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床位


家人幫奶奶決定轉院了。


其實這也是埔基主治醫師的建議!


他在電話中主動說要幫忙介紹榮總或中山的醫師,


不料這天卻改口了:教學醫院有一定的流程。


我平靜地看待其中的變化,也接受這因緣的流轉……


於是來到台中榮總。


急診室的病床難求(有位無床),編號達六百多,即使像奶奶這種罹患癌症,且緊急轉院的病患也要等四個鐘頭,護士才幫忙「搶」到病床。


手術的主治醫師向我解釋病情,提醒我此刻沒有床位,術後須待在恢復室中等床。


另外問奶奶在埔基住院多久了?為何在那裡沒有開刀?


醫師的疑問,使我思考其中的關連,不得其解!?


 


二、朋友


等待其間我隨手傳簡訊給一位朋友,晚間奶奶手術時,他回電詢問有無病房?


並承諾他會找民意代表關心,並「保證」明天就會有健保病床。


內心有感謝,也有懷疑……


雖然很感謝朋友幫忙,但非常不願意動用關係,畢竟這對其他同是重症的病患來說並不公平。


國內醫院的診療及住院的流程,仍需檢討,還有很大進步的空間。


翌日早晨有議員服務處來電致意,直到中午過後,果然有病床了。


也感謝未曾謀面的議員,和對社會上的人際規則,在無知的心理產生徵徵的敬意。



三、兄弟


假日弟妹們南下輪班照顧奶奶,我得以休息兩天。


之後可能白天請看護,每天晚間到醫院「值班」了!


展開我的新生活~


我會有很多自處的專注,以體會這生命的課程。


昨天學長師兄來電,表示他們可以幫忙輪班照顧阿嬤……


聽了內心覺得溫暖。


其實我心中一直有個理想,如果大眾能發揮互助合作的精神,


不分親疏遠近,儘可能地協助彼此,人間會減少很多苦難。


當初學長的父親罹癌,我在心裡想,自己願意與他們共同擔負起照顧病人的工作,


如此可以藉由過程中,學習生命的歷程,逐一明晰未知的生活地圖。


不過,我沒說出口,因為他們家庭已有大致足夠的人力和財力支撐,我在旁觀察希望能適時予以協助。


如今,當時的想法,卻在學長口中說出。


若修身養性也像是比賽,他昨天就超前了,我要想辦法贏回來才行!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