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身歷其境的故事景象中醒來。


一位身著單色棉布衫的藏傳佛教行者,心中


明知即將發生底事,仍然啟程渡關,


從容走在如梯之字蜿延向下的兩米土坡,


此時白畫,有人尋路追殺……


夢裡望見刺客,以匕首或短刀取他性命。親眼之間


動作過程快速俐落、簡短,刺向軀體,卻無聲息。


 


遺體被迎回,他們以行者身血餵食像狗一般的動物,


並從中取出一則書寫得像經句般的梵文刻痕,


那是他在明知有禍後步行中寫的,


也可能是在負傷後所為,只有幾行字──


關於修心慈悲的平靜詩句。


首句大概說:那是這樣的吧!


緊隨者以精鍊的筆力,描寫有關心的作用和本質。


莊嚴的褐金色字體,見聞者無不動容。


天空清明。


 


 


夢中景象之清晰,行者被殺的那一刻,


我感覺自己心跳加速。


尤其文字蘊藏的意涵猶如答案,印證心行之道,


閱讀時在內裡同步翻譯,筆觸精妙無比,由眼飲入家鄉甘泉。


如是,行死從容。


可惜醒來後,文字內容無法一一背誦記憶,


關於我們,如何面對煩惱的心法。


但相信這已經記錄在第八意識,


願含藏識裡的光明,指引有情能覺悟自心,


恢復本性之自然。


*


我覺得這個和尚 很厲害
會讓你感到安全的厲害
世上竟有一種厲害,如此教人感到心安。


*


 


而我此刻要做的是,保持這體會。


坐忘於二六時中。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