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年輕朋友在見過我之後,給我一個身為好朋友所給的忠告,建議我要注意穿著,並開始保養。其實,我何嘗不知時下青年所講的道理,即便我成了時尚教主,只能讓自己看起來年輕,但那真正經過的時間裡,有什麼實質的意義呢?幸好我從十八歲以來,就清楚關於名和利與外相的價值,並不是我真正想要追求的世界。


周姊邀我參加大陸友人在週五晚間的座談,我遲到了四十分鐘,原因是車行中途時猛然想起,要送給學長的新年禮物(郭常喜積層鋼刀)竟忘了在家,於是折返取件,才耽誤了行程,我不知道自己可能因此錯過什麼,但還是決定回頭拿刀,這種行為,也是因為害怕抓不住時機所致,得失其間,存有許多不可知的奧秘。


進門時低調向大家致意,然後擇一空位坐定,耳朵捕捉到的是論及國共歷史的實際經驗,我對這種話題不熟悉,平時沒有研究,但既然來了,也許可以了解原來我所不知的人事物和觀念,同時從言談間去認識這位來自大陸人稱徐老師的友人。他的言論趨向客觀、立論中肯,雖然提到文革、人民公社、大躍進等進程,聽得出是他個人實際的生活經驗,而非書上看來的主觀論述,所不同的事,他的內心看不出傷痕,也許是因為他後來修習佛法的關係,以廣大包容的態度來看待歷史和自己的人生。


其中值得記錄的有幾件事:


徐老師提到共黨與農民的運動,財產重分配的過程,也沒得到真正的好處,最後受苦的仍然是農民本身。因果業力的巨輪,不論你信或不信,它就像太陽東昇西降一樣,繼續如實地運轉著。對因果的理解、體會、印證,能使許多複雜的人事物變得簡單。人們在心田所栽種的,都不減少的回到來處,自食其果。


還有藏區的天葬,參與天葬的禿鷲各自都名字,有一定的秩序在儀式中,彷彿被賦予某種專業的天職。天葬師將遺體剁碎餵食禿鷲,有時鷲不食其肉,因為……他正要說時,我也從聚精會神中理解似的脫口而出:他還在那裡!對,因為死者執著他的肉體和人世,這時天葬師就會取死者的腦髓吃下,之後禿鷲才會繼續食其骨肉。我會唔這種處理死者的方式時,腦海中隨鷹飛盤旋的是自己家中的老者,在台灣荒誕的喪禮中,如何能令亡者安息的方法?我是否服膺於習俗,抑或者以不抵抗的方式,莊嚴肅穆、安靜堅定地為死事盡思。


座談中有幾個層次的世界,談論時的內容場域中同時有七個人,每個人的腦中同時與各自的生活經驗發酵,產生屬於自己的領會,如此交織成一立體富有生命力的座談盛會。


當談到老師在印度的經驗時,令我耳目一新。他說,事先沒有任何書面(如地圖、旅遊書等)的準備,他飛到印度機場後,語言不通,不知道下一步要去哪裡?怎麼去。他說好像人在「中陰身」的狀態,你不知道要去哪?但哪裡都能去,沒人會攔住你,正是這種「不可承受的自由」令人感到不安。是否人的投生也是這個道理,死後的世界進入了中陰,我在書上看過叫「意生身」,意念一動瞬間便能到達你所想的地方去,可是人會害怕這種太自由的感覺,於是草草地找了一個肉體投進胎裡了(當然有些人投到胎卵濕化,四生六道去了)……聽來很可怕的論述,又說他在北京胡同裡,那種人事糾結感,覺得住在那裡的人,彷彿投生了很多世都在那偌大的圈圈中。我閃過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裡層層疊疊的屋脊和人物情節,與現代人巷內三姑六婆串門子東西家長短的印象。人的生命是接續不斷的,彼此之間的關係如網絡般相互呼應,將來身處的世界就是你現在,習慣於內心的倒影所顯現的巷弄,包括外相的帥氣和美麗,心理的不滿和嫌隙還有歡喜。渾然不覺得是天真的歡喜,還是帶點邪惡的歡喜?多麼真實啊!


心理學家容格初到非洲時也曾有類似的經驗,他遇到一個當地人告訴他,意思是教他放下既定的想法,因為這裡是神所管理的國度。當你慌然失措時,索性什麼都不要做,坐在原地靜默。不動時,便才開始感覺周遭以某種軌道無時無刻在運行著,終於有一個好奇的觀眾問他:先生是否要到什麼地方去呢?順著因緣的轉動,開始前所未有的旅行。


途中遇到相貌堂堂,舉止自信優雅的乞丐,任何人見著他都會有俊美莊嚴的覺受,尤其是那燦然的笑容……而老師的眼光卻不忍,僅以餘光瞥見腐爛的腿!看上去是峻嶺,往下是令人駭怕幽黯的深谷,似這般的落差,竟有著青空朗朗的容顏。就好像發炎膿腫的爛腿跟他不相干係!老師領悟似地口吐真言白話:如果,他覺得,自己是個病、人,細菌就會立刻蔓延全身而亡。


 


翌日,學長為此特地打電話來確認這段談話的內容。


我們看到不一樣的印度,二千五百多年前  釋迦牟尼佛在此成佛、涅槃,無言的慈悲,其果報就是,不全然經由文字教育,在這裡,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過活,一如世界所見的恆河,有人於此冥思打坐,或睡大頭覺、有認為水可以洗淨罪惡的,也有科學地分析河流的源頭是高山雪域,使水含有豐富的礦物質,在污染之前,可能有許多療癒的效果;更有人在岸畔燒屍體,然後推入河中……生死都能一眼望盡,任何人包括你我,進入有形無形的氛圍中,自然不會覺得死亡「應該」難過恐懼,也不特別為活著歡悅,南傳聖者阿姜.查說這是:靜止的流水。佛法就像水一樣,不一定了解他所有的成份,而令所有生命飲之,便能解渴。


 



*我站在醫院門口,週遭進行著生老病死之事,隨手按下手機快門……記錄了瞬間凝固的景象,鏡花水月的人生圖象。我們、人們的生活在那一剎那之後繼續流動著。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