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與我分享他初戀的故事。

他說欣賞的是對方的單純樸實,


相愛一段時間後,因為家人的因素不得已分離,


割捨的過程交迫相煎,電話中淚水輝映著對彼此的祝福。


之後,屢屢在半夢半醒之間回憶,有時分不清與現實的差異,


耳蝸如海螺般廻盪著淒美詩句:我不能愛你,我已經不是我自己……。


也許是夢鄉裡氣氛太濃、露水太重,回到現實的世界時溢出來,枕上成了一片濕地。


 


失聯近五年後再度相逢,


聊談中發現,原先阻礙他們交往的那個反對原因,


當已然減弱到沒有殺傷力之時,


原來對方沒有回來。
未能預期的的發展,霧起於歧路裡的黃羊,提示了接下來的體認。


他發現對方屢屢以反面眨抑自己的問句,


企圖得到聽者的讚揚,內地裡其實還帶點炫耀的意味……


樸實的特質從此不在眼前出現,單純的問候不再聽見,


還有相處時微妙的態度,


於是他們都知道,愛情走了。


天亮了,夢醒了!


 


 


負面的經驗,形成對「現實」的荊蕀感受,


遺憾的是,竟如此容易地阻礙人們朝向理想夢土的腳步。


似若有所悟,


所謂的現實,是對他原本相信的事物,已不太信任。


人類的夢土可能是全然的自由自在。


(例:善待彼此與溝通無障礙,並以正面的學習方式朝向健康、快樂的人生……)


 


我問朋友,當見面時,有沒有告訴他你觀察到的改變,和你內心真正的感受?


沒有,他說。


我說,你不妨以過去的那個自己,告訴他……


描述內心的衝擊,和對他的期許,給予彼此祝福。


在天亮夢醒之際,修復你對愛情的信任感,


保護最初那個在單純事物裡仍能感動的本心。


 


 


 


朋友的故事,給我啟示:


一個人的初衷極其珍貴


但如果未能時時保持覺知,


也會漸漸在變幻多端的俗世迷魂陣中,


被自我的欲求和憤世的情緒矇蔽而不自知。


 


原來那些可欣賞的是未經考驗的良好特質,


所以人在內心要立定志向,發展特質良能,


堅持志向(護心鏡),去通過火的試煉。


一朝時至,得見自己睽違已久的本然(初衷),


恰似初生不死的白色鳳凰。


    全站熱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