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醫院的大門,往資源回收場前進,為的是昨天玉琴阿姨以公用電話撥手機給我,卻因電力用罄而斷了線,心想應該去看看久違的她才能表示心中的感謝。


她仍然操作著與去年相同的工作項目,見我來停下手邊的動作,一股腦兒告訴我她想說的話。


我一邊聽著,一邊心想,這些話是否早已存在於她心底,以至於見到我即能立刻順暢說出?!


她說:如果你忍得住,不要結婚也很好。


我不先問所謂「忍得住」的意涵究竟為何?反而順著他的話問道:為什麼?


她沒說出什麼大道理,只表達女人的業力很重,她說的其實正是自己。


玉琴阿姨,我是這麼稱呼她的,雖然我曾是她的主管。自從我離開這個單位後,仍然常常接到舊同事的問候電話,而她是唯一使用電話卡撥給我的人,令我印象深刻。


我知道她的家庭背景,家人幾乎都不在乎她的存在,但她將此當作是過去積欠的人情債務,每當對境時,總是默默承受,為這冷淡的家付出金錢和「義務」。


不清楚為何她老是跟我提這些話,甚至將她的體會與我的未婚狀態作連結,形成她給我的建議與祝福。


好不容易從話語的間隙中,尋得告辭的空間,這是不得已的,因為我將開車去載奶奶,而她聽到奶奶也在附近時,從口袋中掏出一百元,那是她1/6的日薪,強調說這錢不是給我的,而是要給奶奶的,通常我都會拒絕這無來由的金錢贈予,但這次我不忍心拒絕她的好意。


因為她只是單純地想要要給奶奶「喝涼的」,純粹的心意沒有雜質,使人在腦海中挑不出婉拒的語言文字,所以我代替奶奶接受了。透過我的手,將她的心意轉達給奶奶,結此善緣。


其實環管課裡有二十六個人,奶奶不一定真的知道她是誰?但又何妨,布施者的心意單純,受者的心中不能確知對象,亦無法執著,無相布施之因,超越了結善緣的果,玉琴阿姨念舊念入彼此的本性,合於自然之中。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