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附有電影類似《父後七日》的照片,禁忌者請斟酌開啟……


 


「這位是○○的孫子,他來看您了……」


我心裡默禱,希望丈公不要掛念,放下一切隨善業往生。


準備好情緒,望著叔叔們忙碌與悲傷交錯的雙眼,參加真實版「父後七日」的祭奠。







對遠行者而言是結束還是另一個開始呢?手上拿著依照親疏分發的肩帶,紅色的結飾,似乎在暗示生者,象徵這是完美的過程與結束。耳裡響起爺爺述說丈公養活六兒一女受苦辛的歷史。


眼前的道路延伸,於是在面對赴宴場景前,回首與丈公有關的事情:從他口中聽到的永遠是鼓勵的話語,雖然兩家距離遙遠,不可能受他照料,雖然他愛喝兩杯,語意隨著酒精濃度顯得朦朧,但從心意層次去理解,他是個心中有大同家族思想的人。我不把他當作醉語,只希望他的願望能盡未來世隨本性實現。


我沉澱出珍惜這世界的態度……不是為了即時作樂,而是因為現代的社會還醞釀著古老的情感。這樣傳簡訊給一位素未謀面的朋友。




電影場景的罐頭塔呈現眼前,劇中搞笑的情節就在一切失衡倒下時的沉默茫然裡悲從中來。




        這是一場盛宴,惜別,也是謝宴,更是官場文化展現的舞台。機關行號致贈的輓聯、親友贊助的供品,國樂和電子琴聲交雜像下了一場大雨,淚水交織成吵雜的畫面,我看不出演奏者的實際情緒。卻在門口角落一處白色蝴蝶蘭綻放的角落,子孫於父後剪輯安排的畫面,如回憶般在螢慕裡變幻、懷念。彷彿遺世而獨立的思念,正悄悄開啟,蔓延。





家祭時,我看到惠○姑姑又再一次到場了,三姨婆的大女兒,聽說之前過得不好,曾經向親戚們借小錢,如今又過了幾年,親戚的喪禮,大部分都會參加。我感覺到她內心世界對離散這件事的不捨,姨婆過世之後,她告訴我大家以後不要斷了線,也許她已將與母親所有的關連,都放進帶著情感的內心,讓過去和未來的人生能藉由彼此間的聯繫動作能有更完整的人生。拈香時,好像腦海中的什麼被梢楠煙香的氣味提起,裊裊上升之際,姑姑激動得落淚。家眷們隨儀式答禮,叔伯輩成人的目光停留在眼前,而晚輩年青人則似眺望在遠方。



 



三個小時的祭奠完禮後罐頭塔隨即被用很快的速度拆解,原來會後要宴請前來幫忙的親友,當作桌上供給賓客的飲料。電子琴花車的金屬光芒閃爍間,又想起許多電影情節……家屬送行的儀式還在進行著,親友送行約莫五十公尺時被習俗民情要求到此止步,身著麻衣的兒女家眷們,手持鮮花在黑色筆直柏油路上蜿蜒徐行,成了浩大無盡的白色送行隊伍。


 



由於我吃素,只得自行在附近覓食,拿著飯糰坐在路旁的水泥墩上吃午餐,眼前是一片菜圃,屋舍的座落方式有它自己的秩序。只隔一條馬路,這裡的氣氛顯得異常寧靜,鷺鷥悠然飛過的姿態好像人類的事從來就不甚關己,牠有自己的速度。遠方五節芒花白白成片紛飛,述說秋天的景象,生命在太陽光輪的軌跡中輾轉著晝與夜的輪迴。


暫停在路旁的汽車輪胎也準備靜極而生動,來參加告別宴席的人們終究也要散了,爺爺提醒我肩帶上的紅布結不能帶回家,必須拆下。我們中國人總是在自己設定的儀式中遵循,讓情緖藉由習俗傳承的動作裡懂得如何重新開始--我解開、放手,讓紅色蝴蝶在這菜園的天空裡飛翔。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