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三峽!你說。


又見滿頭濃密的青髮,雄姿英發


如長江水


欲具象形容這源源大水


山河、歷史、少年的幻想、生命的潛藏


恐怕並非易事


猛地回頭--白帝城過去了


余光中不容錯過,卻還要尋李白:


「酒入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


剩下三分嘯成劍氣


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


古人說的清榮峻茂、林寒澗肅,我來不及


只能讓颼颼風吹 滔滔蕩流


領受一記記裹捲著驚嚇的衝擊。


巫山神女峰到了


神女治水  他們又說她


雲雨歸來時渾身異香


今曉船頭彷彿偶遇的可人兒呢?


回首已不見,渺渺人間


嘗試在流言的喧囂中側耳傾聽


等待  行走身旁時的環珮鳴響……


但許是人們終究要看透的美麗錯誤。


王昭君的家鄉過去了


屈原故里過去了


猶有兩岸奇峰交給大地一副傲骨


眼前好讓我們問天索地,攪起三峽無盡波濤


然故國神遊,多情應入海


身後襲來我兒咿哇呼喚


一浪浪一層層向濃密的青髮


堆疊散開


散開堆疊


何以留下雪色星星?


如夢,如錢塘潮。


 


後述


三峽,自白帝城為起點。李白詩云:﹁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余秋雨先生說我們誤會了﹁白帝﹂原來是人名,後世因為李白的關係,不願他死,就把他叫住變成今天的城。


神女峰,一如她的稱呼充滿著傳奇。聽說她幫大禹治過水,又傳言她夜夜與楚襄王幽會:::。如此兼具神性與靈性的女子,至今人們還不知她的名,但她竟造成萬千仰望,教我們在人間找尋。


古人當然到過長江,酈道元形容季節裡的三峽:清榮峻茂、林寒澗肅;蘇軾的﹁……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不甘寂寞的將小僑給請來喝酒,舉樽遙對浩浩江月和滔滔雲水唱道……檣櫓灰飛湮滅。


將一切還給天地。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