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http://tw.image.search.yahoo.com/images/view?back


 

懸頁之


在和平島的瀕死經驗


夏天的浪潮,催促著在海邊嬉鬧的人,準備摘下弱冠走入盛年。然而是否能在旦夕間的死亡中站立?


那年酷暑,與同袍楊、鄭等人一如往常跑步去和平島游泳浮淺,經過崗哨只要打上暗號,便能以同路人的身分免費入園。我只攜帶簡單的蛙鏡、蛙鞋,他們在這邊跳水,我獨自離開到旁邊的岩石區探索水溫不同的生態場域。


山裡的小孩不知道潮汐漲退的變化,只管凝視海底的奇幻世界,前面寧靜而安詳,卻不覺背後浮躁洶湧、海面浪濤拍岸,身體漸漸隨波流遠離陸地人群的喧聲而不自知。如果陸地代表生還,那麼大海的方向便是死亡,水流繾綣似命運的鏈索,溫柔地拖我入海。仰起頭,眼前一座座小山向我崩塌而來。


小山在臉下碎裂,導致呼吸困難,海浪隨意把我的身體往前推進,又向後拉得更遠,這時情緒開始有些緊張,一方面理性抑制地告訴自己緊張何用?原來心中也有一條河,進退在兩岸維谷之間,我得先拔心裡的虛河,才能產生具體的溺海自救行動。


自救的策略在瞬間形成,開始接受可能死亡的事實,其實相當害怕,同時有一股好奇心令我平靜,準備仔細品嚐死亡的歷程,海水已經不覺得苦了。我感覺到身體的姿勢微張,肌肉已經放鬆,我要明白死亡底蘊裡有什麼東西,和存在的形態。


我知道這樣死去,將對作戰中心長官和同事有不良的影響,還有家人的悲傷,以及朋友的感嘆;我知道他們之所以有這些情緒,一方面來自平時為人處事的態度,這些結果來自我言行舉止中含藏的動機。是心的作用,經營人際關係、甚至造成眼前的山川和整個世界。對於心的無知作用,我深感抱歉,此時意識如海,快速流動關於過去、現在發生過的所有事情……我仰望青天,願覺悟升起,不落兩端地融入的然空性之中。


 


身體漸漸慢慢膨脹、長大,似有無限擴張的態勢,海水成為掌心的杯物,是我所搖動的海浪將自己淹沒,是我的情緒令它漲潮與退潮,恐懼消散,我知道自己死亡的時候未到,只是命運它用另一種形式還綁在我的腳上。


 


佛告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昔在然燈佛所,於法有所得不?」「不也,世尊!如來在然燈佛所,於法實無所得。」「須菩提!於意云何?菩薩莊嚴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須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須彌山王,於意云何?是身為大不?」須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說非身,是名大身。


摘錄自:《金剛經句》莊嚴淨土分第十


 


生命的存在是進取,即便朝向死亡的方向,也絕不是原地等候。我需看清海浪的節奏……當它推我前進時,奮力划泳,拖我向後時,用強大的信心抵抗拉扯,朝向礁岩前進。我需避免被浪潮沖入岩石夾縫中,也要忍受礁上滿佈的石壺銳利的稜角割破皮膚,那是生死關頭的兩種可能結果在眼前等著我過去領受。但此時我已經看到岸上有人面朝向我,正猶豫著到底要不要跳下海來?坐立難安的詼諧模樣!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