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頁之    習禪錄影


以前習禪的時候,有一些經驗,大抵上只是過程,代表當時的因緣和心相的顯現。現在的我沈澱心靈諸多事物,只有專心念佛和呼吸,傾聽自心的聲音。


 


一、站在前人的肩膀上


曾經聽朋友說起他禪坐的經驗,聽時覺得自己可以了解他說的情境,心想應該可以快速經驗過他的經驗,於是也嘗式打坐。


 剛開始呼吸任其均勻,文火武火、武火文火不拘,以及心中對八卦之於人體的象徵,逐漸身體有特別的覺受,不去執著這些覺受,體內各部位形成一股股的能量匯聚。之後詢問長輩,他說可以將這些一團團的能量匯在下丹田處。


第二次打坐,重新經歷了之前的過程,所不同的是時間縮短了,於是將上述的能量匯聚下丹田,能量愈來愈強大,運行任督,經過下盤時,似有水氣盈滿,至後腦,如風貫身……但不需管諸多現象,這回我讓它停在中丹田,像太陽一樣溫暖。覺得有一股通道在腋下圍著身體一圈,後詢問原來是「帶脈」,始知真有經脈此事才對古代醫學產生敬意。


第三次打坐,復經歷前次的過程,時間又更縮短了,發現中脈的通道。這次將能量停在上丹田,溫溫的,彷彿全身的毛孔都在放光。


 


二、水觀


又一次在房裡打坐。
思惟《楞嚴經》的佛問圓通章:


月光童子…脩習水觀,入三摩地。
觀於身中,水性無奪:…身中旋復,水性一同。見水身中,與世界外,浮幢王剎,諸香水海,等無差別。
我於是時,初成此觀,但見其水,未得無身。
佛問圓通,我以水性,一味流通,得無生忍,圓滿菩提,斯為第一。

自然進入了水觀,就像自己是當時的主角去經驗那個過程。樓下有一養蓮及鯉魚的水池,聽見有人攪動池水,忽地大喊:啊……鯉魚的脊椎斷了!回過神來,才知是自己內心的吶喊,口中無聲。


後至水池觀察,欲印證方才心相,但見一鯉魚脊柱呈現彎曲變形的模樣,心生不忍與祝福,對業力發出不可思議的喟嘆。起心動念,當要明明白白!


 





三、無題
日常生活的動中即是禪修的絕佳時機,應非只是侷限在靜坐的時間而已。
無有奇巧、沒有什麼可以執著的。







 


四、今昔


事隔多年,不知道若當時不將能量聚集於特定位置,如此繼續下去會不會有什麼新發現?


直至今日,心還是沒有了卻塵凡,竟在最近有了心動的感覺,朋友說我是個晚熟的男人,才開始體會所謂的傷感易逝。


早晨醒來卻收到看似拒絕的簡訊,躺在床上任思緒自由活動,沈澱片刻,卻升起了莫名的信心,覺得自己在這因緣上有著很大的希望,就像窗外的朝陽。


起身後,再度閱讀簡訊,狀態、個性、緣起與發展,認識我的人,生活將極其美妙,雖然有許多選擇的自由,然而此時舍我其誰呢?在事相中禪修,算不算已經有所進步?我的眼界已能看見弦外之音。
身的脈膊跳動,與此心相融。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