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何


一、


昨日聽聞W姊的鼓勵,從南至北認真走幾趟後入睡。臨醒來之前,感覺自己還在連續著南北兩極的路,彷彿這面見 藥師如來的路,隱約之處有些許艱難。


雙目低垂八分閉,天就快亮了,泛起猶如圍繞著黑眼珠的明白,不急、不徐地趕著路,由低而高地爬著山,海水在深處。


眼簾漸啟,自餘光能知二師兄立於跟前,與我同步--頷首正脊,緩緩捲簾而上,四目重瞳合光於轉瞬,略停片刻,領受神會而去。


夢醒,憶念方才消息。遊子是否該回故里的時候到了?


 


二、


原本說好,心裡也有所準備北上座談,但因二師兄感冒喉嚨發聲困難,大家體諒之下故不去打擾,


這之前C姊談了許多關於三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她所經歷的部分),言談中肯,解決了我大部分的疑慮。但仍有小部分持保留態度,這個部分源自我對佛經中的氛圍產生的景仰之心,對照現實世界中,希望能如實見到一道同風的景象。


就在取消北上行程之後,夜間做了一個夢。


二師兄站在櫃台,開始講經說法。一時圍繞莊嚴隆重的場域,每一句話的字句我都知道,卻無法解釋,也不全然了解,但攝受於斯,這難以言喻的法雨。夢醒後,竟連一字都無法回憶。


 



 


三、


最近一次在北上座談之前,又做了夢。夢境中除了我之外,另有一男一女,男的在外因故尚未歸來,我們都在等待。女的情緒不穩,於是我決定自身趕赴……離開位居山中昏黃燈光的房舍,走在山坡地上,循徑趕往他處。


途中遇到二頭獅子,灰白色,身體短毛,頭部長毛捲曲成球狀(類似奶油獅),一對雌雄雙獅呈弧形動線逐漸意圖將我圍繞。夢就在此時醒來。


醒來隨即驅車北上前往參加座談,一路上回想夢中情景,當雙獅圍繞,我如何解圍呢?


從座談的內容裡,給我一個啟示,體會著、實行著、保持覺察……,雙獅也許是龍的九子之一,看顧門口的那二隻,我即將進入某種領域中,遇到牠們盤旋在我的腰間,解決的方法是「一陰一陽之謂道」,我需沈下氣,心懷感恩、懺悔般的沈氣,體會交會的那個點在哪裡,然後使之皈依自性佛。


 


 


(本篇收錄於懸頁)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