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約,我前天聽到的被動式語態。


  這是與朋友交遊過程記憶中的第二回,首次是S說要去東部旅遊,順延過一次後來還是臨時解約了,給的理由是要和弟弟去。當時我已向公司請好假,後來變卦但我仍維持請假狀態,為了就是讓他人對我的言行有安定的印象。


  電影《非誠勿擾2》上映,我遭逢的爽約經驗,也有了續集。


  Y說要來找我,且預示了當天要上班,會很晚才到。於是我利用週休的時間,打掃房舍,準備接待事宜(包括早、晚餐及次日行程安排),而且婉拒W姊到北部參訪的邀請,只因與朋友的約定在先,希望朋友來訪過程中能有賓至如歸的感受。卻未料,天空有不測的風雲。


  是日及至下午七時許,Y來電說他睡過頭了,時間已經太晚「應該」沒車了吧!我說一定有(心想公車最晚班次在凌晨),但他仍然意欲消極,逕自取消了約定。頓時澆熄我正燃燒著的熱情,就像阿妹《好膽你就來》歌詞中唱的「心情三溫暖」一樣。因為理由是睡過頭,太晚,與前一天的預示內容產生明顯的矛盾。


 



 


  我的意識可以不辨善惡好壞地看待此事,可外表神情難掩失望。其他關係難免受到影響(包括錯過大姊北上的邀約),不禁思索這是否為現今社會的常態?若然,似乎不該反應過度才是。為求客觀印證所作抽樣調查,問過兩位學識程度與Y相當,且跟我談得來的朋友,他們跟別人約見,有沒有爽約的經驗?設若臨時不想去了怎麼辦?


  H說他沒有發生過這類事情,但對別人的爽約行為,他會原諒對方,安靜地放著,不會向他表示什麼,但以後將這個人擺到最後的順序。


  留學英國個性不拘小節的X說他不曾爽約,如果事出突然,定會在前一天、事先通知對方……。


  當參考了別人的面對的心態之後,沉澱出屬於我自己的體會與作為。怎麼也想不透,Y會以這種理由爽約?這是印象中的她不會有的舉措,彷彿不是我所認識的這個人了,也許其背後有著未說出口的原因吧!可是提出不克前來的朋友,電話裡仍然談笑如常,字句之間的來處,卻升起一縷未解的疑雲。究竟是內因(例如個性)還是外因呢?此時如果我不趕緊危機處理,為彼此關係做點什麼本份的事,此後唯恐內心的疙瘩仍在,友誼的實質內涵必定隨著時間而發生莫名的變化。


  我想試圖與對方溝通(提供事件進展的出口),又希望能避免對方以為我在怪罪於她的情況下(維護保持)創造轉寰的空間,讓朋友了解此事件對彼此友誼可能造成的影響,於是傳一封簡訊給Y


 


送走了客人。果醬也已完成,一公升果汁濃縮成相當於五百克的體積。你終究沒來,著實令人感到失望,有關招待的準備都失效了呵剛剛才說人生無常。一個人恬靜的夜晚,在蛙鳴聲聲的空隙間,尋找,你改變初衷的另外原因。微笑吧,男孩!


 


  然後在空間中安靜、放下、沉澱、而後安適。從對方的反應來了解彼此。


  反觀如果這件事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我若失約,應該要勇敢地向對方道歉,事後並作適度的補償(其實是彌補自己歉咎的內心)。但長輩賢者說過,所有道理只能用來要求自己,對於別人加諸在我身上的行為,則練習完全地包容和接受,還諸初衷、止於至善。我願記得那些年輕歲月時閱讀對子夏向同學司馬牛所言「君子四海之內皆兄弟」所生的感動情懷,不管雲會變成雨點,不管人會忘記諾言,世事遷流依舊善變,總是要在內心保持日常生活中對真理的實踐。


  方才發現屋外的斑葉嘉寶果,又被長輩噴除草劑死了,已經提到多次了卻還持續發生、台大醫院傳出嚴重的醫療疏失……,感謝這些事件的觸發,讓我認識自己,並更確認要往哪個方向前進。Thank you my friend for Who I am.


  所以我說,爽約並不奇怪,牠只是一隻特別的鴿子,牠愛玩且喜好自由,於是身上容易沾染美麗且不透明的顏色,外面風雨逆流使牠飛不高,暫時失去了方向。只要試著調整觀看的方式和行動的角度,雨水將會洗淨羽翼恢復屬於信鴿的潔白,俟疑雲過去風雨稍歇、氣流回穩的時候,意志將翻山越嶺,渡過寒潭而不留影,自然依循本能的嚮往,回到誠意所建造的房舍。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