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特別想念母親,


乃至於利用出差的時間來寫部落格。


也許是生日與母親之間特別有某種感應力!


孩子與母親,有基因上的連結,感應絕非虛語。


記得小學時,我與媽媽兩人在外租屋,


心中擔心罹患肝病的母親,時時想著,


但想時沒有悲情。


幾日之後似產生穩固的連結,


只要媽媽有事,我在學校上課時,就會有某種感應。


(比按電鈴還迅速!)


即便在千里之遙,也能倏忽而至。


由此原理我能相信,所謂孩子修行,可以讓父母祖先沾光的說法。


那麼,只要一天從事傳承的功課,收束身心,像是與父母親問候相見了。


值此母難日當前,修持劫內尋路徑,念起真言歸佛令。


願天下父母親子,老安少懷常得安樂!


 


窗外 碎花布的她


提著仙草


自山巔腸徑上緩奔下來


像一條清澈小澗


輕輕勁流──洗滌童年足心


風吹杜鵑搖曳酒紅底心


生出歡喜姿態時


有沒有呼喚我啊!


因為那等在季節裡底冰瓣


有顆晶瑩底露珠


 


從秀禾的她到三十三年風木


我看見母親的青春


 


  從鄉間老家浴室的木製窗櫺望出去,穿過杜鵑、山茶、芭蕉、欖仁之後有一條小徑,我彷彿感覺得到母親生前的樣子、童年的我和還是少女的她的青春。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