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ud  

《水田映像》

Ubud回台之後十天,那裡市街上林立的商店、海灘的人群和傳統舞蹈,都已被城市的車潮沖淡逐漸遺忘,腦海裡只有留存涼涼的風、山稜草徑和水田映像。

 

   我記得非常清楚,在烏布(Ubud)鄉間,愈往水田前進,人就愈回到從前兒時情景。距離老家那棵梅樹不遠的地方,有一方梯田,兩三戶人家,還有很多青蛙。土地公廟在田中央,伯公住在裡面,這裡的居民都是這樣稱呼祂的,而他們直接叫喚我的名字,聲音很親切好像認識了很久了一樣,儘管事隔多年早已忘記叔公嬸婆長輩們的臉孔,至今每每回想起這些山居影像,包括汗水滴落田裡的聲音,總教人感到心安。

 

   奶奶不只一次提到,說我小時候很可愛,朋友們都覺得她的孫子很「緣投」,長大後娶媳婦不用錢……。果然外型這件事跟胖瘦一樣,小時侯帥不是帥!不過,鄰居們在稻田間的身影和伯公一起合力看顧這方水土的情懷──春天來了就後退耕耘,秋日將盡則前進收穫;下雨了田雞樂,出日頭鳶飛揚……,在大自然裡成長變遷的人類文明,總是以心跳的速度訴說著什麼?

 

正當我感覺美好的時候,地震轉瞬將少年梯田歸於荒蕪,那時外婆還來不及向我告別,翌日的夕陽仍無事地照耀青草無限美好,狀似她只是向遠方旅行。我以為親人隨著那些年的天災地變後就從此消失不見,卻沒意料到長者的身影和昨日的歡聲笑語,就在今天Ubud的山徑和水田的浮光中與長大後的我,經常讓別人覺得不帥但還很投緣的壯年人,再度相逢。

 

 

 

 

Ubud  3141294082957 

Ubud

3141295841626

 

3141294817898

 

3141295211181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