後在共價鍵上留下空位的現像。


以太陽能面板為例:


在室溫時,少部分共價鍵中的電子吸收了足夠的熱能跳出他的鍵結位置,進入共價鍵間的空間,而大部分的鍵結還是完整的,只要電子不回到空出的鍵結位置,他可以在晶格的空間中游動,因此可以導電。這個可以移動的電子我們稱為導電電子(conduction electron)
而電子在跳出後會在原地還留下一個空位,其他共價鍵的電子,有可能去填充此空位。在沒有空位時,由於原子核的電荷和電子的電荷完全抵銷,故不帶電,成電中性;而在空位附近由於少了個電子,等效上是帶了一個基本單位的正電。因此,空位的移動,我們可以看成是一個正電荷的移動,也可以導電。這個能夠導電的空位稱為電洞(hole)

導電電子與電洞均可導電,都稱為載體 (carriers)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