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記得,我們來到一家寬僘明亮的店,陽光自大片木欞玻璃窗灑落,讓這買賣的場所更加溫暖,令人感到愉快。


兄弟猶豫在兩件分別是金銀色的產品之間,最後選擇了沈甸甸的、估計至少好幾兩,能夠保值的黃金飾品,但沒特別殺價,只要求再鑲上一個物件,並且說要給老闆鑲嵌的工資……。我忘了老闆最終是否優惠你免工資?但這就是你,即便在生意場所,也不會為難賣家。


 


起身將這稍縱即逝的場景寫下,否則我很快地也將會把你忘記。


 


我看到有人給你寫字條,黑色的字跡豪邁有力,可能是鋼筆。因為我腦海裡,思忖著各種鋼筆的筆尖,下筆時的不同觸感,能書寫出什麼樣感覺的字跡……。


有些字句,只有一瞥,似乎是我看不懂的,而看得懂的內容大意是,兄弟受邀回來要跟這個寫字的人合作一番事業,你正評估這計畫的可行性,心裡準備隨時結束那邊的工作。


場景在類似巴洛克建築的庭前,石階數十連接的終點似是綠茵草地,階梯幾乎站滿了人,熱鬧喧囂,早晨的陽光溫暖靜靜斜斜地照射下來。


 



 


天亮了,醒來之前我還在想,接下來要跟你說什麼?怎知一睜眼我就回到了現實的世界。


 


那個世界的我,並不訝異你的出現,彷彿仍是生活中常相左右的朋友,只是今天我怎麼沒有看到你的妻子,我的好學妹……;這個世界的我,感覺到的是久別重逢的好兄弟,在你死後多年。


夢裡的時空很奇妙,彷彿那個世界裡沒有分離的覺受。醒來的過程,反而像是在對過去所認知的我說再見。


猶憶起第一次我在越南時期,向上天祈禱之後夢見側對著我無言的你。


我只能記得這些了,這是我第二次夢見你,輝哥。


 


存在本身。現實和夢幻對我來說,都有一些錯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tonio 的頭像
Antonio

無憂樹心智筆記 ๘ஜ≈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