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住院的第一天,


晚間探視時間未見看護,前後離開有一小時之久,


經向護理站反應聯絡後方歸,竟未道歉,


她未修復雇主的信任。


於是……


萌生臨時取消看護由我自己照顧的念頭。


其實不忍苛責她,但是不能讓祖母處遇在未來的風險裡,


只向多加公司的負責人反應此事,又寫了一則意見單給院方,


目的是提醒院方對類此事件的控管,維護醫療照護的品質。


這樣就能心無罣礙了。


 


居然巧遇上回那位看護,聊了一會兒,我憶起她曾經說過的境遇,


如今在台灣小鎮裡,依然過著如常的日子。


翌日據阿公提到,這位小姐早晨主動幫忙處理奶奶的排遺,


就這樣,順理成章的請她成為我們的看護。


 



 


電影《非誠勿擾2》有一幕令人動容,


香山先生罹患不治之症,不久人世。


他同好友秦奮至墓地參訪,感到死後將被整齊排放,人擠人的狀態覺得毫無意思,


秦奮認真地跟他說:我承諾給你尊嚴。


香山:我能相信你嗎?


秦奮:你還有其他選擇嗎?朋友。


之後香山舉行一場「生前告別式」,以幽默的方式來真實面對親友,


好處是,若你不同意時還可以修訂、更正或反駁。


印象深刻的是女兒為爸爸讀了一首動人心弦的詩……


 


劇情觸發著我,開始思考關於長輩(甚至自己)生命無常的事。


人生如戲。


 



 


(你見,或者不見我)


越南小姐嫁給台灣郎,她有個拿公費念書的女兒,


女兒在世事乖隔遠近親疏的空間裡,當面對母親時,是需要適應的……


有時不太想見她。


 


(你念,或者不念我)


母親不確定女兒是否也會偶爾想念她?


這和情人之間的相思是否類似,我不清楚!


只看過不論單枝或是雙葉,都是南國所生的紅豆。


 


(你愛,或者不愛我)


家人,特別在中國社會的家庭裡,


彼此的情感難以表達得清楚,


也因為情感的糾結,創造快樂與分享的同時也導致許多傷痕和遺憾。


受苦,往往是因為看不到對方在自己內心的期待。


情緒裡的小情小愛,或者祈禱時的寬宏大愛?


循著光明前進!這是一輩子學習成長的動詞。


 


(你跟,或者不跟我)


不是分開時的抉擇,


卻單親媽媽最想知道的事。


女兒似乎沒有其他選擇,


然則母親已經改嫁到異國了,


仍然惦念心頭肉,牽引著她未來的新生活。


她以不算流利的中文說,儘量供她念書和花用,


雖沒有說出心底的希望,我卻逕自如此解讀,


彷彿聽見母親不勉強的語氣,


以望向遠方的眼神,跨著海洋輕輕地自問著。


 


人生如詩。


 


這首詩完整是這樣寫的──


 


你見 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裡 不悲不喜


你念 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裡 不來不去


你愛 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裡 不增不減


 


你跟 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 就在你手裡


不舍不棄……


來我的懷裡 或者


讓我住進你的心裡


默然 相愛


寂靜 歡喜


 



*模糊的字跡,是看電影時隨手抄下備忘的。所以筆畫簡單而潦草。


 


下則是今午飯後心血來潮默寫的詩句,竟忘了其中一句,也有寫錯的……


默寫的時候,斷句也是一種選擇,決定說話的語氣,也微妙的影響了意義。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