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水池旁看著潦亂的水草,那是幾天前風雨飄搖造成的原因。今日蓮葉田田已為擎雨蓋,去年沈睡的花朵將在夏風吹起時重生,任何人都看見開出百八瓣如莫內筆下的清華。你看見的圖即是我家菜園的蓄水池,是經過我幾年前美化的一隅。2004/10/02早晨攝)


這一方泉池從未乾涸。


當時母親生命中出現另一個人、記得還有一部新轎車。有一次當兵回來被善意的邀請到他們的住處,我稚氣未脫的臉上有著勉強的笑容,心緒複雜百折千迴之際在那裡迷了路。


(後來觀察太陽總下到山的那一邊,人也是一樣的。這顆追求完美又放不下的心在消逝的歲月裡似乎已失去忿忿不平的意義。)


不知何時走回正途,才覺今是而昨非。自覺就是福──譬如人生暗夜之北辰。


到現在當我真實知道有任何一位母親在佳節裡愉快微笑的時候…遂清楚其源頭因有活水晝夜傾注,所以不竭。再飲此水,便永覺澄澈而甘洌。


這是我對屋旁蓄水小蓮池的理解。



 


(接下一頁)


窗外 碎花布的她


提著仙草


自山巔腸徑上緩奔下來


像一條清澈小澗


輕輕勁流--洗滌童年足心


風吹杜鵑搖曳酒紅底心


生出歡喜姿態時


有沒有呼喚我啊!


因為那等在季節裡底冰瓣


有顆晶瑩底露珠


 


從秀禾的她到三十三年風木


我看見母親的青春


 


  從鄉間老家浴室的木製窗櫺望出去,穿過杜鵑、山茶、芭蕉、欖仁之後有一條小徑,我彷彿感覺得到母親生前的樣子、童年的我和還是少女的她的青春……。


(當我寫完這一篇寄給小弟時,他說非常感動!)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