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餐敘


昨天中午和以前的同事一起用餐,彼此關心近況,傾聽他們職場上的精采對話,以詼諧的方式述說某人事女主任的精采攻防戰,大體上是指為維護自己權益對法令或管理規則見解不一致,所發生的溝通、協調的過程。其關鍵之一,除了見解不同之外,我認為是對「態度」所做的反應。


總之,以他們的話說,就是無奈地:「跟主任尬上了,不是ㄍㄢˋ上了…『我嘛吃抹落去』」。私下口無遮欄的心情喧洩,偶而會讓人誤會像是狐群狗黨的結合,其實他們個個是法律人,也是這家公部門裡的清流。他們彼此之間,在這裡能感到安全,所以呈現最原始的風貌。


謙,他考前與上榜後的態度是一致的,沒有過多的喜悅,使我覺得他是一位對人生有心得的朋友。


Sen,具備國家公務員的良好特質,以整體的理性思考,中肯看待自己所處的職場,內心清楚、明哲保身,卻又能維持原則的人。


Hung,一派溫和中透出絕頂的聰明,總是閱讀得出別人底蘊的深厚,寫起送給我的詩來帶有放肆的溫情。本性善良,不與人結怨,行事間自有他合理的目的。


我,在他們的心目中自然是正直、持續的善良,他們應該覺得跟我相處,有一種穩定內心的力量,在日常生活中內蘊、發散,一種淡淡的快樂吧!


 


午餐過後,有二位同事先行回去上班,我繼續坐在Sen的獨立辦公室,與他分享他的兩三事,包括音樂和他曾感到自己有時是否該去看心理醫師。我向他推薦 鄧惠文 醫師,理由是她具專業又能提供中肯的建議,而且是個美女(他雖具原始的風貌,但也並非野獸之列)。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便趕緊傳簡訊給S


 


 


二、東風具備,只欠努力


不覺時間已過了五點,謙下班後趕過來給我三千一百元(網購茶壺墊付款)。


然後跟我說了一番話,內容之順暢,語調之懇切,彷彿他此行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對我說這些話的。


謙認為我有良好的基礎,只要努力不懈,不要放棄地準備,考上國家考試指日可待。他的語氣,有一種「請相信我」的意思,畢竟他是過來人,自有他獨到的客觀評估,我耳畔響起他日前在電話中說的:「像你這樣的人很少,公家機關需要像你這樣的人。」也許他曾經看過我面對長官的誤解為難的景況,而我仍能神態自若地做好本份,甚至幫助長官成就功業的過程,所產生的印象吧!


Sen對我也有類似的看法,他的聰明妹妹正準備國考,但他對我有更高的期盼,他說我比他還要適合當公務員,國家需要愈多像我這樣的人才有希望!「你已具備公務員的條件,是注定要當公務員的人,只需要努力達成。」


離去前他針對我的近況補上一句:我以為○○○一直都很努力的人!」


隔著安全帽,我回應眼前這位好朋友說:「我會慢慢符合你對我的良好期待。」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