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貽琦(1889~1962),字月涵,天津人。第一批庚款留美學生,歷任清華學校教員、物理係教授、教務長等職,1931~1948年任清華大學校長,1955年在臺灣新竹創建清華大學並任校長,直至逝世。

    1931年12月3日,在清華大學校長就職典禮上,梅貽琦留下了中國大學史上最著名的一句話:“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     

    他本人從來沒有被稱為“大師”,但在他的任內,卻為清華請來了眾多的大師,並為後世培養出了眾多的大師。他被稱為清華“永遠的校長”。在遍布世界的清華校友心目中,提到梅貽琦就意味著清華,提到清華也就意味著梅貽琦。

    一位清華的老校友在紀念梅貽琦的文章中稱:“母校以‘自強不息,厚德載物’8字為校訓。歷屆畢業同學,凡是請梅先生題紀念冊的,梅先生輒書此兩語為勉。梅先生一生行誼,也正可以這兩句來說明。”

    《易經》上說:“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梅貽琦在世人的心目中,正是這樣一位“君子”。

    清華早期著名的體育教員馬約翰曾經這樣評價梅貽琦:“他有他的人格……真君子RealGentleman的精神。梅先生不但是一個真君子,而且是一個中西合璧的真君子,他一切的舉措態度,是具備中西人的優美部分。”

    梅貽琦生性不愛說話,被稱為“寡言君子”(Gentlemanoffewwords)。早在1909年考取第一批庚款留美學生時,他那“從容不迫的態度”就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發榜那天,考生們都很活躍,考上的喜形于色,沒考上的則面色沮喪。只有瘦高的梅貽琦,始終神色自若,“不慌不忙、不喜不憂地在那裏看榜”,讓人覺察不出他是否考取———而實際上,在630名考生當中,他名列第六。

    “一二‧九”運動後,清華曾經發生過數千軍警闖入學校逮捕學生的事件。事前得知了這個消息,學校的幾位領導人在梅貽琦家裏商量如何應對。大家說了很多意見,惟有梅校長默然不發一言,最後大家都等他說話,足足有兩三分鐘,他還是抽著煙一句話不說。馮友蘭教授問:“校長———你看怎麼樣?”梅貽琦還是不說話。葉公超教授忍不住了,問道:“校長,您是沒有意見而不說話,還是在想著而不說話?”他隔了幾秒鐘回答:“我在想,現在我們要阻止他們來是不可能的,我們現在只可以想想如何減少他們來了之後的騷動。”

    後來,學生們懷疑軍警特工手裏的名單是校方提供的,所以把教務長架到大禮堂前接受質問,並有學生揚言要打。此時,他們的校長身著一件深灰色長袍,從科學館方向慢步走來,登上臺階,對著二三百學生,有半分鐘未發一言,然後用平時講話同樣的聲調,慢吞吞地說出了5個字:“要打,就打我!”

    梅貽琦嗜酒,並且在這一點上也堪稱“君子”,以至于被酒友們尊為“酒聖”。考古學大師李濟回憶:“我看見他喝醉過,但我沒看見他鬧過酒。這一點在我所見的當代人中,只有梅月涵先生與蔡孑民(蔡元培)先生才有這種‘不及亂’的記錄。”

    曾經有一篇紀念他的文章,標題就叫作《清華和酒》。“在清華全校師生員工中,梅先生的酒量可稱第一……大家都知道梅先生最使人敬愛的時候,是吃酒的時候,他從來沒有拒絕過任何敬酒人的好意,他幹杯時那種似苦又喜的面上表情,看到過的人,終身不會忘記。”

    1947年,抗戰勝利之後清華第一次校慶,在體育館擺了酒席,由教職員開始,然後1909級,逐級向校長敬酒。梅貽琦總是老老實實地乾杯,足足喝了40多杯。

    “他的情趣是那種很單純的,一種……不曉得……一種很特別的幽默感。”他的兒媳、北大退休教授劉自強女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眼睛微微向上,顯然沉浸在一種溫馨的回憶中,想尋找一種確切表達來描述她的校長和公公。“那時候校長住在清華園甲所。我有一次去他那兒,梅太太病了,我就看見他到前面的小花園裏,摘了一朵他自己種的花,紫色的,不知道叫什麼名字,到梅太太的臥室去送給她。” (記者 徐百柯)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