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H兄家的石蓮花,其實只是種在頂樓的塑膠盆子裡,卻連綿成瀑布一般的花瓣帷幕。


兄台一家非常照顧大家,連陌生人都感受到他們的良善,所謂積善之家,草木欣欣。



 


  遇到一位年輕人問路也找人,我說沒有看到他要找的人過來這邊,之後就離開了。


  過半小時,我在別處聽到他因為受傷同老者借錢去敷藥,老者說他靠年金度日,並無餘錢借他,並指示他可以向別處問問,比方說在哪邊的某某人。


  而老者口中說的某某人,正是我。


  年輕人走後,詢問老者他是誰?


  腦海直覺浮現一位慈祥老人的樣貌,我曾經過的地方,她被吃「安」的孫子飽受身心的折磨。家徒四壁,原因是孫子發作時將家具都砸爛……我見過孩子的父親,因搶劫運鈔車被關出獄,看來是悔改了,但是社會仍然對他不友善,也許這就是他需承受的代價。


  老者確認,果然是他。他的阿嬤和我奶奶很是要好,曾是採茶的伙伴,多年前她拿自己做的食品到辦公室裡來,請我轉交給奶奶,兩個老人多年的情誼因物品的烹煮而重新溫習著往昔陳舊的時光。


  聽到別人對年青人背後的評語,心中直是不捨,若聽到會不會覺得很受傷?他只不過是內心受著重傷的小孩啊!我想起埔里陳綢阿嬤說過的話:沒有壞孩子,他們只是需要溫暖的帥哥……。阿嬤的話,以及她剛完工的「少年家園」。


  開車途中,我環顧四周,他是否在路上?也許我該載他去看醫生。


  結果沒發現他的蹤跡。心想是否應該去他家裡探望他?


  回程遇到老者,他要我小心那位年青人,他在附近。


  才剛停好車,年青人向我走來,商借三百元。於心不忍,他真的受傷了,雖然不知受傷的原因,我還是借他。同時遠處路旁有他的同伴催促著,他表示有朋友要載他去看醫生,可否多借二百元以供朋友加油之用,我婉拒了。他匆匆離開,我在腦後拋出一句要小心、保重!他回說好。不知他是否知曉這話語的意義,希望他心靈不再怒火中燒,身體遠離毒品的誘惑……。我知道緣份就是這樣,我們沒能成為影響他的益友,只是走過蒸騰的烈陽給予祝福的路人。


  「借」他三百元,未曾期望歸還,但願他還能來這裡談上幾句話,讓他覺得世上有人認為自己是有希望的青年。這時,好像我自己的內心也有一部分,慢慢獲得療癒。


  誰說是誰幫助了誰呢?反而是施予者,獲得心靈上的平安。


 


喜樂之心,即是良藥。(摘錄自《聖經》)


 


*過了一夜,聽長輩說他偷別人的機車變賣被揍,唉,可惜一個年青人。人之所以這麼難脫離負面的環境,讓我對人間煉獄(自我的執著和所謂業報……)感到深刻的警惕。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