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歌,日已遠


  回想起上週五到宜蘭拜訪師友的晚間,一位民眾打電話給來說他已到我家,為何之前我沒有接他的電話?話筒的另一頭傳來酒言醉語的聲波,知道關於我近來的消息時仍依他習慣世故的標準,以長輩的口吻鼓勵著我。我答應回南投時停車去看他,可是卻忘記了。


  經過五天後,耳邊傳來電腦隨機播放的音樂,是邱晨的演唱《告別特富野》,這是同事李兄也喜愛的歌,頓時想起自己當時應該要記得去拜訪人家的……


「離開美麗的特富野,我不知如何向她說再見」


  人總是忽略別人對自己的感受,也許並不覺得人與人的見面有多麼重要,特別是常常又陪著說了些言不及義的話時,總在回家後感到徒勞精神又虛度光陰。況且我又不喝酒吃肉,實在沒有必要再這樣下去,應該多利用時間面對煩惱,思考如何實踐真正有益的事,到底怎樣思惟造作才算是「正途」。這是心裡發出的聲音,並未說出口,但我知道態度的呈現,在別人看來可能是拘僅而嚴厲的……


「回憶短暫的相逢,來不及說半句溫柔的話」


  感受到時間短暫而有限,所以對於自認次要的事物總是匆匆應對,這是意識分別後的習慣反應,歌詞上說:「……五月的細雨飄飄落在別離的山路上,人生旅途工作賺錢過生活像在趕路(卻又有求不得捨不得可是必須向前走的矛盾),亟欲突破所有形式上的限制,走到一半才驚覺下雨了!稍微停下來寧靜時才明白,原來正是因為我的想法、我的認為──「習慣」本身流俗在時間裡,這才是人子真正的桎棝。


「妳聽聽大崩山的落石隆隆,我心中也有一座山……」


  當生老病死的事情突然發生,打破了生活中原有的習慣時,人們才開始思索生命中應該的意義,由於短時間無法獲得解答,大部分的人也缺乏積極的動力和信心,往往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又回到重新建立起的習慣當中,在勞碌為求溫飽之餘只有即時行樂,遑論結婚為父母、工作為家庭,其實只有名生利養四季輪迴依舊,早已無力問天了。除了那少數天生有濃濃鄉愁的人,他們的心中還有一座山,不論世事多麼美麗或變幻無常,自始都指引著身心要往回歸的方向。


  記得九十幾歲的長者曾經說過,人且惜緣,因為見一次面就少一次:過了這個村,沒了這個店。會當悄然回首也見不到的一些人、事還有景物,正如此刻雖然手機還留有通話紀錄,但是也再聽不見五天前這位民眾的話了……原來,日子就在未能察覺的無明中漸行漸遠。這時邱晨的歌聲向我說道:


「…別問我到底來自什麼地方,如果你會記得我,我只是走過晨霧的朋友。」音樂至此便是早晨的終曲,太陽光線轉向斜照搖落樹葉的瞬間,就到下午了,我也告訴自己要感恩,凡事盡心之後隨緣,於一切相莫執著。執著不如歸鄉!


 


 


歌詞本文--


《告別特富野》    詞/曲:邱晨


離開美麗的特富野,我不知如何向她說再見,


五月的細雨飄飄,竟然淋濕她的髮,


回憶短暫的相逢,來不及說半句溫柔的話,


五月的細雨飄飄,落在別離的山路上…


特富野的姑娘唷,妳聽聽大崩山的落石隆隆,


我心中也有一座山,也為妳崩落濃濃的思念,


特富野的姑娘喲,別問我到底來自什麼地方,


如果你會記得我,我只是走過晨霧的朋友……啦啦啦。


 


*音樂網址:http://blog.xuite.net/vicky13143344/music/7417842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