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陰雨綿綿,


桃花經過一夜冷風縕釀,開得更熱鬧了!


上班途中,經過炮杖花車棚,原來是橙黃的花朵,


被冷氣團逼出橘紅的色澤,一串串的鞭炮聲似乎就要開始響起!


彷彿告訴人們,現在還是年節。


 



 


路旁一戶民宅,一位白將軍兀立在雨中,鎮定而威武,他不像其他同類穿梭在寒冬中畏縮行走的樣子,堪稱犬中白將軍。


有機會想了解一下,是什麼樣的家庭,養出這種高貴性格的小生?



 


到了辦公室,電腦播放《旅客》專輯,


客家山歌怎麼聽起來,好像有一股生命的滄桑感啊……


今天是情人節。


商業操作,並沒有深入我的記憶中,


我只記得昨天跟黃庭堅的後代子孫,以近看遠觀的方式,


欣賞他祖先如船漿劃過江水般的書法碑帖。


羲之愛鵝、庭堅在謫鄉賞船、張旭看武大娘耍大刀,都能體會書法妙理,而我能在、會在何處悟道!?


 


 


還有石臺孝經、玄秘塔、柳公權、顏真卿、王羲之父子、智永真、張旭、顎海、褚遂良、宋徽宗等各位皇帝的墨跡……彷彿置身西安碑林,隱約恍若聞到墨水摻和著楷樹的香氣。


所謂文如其人,似乎真有這麼一回事,人品高尚能令墨色生香。


因為當我們聽說他的為人風貌時,頓覺其字富有生命力量,從過去延伸至今,未曾稍減。文與魂與體,三位不可須臾分離。


所謂書法即心法,被留下來稱頌者,往往是命運多舛的忠義之士。


 


 



 


解說員不解,為什麼歷史上佞臣怎麼這樣多?


皇帝怎又會如此容易輕信纔言呢?


可能是因為皇帝心中有「我」這個原始的恐懼吧!


可憐忠臣在流放邊境的途中,還懷著謝主隆恩的心情,來支撐他們未來的生命。於是在獄中寫字、看著江船練字,遙望遠方皓月去思念心中理想的明君。果然,千百年後的世人從他書法中理解了他當時胸懷的心念。


小人求利得利、求名得名;君子求仁得仁,舍生取義。


這是個公平的世界。天地清濁有體,玉石分判;慧命長保,寧馨久長。


 


從此我再看這些書法時,書體行間微光中,有著書法大家生活的記憶,也多看見些許這個世界的真實相。


 



 


*

暉福寺碑




北魏太和十二年
傅思益撰
294 x 90公分


  本碑全稱《大代宕昌公暉福寺碑》,碑身下部兩側呈弧形向內收斂,形成束腰形制。以真書書寫的碑文記載北魏太和年間,宕昌公王慶時(鉗耳慶時)在陝西澄城縣修建暉福寺,為馮太后與孝文帝祈福的事蹟,以及該寺建築雄偉莊嚴的面貌。由於北魏是由北方少數民族中的鮮卑族所建立的政權,因此在碑陰刻有許多當時少數民族的姓氏,是現今研究中國民族史的重要資料。此外,依照碑文所記內容,也能夠對北魏時期佛教義理的流傳有所認識。


  《暉福寺碑》刻畢之後,被立於陝西澄城縣李潤鎮的暉福寺內,由於當地長年禁拓,因此流傳至今的拓本很少。此碑書法與《張猛龍碑》中的書法有異曲同工之妙,同時碑中書法兼具隸楷風格,並出現楷體中「結體收斂,嚴謹方正」的特點,屬於北魏「平城時期」後期的書法風格。清代康有為讚其書風為「豐厚茂密之宗」,是學人習書的重要書帖。




據聞暉福寺碑文,每當拓印時都會發生雷電交加的異象。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